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在异世界当假面骑士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我在异世界当假面骑士》精彩章节目录_南冥71小说在线阅读

我在异世界当假面骑士

作者:南冥71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拥有着全能天才称号的最强军神叶符,在第四次世界大战--人类与超自然存在的战争,成为神甲适能者,并同时拥有黑暗与光明两种力量。当异世界的大门打开时,迎接的会是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即便是叶符那个可以随意改变基因和智商的年代,仍然会有天才与白痴的分化,那种分化被称为先天性。

世界上,不会存在公平,绝对,永远。

希尔薇丽娅知道叶符很强,也知道他可以胜任很多职位,哪怕有一日他谋朝篡位胜利,建立属于他自己的王朝她都不会奇怪。

即便是同样被称为天才的西皇高S班的其余人,也感到难以置信,虽然在测试时就已经知道了大部分信息,域阶的实力,强悍稀有的个性能力,却不知道对方竟然已经是真龙阶的冒险家。

而且看他的这个年纪,绝对是史上第一人,能在这个年纪达到普通人穷极一生都在追寻的目标。

希尔薇丽娅头疼的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早就知道你这家伙很强,没想到啊没想到……感觉我的介绍完全是多余的了。”,整理了一下仪容,“希尔薇丽娅,以后也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了,目前魔力值域,魔斗气九阶,个性是魔力吸取,七阶魔法师同时也是名四阶炼金术士。”。

炼金术士,负责生产魔法药剂和魔法道具之类物品的职业,是整个大陆都在疯狂寻求的稀缺职业,它的基础不仅需要超高阶的魔力值,还需要对方对炼制魔法药剂和魔法道具有所了解和研究,一般人连入门都很难,而且拥有这方面的知识和技术的人一般不会外传,也不会收弟子传承。

而希尔薇丽娅很幸运,有威尔尼亚这样的老师,传授了她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知识和技术,可以说这是她这个孤儿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简单介绍了一下课程后便下课,毕竟,这群人已经领先太多了,再加上有些东西讲还不如自己领悟来的快,几乎没什么可讲的,S班的存在意义可以说不是为了讲课,而是推波助澜,在关键时刻给予指导这样,这也是这群天才小鬼目前最稀缺的东西。

……

………

冒险家协会,与其说是协会,建的跟大型银行一样,如果不是上面的招牌,光看排面还真会走错。

“那小鬼也是冒险家?协会最近的审核是不是太简单了。”“行了别说了,人家听见会伤心的。”“再说了,长那么漂亮是不是女人,如果是真想约她出去玩玩。”……

唏嘘声即便再小,叶符这种实力还是听得见,只不过是不想理他们。

“简直是群低等的猿猴,这么评价叶符大人,真想打一顿。”,艾斯薇丽额头起了几根青筋。

“不用管,和他们争论不过是浪费时间,还有……”,叶符看着面前的委托墙问道:“为什么你会在这?”。

“在下现在是叶符大人的专属女仆,自然要跟着您。”

叶符耐着性子说道:“这件事暂且不论,为什么这几个人也在?”。

只见一旁的艾斯薇儿,杜齐,杜亚和丽丝薇娅也都在。

艾斯薇儿听到对方这样说,也嘴上不饶人:“我是跟着皇姐 ,怕你这家伙做一些奇怪的事……还有……看看你的战斗……”,越到后面声音越小,索性一扭头不看对方。

杜亚和杜齐也看着委托,说道:“我们也是冒险家,自然要接委托了。”

叶符看着他们口袋里的记录道具,表示完全不信,转头看向丽丝薇娅,说道:“那你呢?说理由之前编个好点的。”。

“向比自己优秀的人学习不是很正常吗?”

“跟踪都说的直言不讳。”

……

………

“感觉最近的任务都好难啊,几乎都需要虎阶以上的人才能参加。”,杜齐看着面前的委托公告栏感叹起来。

杜亚拿起一个委托也皱了皱眉头,说道:“确实很奇怪,最近连皇城附近的委托都开始凶险起来了,前些日子还闹出了王国阶委托。”

叶符不太明白的问了声,“很奇怪吗?”。

“当然了!”,杜齐夸张的说到。

杜亚补充到:“叶符同学刚来可能不知道,一般越离近皇城,委托越简单,毕竟周围有骑士团和军营。”

“而且魔物之类的也不会主动攻击和靠近人类密集的地方,即便是周边的小镇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主动侵犯,更别说实力强大的皇城了。”,艾斯薇丽接着补充。

丽丝薇娅看着委托,也皱起眉头,说道:“确实,最近的大部分委托都很凶险,有些委托虽然说是需要虎阶,但真实情况恐怕没那么简单,而且这还有几份挂了好几月的委托,按理来说确实很奇怪。”

艾斯薇儿看过后也附议,“确实很不对劲,前些时候军营那边还传来了被多头高阶魔物袭击之类的事情。”

一团阴云弥漫在了叶符心头,他感觉近期绝对有事要发生。

找了半天后,杜齐和杜亚才找到一份合适点的虎阶委托,去周围的吞噬森林采集草药。

杜齐上交时,叶符也刚好选好委托,同样是去吞噬森林,但不同的是,那份委托是真龙阶,而内容是讨伐那一片的霸主,金毒蝎王。

杜齐和杜亚愣是大喊:“不会吧!讨伐高阶魔物!叶符你一个人?!”。

这一嗓子,直接把整个大厅的人全吸引过来了。

连接待的人都为难起来,“那个……小朋友,练气者的委托现在还没有,不能随便接啊,会出事的。”

叶符掏出之前的身份牌,“这样行吗?”。

“真龙阶!”,这次全场的人都不淡定了。

杜亚和杜齐虽然也知道,但当真正看到那份令牌时还是很意外。

“那么小是真龙阶,不会吧……”“会不会是会长的情人靠关系……”“闭嘴吧你,你个刚虎阶没几天的人议论什么,找死啊……”

“叶符同学,虽然你很强,但是还请三思,独自讨伐高阶魔物这种事不是我们能做到的。”,丽丝薇娅拦住对方说道。

叶符叹了口气,有种当年因为没有良好作息被老妈叨叨的烦躁感,“我知道,有分寸,保持平常心。”,说着,便将委托放到桌子让对方盖章做标记。

一旁的几个人听完,全是惊讶到极点的模样,高阶魔物这种东西,他们也是在别人口头里听过,叶符却告诉他们让他们平常心,这才是疯了。

接完委托,几人便坐上专属马上前往。

……

“我说,你们三个不要命了吗?”,叶符看着对面的三个女生说道。

“不要命的是你这个平民吧!一个人去单挑高阶魔物,你才是不要命了!”,艾斯薇儿指着对方的鼻尖大骂。

“跟随主人是女仆的职责,哪怕明知是危险,也要跟随,这是女仆长教我的。”,艾斯薇丽平静的说道。

丽丝薇娅推了下眼镜,说道:“我的个性应该可以帮点忙。”

叶符第一次吃瘪,和女人讲道理果然麻烦。

……

来到一处森林入口,六人开始商量对策。

杜亚说:“听好,这次,我们一块先采草药,这一片有大量的名贵草药,多采点,一部分交差,一部分准备给叶符付违约金,然后猎杀几个中阶魔物换钱以备不时之需。”

“你们完全没考虑过我赢的可能吗?”,叶符听完回答道。

五个人看向这个漂亮的疯子,默契的摇了摇头。

……

…………

吞噬森林分为外围和内围。

安全的外围只有部分低阶无害魔物和一些零星散点的中阶魔物,其草药内虽然也有部分魔力,但效果很差,只不过比普通草药的效率高一点而已。

而内围虽然有着效果强力的魔法药草,但也有着无数中高阶魔物,基本没人去,而里面的霸主,金毒蝎王,更是有着能轻易毁灭一个小镇的恐怖实力,一般不会有人主动去找死。

委托书上写的是多名真龙阶冒险家,只是叶符懒得找队友,才会出现在别人眼中这种发疯的行为,单挑金毒蝎王。

……

“这玩意很强吗?”,叶符看着委托书上的大蝎子问道。

杜亚谨慎的说道:“嗯,很强,应该是真龙阶任务里最难的了,估计再过几个月就会升到王国阶。”

“所以啊,你个找死的没事惹它干嘛?!”,艾斯薇儿抱怨到。

丽丝薇娅介绍道:“有传闻它已经活了差不多几百年,因为之前没有发现,所以没能在它弱小的时候铲除它,现在已经是头比较难对付的高阶魔物了。”

艾斯薇丽思考了一番,“估计等它上升到王国阶的难度就要让骑士团和军营配合冒险家一块上了。”

“所以啊,放弃吧,我们多采点草药,回去帮你付违约金,安心安心。”,杜齐枕着胳膊走着,笑着让对方安心。

“有了!”,杜亚看着前面一堆奇怪的花说道,说着冲了过去。

叶符看了一眼那堆长的像杜鹃花一样的怪花,忽然在旁边察觉到了什么了,一个箭步上前,抓住杜亚的衣领立马甩回去,同时一脚踹出。

一头老虎大小的黑色魔狼被踹飞出去,砸在一根参天的巨树上留下一个大坑。

杜亚惊魂未定的看着那头魔狼慢慢爬起来,背上的五根骨刺因为刚才的撞击断了一根,长长的獠牙,因为叶符的一脚直接碎了几颗,满嘴鲜血反而激发了它嗜血的**,它呲着牙看向叶符,好像要把对方分尸一样。

“骨刺鬼狼,麻烦了。”,丽丝薇娅看着面前的魔物,皱着眉头说道。

“它不只是一头中阶魔物吗?”,叶符不以为然的转头问道。

“单匹不是问题,麻烦的是……”,丽丝薇娅说着,黑暗处多了十几双红色的眼睛,“这种魔物是成群结队的群居魔物,到了一定数量,加起来的战斗力,即便是高阶魔物都不放在眼里。”

“就是人海战术喽,还有吗?”,叶符转过身,平静的问道。

“小心!”,艾斯薇丽喊到。

刚才受伤的魔狼的利齿已经跃起扑向了叶符,这种本就以灵活性和速度著称的魔物忽然袭击过来绝对是一招置人于死地。

但下一秒,魔狼从中间裂开变成两半,身体因为惯性从叶符两边划过,直到落地,内脏和血才流了出来。

所有人都呆住了,叶符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把如同锹形虫角一样的绿色弯刀,究竟发生了什么?

艾斯薇儿从没见过这个场景,刚才就吓傻的她,这次差点吐出来,那股腥臭味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叶符将外套脱下盖到对方头上,“你们五个互相注意点采草药就行了……那么,来试试吧,是你们先累垮我,还是……”。

说着,叶符浑身斗气爆发,黑白两色的斗气将叶符包裹住,他慢慢将虫甲的弯刀抬起,惊悚的笑道:“还是我先把你们全砍碎呢?!”。

狂暴的斗气,暴烈的戾气,绝望冰冷的杀意,这一刻,其余的五个人才意识到,这个人不是天才,是无解的,怪物!

想着,几头魔狼已经从不同方向同时跃起扑向叶符。

叶符嘴角划出一个弧度,后脚一踏,瞬间将面前的一头砍碎,接着一个转身扫向其余几头,也是一个眨眼,其余几头也变成了碎块,出刀太快,没任何一个人看清。

“你们不攻过来……”,叶符此时一脸鲜血,诡异的笑容让魔物步步后退,眼底闪着惊悚的光,手上的没粘上一滴血肉的弯刀如同死神的邀请函,当它伸向你的时候,你只能接受死亡,“那我就过去了。”

话音未落,一个闪身,杀到魔物群里,那成群结队的魔物根本无法靠近叶符,叶符流畅地穿梭着,所到之处,血肉,骨头,内脏,伴随着魔物的哀鸣迸发出来,将草地染红。

五人看着战斗时的叶符,满脸的惊恐,如同看到地狱一般,但身体却动不了,是不敢动,怕发出声响被对方注意。

忽然,两头魔狼袭向他们,但这种情况,他们早已经忘记了正确的做法,只能看着对方腥臭的血口袭来。

一道绿光闪过,一边的魔狼瞬间被砍成了几段,而叶符,单手抓着另一头魔狼。

“打架的时候还不专心对付我,看不起我吗?”,叶符将头靠近魔狼的耳边,轻声笑道,然后一把捏碎了对方的头,看着手上血肉的残渣,狞笑着。

明明是一个班的同学,明明他在救他们,但那份恐惧,那种直达心底的死亡感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理智。

不过一分钟,四十多头魔狼,叶符杀的只剩下了不足五匹,其中有几头想跑的,可惜机会都没有,连狼王的一颗眼睛和一根獠牙都被砍断,此时再没了之前的嚣张劲。

按理说,魔物是没有智慧的,不会理解害怕这种情绪,只能有简单的危机感知,但面对面前这个手持弯刀的,它们开始怕得往后退,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人类,而是死亡本身。

“滚。”,叶符擦拭着弯刀,撇了一眼剩下的五头。

五头魔狼瞬间如同野狗一样转身消失。

叶符收起斗气,看着已经快被吓疯了的五人,平静的说道:“怕了?那就……”。

话还没说完,叶符感到了一点不对劲,紧接着,背后便传来了几声魔狼的哀嚎,一颗颗如同摩天大楼般的参天巨树倒下,如同被什么东西推倒一样。

这股异动也把其余五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接着,是回归一切的宁静,死一样的宁静。

叶符平静的看着周围,有股强烈的危机感,比起刚才反而加强了。

叶符抬起头,就看到了四双紫色的眼睛,一对紫色的巨大蝎钳,那如同火车隧道般的大嘴,流出腐蚀的口水,四条几十米的蝎尾,尾部金色的毒刺在太阳下竟然有种异样的美丽。

“是金毒蝎王!快跑啊!”,艾斯薇丽一眼认出来者,立马大喊。

但为时已晚,金毒蝎王已经一钳砸下,烟雾四起,这一击可以砸平一座小山。

五人绝望的看着面前的魔物,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杜亚和杜齐搀扶着站起,抽出武器挡在丽丝薇娅三人面前,“快跑!我们拖住它!”。

虽然嘴上说着,但双腿仍在不停打颤。

“但是…”

“快点!你们几个立马用飞行魔法还有机会逃跑!”杜齐大声喊道,像是想把恐惧全部呕出来一样。

“不是只有一条尾巴吗?你怎么多了三条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五人停下了争论,难以置信的看向叶符刚刚站的地方。

烟雾散去,叶符看着手中委托书上的画像,平静的说道,而金毒蝎王的巨钳,则停在了距离叶符头顶一厘米的地方。

几只金属制品一样的昆虫正努力顶着那根巨钳,蝗虫,甲虫,锹形虫,蜻蜓,螳螂还有一只蟑螂,都在展开翅膀推着自己,用触手和触角顶开那根巨钳。

五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场景,却有了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叶符平静的看着面前嚎叫着的巨蝎,不紧不慢的问道 “喂,解释一下,那多出来的三根你哪来的,或者说是人家画错了。”。

说着,几只不过拳头大小的小虫一发力,竟然愣是把如同军舰般的巨蝎推开使得它后退几步。

“你不说没关系……”,叶符微笑说到,慢慢张开双臂,“我不会对将死之物刨根问底的。”

几只昆虫跳到叶符身上,如同寻找到主人的宠物一般。

“虫甲,变身。”

一团绿色的火焰瞬间炸裂开,几只昆虫也飞过一道光幕,变成一件件护甲武装到叶符身上。

甲虫状的头部,简约的流线型胸铠,双臂上的臂刃如同螳螂前臂,背后银色的翅膀垂下来,如同银白色的披风,面具上,蓝色的眼睛流露出死亡的气息,身上刻满了光明族和人族的各种昆虫。

金毒蝎王看着面前的叶符,如同遇到了强敌一般,变得更加暴动。

叶符擦拭着弯刀,平静的说道:“对付你,第一阶段就可以了吧………clock up!”,话音刚响起,叶符已经消失不见。

接着,金毒蝎王身上瞬间出现了几处伤口,不断喷出的紫色毒血,将一棵棵大树腐蚀,一只巨钳和一根尾巴上的尾刺也被砍了下来,这些伤口几乎是同时出现的。

“看样子高估你了,用神甲都是大材小用。”,叶符此时坐在了金毒蝎王另一只巨钳上,说着,将弯刀刺入那只巨钳中,“不过你的皮还挺硬的,至少砍上去有种木头感,之前的东西连宣纸的感觉都没有。”。

金毒蝎王对着叶符怒吼起来,剩余的三根尾巴一齐袭向叶符,速度快得如同子弹一般。

“好慢,clock up!”,叶符说着,再次瞬间消失,这次,金毒蝎王的四条尾巴全被砍成了碎块,仅剩的巨钳也被砍的四分五裂,金毒蝎王怒吼着,撞倒了一棵又一棵巨树。

这一切,连一次呼吸都不到,但在叶符眼里,他们几乎没动过。

叶符再次出现已经是在金毒蝎王的面前不到一厘米。

“太嫩了,百虫踢。”

说完,一脚踢去,在空中转了个身平稳落地,神甲解除的同时,金毒蝎王也如同被吹爆的气球一样,炸裂开。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