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异世之东翎宸殇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1日

《穿越异世之东翎宸殇》精彩章节目录_凌宇苍穹小说免费阅读

穿越异世之东翎宸殇

作者:凌宇苍穹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穿越异世

“这,就是所谓的异世?……”紫幽幽的莲花在手中渐渐地怒放开来,眼中的火苗愈发绽放,凝眸望去那满天繁星。玄羽御空,脚踏金莲,守望着这片星辰大海。黑夜苍茫而深邃,星辰浩瀚如烟海。时空与时空之间的穿梭,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宇宙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旭灵大陆,东宸王朝。

初春,农历正月。

“春来万花开,花开花落,明哲十里桃花落,花落谁家?云深不知处,十里桃花岭,峰颠常年雪。公子才女常吟,摇桨观湖,撷枝赠佳人……”一声朗朗上口,清清爽朗的童谣隐隐约约在晨光中飘跃,随风吟荡。

宰相府后院里的紫罗玉金香,一个个小灯笼似的花骨朵儿,挂满了绿油油的枝条,在空中摇曳着,时不时发出扶铃般的声音,优雅而静美。

日上三竿,这本是晴空万里的一天。

突然,天边风云骤起,陆续飘来了黑压压一大片乌云,犹如万鬼邪神压境,笼罩着整个东宸王朝的大地。

云层中心的气旋急转,愈加浓密厚重,中心处的时空骤然发生了扭曲,凭空出现一个可纳方圆几千里地的黑洞,漆黑的云层围绕着这片东方土地高速旋转。

这天好像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遮天蔽日,天昏地暗,云层金雷闪烁,欲有天降灾祸之兆。

泣鬼神,动山摇。

高堂群臣皇帝皆恐,都城百姓商贩跪地拜天祈祷,烧香拜佛祈福保佑,家中禽畜乱鸣狂叫,江湖豪杰隐士望其心生敬畏。

与此同时,南边的横兽山脉中的巨兽亦发生了混乱,各异怪声滔滔不绝,哀嚎声,嘶鸣声,撕裂声……各响其中。

南边平原刚要兴起一波巨大的兽潮欲将平南关隘冲破,然而巨兽们突然停止了脚步,齐齐排排抬头看着西边那硕大无比的黑洞。

它们呆呆的停在原地,众多大小的眼睛向着天上,连那平原上的滚滚烟尘好像都停滞住了一般。

巨兽首座突然长啸一声,眨了眨头顶上的大红眼,扇动着巨大的羽翼。

巨兽们眼里透着晶莹的绿光,绿光中隐约有惊恐之意,全部纷纷掉头狂跑回横兽山脉。

看到巨兽们离去的阵势,守在南平关隘高大的长城的将士们心里的巨石才放下。

每个人都吐了口浊气。

李将军抓着城墙上的砖头,神色黯然,看着那黑压压的云层,“兽潮将至,眼看城毁人亡,黎民百姓遭殃,突发天象,不知又是什么毁天灭地的大灾难呢?唉~”

十里桃花林山岭中,一个貌容俊朗,身材魁梧的男子正背着干柴,脚步顿了顿忽然抬头看了看,眼里流光闪烁,心里感慨万千,好久没有看到这等天地异象了。

平静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位清丽绝尘的女子秉剑御空接受三道紫雷天劫的身影,到最后一道紫雷时,却……倾刻间那位之前神气淡定的女子如烟云般的消失殆尽。

爱人就这样香消玉殒在自己眼前,那一刻永远地烙在自己的心里……男子喉咙涌上一阵腥甜,嘴角露出一丝丝紫红色的血丝,眼含怒火,心里万分悲愤欲绝……

宸王府的观雨亭里,两位俊美非凡的青年男子正互相对弈。

白衣男子心不在焉地拈着黑棋子,对着对面的紫衣男子调侃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居然出现此等千年一遇的天地异象,不知这次是不是与您一样的大人物出世了?这次好像比你出世还要阵仗大点哦,说不定人家比你修炼天赋更好,可能比你还要强大百倍呢。”

刚想下子,却看到现已是死局,本来自己调侃人家,想让对方转移注意力的。

结果输了,自己又输了,输得很彻底,心塞啊。

白衣男子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宸宸,你就不能让我一局吗?好歹大家也是朋友啊。”

对方只是“哼”了一声,也没说什么,也懒得管落卿雨在旁抱怨。

墨色如寒潭无波的单凤眼紧紧地盯着都城上空那个看不见底的黑洞,眼里一片异色闪过。

他感觉到自己一直没有动静的契约神兽天龙现在居然躁动起来了,难道要苏醒了?不知这异象是福还是祸?

又惊又喜,又是疑惑不解。

……

“嗯?空中劫云,暗闪金雷,龙啸凤鸣,万兽膜拜,天地变色,是吉还是大凶呢?”说话间,老者几指翻飞,掐指一算,手如兰花,突然一顿,整只手在空气中不停地颤抖。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鹤颜童发的老道士突然手抽筋了。

良久,老道士长长地吐了口浊气,眼神兴奋,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呼——还好还好,不是大凶之兆,而是祥瑞之兆,莫非今有仙人降世?那就太好了!哈哈,太好了……”

突然,乌黑云层中心居然渐渐变成金色,云层中心齐聚金雷,风势急剧上增,一道巨大的金雷闪烁,亮到极致,最后直劈射到丞相府东边的楼阁。

“咔吭——”一声巨响,全城震动。丞相府的西边楼阁瞬间化为一片废墟。

烂墙烂瓦一片,焦黑的碎木还冒这缕缕青烟。

青烟在空中摇摆着妖娆的身姿,似乎在庆祝自己作弄的杰作。

过了约摸两刻钟,一声凄凉令人心碎的声音响起,“不,不好啦,三小姐出事啦,快来人啊——”

府内的下人才从余惊中急忙走了出来,匆匆奔去三小姐所住的楼阁方向。

他们远远看见楼阁已经坍塌,心里默默确定三小姐已经死了,脚步也慢了下来,大家慢悠悠地走过去。

死都死了,没什么好急的,主子也应该不会怪罪吧。大家去到那里,只是假装摇头可惜,一大堆“一路走好”的祝福。

可见,原主一点都不得人心呐。人人厌之如臭虫,弃之如敝屡。

只有两个人上去废墟那里找人,先是找出两具通体破烂焦黑的尸体,确定这是两位守门丫鬟。

看着俩样子就知道已经是熟透了,哦,应该是死透了。

这两东西都死透了,更何况住在阁楼里的三小姐。

两位守门侍卫再次翻找起来,终于找到了三小姐的尸体。

这时的三小姐,全身上下体无完肤,一脸漆黑,头发都已烧焦成爆炸头了。

整个人十足一块黑炭。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也无力回天了。

一个清瘦的丫鬟坐在地上哭喊着,“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小姐平时虽是脾气暴躁,在城中若是生非,但也没有干过杀人放火之事,十恶不赦之事……”

这丫鬟叫香儿,是三小姐的贴身丫鬟,今天早上出去成衣坊拿几天前定用于小姐及笄的衣服,才避免了这次的天祸。

 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跑了过来,抱着他姐姐身体大哭,“呜呜——姐姐,你怎么了,快醒醒啊,你不要小方方了吗?……”说完,身体一软晕倒在地上。

一个身着桂子绿齐胸瑞绵襦裙,头戴红翡滴珠鸾头金花步摇,妖漫的身姿,长着一副孤拐脸,眉目风情万种的贵妇倚在栏杆上,冷眼旁观,冷冷地轻哧一声,一脸的不屑,喃喃地说了句,“这小野种居然被雷劈死了?连老天都看不过眼,死了倒好,这就省心多了。”

随后,不耐烦地大喝一声,“你们还懵着干什么,还不先抬小少爷进屋,是不是挨板子啦!?”下人们才乱哄哄地忙活起来,鸡手鸭脚地把晕在地上的小人抬进房间。

贵妇向身后的容嬷嬷吩咐几句,就扭着亮瞎人眼的高臀就缓缓地离开了。

就在这时,天上下起了金色小雨,好像在洗礼着这场惨剧。

雨声淅淅沥沥,和着丫鬟哭啼声,虽现在还有七八个人在,但院子里依然显得格外悲凉寂寥。

一个下人惊讶道,“快看!这雨和平时不太一样,居然是金色的。这情况真是实属罕见啊。”

“是呀,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金色的雨。”

“这真是百年难见,噢,不是,应该是千年难得一见啊!”

……

 众人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有的享受着雨水的洗礼……

院子边上的紫罗玉金香此刻悄然地绽放开来,似乎是受到了金雨的洗礼和滋润。

紫黄白,三色交映相辉,叶雨婆娑。

不止丞相府的紫罗玉金香开了,还有城内百花怒放,争红斗紫。

城外的十里桃花林,纷纷繁繁,落英缤纷,林中飘雾,飘逸其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胜如人间升乐,仙游神境。

城中商贩百姓看着天下金雨,高歌吟诵,互相欢呼,神明保佑。

金色的雨纷纷滴落诸葛玄羽的脸上。不,他现在已不是诸葛玄羽,应该是丞相府三小姐诸葛翎羽。

金雨洗刷着她脸上的焦黑皮肤,奇迹般的发生了,脸上的焦黑的皮肤脱落,露出鲜亮光滑,充满光泽,吹弹可破的脸蛋,但还是没有一点血色,依旧苍白。

全身上下的创伤开始慢慢地愈合了。这犹如破蛹而出,伸展翅膀的帝王蓝蝶。

这一切都是那么美丽奇妙的场景啊。

下一刻, 一双美的令人窒息,有带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凤眸缓缓睁开,却下一秒有死死地晕死过去。

可是这倾城倾国,清丽绝尘的脸蛋雨中依旧很吸引人。

“快看,我看到三小姐睁开了眼睛”原先发现金雨的丫鬟,惊讶地大叫起来。

“嘿,你这死丫头,那么担心贱种干嘛。你看到她开眼,那你就是见鬼了。”

“睁眼,怎么可能?被雷劈中,还有命在?傻吧,你。”

“就是,人被雷劈死了,就死了呗。难不成她还能起死回生,她咋不上天啊?”满脸老肉的嬷嬷嘲笑道。

“咦?你快看那脸上的烧伤痕迹不见了,全身上下焦黑的皮肤都变白了。真怪,真是奇怪。”那人不可思议的挠挠头说。

“怎么会有这事呢?这事不可能,她皮肤之所以黑,应该是木炭灰所致。”一个嬷嬷不屑地说道。

“嗯,一定是这样,准没错。”

“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你所说的那样。”

……众人又在这里叽叽喳喳,争论不休,好像在这里开了菜市场似的,完全忘记要抬三小姐回房避雨的事,还在“砍价杀价”,你说有理,他也说有理,你损她一句,他也损你一句。

许久,其中一人在诸葛翎羽的鼻子边探了探气息,大惊地叫起来,“快,还没死,还有呼吸。迟点再抬进屋,就要被家主骂死的啦,到时候连主夫人都保不住我们的小命。”

容嬷嬷刚处理那边的事回来这边看到这情况,敛去眼底的神色,大喝一声,“你们这些饭桶,都不想活了是吧。你们还在这磨磨唧唧什么,还不快点抬小姐进屋,去请大夫来?”

下人们神色恐慌,小心翼翼地把小姐抬进屋里。

下人们私底下可以放肆,但在主子和容嬷嬷面前就不可以这样,要不然一个不小心连自己饭碗,甚至性命都没了。谁没事犯傻跟容嬷嬷作对?

她可是主夫人的自小贴身丫鬟,至少也跟了几十年了。

这里事情过后,容嬷嬷立即走到富丽豪华的房子里。

一阵茶杯跌落碎地的声音从房间响起,“你说什么,这个小野种还没死?”此时的徐夫人,明目扭曲,狰狞可怕。

“主子,请息怒。”容嬷嬷立刻跪在地上,颤巍巍道。

不知过了多久,那位夫人冷冷一笑,“没想到,这野种的命还真命硬,这都没死?如果……”

 容嬷嬷听完懵了懵,结结巴巴,“小姐,这,这不太好吧。万一老爷知道……”

“够了,你难道连主子的命令都不听?”

“奴才不敢。”

“嗯,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嗯,夫人英明。趁她病,拿她命。这妙计真妙啊。小的,这就去办。”

等容嬷嬷向贵妇拱了拱手,退出了门口去办事了。

那贵妇坐在椅子上玩弄着充满光泽的手指甲,眼底一片阴鸷。

 这死野种的命还真硬啊,这回我就不相信弄不死你。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