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节操的废宅学生会长与学院日常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1日

《无节操的废宅学生会长与学院日常》精彩章节目录_我是大废柴小说在线阅读

无节操的废宅学生会长与学院日常

作者:我是大废柴分类:校园小说类型:百合

学生会,一个学校的重要机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学校的黑恶势力,即使是塞达林学院这种世界公认的顶级学院也不例外,尤其是现在最新的一届学生中,更是出了个天才,以高一学生的身份成为了学院总学生会的会长,并将整个总学生管理的井然有序,但是,这只是表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雨天讲故事,无论是听故事的人还是讲故事的人,其实都是一种享受,在雨天里所感受到的氛围,可是比平常的氛围要更有意境,可以让人更加投入到故事中去。

“所以说,谁先开始讲故事?先说好,我是最后一个。”

秋水幸子喜欢听故事,但是并不喜欢自己讲故事,这种不仅浪费口水,而且还容易得到打击的事情,回去做的人估计都是一群慈善大使。

不过不喜欢主要还是因为她本人根本不会讲故事,一个好好的故事总是因为她突然出现的想象力而被魔改得乱七八糟,经常牛头不接马尾,故事逻辑经常一团糟,就是因为有自知之明,所以秋水幸子完全排斥讲故事。

“女士优先,我自觉靠边。”

“这可不是礼让行为,这是推锅。”

“是你提出来的,就应该你先吧!”

摩柯·林戈对于讲故事也没好到哪去,顶多就是和秋水幸子五五开,当然,这是在不描述战争的情况下,如果是要他将战争时期的事情,他估计可以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既然这两个人都不会讲故事,那么这个开头的重任自然是归到了爱丽丝·谢菲德的头上,谁让你选这么个活动的,既然是你自己要选这么个天坑活动,那也只能你自己先跳进去了。

“唉,行,我先说吧……”

这也在她的预料之中,毕竟它们两个也不像是自告奋勇抢着讲的人,一个没节操,一个工作狂,能答应讲已经很不错了,也不奢求别的什么了。

“那么,我要讲的,是一个雪精灵与雨的故事。”

“感觉好俗套好幼稚的样子……”

“没错呢,有些残念啊……”

“……”

一下子就没有心情了,哪有一开始讲还只说了题目就被喷的,能不能给萌新一点宽容,而且名字又不代表故事的内容,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擅自脑补啊……

“闭嘴听我说。”

“切……”

明明被打断的人是我,为什么你会不爽……

秋水幸子这种皮孩子如果没有办法真正的让她怕你的话,基本是没有办法让她不搞事的,而且你越对她好,她越皮,用华夏国的古话讲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标准案例。

“在异世界的一片大陆上,存在着一种神奇的生物,它们有些白雪做成的身体,以及如同蜻蜓的薄翼一样的天蓝色的翅膀,每当到了冬天,它们就会倾巢而出,四处询问别的生物问题,只要能告诉它们问题的答案并且出一个它们不知道的难题,就可以得到它们的祝福,从而得到这一年的幸福,人们称它们为雪精灵。”

“一开始,人们每年都可以回答它们的问题,整个人类社会无比的和睦繁荣,但是,直到战争开始了。”

“由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君主的命令,各个国家开始了王权争霸,一时间,战争铺满了整个世界,人们连生存都成了问题,再也没有人去回答雪精灵的难题,比起这种虚无缥缈的祝福,它们认为还不如去多打猎种田赚钱。”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雪精灵们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都说雨是哭泣,那雨究竟是谁的哭泣呢?”

这时,秋水幸子特别想吐槽一句雨这种现象只是水蒸气遇冷变成了水落下而已,哪来的什么哭泣啊……

但是摩柯·林戈用眼神阻止了他,在别人讲故事的时候插嘴是十分不礼貌的事。再说了,这只是故事,有些事情较真没什么用。

看见秋水幸子欲言又止,爱丽丝·谢菲德也露出了欣慰的表情,讲故事要是被打断了可是很难找回感觉的。

“无法自己思考得出答案的雪精灵们因为这个问题,终日沉浸在烦恼之中,再这样下去,整个雪精灵族群都会因为这个问题而导致所有人无心工作而灭族。”

“但是现在最聪明的生物人类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又该怎么办呢?于是,雪精灵的族长决定去询问那些与雨关系比较大的东西,希望快点结束这个问题带来的灾难。”

“雪精灵的族长散去了自己的白雪身体,化作灵魂去与别的东西交谈,因为灵魂之间,是没有物种语言隔阂的。它先是找到了天上飞的鸟儿,它觉得天上飞的鸟儿能看见雨的降落过程,总应该知道雨是谁的哭泣。”

“‘飞翔的鸟儿,能不能请你告诉我,雨是谁的哭泣?’雪精灵的族长十分诚恳的向鸟儿询问道。”

“鸟儿稍微思考了一下,很快就回答它说:‘雨是云朵的哭泣,每一滴雨水都是从云里面落下来的,这是云朵为了大地而哭。’”

“听到鸟儿的回答,雪精灵的族长却不这么想,反问道:‘那云是怎么保存那么多雨水的呢?’”

“一下子,鸟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它们不敢穿过乌云,去看看雨水保存在哪,而且云朵是那样的轻盈,能轻轻松松的被风吹动,又怎么能保存雨水呢?”

“看见鸟儿不知道怎么回答,雪精灵族长失望的离开,这一次,它找到了生活在雨林中的树蛙,它认为生活在雨林中的树蛙,总应该知道雨是谁的哭泣。”

“‘歌唱的树蛙,能不能请您告诉我,雨是谁的哭泣?’雪精灵族长满怀期待的向树蛙提问道。”

“‘哭泣?’树蛙犹豫了一会儿,开口回答道:‘雨是树林的哭泣,残酷的雨林里每一天都有动物死亡,树林是在为它们哭泣。’”

“这个回答比鸟儿的回答更加离谱了,雪精灵族长想也不想就反驳道:‘那为什么雨是从云里面降落到地面而不是从树林上降落到地面呢?’”

“树蛙一下子也哑口无言,它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雨林,根本不知道雨原来是从云里面落下来的,但也明白雨应该不是树林的哭泣了,毕竟雨林里的世界是没有天空的,外面的世界却有,所以外面世界的人应该是比它了解的更多的。”

“又一次的失败让雪精灵族长有些气馁,但是它仍然没有放弃,既然自然界不是雨的源头,那么就去问一问那些神是不是雨的源头吧。如此想着,雪精灵的族长跑到了教堂里,询问教堂里的老鼠。”

“‘尊敬的老鼠,请问雨是谁的哭泣?’雪精灵族长抱着最后的希望向老鼠发起了提问。”

“老鼠想都没想直接说道:‘雨是神的眼泪,这是神明在为世人的罪行而哭泣。’”

“听到这个回答,雪精灵族长有些疑问的说道:‘神明不是万能的吗?那为什么不消除世人的罪行呢?如果是为了让它们赎罪而不消除,又为什么要哭泣呢?坐错了事的人不是不值得同情吗?’”

“老鼠并没有慌张,缓慢说道:‘这是因为神明是仁慈的。’”

“雪精灵族长礼貌的告辞离开,它并不相信老鼠的话,如果是仁慈的话,那为什么不直接消除人们的罪呢?顿时,雪精灵族长有些绝望,它实在是不知道还有谁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绝望的它开始往族群飞去,这样下去的话,一个小小的问题会把一个连天灾都无法消灭的族群给消灭掉。直到雪精灵族长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了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老人。”

“连雪精灵族长自己都有些绝望了,但是看见有个人类,它还是象征性的问道‘老先生,请问雨是谁的哭泣。’这一次,连它自己都没有期待被回答。”

“‘雨,是自己的哭泣’老先生看向天空,眼睛里泛出闪闪的泪光‘因为哭泣才能证明它的存在,如果不哭泣的话,没有人会知道它。’”

“那一刻,雪精灵族长好像明白了什么。对啊,就如同你不能帮别人吃饭一个道理,雨为什么会是别人的哭泣呢?明明它也是存在着的。”

“‘老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雪精灵族长开心的向老人道谢着,看到雪精灵族长的笑容,老人也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你的问题是解决了,又有谁来解决我们这些人的问题呢?”

“故事结束。”

“诶?这就结束了?”

“废话。”

爱丽丝·谢菲德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秋水幸子,故事都讲了这么多了,她还在奢求些什么呢?

“结局呢?”

“雪精灵的问题解决了啊。”

“我是说那个老人说的问题!”

“我怎么知道。”

爱丽丝·谢菲德耸了耸肩,她的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之后的故事当然要靠你们自己去脑补了,有些事情说明了就没意思了。

“好了,下一位。”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