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凌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2日

《天凌》精彩章节目录_W1ngsTnT小说在线阅读

天凌

作者:W1ngsTnT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一个老套的穿越故事发生在了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身上,那是一个银河系之外的世界,一个少年成长的故事。封面来源于网络,与作品无关,后期修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带着些许凉意的风吹过了静静坐在石头上的两人,快要黑下来的天空传来了孤雁的孤寂的哀鸣。

“凌天,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不是作为一个家主说的,而是作为一个父亲。”月寒认真的说,眼中似乎还带着冷意盯着凌天,“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回答我。”

月寒的话让凌天突然感觉到一丝凉意顺着自己的脊椎向上蔓延,果然他与月沁的事没有逃过月寒的眼睛。

想想也是,别人既是月沁的父亲,又是这么一个家族的家主,在他眼下泡走了他女儿的心怎么可能不会被发现,虽然他自认为自己什么都没做,但在这种事情上,凌天还是觉得自己像窃贼被逮住时那样的心虚。

“月家主,说吧。”凌天知道躲不过,只能认命似的说。

“你应该知道沁儿对你的心思吧。”

“我知道。”凌天如实回答。

“那你觉得沁儿怎么样。”月寒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的凌天,目光如炬。

被月寒着仿佛带有千万根针似的目光注视着,凌天的身体越发的不自在,虽然面容上依然挂着冷漠,但是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快,这道题似乎是个送命题,要是自己回答得不好,说不定会被月寒暴揍一顿,王境中期和王境初期还是有明显差距的。

“我觉得吧......”凌天犹豫了一下开口说:“月沁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大家闺秀,长得很漂亮,很懂事,根本就是一个完美的女孩子。”

“嗯?”月寒带着浓厚的鼻音重重的哼了一声,像是察觉到这不是凌天心中真正的想法一样,眼中闪烁着的火光似乎更甚。

月寒的反应让凌天在心中哭叫道:“喂喂,这是什么剧情向的发展啊,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做啊,我又为什么会感到心虚啊,话说大叔你不用拿出一副要吃人的眼光看着我吧,不过这样犹豫不决的样子不像是我啊,可是我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啊,我可还不到十七岁,我哪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该死,我在想什么,不到十七岁还杀了那么多人!。”

在经过复杂的内心斗争后,凌天干咳了两声,调整了一下语气,尽量显得从容,只不过脸上的冷漠变成了苦笑:“我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她也是一个很脆弱的小女孩,本应该在无忧无虑家族二小姐的光环下成长,但却在一瞬之间不得不担负起这个家族的重任,看着日渐苍老的父亲,和卧床不起的哥哥,还有外面那些虎视眈眈那的敌人,她得将这些全部的一切给背负起来,所以她虽然脆弱,却有着我也不及的强烈的信念。

月寒没有打断凌天的话,只是将目光从凌天的身上收了回去,眼神在此刻柔和了下来。

“但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挣扎,为了能让身边的人活下去的挣扎,在看见了什么希望后就当作救命的芦苇那样死死的抓住不放,即便自己会被洪流冲走也在所不惜,只要能抓住那根叫做希望的芦苇。”凌天说:“或许,我就是月沁所抓住的那根芦苇吧。”

说着凌天不由得抬头望向了天空,天空在悄然间已经进入了黑夜,遥远的天际之上有着微弱的星光闪耀,他不禁的想到了昨日早上那个伸出手似乎想握住天空的月沁。

“所以,你准备怎么回应月沁呢?”月寒像是思考了很久似的张开了嘴问,语气之中带着叹然。

“我与她会是最好的朋友。”凌天坚决的说。

“你!”

月寒牙关紧咬的转过头怒视着这个不知所谓的少年,似乎像是要靠怒火将凌天给燃烧一样。

而凌天此刻也没有丝毫退让的转过头以淡漠的视线和月寒碰撞在一次,周围因为两人体内运转逐渐加快的武气而刮起一阵大风。

最终,月寒败下阵来的率先将视线收回,眼中的怒意变成了疲惫的哀伤,只不过语气依然强硬的说:“你可真是个不知道所谓的年轻人!要是换作以前我是无论如何都会把你绑了然后与沁儿成亲。”

只不过说到后面,强音的语气却又软了下来,带着怀念之意说:“如生和沁儿的娘亲去世得早,所以他们从小就没有怎么感受过母爱,但他们很懂事不纨绔,不吵闹,一直很努力的修炼,让我很欣慰,也让我很安心,但我是真的对他们很愧疚,所以我不会让他们感到一丝丝委屈或者难过,也不会强迫他们去做他们不喜欢的事,即便月家变成现在这般模样,面你对那些家族前来的所谓的提亲,只要不喜欢我都会言辞拒绝!但只要是他们喜欢的,我这个做爹爹的无论如何都会帮他们完成。”

说到这,月寒瞥了一眼凌天说:“只不过孩子长大了,总会有喜欢的人,但是这种事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自己一定能帮他们做到,就算真把你绑了与沁儿成亲,沁儿也不会真正的幸福吧。

“月家主能这么想,确实是一位好父亲。”

虽然凌天因为月寒没有再咄咄逼人而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这句话是他对于月寒发自内心的赞叹,这位掌管一个家族的中年男子确实算得上一个好父亲。

“虽然,我不希望沁儿受到伤害,但是我希望你能早日与沁儿说清楚,在她对你的心意还没那么浓烈时早日断了她的念想。”

“我会的。”虽然凌天还没想好如何与月沁说这件事,但是只能先应承下来。

“换个话题吧。”月寒说:“青家的暗影劫杀阵在你那吧。”

“嗯。”凌天没有隐瞒的回答说,倒是不担心月寒会做出抢夺武技这样不耻的事,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月寒会知道。

“从沁儿今早跟我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样能够分出分身同时攻击的武技只有青川放在卫堂给历代青卫修炼的暗影劫杀阵符合,所以我才推测出你杀的那人是青家的青卫。”月寒看穿了凌天的想法回答说。

“原来如此。”

“既然你得到了那你就拿着吧,在玄级的武技中暗影劫杀阵的威力也是不俗的。”月寒淡淡的说。

“玄级武技吗?”凌天的眼神变得有些灼热的舔了舔嘴唇。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界所谓的武技,这个世界的武者伴随着武气创造了了许多不同的配合着体内武气所使出的武技,按照不同的威力以高到低依次排名划分为:碎天,超凡,天,地,玄,黄。

虽然暗影劫杀阵只是玄级武技,但凌天还是感到欣喜不已,他先前虽然经历了一年多的厮杀,但是那时只是让自己度过了一开始的初,虚,实三个境界,在这三个境界的武者还只是在淬炼自己的身体,引导出体内的武气,所以那段时间凌天几乎没有接触到使用出传统意义上武技的敌人,更多的是最原始的拳脚上的搏杀,而且这也是那座城池的规矩!

这是凌天在心里首次对于那个残酷血腥的地方给予的一个阐释,一座外表看上去漆黑森然满布狰狞的城池,只有不断的杀戮到达尊境才能走出那个地方!

但话又说回来,虽然凌天一直都意识到自己身上单调的武技会使得自己会陷入麻烦,但昨晚与卫青的那一战让凌天的这种意识更加的深刻,到了尊境以及尊境之后的境界肉体上的搏杀已经不能决定战斗的胜负,只有更加高阶的武技才是左右胜负的关键。

当然,如果是专门修炼肉身的武者的话,那就没事了。

凌天想到这对于肉身的修炼不由得有些憧憬,只是不知道无上决吸收了更多的奥义后会不会自带肉身修炼的武技,假如没有的话,他无论如何也要去弄一本,比起武技上的对轰,他还是更喜欢那种最原始的搏杀!

至于无上诀,凌天更觉得是一部武诀。

武诀则是修炼体内武气的内功心法和决定体内武气使用的方式,并且武诀的不同会让武者体能的武气附加上不同的属性,武诀的划分与武技一样。

这也让凌天有时候会吐槽到底是什么人以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么多武技和武诀给划分出了级别。

“凌天,跟我进屋,有些事还是得告诉你。”

正当凌天想得出神时,月寒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凌天跟着月寒走进屋内之后,两人坐到了桌子两边的凳子上。

月寒拿起茶壶在茶杯里倒了一杯茶,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却令凌天的心里有些骇然,因为他感受到了从月寒身上所散发出的精神力,那股有着些许凝实之一的精神力像蛛网一样渐渐的包裹住了整个房间。

在天凌大陆,如果说武气对于诸多普通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事,那么精神力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更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因为即便对于武者来说,精神力也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力量,一种可以直接抹除一个人灵魂的力量!只是并不是说只要拥有精神力就能做到这一步。

对于这种飘渺的力量,人们也只能将其简单的划分为:入微,紫极,窥天,神宫。

想要做到用精神力直接抹除一个人的灵魂至少也要将精神力修炼到窥天之境,而且还得是对一个实力远低于自己的人,不然别人可不会傻愣愣的站着给你攻击。

而月寒这有些许凝实之意的精神力就说明他的精神力已经到达了紫极之境,只不过是紫极之境最初的阶段,凌天虽然也有着精神力,但是还停留在最初的入微之境,虽然感觉到隐约的突破迹象,但凌天怎么尝试也突破不了。

这个遍布在屋子内四周的精神力说明了接下来月寒所要说的事情的重要性,凌天的表情开始凝重起来。

月寒喝了一口茶,手里端着茶杯没有放下的说:“其实这次大会举办的目的是青家和木家想要吞噬我月家的一盘棋,但却不是主要的原因。”

月寒停顿了一下,眼神突然变得凌厉。

“最主要的原因是在禁忌森林的深处,发现了一个至少是皇境所开辟出来的秘境!”

“秘境?”这个消息让凌天有些震撼,也让他的心里隐隐的有了些猜测。

“那日在议事堂你说你的目的只是让我们月家确保在你拿到第一之后拿到你应得的奖励时我就暗自觉得不太对劲,因为你既然是为第一的奖励而来,想必肯定是知道第一的奖励是什么,但是这次大会第一的奖励仅仅只是一部普通的玄级武技,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先不说你能不能得到,就以你的实力而言,你也不需要那种武技!”月寒直勾勾的盯着凌天说:“我后来才想通,你所需要的就是这个进入秘境的名额,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消息你是从何而来,但这就是你的目的!”

说完,月寒看向凌天的眼神猛然犀利起来。

凌天心里兀自的咯噔了一下。

完了,我被凌霸天那个大叔给坑了,原来有着黑暗之力的传承信息的奖励不是单纯的指大会夺魁的奖励,而是这背后所隐藏着的秘境!真正有着黑暗之力传承信息的恐怕是那个秘境。

凌天看着月寒那道投向自己的犀利目光,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顿凌霸天那个大叔没有跟自己说清楚,然后无奈的回答说:“我其实,并不知情。”

“喔?”月寒诧异道:“但你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那本普通的武技吧。”

面对月寒的追问,一股无形的压力包裹住了凌天,一向冷静的他此刻也变得为难起来,虽然脸上依然平静,但是心里却是一筹莫展,毕竟不能实话实说的回答月寒,所以当下想不出用什么理由将这个事情给敷衍过去。

一时间,氛围沉默了下来。

“既然你不愿说就算了。”月寒撤掉了对于凌天的审视,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每个人都有秘密,既然选择了合作就该互相信任。”

“谢谢。”

月寒这突如其来的理解让凌天身上的压力骤然褪去,心里松了一口气。

“月家主请继续说明吧。”

月寒点头继续说:“而且这个秘境极为特殊,只有尊境的武者才能进入,尊境之上的武者进入的话会被强制性的弹出。”

这也行?这不就是平常玄幻小说的基本套路吗?

凌天在心里吐槽说。

“而且,这个秘境的存在并不仅仅只有我们烈羽城的家族知道,整个荒羽州其他城池有些名头的势力家族也都知道,这次大会的目的就是选出我们烈羽城进入这个秘境的人选!”月寒说:“等到选拔结束后,所有进入秘境的家族势力都会在秘境之外集合,到时候才是真正的风云际会!。”

月寒厚实的嗓音说到最后控制不住的带上了几分豪迈之意。

“那可真是让人有些期待啊。”

凌天的心脏似是冒出了丝丝的热血在体内游荡,不断的汇聚,最终如洪流般冲刷着凌天的四肢百骸。

眼神不由自主的变得兴奋起来。

到时候荒羽州所有的天之骄子都会到来吗?那正好,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在凌天和月寒相谈的同时。

在青家家主青川的书房之中。

青川坐在书案后的太师椅上淡淡看着书案对面的青常远说:“我已经把秘境的事情告诉那你了,所以我要你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进入秘境资格,如果你获得资格了,事情结束后,我会让你把月沁娶回我门青家!”

“父亲放心,孩儿定然完成父亲的任务。”青常远的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狂喜。

而在木家家主木恒的书房中也发生了同样的事件。

“这一次大会的分量你清楚了吗?”木恒说

“父亲放心。”木烈回答。

同盟会,议事大堂,灯火通明。

一位体型有些发胖的中年男子带着些许慵懒之意坐在主位上,身旁站着身穿白衣的晶云,而下面左右两侧的席位上也坐满了人,每个人都正襟危坐。

“所以说,你们现在都清楚了吧。”那坐在主位上的微胖中年男子晃了晃右手手指夹着的白色信封悠然的说:“上面要来人了。”

“我等清楚。”下面席位上坐着的人统一的回答说。

然后其中一位看上去有些年长的老者问:“只是不知道是荒羽州总分会的哪位大人?”

“不。”微胖男子摇了摇头,仿佛睁不开的双眼之中多出了凝重之色:“不是总分会,是西大陆总会!”

微胖男子的话音一落,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为之色变。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