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碧落书之离殇辞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2日

《碧落书之离殇辞》精彩章节目录_烟蓝泣露小说免费阅读

碧落书之离殇辞

作者:烟蓝泣露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琉璃引,引世间万物之魂,死而后生。世间痴情,莫过于此。从她踏上这条路开始,她便知道,没有退路,只能这样不停的走下去,哪怕跌跌撞撞,弄得一身是伤。在人世间千百年,见过了朝廷更替,见过了花前月下,见过了生离死别,也见过了那些爱而不得。这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她作为一个过客,这一条路,更像是为我独爱的一场大梦,不思量,自难忘。暮雪的玉蝶蹁跹,半生的风尘人家,金樽帅府的那支附子花,亦或是,九华隔开的那些咫尺天涯,那些欲说还休。何为因?又何为果?凡世三千,不过棋局。终成空,落木萧萧,谁成了谁的劫?谁又成了谁的执念?繁华空尽,尘埃落定,是爱?是恨?是怨?是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生冷梦归故里,几段分明,中有离人画泫清。

莫放相思醒

天尽头处寄相思

白雪满山人不知

借问世间谁得似

遍寻不到人不识

彼岸崖头两相望

笑语盈盈诉衷肠

佛铃花下红衣往

烟笼河岸画辰光

公子伤痛欲谁问

如画相校掩风魂

白衣裳凭朱栏立

为伊判作梦中人

寂寂高阁锁冷汐

白药初生云脚低

几处几人闹相衬

别样幽芳亦照人

当时只道是寻常

竟教他人把罪偿

琉璃殿上针锋对

无怪惜时无人慰

白衣轻揽引为最

朝为红颜暮成灰

一去无影一遭罪

一念成魔一玉碎

肠断红尘竟成痴

谁道旧游伤心字

冰雾轻阑静无声

泪咽无声画不成

卿自早醒侬自梦

泣尽风霜夜雨棱

【相思醒·回首花下语】

碧落谷

樱飘絮,风拂林,发染香,点点画梅妆。

林间漫步着两名女子,一身红衣似火,一袭白衣胜雪,各有千秋。肤若白瓷唇若樱,明皓齿白媚生,实实在在的美人胚子。

白衣女子薄唇轻启,对身边的人道:“沙华,你可曾想好了,要离开?”

“嗯。”

名唤沙华的红衣女子淡淡的应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白衣女子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她知晓她离开为何,也知晓她此去必定艰难万分。可是,她劝不了她,她连自己都劝不了,又如何去劝她?

她苦笑着,望天空樱花飘落。纵使她为一谷之主,纵使她候他千载万年,他都不曾回来。

泫,如今,你在何处,是否早已忘了,我在此处等你?

她收了思绪,望向身边的人儿,她们都有着无法放下的执念,她能做的,也只是不干涉罢了。

“画师的位置我为你留着,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便回来罢!”

“谢谢你!纤歌。”

沙华走了,她该去做最后的告别。

她走在风中,衣袂纷飞,明明是如花的年纪,背影却总是孤寂。

寒英峰,碧落谷内唯一的雪峰,也是灵气汇集之地。漫无边际的白色,她那一点红衣像极了白绸上染的血色。

沙华站在那儿,看着眼前虚无一物,眸中一闪而逝的悲伤和怨。她合上眼帘,睫羽轻颤,静默着,像是在做一种祷告。片刻,她睁开眼,眸中流动着红色的光。她咬破食指,一滴暗红的血飞出,聚风大作,红色的法阵显现。她在空中画着不知明的符文,在雪中摇曳。然后,她消失了,世界重回安静,似乎刚才的一却只是幻觉。

她来到一个冰洞,冰洞内镶着万年冰髓,将洞内照的敞亮,那里放着两个冰棺,一袭月光白,一身浓墨黑,美人和公子。沙华走近冰棺,手指在冰上摩挲,冰下躺着的女子,没有苦痛,没有悲伤,没有忧愁,就那样安详的沉睡着。

她坐在冰棺旁,隔着冰,似抚摸着女子的脸颊。

“罗华,我要走了,以后,就不能常来看你了。”

“罗华,你说过,如果我没了棱角,我便不是我了。所以,我该这么做的,对不对?”

沙华枕着手臂,红色的衣裙像盛开的花。她合上眼帘,轻笑。一点温柔,一点空灵,一点悲伤。

“姐姐,我想你了……”

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

水天交接之地,那里是银河,万千星辰,一生一死,缘起缘灭。奈何桥边,黄泉河外,彼岸花开。

佛铃盛开,花下是谁对影成双?

红发、红衣、红眸,波光流转,妩媚风情,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在笑倾人国。她的额间,红色的花开得妖娆,勾魂,摄魄,像是一种毒。

这样的尤物,如何能在佛界滞留?如何,能在佛祖座下?

“师兄,你陪我到银河去玩啦!”

“沙华,礼佛大典在即,怎可胡闹?”

是那美人和她身边的谦谦公子。公子一身明黄色的长袍,袍上开满了菩提花,金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两肩,微风起,发丝舞动。他的身上散发着光明的气息,普度众生。他是金蝉子,阿弥陀佛座下最得意的弟子。

他们当是极配的一对,如果没有之后的因果。

善因恶果。

“干嘛装成一副正经的样子,没趣。”沙华撇了撇嘴,背过身去,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她勾了勾嘴角,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既然这样,我找广妙哥哥陪我去!”

作势欲走,手腕意料之中的被他抓住。沙华眉眼弯弯,得意极了,转身却装出一副不耐的模样。

“干嘛?”

他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她,静默着,固执着,也不知是谁轻轻叹息,金蝉子的目光越发柔和,将她耳边的发际撩到耳后。沙华不自觉的屏住呼吸,白皙的脸颊染上几许红晕,像是四月的桃花,美丽,妖娆。

“广妙伽蓝是佛界护法神,自有职责所在,不可擅离。你若要去,我陪你罢。”

风轻了,花落尽,双眼迷离,美人如花隔云端。

沙华轻笑出声,似空灵,似妩媚,千般缠绕,柔骨佳情。那双红色的眸子诵着暗流,似藏着太古的凶兽,她将手抽出,勾住他的脖子,伏在他的肩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师兄,你喜欢我的,对吧。”

金蝉子愣在那儿,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她越矩的行为。片刻,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染上了尘世的红晕。她没有说错的,他喜欢她,或者说,他爱她。

沙华笑了,眉眼弯弯,云舒云卷,不同于之前的刻意勾引,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直达眼皮的笑容,似银铃清脆,似玉环相扣,她拉起他的手,招来天边的云,雀跃,腾飞。

那时,阳光正好,风飘絮,飘落一地繁华,青青河畔,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切都刚刚好。只是,那佛铃花下,掩了一双眸子,阴冷的似毒蛇般缠绕着已远去的人儿。

心已成魔,如何成佛?

奈何,奈何。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