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女侠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2日

《女侠请自重》精彩章节目录_嫫女小说在线阅读

女侠请自重

作者:嫫女分类:古风小说类型:热血

一盏风月半盏忧,望断江湖意不休。桃李春风几钱酒,一杯愁,两杯愁,别似一番滋味在心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喂,李不器,你发什么呆?”

老板娘又一次端起了酒碗,红唇轻启,一饮而尽,这就已经是第五碗了,称得上是豪饮。

她单手支着脑袋,望着偏头东望的李不器的侧脸,美眸半睁半闭,瞳若剪水,面若桃花。

“蜀山离着巨鹿郡差了十万八千里,途中穿过安平郡、清河郡、邢台郡三个大行省,你来这是投奔亲友还是来讨债?”

“投奔亲友?讨债?”

李不器怔了一瞬,随即回过神来,在常人眼里,能让人背井离乡、长途跋涉的原因,大概只有这两种了。

他下意识望了一眼歪嘴瘦马背着的行囊,这里面除了换洗衣物和散碎银两外,可还掖着姑娘的生辰八字。

“老板娘说的这两种都不是。”

他拎起被老板娘握在手心的酒壶,刚一入手就眼神古怪地看了老板娘一眼。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这话一点错都没有!我这一碗还没喝完,她就顿顿顿连干五碗!

半量不半价,奸商!绝对的奸商!

李不器提着酒壶放在自己面前,随手抄起两根筷子,夹住老板娘探过来取酒的纤纤玉手,摇了摇头道:“你醉了,不能再喝了。”

“老娘会醉?笑话!”

方才还迷迷蒙蒙的杏眼瞬间睁圆,老板娘瞪了李不器一眼,是能让人骨头酥半边,特有风情的那种。被夹在半空中的纤手左右挣脱,就是摆脱不了两根脆弱竹筷。

那荷包可是用金线绣成的鸳鸯鸟!

老板娘怎么也想不到李不器心中的小算盘,只是觉着被这个少年郎明里暗里嘲笑了一番。

不争馒头争口气,倒不是非贪一口杏花酒,只不过是被一个外乡少年用两根筷子制服实在是太太太丢人了!这要是传出去,老娘生意还做不做了?!

她一拍桌子就从长凳上站了起来,上半身大幅度前倾,伸手就去抢李不器手中的筷子,泼辣道:“小zei!老娘千杯不醉的时候,你还躺在老爹怀里,用筷子尖蘸酒喝呢!”

李不器摇头苦笑。

世道真是变了,瞧这张牙舞爪的小模样,咋看着比山上的真老虎还凶呐?

要知道,在云雾缭绕的大蜀山,甭管是豺狼虎豹还是黑熊野猪,见到腰胯双刀的李不器,都会不约而同地转头就溜,跑的比他娘的兔子都快!

久而久之,蜀山上的猎户就琢磨出道道来了,上山打猎拜什么山神、求哪家菩萨?往腰里别两把菜刀,嘿,比啥都镇得住场子!

李不器就是怕男女授受不亲才用的筷子,老板娘这可倒好,看这咬碎银牙的架势,别问,问就是杠上了。

李不器又是叹了口气,还有余裕地回头望了一眼,因为喝不上酒而暴躁地甩着蹄子的臭脾气歪嘴马,心说老伙计,不是小弟不尽力,而是这小娘子......唉,心酸啊!

“老板娘,你撒手,我亲自给你满上,行不?”

认怂了的李不器温言软语,以目光示意一众嚼着花生米,瞪着眼珠子看热闹的酒客,“那么多人都看着呢,闲话要是传出去,我倒是无所谓,就怕你这个姑娘家家的名头不好听啊!”

“谁敢传闲话,这辈子都别想从老娘这喝到一碗杏花酒了!!”

老板娘一言吓退万千英雄好汉,老少爷们同时捧起了酒碗,吆五喝六地谈论起隔壁老孔偷书看,被豪绅吊起来用鞭子打,一边叫一遍嚎:“读书人的事,能他娘的叫偷吗!能吗!?”

嘴上说的厉害,可老板娘心里还是有点犯怵的。

这年头,姑娘家的清白得看的比命还重,谁都在乎这一抹守宫砂,否则各种污言秽语就脏了身了。

“行,这可是你说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至于骗我这个小女子。”摆出一副胜利者模样的老板娘终于松开手,坐回了长凳上,醉意已经染红了尖尖的下巴。

她现在可是知道自己醉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孑然一身撑起这个酒铺,老板娘门内门外都不能露出脆弱一面。几年下来,终于学会以笑当哭了,可这无人诉说的辛酸泪,又何曾有过一刻消失呢?

说不得,不能说,心中的苦闷委屈,重几何?

这时候想起来自己是小女子了?

早干啥去了?

李不器感觉脑袋都开始疼了,他提起酒壶,往老板娘酒碗里倾去,嘱咐道:“老板娘,喝完这碗,真的不能再喝了。快酒易醉人,更别提没有下酒菜。”

“什么老板娘?老娘有名字!挼柳揉花旋染衣,丝丝红翠扑春辉,罗绮丛中无此艳,小西施。”

芳名小西施的老板娘醉了七分,双手捧起了酒碗,望着泛着清亮酒花的杏花酒,粉红小舌轻轻舔了下嘴角,格外诱人。

“小西施?好名.....”

嗖!

话音未落,就有破风声袭来,李不器瞬间做出了判断,松开了酒壶,没有选择去拿就放在手边的双刀,而是一把搂住了小西施,干脆利落地侧身,将其紧紧护在了怀里。

刀没了,可以再夺回来,人没了,那就是真的什么都没了啊。

啪!

酒壶短暂滞空,在空中被击了个粉碎,瓦楞爆裂,水花四溅。

小西施毫发无损,李不器白色长衫已被溅湿。

他转过头,面无表情地望向了飞刀袭来的方向,缓缓拿起了古朴拙重的雷池刀。

有人影快速接近酒铺,脚步急而不乱。

一个剑眉星目,身形挺拔,身着世家子弟的锦衣玉服,腰佩三尺青锋的男子出现在酒铺口,死死盯着“挟持”着小西施的李不器,拱手道:

“朋友,若你放开西施姑娘,我以巨鹿郡魏家之名,不仅对你先前的冒犯既往不咎,还愿意拱手献上纹银百两!”

哪有一上来就要杀人全家的无脑纨绔,世家子弟大多都是心思深沉之辈,至少一套先礼后兵都用的熟练。

甜枣过后,即是大棒,魏解忧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冷声道:

“如果朋友不给魏家这个面子,剑炉三代首席弟子,魏解忧发誓,将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至死方休,至死不休!!”

李不器一句太阳汝老母差点脱口而出。

追杀我?!

要不是我他娘的反应快,或者你他娘的飞刀偏个准,你现在就不用威胁我了,准备口好棺材给西施姑娘收尸吧!!

一众酒客窃窃私语。

“嚯!剑炉三代首席,那至少得是从六品的实力了吧!”

“魏公子不愧是魏公子,真给咱巨鹿郡争脸!”

“那外乡的小子怕是要惨,谁不知道解忧公子用千两纹银都没买来老板娘一笑?”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心里明镜一般的老说书人却没有挺身而出的意思,看热闹巴不得事大呢!

老穷酸趁人不注意,偷偷拿起别人的酒碗,送到嘴边,吸溜一口,咧开了一嘴大黄牙,摇头晃脑。

“啧啧啧,误会咯误会咯,打起来可别糟蹋了这上好的杏花酒....”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