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风花语录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2日

《风花语录》精彩章节目录_小魔童小说免费阅读

风花语录

作者:小魔童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生活不是年华,而是心境。在雨中漫步,应感到生命的葱郁;在落叶面前,亦无衰败的叹息:在夜空下,只有无尽的遐想:在音乐中,总生美妙的随想。站在生活里,只见有美好,只享受快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小三今天又喝醉了酒,唱道:“诗为酒友,酒是色媒。酒杯中快活,被窝里欢娱。”

桂香在一旁取笑道:“你怎么又胡说八道!”

风小三笑道:“非也非也。我天生一段风流性格,及时取乐,有何不可?”

桂香笑道:“我看你是一副热心肝肠,却志气不畅,借酒消愁罢了!”

“知我者,这位小娘子也!”风小三哈哈大笑起来,却听得让人心生可怜,“夫人性格敏慧,举止娴雅,浅笑微颦,可否陪我被窝里……”

“你去死吧!”桂香一拳将风小三揍飞,“今晚你睡书房!”

见桂香离去,侍女秋芳还在,风小三便想来试她一试,即问道:“秋芳,我问你,世间能使人娱耳悦目,动心荡魄的,以何物为最?”

秋芳蓦然被他这一问,心里想道:“他是个轻狂潇洒人,决不与世俗之见相同,必有个道理在里面。”便答道:“这句话却问得太泛,人生耳目虽同,性情各异。有好繁华的,即有厌繁华的。有好冷淡的,也有嫌冷淡的。譬如东山以丝竹为陶情,而陋室又以丝竹为乱耳。娱耳悦目之乐既有不同,而荡心动魄之处更自难合,安能以一人之耳目性情,概人人之耳目性情?”

风小三道:“不是这么说,我是指一种人而言。紫云城里人山人海,譬如见位尊望重之人,与之讲官话,则可畏;见酸腐书生,曲背耸肩,呻吟作推敲之势,则可笑;俗优滥妓,油头粉面,无耻之极,则可恨。你想,凡目中所见的,去了这些,还有那一种人?”

秋芳正猜不着他所说什么,只得说道:“既然娱悦不在声色,其唯二三知己朝夕素心乎?”

风小三道:“岂有此理!朋友岂可说是娱耳悦目的?秋芳你居心不良!”说罢哈哈大笑。

秋芳被他这一笑,笑得不好意思起来,脸已微红,竟落下泪来,说道:“你休要取笑我!”

风小三走过来,替她拭去泪水,笑道:“你所见不广,所游未化,我不怪你!”

“你还是在嘲笑我!”秋芳十分生气,玉手来掐他,被风小三轻松躲过,随即从靴里取出一本书来,送与秋芳道:“这是我近得的,大约可以娱耳悦目,动心荡魄。”

秋芳见他说得郑重,不知是什么好书,便揭开一看,书目是《百症赋》,道:“好端端的又看什么医书?”将书打在他的脸上,转身离开。

“唯小女子难养也!”风小三擦了擦鼻血,怒道:“用这么大力气,想谋杀少爷吗?”

风小三生得白皙丰颐,长身玉立。论他的才调,便是胸罗星斗,倚马万言;论他的胸襟,便是海阔天空,山高月朗;论他的意气,便是蛟龙得雨,鹰隼盘空。这风小三有如此的才华意气,却又谈词爽朗,举止从容,真个是美玉良金,隋珠和璧,一望而知他日必为大器的了。

紫云城自从紫云帝国与北海帝国通商以来,在盘门城外开了几条马路,设了两家纱厂,那城内仓桥滨的书寓,统通搬到城外来,大菜馆、戏馆、书场,处处俱有,一样的车水马龙,十分热闹。

一日夜饭后并无应酬,风小三信步走出风家望城外马路走来。见那来往兜圈子的马车上坐的那些倌人,真是杨柳为眉,芙蓉如面。同着客人坐在一车的,更是佯嗔娇笑,媚态动人。走到一家书场名叫”余香阁”的,走了进去,拣张桌子泡茶坐下,细细的打量台上倌人。只见左首第三座上坐着一个倌人。年纪约十六七岁,珠光侧聚,珮响流葩,眉锁春山,目澄秋水,那粉颊上晕着两个酒涡,似笑非笑的低头敛手,坐在那里弄衣角儿。

风小三一眼看见,吃了一惊,那双眼睛就如被他勾了去的一般,登时神魂不定起来,便呆呆的看着她。一会儿,那堂倌在傍凑趣,低低的问风小三道:“风少爷,这倌人名叫宝琴,名气很大,今年尚止十六岁,唱得好一口京调。少爷可要点他两出?”风小三不答,只微微的点一点头。堂倌便如飞去取了粉牌过来,并拿一枝笔递给风小三。风小三提起笔来,写了两出《朱砂痣》、《琼林宴》的京戏,《卖花球》、《白兰花》的两支小调,顿时喊上台去。原来紫云城的规矩与上海城不同,点戏是当台招呼的。

那倌人听有客人点戏,抬起头来,飘了风小三一眼,又微笑一笑,只觉媚眼横波、红潮上颊,越显得光容绰约、丰彩飞扬,喜得风小三色舞眉飞,十分得意。又见一个年轻大姐,手拿着银水烟袋,下来装烟,随即应酬了几句。

此时宝琴抱着琵琶,弹了一套开片,背脸儿亢起娇声来,虽不是裂石穿云,却也引商刻羽。唱过一段《朱砂痣》,便把琵琶捺低一调,低低的唱那小调《白兰花》。唱到关情之处,星眸低漾,杏脸微红,把眼波只顾向风小三溜来,台下看客齐声喝采,到把风小三弄得不好意思起来。

一会宝琴唱完,对那大姐使一个眼色,那大姐便又下来装了几筒烟,说声:“对不住!”便扶着宝琴姗姗而去。临行之际,宝琴又向风小三一笑,方才下楼去了。

风小三急叫堂倌算好了帐,立起身来跟下扶梯,宝琴还未上轿。立在门口,见风小三匆匆的下来,含笑招呼道:“少爷,去我那里坐坐吧!”

风小三笑道:“我正要去坐坐,你叫大姐同我去罢。”

宝琴便叫那大姐道:“阿仙,你陪着少爷。”阿仙答应一声,宝琴便上轿走了。

风小三同着阿仙一路问答,慢慢的走过了甘棠桥。风小三早看见了宝琴的牌子,便进门登楼,相帮叫了一声:“客人上来!”宝琴早换了衣服,接到扶梯边,风小三携了宝琴的手,同进房来。抬头一看,房间虽然不大,收拾得十分富丽。

风小三便在炕上坐下。宝琴敬过瓜子,细细的打量风小三。正是二月初天气,见他穿着一件白灰色灰鼠皮袍,玄色外国缎草上霜一宇襟坎肩,外罩天青贡缎洋灰鼠马褂,颜色配搭得十分匀衬。长眉凤目。白面丰颐,英爽之气,奕奕逼人,觉得眼中从未见过这样人物,不觉亲热起来,挨着风小三身旁坐下,应酬了一回。

风小三看她言语之间尚觉有些羞涩,便知初入青楼,不是那林黛玉、翁梅倩一流人物;又见他低颦浅笑,顾盼生怜,不由心花大放,便向宝琴说道:“我今日虽然还是第一次来,竟要在这里请一个客人,不知房间可空不空?”

宝琴笑道:“只要大少肯照应,再好不过。”

风小三脸色忽然转冷,猛地推开她,宝琴一时不察,倒在床上,却媚笑一声:“你怎如此性急?”

“地怨蛇!”只见地面浮现八道黑色符文,犹如黑蛇一般,缠绕住床上的宝琴。

宝琴厉喝一声:“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鬼噬!”地面突然涌现一个黑洞,那八道黑色符文红光一闪,将宝琴拖入洞中,消失不见。

“好一个女鬼!回老家去吧!”风小三冷笑道。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