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魔君有个火爆妻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2日

《魔君有个火爆妻》精彩章节目录_木子奇小说免费阅读

魔君有个火爆妻

作者:木子奇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两千万年前,父王母后仙逝,我继承王位。冰王云湛亲聆道贺,那个男子真是美,素白如银装,风动衣抉,人却岿然不动,一双冰魄色眸子,美轮美奂。我一眼相中,授冠玳瑁后,当着众神之面,声音洪亮:“你做我夫婿,如何?”身后一阵唏嘘。有说:“这火王真是不孝,人族都有守孝三年之礼,她偏在双亲新故之时择婿,实在是大不孝。”有说:“这火王够胆色,谁不知神族之中最冷血无情当属冰王,她却敢当众调戏,此乃后生可畏也。”众说纷纭之中,唯独没有祝福良缘,成人之美的心善之神。难怪现在人族宁愿拜我座下的一只鸟,也不拜神了。“好。”嘈杂纷乱之中,冰冷一个字,堵了悠悠众口,也让我的授冠之典,我的荒诞不经黯然失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虽活三千万年,但脑中记得最清晰明朗只有近两千万年所发生之事。真正寻追根源,一切正是父王母后灰灭那刻开始。以往及以后,我所提母后说,其实并无任何实锤考究,只不过每遇到无从下手或是无法解释之事,反射性脱口而出。故,我大胆推测,所有这些被我冠以母后说的,应是我已经模糊,出生后头一千万年累积之事。

正因如此,我很难体会被人爱、深爱、宠爱是何等滋味。现知有人为救我性命,敢冒灭顶之灾,用憾动天地之情爱,感化了那根冥顽不灵的笛子,这,叫我如何不雀跃?

司闭办事我最是放心,却难得见他如此愁眉不展。

“没办好?”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王座上,装得一副闲云野鹤,不在意的撇着嘴。

“方圆百里,未见其踪。幸得在天池略有收获。”

“何人吹奏?”

一听“收获”二字,我再也端不住了,直接暴露本心,迫不及待的追问。

司闭略微一顿,方答:“天池山脚水系家,碧波仙子昨夜与自家姐妹怄气,以致整宿未眠,故有幸见到了那吹笛人。”

这个司闭,虽然我平素器重他的一丝不苟是真,但他这不知变通,不会察言观色的臭毛病也实非我所喜。明知我一心一意只在乎那个“何人”,他偏要谨守一五一十据实相告的臣下之礼,着实碍眼。

我不耐烦的换了个跷二郎腿的姿势,面露不悦,冷眼观之。

他视而不见,絮絮叨叨,求我饶了那碧波仙子,说她整夜泡在天池里,实乃心情不佳,无意犯了我的禁,已经知错云云。费了老半天功夫,终于记起还没有回复我,临到末才回归正题:“碧波仙子说,吹奏者是一个有着冰魄子眼眸,着一身雪衣的绝世美男子。”

这么一形容,倒挺像我那负心的未婚夫。

“难道是冰王?”

司分、司至、司启早已入殿,正好将司闭的话听得一字不漏。司分许是鞭子挨少了,没长教训,嘴贱,一溜烟的就将人人皆知之事说了出来。

余下三人相互偷窥,嘴唇紧闭,屏气凝神的望着我,有种如临大敌之感。

我又换了个姿势,冥思苦想半晌后,终是手握成拳,重击椅把,怒道:“天池是她想泡就能泡的吗?小小水精,敢在我生死一线之际,偷享我天池之乐,这岂是能随便宽恕之事?司分,你立刻下去,将她们一干人等全部赶回雪山,如有违抗者,一扇子灭了她!”

司闭脸一绿,欲开口,却被我一记白眼杀了回去。

碧波仙子,属水系,与雪族神女瑶华,也就是我口中一直念叨的雪女,一脉相承,有着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貌。这本不碍我之事,可她偏不知深浅,自作主张搬来与我为邻。普天之下,我可以不是艳冠群芳,但也容不得姿态胜我者天天在我眼皮子底下晃荡。

实话说了吧,自打这小妖精搬来那日起,我就一直在琢磨怎么用我的鞭子将她们抽回去,如今倒好,捡了个现成的理由,岂能白白辜负?

“王,冰族星辰司求见。”

司分去而复返,令我十分不悦。

“冰族星辰司拜见火王。”

传闻星辰司患有眼疾,属胎病,以人族的话来说,就是先天性失明。虽有不足,却能占卜问卦、知过去、问未来,在冰族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没想到冰王竟如此看得起我,派了这么个能人前来,倒是稀奇。

“云湛派你来做什么?看我死了没有?”

星辰司听我语气不善,竟不懂得谦让,气汹汹站起来,冷言冷语道:“有了我们王的性命作保,您何苦要提死?”

“你这瞎子怎么说话的!”

司分的急躁,终于用对了一次。

星辰司大约也明白寡不敌众的道理,不再费唇舌之战,直接从怀中取出一根外形似枯树的东西,双手奉上。

“我王命我前来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

我信步走下王座,翘着兰花指,捻起这俗物,上上下下扫了一遍:我这么一个爱体面的人,何时稀罕起这种不上台面的东西?

“一缕相思笛不露真容,与火王您失了神力息息相关。”

“你……你如何知晓我……失了神力……”

最后四个字,我尽量压着嗓子,细若蚊叮,轻轻带过。

“火王若想再复神身,须先去西海,寻那穷桑果食之,保长生不老;再去东山,找到记事珠,恢复您现在失去的一部分记忆,便可复位。”

说完,气都不哼一下就甩袖离去。

我干咳一声:“司分,你杵在这里做什么,我交待你的事,可是办好了?”

“那几只小水妖不重要,先想想您这事如何办吧。”

“重不重要,我说了算了,赶紧去。”

司分争执不过,一步三回头,怏怏不乐的走了。

唉,也难怪司分这般。

穷桑树乃远古余存,仅有一株长在西海之滨,因何而生,如何才灭,无人知晓。自发现之日起,便知其叶子为红色,果实为紫色,一万年才结一次一个果。食之,可永生不老不死,与神族比肩。正因这果子有令四界纷乱的能耐,一直是神族心病。未免后患,也不知是哪一代的神君们合力衍生出一只弑神兽,命它寸步不离穷桑树。

这东西因神力所生,没有神识,不会感知,更没有七情六欲,全靠着守护之责的念力才得以长存,故十分的忠于职守。每隔一万年,待果实长成之时,它便仰头一口,直接吞下肚,不让其果实存于世。算到现在,已不知吃了多少穷桑果,其神力早已今非昔比。

若我神力还在,勉强试探一二,也未尝不可;但眼下我手无缚鸡之力,贸然前去,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此举,万万不可!

“王,要不我们先去东山,找到记事珠,待您恢复神力,再去西海?”

弑神兽威名远播,司启自然知晓其厉害程度,故才有此一问。

只是,这东山之物也非唾手可得呀!

“我恰恰认为星辰司说的没错,我们应先去西海取穷桑果。”

司闭到底是有几分见识。

东山,非山,乃上古神祇发源之地。若被有心之人利用,可令整个神族消失,故此,东山一直是神族禁地,除最古老的几个神祇后裔略知一二外,其余神族一概不知。

就说我们火族,本也是古老神祇一支,但不知为何,并未将此机密传下来,别说我不知一二,只怕我父王母后健在,也是一头雾水。

所以,若不先获得永生之命,仅凭这短短几十年的人寿去寻东山,那就无异于是大海捞针,枉费心机。

雌雄双凤还在盘旋,时不时喷点小火,弄点情趣。

我本就为眼前之事头疼不已,再见它们那般惬意,心中恶火猛涨。

这禽类就是比不得灵长类,不懂得体谅他人疾苦为何物。

“司闭,把这两只碍眼的火鸡给我射下来。”

“可……”

“司启,你来。”

司启二话不说,口念术语,摇身一变,变成一只长有三足,通身为青蓝色羽毛的飞禽,呼的一下,一只足上擒住一只火凤,再单足立地,含蓄的望着我,等候发落。

我弯腰取下鞋子,朝着那两只绚丽多彩的脑袋乒乒乓乓就是一顿暴砸。

砸完了,还不忘嘱咐司启:“找只笼子,给我关起来。”

司启屁颠屁颠的以单足弹跳的方式奔向内殿,认真找笼子去了。

“王,您当真要去西海?”

难得司至也有如此认真的时候。让我不得不从刚才的嬉闹中重回现实。

“王,不管您做何决定,司闭愿一路追随。”

司闭看出了我的顾虑,单膝跪下。

司至也连同下跪:“王,司至绝不离开您。”

这正是我所担心之事,此去定然是没有逢凶化吉之机,以这四只鸟的性情,又必是要跟我一起去送死的。想我火王,一未成婚,二没私生子,若我死了,他们四个也跟着陪了葬,那我火族该何处何从?

“王,您故意支开司分、司启,是不是打算舍弃我们四个,独自前往?”

司闭一眼识破我的诡计。

“您现在已是一个凡人,若您以为您可以随意支开我们,您大可试试。”

嘿,几日不见,司闭这榆木疙瘩竟然也有这么胆肥的时候,敢当面威胁我?

真是没有本事,人人可欺我也!

“今日就到这里,好好的一身衣裳,却没派上用场,真是可惜。”

我拾起刚刚为了好好揍凤凰而扔掉的那根枯枝,干脆结束了这个我还未想明白的话题。

一缕相思笛,或许我使劲想想,能想到什么紧要之事;又或许,明日一觉醒来,枯树发芽,有奇迹?

打发那几只鸟后,我横躺在心爱的血玉床上,一边摆弄,一边暗自思忖。

突然,一阵风起,就见床头多出一片白袍,斜眼一打量,整个人就不淡定了。

“你……你怎么……”

“你当真要去西海?”

来者虽然俊美,但脸色过于苍白,加上浑身上下白得毫无杂色,反衬得他过分虚弱,唯有那双冰魄色的眸子,美得仍是一如既往。

“前脚你特意差人相告,眼下又何苦来问?”

他一听我这话,脸色又白了几分:“若我让你别去,你可会听?”

哼,你说别去,我就别去?那可真是奇了怪了。

“听不听姑且不论,但你没头没脑的着实让人不痛快。”

他紧咬嘴唇,不愿细说。良久,方幽幽道来:“我原本只是差他送回笛子,不想他竟多出这些事来。你这性子,我最是了解,也知劝不下,总归是这样了,多说无益,那就让我陪你去吧。”

“你陪我?!”

我腾的一下爬起来,拿着那根枯枝指着这病态美男子:“配吗?先声明,别跟我提什么婚约,自你去雪山求婚那刻起,你我情缘已断,媒妁已毁。也算你命好,偏在今日赶来,若我的火凤鞭还在,定让你有来无回。”

他静静站在那里,听我妄言,不怒不气,冰魄色的眼眸里却翻转出无数柔情。待我说完,方与我正经说道起来:“你的四大使者,虽为神族,但终究只是侍神,比不得你我这样的神君。他们陪你同去,只是白白送死,若是我去,一切尚未可知。再者,我冰族乃上古四大神祇之一,东山隐于何处,我当知一二。现在,你还认为我不配吗?”

配!绝配!!

我按捺住心头呐喊,努力克制波涛汹涌的喜悦,不着痕迹中悄悄挪开那截枯枝,挤出一丝笑容:“事成之后,我定派布谷鸟告诉神族每一个人,你我婚约早已不再,你娶雪女乃天作……”

话还未说完,云湛突然口念术语,又是一阵风起。

再看,我与他二人竟已出了赤阑殿,投身一片深林当中。

云湛脸色比在殿中又白了两分,他扶住一颗树身,痛苦异常。我急忙跑过去扶住他,但见他嘴角溢出血丝。

“你,你受伤啦?”

“不碍事。只不过这一时半会,我没办法让我们走得更远。”

我看得出他的虚弱,心里自然恼火他竟这般不济,但眼下已出赤阑殿,我一介凡身,此刻不依仗他,只怕会死无全尸。

他看出我心忧,抬手搭在我头上:“放心,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

我似懂非懂,却又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只可惜,云湛伤得实在太重,趁扶他之际,我把了他的脉,气息紊乱,神力微弱,不似外伤,十分棘手。

他似能读我心,靠着树身慢慢坐下,调息一番后,伸出左手,掌平,笑道:“再号号。”

我竟应了,真就傻乎乎的又把了把脉:气息平稳,神力已恢复三成,真是怪哉?

“可安心?”

我缩回手,望了望四周:“天快黑了,你弄堆火,我有点冷。”

云湛嘴角微微一扬,似笑非笑,手一挥,火苗冉冉,总算不那么尴尬了。

夜半时分,迷迷糊糊中且听有人在叹息:或许我不该如此奢望,但我实在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去奢望。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