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2日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精彩章节目录_九里木槿小说免费阅读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作者:九里木槿分类:总裁小说类型:甜宠

推荐一下我的新书,喜欢的可以去看看《禀报国师:夫人又要造反》她是华家唯一的女儿,唯一有着继承权的女儿。一日被继妹联合青梅竹马的未婚夫联手逼迫,半夜跳入那天下第一绝的紫蓬山。紫蓬山山腰,她砸中了他。初见很是狼狈,但是记忆久远的深处,他还记得她。帝都三大家族,百里领先,排名第一,百年老世家,家族群居百里堡,家底丰厚,每代都有家主,家主又由正室长子继承。他是帝都第一大少,三大家族之首的继承人,更是帝都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他替她撑腰,她活着隐藏在他的庇护之下,等着时机拿回华家。他的唯一条件,就是嫁给他!几乎犹豫都没有的,她就同意了这桩交易。只是日久,她和他,似乎都忘记了交易的初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美一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紫蓬山的天涯之景,是为天下一绝。

白日看着的时候,就能发现其险峻高耸,挺拔俊秀,不愧为名山之首。

她已是存了宁愿死,也不愿让那两个流氓侮辱的心,只是想到自己的爸爸,她就一阵难过。

心头的酸涩之感伴随着身边的呼呼夜风,凉雨习习。

这些念头,不过眨眼之间。

嘭的一声巨响,她猛的睁开了眼睛,随后立马翻身坐起。

她好像是砸到了什么?只是这深更半夜,悬崖深涧的,能砸到什么?

这里是紫蓬山的半山腰,她不由的一哆嗦,该不是砸到什么猛兽了?

可是这紫蓬山是风景区,不可能会有猛兽的。

她眨了眨眼,这巨大的意外,倒是很好的转移了她先前的心境。

华美一这个人,向来就是无法无天的,比较纨绔,也比较大胆。

黑暗的夜根本看不清情况,尤其是今夜还是一个绵绵细雨的夜晚。

她站在一边,沉默的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伸手摸索了过去。

触手温热,嗯,温度正好!

这是,人?

她这深更半夜的居然跳个涯都能砸到个人?

紫蓬山附近都是一些村民,她略一思忖,大概猜到可能是深夜上山采药的人。

紫蓬山未被开发成景区前,是当地的村民主要收入来源,因为此山上有着很多普遍的中药。

这附近的村民就是以采药为生,可是自从一则视频在网上传开之后,紫蓬山火了,于是被网友们誉为天下一绝。

由此,紫蓬山也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了,于是,此山被开发,严禁村民再上山采药。

想必她刚刚砸到的人,是趁着雨夜天黑攀爬此崖来偷药的,只是刚好被她这事情给撞上,然后被她砸了。

她心下惊跳,这半山腰据山顶可是有着一段距离,她该不会把人砸死了吧?

颤抖着手,她摸索着缓缓移到了那人的鼻息处。

还好还好,鼻息尚存!真是大幸。

一筹莫展的她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地方,不由一阵后怕,要是没有这凸出的山腰岩石,没有这个人,现在的她估计就是死路一条了。

白莲花,渣男,她发誓,她从这里离开之后,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既然这采药人能有办法到这山腰,那就肯定能有办法下去,只是此时人已经被自己砸晕,华美一一筹莫展的瘫坐在了地上,也没去管地上的泥泞以及脏污。

崖上华美君靠在楚郡胸膛上,一只手捂着肚子,静静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悬崖,心下早就激动的开了花。

华家现在是她的了,她恨不得插翅飞回去立马接手华家,做那华家的第一人!

只是感受着脸侧的温暖,她按捺住了心下此时的心情。

“楚郡哥,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她假意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随后声音悲戚的低声道。

楚郡怔怔的看着那处先前还站着人的悬崖空处,猛不然听见华美君的这句话,顿时低下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华美君道:“你就是太过善良,所以才容忍她欺你至此,她不死,你怎么嫁给我,我们的孩子难不成生下来要成为那所谓的私生子吗!”

他声音温柔,只是此时的温柔,是给了华美君。

“莫怕,这事都是我策划的,你回家之后安心养胎,初十,还有几天,几天之后你就是我楚郡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华美君心下感动,伸手抱住了楚郡的腰身:“楚郡哥,你待我真好,这辈子能嫁给你,我已经别无所求了,只要我们好好的!”

楚郡也是感动的单手揽住了她,唯独站在一边的两个大汉不适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出来做这种事,早就已经没有了良心,只是还从未见过这样好骗的男人,这女人一看就是狠毒阴辣的主,偏偏男人还以为是朵绝世好白莲。

“楚少,您看剩下的尾款?”其中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率先打破了这对男女的互诉衷情,这种地方,他可不想多待!

楚郡这才看向那两个大汉,冷声道:“今夜的事,你们收钱之后应当知道如何处理吧?”

“知道知道,”另一个瘦一点的忙点了点头。

楚郡满意的看着他们:“剩下的尾款,我会打到那个账户上,最迟明天下午五点之前到帐,只是···”

“放心!”脸上有刀疤的大汉往前走了一步,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们青龙帮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客人资料绝对不会泄露半分,叛徒我们自会处置!”

楚郡点了点头。

那两个男人也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而消失在了夜幕中。

楚郡撑着伞,扶着华美君也是缓缓离开了此处。

悬崖半山腰处,天渐渐发亮,华美一撑着眼皮子看了一眼天空,雨已经没有下了,只是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犹如一块阴影压在人的头顶。

她看向了躺在那里的采药人,因为昨晚看不清,她也不敢贸然移动。

只是这一眼,她就瞪直了眼睛,居然···

居然是他,那个帝都的最为神秘的帝少,百里槿!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华美一小心翼翼的爬了过去,身上的衣衫早就湿透,可她也不敢脱下来,这荒郊野外的又是半山腰。

于是她就顶着这么湿漉漉的衣服坐了半夜,直到现在。

想到自己砸到的人是百里槿,她顿时有一种还不如跳崖来的自在的感觉。

趁着这位还在昏迷,她想给他检查一下伤势。

只是这手才刚刚碰上这位的衣服呢,这位就睁开了眼睛,凌厉的看着她。

她嘿嘿笑了一下,不由尴尬的缩回了手,只是一缩手,那被她托起的百里槿再次华丽丽的后仰撞在了那块凸出来的山石上。

可能是真的很疼,只听百里槿嘶的轻声叫了一声,随后就没了声音。

华美一傻了,这人怎么就这么脆弱··

她完全没意识到是因为自己,这位才这么脆弱的。

“喂,醒醒?”她确定百里槿没事就开始在他耳边喊他。

即使她有点忖他,可既然活着,她断然没有主动放弃自己生命的道理,就看这位醒来,是个什么态度了!

不过前面他睁眼的时候,似乎态度不是很好?

华美一皱着眉头,她此时要是想离开这儿,似乎还真的忍着,这百里槿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他肯定有办法!

百里槿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痛苦的皱了皱眉,那里有着一个大大的包块!

“来人!”他冷声唤道。

立马卧室的门被推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帝少?”

“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

他自己依稀记得一点,可是,那怎么可能,大半夜的,难道见鬼了!

黑衣人面色恭敬,低垂着脑袋道:“帝少,是和管家带您回来的,而且···”黑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道:“您是昨天回来的!”

百里槿面色一沉,脸上闪过一丝冷意,随后冷声道:“唤和管家!”

黑衣人恭敬的道了一声是,随后退出了房间。

不到片刻,百里槿就等来了自己要等的人,几乎不用他问,和管家就立马站在那里恭敬的将那天的事情缓缓讲了一遍。

“人现在在哪?”百里槿倒是想看看是谁那么胆大包天的敢大半夜砸晕他,害得他这么狼狈丢脸!

“在后面的黑屋中!”和管家面色平和的说出了关押华美一的地方。

百里槿面色微微变了一下,也没说什么,而是起身越过和管家朝他所说的地方走去。

小黑屋中,华美一正在闭目养神。

昨天清晨的一幕,她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只是她一个人根本就抵抗不过百里槿身边的那些保镖,因此被绑了回来,随后就被关押在了这里。

百里槿的权势滔天,在这帝都,几乎没有谁敢去触怒这位的。

华美一心下替自己默哀了一番,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早晚都是一死,她认命了,若是···

可惜没有若是,她苦涩的勾了勾唇角,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现在怎么样了?华美君接手了华家的家产之后,会不会给爸爸请最好的医生,住最好的医院?

应该会吧?华美君就是一朵伪白莲,面子工程她一定不会忽略!

这么多年,她不是掩饰的很好么,甚至两人暗渡陈仓,都瞒的好好的!

她想着这些事情入了神,耳朵却是微微一动。

一阵脚步声轻轻的迈了进来,随后是悦耳的磁性声音清冷无比的道:“你们等在外面,不必进来!”

她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叱咤风云一般的脸庞,黑色的墨瞳正冷冷的看着她。

一身黑色西装,看的出来是出自名家之手。

百里槿迈着脚步一步步靠近了坐在那里的华美一,片刻,他出声似乎不确定般的道:“华美一?”

华美一微微的勾了勾唇角,即使此时她衣衫半干,神色疲惫,身形狼狈,却还是镇定道:“没想到帝少还记得我!”

“华家唯一的女儿,我自然是记得!”百里槿皱了皱眉,接着道:“所以,砸我的人是你?”

来了,终于来了!

华美一心下微微一颤,却还是面色镇定无比的道:“帝少此言不知道是何意思?”

“华美一,装糊涂可得分人,看在你我之前相识的份上,我可以放你一马,只是,我有个条件!”百里槿微微眯了眯眼,小黑屋此时只有大门处的一处光亮照了进来,所以华美一看不清他的表情,也看不到他眼中闪过的一抹算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