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独宠狂妃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独宠狂妃》精彩章节目录_浅潜心思小说免费阅读

独宠狂妃

作者:浅潜心思分类:穿越小说类型:女强穿越

丑女?废物?都不是!她是21世纪最强律师、洛商最狂嫡女!任凭他是晋王、太子还是高官,敢惹她便是死路一条!直到遇见他,一对男女、十几年情仇,到头才突然发现:她的狂、傻、痴,全是为了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微风过处,轻轻扬起她粉白色的面纱,即便如此,宁蝾还是看得出她倾城之容、倾国之貌。

貌比西子更胜、身似飞燕更纤。

时隐时现的熟悉感,让他仿若认识她,却怎么也对不上号。难道这就是一见如故的感觉?

他一时间竟忘记了毒发的痛楚,神情恍惚。

“凭你是什么尊贵身份,我的解药,当今圣上都享用不到的!”看他没回答,冷沐真转身就走。

见她说走就走,宁蝾情急之下,想也不想就拿出了家传的玉佩:“本世子出门得急,实在没带什么宝贝,若姑娘肯救本世子,这随身的玉佩就归姑娘了!”

转首一看,只见他手中静静躺着一只玉佩,正是祥云遮月的图案。玉的成色极好,且是罕见的红玉,配上巧夺天工的雕工,简直价值连城!

她并非见钱眼开的人,但帮人哪有不收钱的?既然这玉贵重,自然配得上她的身份!

冷沐真一笑夺过玉佩,“玉佩珍贵,本姑娘就勉强收下了,可不准要回去!”

话落,只见宁蝾的唇色开始发白,紧接着额上虚汗点点,皆如珍珠般大小。脸色也渐渐发灰,看样子中毒不浅!

看着他软瘫在地上,冷沐真才去搭他的脉搏。

果不出所料,正是梅山派的雪毒。中毒者先是武功暂失,再是毒虫攻心,最后气绝身亡!

幸而剧毒才刚腐蚀他的心脉,不至于死。不过梅山派一向不下雪山,他不过宁国府世子,如何得罪了她们?

唉,不想了,还是先救人要紧。收了人家的好处,总不能不替人办事吧!

想罢,自怀中掏出一只药瓶,取出其中一粒药丸,喂入他口中。

那是魔宫特制的凝香丸,乃用百种毒物毒草、经多道工序合成的,魔宫只许两人使用。

这药丸不仅有独特香气,能驱散林中猛兽;还有化毒的功效,只要毒性未致死亡,都可以完全化解。

天亮时分,便有人寻来至此,见宁蝾果然在这,马上扶了主子上轿。

这样一颠一跛,宁蝾才迷糊醒来,见是自己府上的人,才放了心,“救本世子的姑娘呢?”

“姑娘?”随从疑惑发问,“这可是魔宫的地盘,哪儿来的姑娘?世子定是睡迷糊了!”

她确实美得像梦!

心头这样想着,马上去摸怀中的玉佩,果然不在身上!

不由喜形于色,连他自己都一惊,平时习惯了伪装,今日居然因一女子,而忘记了伪装?

那是传家的玉佩,乃是留给嫡系嫡妻的,现下她收了,便默认做了世子妃。呵呵,娶了个妻子,竟还不知她姓名,真是荒唐!

不远处的沼泽地,冷沐真一袭黄衣夺目。瞧着一行人远去,才冷了眸子,“你竟学会对本小姐扯谎了!”

接到小姐少有的狠恶讯号,莫殇惊忙颔首,“属下不敢!”

“不敢么?”冷沐真挑眉,“你说我与宁世子关系极好,可我昨晚只是遮了面纱,他就认不出我了!”

“小姐忘了么?”莫殇无奈,“魔尊要小姐隐藏身份,让小姐用了魔灵之镜,遮住真实的面目。”

真是服了小姐的记忆力,历来的事情、人物忘了不说,竟连用了魔灵之镜都忘了!

这才记起这茬,冷沐真恍然一笑,“算我错怪你了!”

说着,表情一转严肃,“魔宫危机尚存,总归是那皇帝的威胁。干爷爷已然下了命令,今日我便回冷府去!”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四月春风,拂得桃花缤纷、遍地粉红。这月,注定过得红润!

谈到桃花,必要说起桃花运。若问谁走了桃花运,而今的南宫府便是这样,即便晋王已有婚约,上门提亲的人还是数不胜数、门庭若市。

冷府西南处若芷阁中,薛凝托着微痛的额头,一脸凝重之色。

望着对坐的女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你既跟晋王成了婚约,就该用点心思,抓住晋王的心。如今叫她人这样登门提亲,岂非无视我们母女?”

对坐的冷莲也是一脸苦恼,再无心喝面前的参茶,只躁得乱揉绢帕,“娘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来我做的还不够吗?就算不够,总比当年冷沐真做得多了吧?可他倒好,理所当然享受我的付出,自己依旧花满楼不误!”

三年来,倒是第一次听她抱怨。薛凝又是一叹,这回多了几分对女儿的怜悯,“既然你俩无缘,倒不如解了婚约。不然南宫府不知检点、日日提亲踏破门槛,实在叫我们母女无地自容!”

一向劝和不劝分的母亲,竟说出这样的话。冷莲却是犹豫,难过似地低下头,“若能这样轻易断了,我早就断了。实在是真心付出,难以收回了!”

听了这话,薛凝非但没有同情,反而怒了,“既是真心付出了,就再多些心思、多去走动走动。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怕那晋王早把你忘干净了!”

话罢,便听见外头吵吵嚷嚷的动静,连最僻静的若芷阁,都染上一片热闹!

怎么回事?母女俩对视一眼,随声向外头走去,至前院突然止步。

只见一群人围着一位黄衣女子,欢喜入了冷府大门。虽都是巴结讨好的笑意,女子却只是冷冽着一张脸,像是不屑理睬。

远看那黄衣女子,窈窕身材亭亭玉立,高傲气质更是令人难以接近。也不知为何,母女俩总觉得那女子熟悉得很,近在脑边,却怎么也想不起她是谁。

疑惑四目一眼,两人才随着人群上前近看,三丈之内,才看清了那女子的模样。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孤傲外表之下,透着几分不被人察觉的危险。细看那精致的五官,倒像极了一个人,却比那人更加资貌绝伦!

余光一下抓住旁侧一对母女,女子才止步而面向。

听莫殇说过薛凝和冷莲,正是杀害“她”的罪魁祸首。她也细查过两人的外貌,想必就是她们了!

想罢,才露出久违的微笑,向母女二人寸步而去,“三年不见,二妹妹出落得越发美丽了!”

世上喊她二妹妹的女子,便只有冷沐真一人!难道......眼前这位高傲冷孤的女子,真是当年那个废柴冷沐真?

见她不回话,冷沐真才说笑一句,“可惜无人欣赏妹妹美色,出落得再漂亮,也终究只是花瓶了!”

对上她深邃多思的眸子,冷莲顿时一阵错愕。

不可能,不过三年不见,废柴的眼神怎么变得如此冷傲?

惊得缩了目光,冷莲微微垂首,勉强一笑,“沐姐姐说笑,怎会无人?”

说着,顿了顿转移话题,“姐姐不是失踪了么?怎么突然回来了?那个......”

她故作细想,才悄声附耳,“丢了描金茶杯的事,爹还耿耿于怀呢!依我看,沐姐姐还是先回清心寺避一避。”

原来这冷莲如此伪善,明明出手杀了人,还可以冠冕堂皇、面不红心不虚地“善意提醒”。唉,也难怪原先的冷沐真信她、上她的当了!

附耳之际,听得冷沐真发寒一笑,只觉全身都毛骨悚然。冷莲下意识退了一步,才温柔一笑,“先前听说沐姐姐失踪,妹妹担心坏了,如今回来就好!”

冷沐真也一笑,却不带一丝表情,“二妹妹担心不担心,我心里都有数,一定加倍报答!这次是祖母的人寻到了我,祖母又亲口传话要我回府,我才回来看看你们。顺便......看看晋王!”

一听这触动人心的“晋王”,冷莲一惊,嘴角跟着五味杂陈,“沐姐姐失踪多年,消息一定不通。晋王已经跟姐姐解了婚约......并在三年前,跟我定下了一纸婚约。虽然比不上姐姐的圣旨婚约,但也是白纸黑字,不可改动了!”

圣旨都能改,凭那白纸怎么就改不了?不过冷沐真也不屑于改,那晋王算什么好男子?从来没入过她的眼!

话音刚落,人群中立马响起一阵嘲笑声,“二姐姐真是越发不知廉耻了,晋王早将你那一纸婚约忘了!”

一天之内,竟听到两个“忘”字!想起自己与晋王多日不见,冷莲不由脸色一黑,心头掠过一丝屈辱,嘴角却还保持着微笑。

平静一转头,冷莲柔柔的目光,锁定方才调侃的人,“五妹妹今日,似乎格外伶牙俐齿!”

说着,眼底立时滑过一丝怨恨,却在眨眼间,马上消失殆尽。

感觉到来自冷莲身上的寒意,冷沐真一笑置之,“婚约说改就改,晋王如此拿婚事当儿戏,真是一流轻浮!”

轻浮二字落定,众人皆是一惊,如海水退潮般,气氛一下转为安静。

晋王复姓南宫。

谁不知道南宫,是洛商国至尊无上的姓氏之一,晋王更是不能惹的主,就连长一辈的人都要给几分情面。而这冷沐真倒好,竟开口说晋王轻浮!

虽说晋王爱逛花楼的事众人皆知,但也无人敢议论。

这当众数落晋王的人,除了宁国公的孙子外,恐怕只有冷沐真了!

一回来就树敌,看来这冷沐真还如当年一样不知死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