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悔行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4日

《悔行》精彩章节目录_神赋小说免费阅读

悔行

作者:神赋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此处被分为天地海三界,由不同的古神照管,他们在界线之间维持平衡,互为监督,但因时间推移,时代变迁,三届逐渐演化成等级之分,海生居民受人类捕杀,广大土地的人民从古至今信仰着上苍,上界居民却蔑视众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蜉至!我回来了!”一男子从竹门走进来,便大声叫喊着。

“回来便是回来了,你叫那么大声,当我聋子吗?”蜉至拿着铁勺冲了出来,指着他说,“还有啊,都说了要叫师傅了,要叫师傅了,你这耳朵没用割下来给那些需要的人行不?”蜉至走上前揪着他的耳朵,朝屋内走去。

不久之后,“赤风!马上开饭了啊!”蜉至兴致勃勃从厨房出来,却不知道脸上敷了一层灰。

“不行!”他内心早已叫苦不迭,“上次也是,做完任务回来,蜉至突然来了兴趣,不想让我再带饭菜回来吃,说是什么节约银两,想要自己做饭,做就做吧,就算难吃不至于毒死人吧,结果,还真半只脚踏进阎王殿,这次,不知道又是什么幺蛾子。”

“怎么不行?我看你人才不行,吃了怎么了,要你命了么?”蜉至气冲冲地从厨房内出来,用铁勺狠狠指着赤风,“我说你小子就是长大了,不听使唤了,小时候还不知道是谁整天抱着我的腿,想吃我煎的饼呢!”

赤风一脸疑惑,“那我还能活到今天?”赤风发出疑问。

“长进了啊!”蜉至似乎被点燃了怒火,说着便冲向赤风,赤风立马翻身躲过一劫。

“师傅!”赤风双手合十示弱。“师傅!我叫我叫行了吧?”赤风似乎想哄哄师傅,见师傅没有任何反应,又多加了一条款项,“吃,吃总行了吧?”

蜉至双手环胸站着,撇头。

“碗,碗!我洗我洗!”

“开饭了。”听到这句话后,蜉至立马面无表情地看向赤风,而后进了厨房端饭菜。

“果然,阴险狡诈不过师傅么……”赤风无奈。

吃饭的时候,赤风一直偷瞟着蜉至,“不知道师傅气消了没有。”但赤风又心知肚明,蜉至这人什么都有缺点,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心胸开阔,想罢,便专注地吃饭,而这一次,饭菜并没有很难吃,“师傅...”赤风再次看向师傅...

“欸,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什么疾病?吃饭就吃饭,你在盯什么啊,盯我脸上的灰好不好看么?”蜉至说着。

“你知道你还不擦掉,”赤风说罢刨了一大口饭,“真系的,师虎嘴巴就不能温油些么,我看别人的女师虎不都细言细语,温温柔柔的。”赤风含着饭小声嘀咕。

“嘿哟!我这个气啊,赤风,你给我出去,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找个漂亮大方善良可爱温柔体贴迷人的女的师傅,你别想回来。现在立刻放下我做的菜,我煮的饭!给我出去!!”蜉至起身指向竹门外。

“凶!一天就唧道凶!除了我谁还受得鸟你!一天到晚还非要多摆一副碗筷,瘆得人慌!”说完后,赤风似乎也来了脾气,摔下碗,放下筷,咽下最后一口饭,起身向门外走去。

看着赤风大步向前走,毫无回头的趋势,蜉至似乎也有些后悔,“只要他转头一次,我就叫住他。”蜉至想着,一直等着他转头,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赤风离开,总是躲在竹门后,等师傅消气,而后再重新进屋哄师傅,但这次,赤风愣是大步向前走,一点不回头,直至出了竹门,蜉至重新燃起怒火,“这小兔崽子,一刻钟之内不给我回来,就算是挖地三尺,我今天也得斩断了他的狗腿!”蜉至猛的坐下,用头撑着脑袋,却看见了那一副无人落座的碗筷,“阿癸...”阿至陷入了回忆。

那一天,阿至带着伤回到人间,风猛烈吹着,天空早已不见光亮,人间笼罩着一片黑暗,忽然之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夹杂着风,狠狠地撞击地面,雷电也加入了这场天变。当第二次闪电出现之时,天空黑压压的下沉,出现的是一群蛇一般的怪物涌向人间。

“天神发怒了!”部分人类早已经没了逃跑的念想,只是全村人聚在一起,匍匐在地上,祈求上苍的原谅。

阿至靠着月轮与日照尽力地斩杀着部分蛇怪,但它们的数量太过于庞大,仅依靠她一个人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为了防止这一天的到来,阿至教会了人类如何唤醒神力,如何使用神力。天地分为三界,实际上是按照神力强弱与精纯度划分的。天界最为精纯,地界海界位居其次,不分高下。而人类无疑是能够运用神力并使用好它的,但阿至并未发现他们的踪影。

待到第一波蛇怪进攻的结束,阿至站在日照上开始寻找他们的身影,终于在她曾经待过的村子外找到了其中的一个人。

“木尧!”阿至落在木尧面前,问到,“大家都有好好避难去么?我一路过来也没看见他们的踪影。”但木尧低着头,并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回答任何一句话,只是低着头沉默。

“木尧?”阿至以为她是因为害怕而发愣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你....怎....”阿至的话戛然而止,阿至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的脸。

“师傅,你说过是为了人类才来到人间教我们用神力的,我们都尊崇你为神,但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救救大家呢!”木尧用阿至亲手用神力铸造的匕首深深刺入了阿至的腹部。“他们一直祈求着你能够拯救他们啊!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见死不救为什么等大家都死完了才来啊,你现在来有什么意义啊!都怪你,都怪你!不是你我们也不会触犯天神,我们也不会遭受这样的灾难!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的...都是你害的!!”木尧哭着叫喊,失去了活下去的力量。

“木尧,是我..我..对不起...对不起大家...但是...你一定..一定得...活下去...”阿至看着木尧眼中的希望逐渐消失,心中顿生自责与愧疚,她有的是机会除掉木尧,但是她于心不忍,木尧也算是她的徒弟,一个可爱的女徒弟啊。“多想再看看你们欢乐跳舞歌唱的样子啊。”阿至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想再次摸摸他们的脸,但,似乎并没有更多的力气,在半空中便落下,向后倒去。

“不不不!是她该死,是她害死了全村人,是她害死了我的父母!我的同伴!”木尧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头,向后缓慢退步,“是她活该!!为什么,为什么!!!!!”木尧眼泪止不住的流,但却没有任何的感情,在崩溃边缘的她嘶叫着冲向后山。

倒在血泊中的蜉至并未失去意识,“木尧..危险...”这是她在失去意识后的最后一句话,而在另一处,手握神杖的人向蜉至走去。

“你,究竟是谁?”那人打量着蜉至,承受天雷后,还有多余的力量,消灭众多蛇兽,甚至在这么受这么重的伤的情况下竟能自己愈合。“你当真能改变这个世界么?”那人从袖中抽出锋利的刀刃,抵住了蜉至的喉咙,却久久无法下刀。最终抽回刀刃,握着神杖,向深处走去……但这自然是蜉至并未知道的场景,但当蜉至醒来时,她并未离开原地,只是天空依旧阴沉,但不再有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一切阴霾正渐渐退去,“我没有死么。”蜉至望了望自己的双手,被刺中的地方衣服早已裂开且伤口留下了难看的疤痕,她只能确认,刚才的一切是真正发生的事情,但是,木尧!忽的,她想起来木尧不见了踪迹,她打起精神,寻找木尧,但...最终她鼓足了勇气,向村庄内部走去。

一路走来,全是残缺不全的尸体,阿至内心充满恐惧与绝望,她的自责与愧疚深深刺着她的心脏,“都是因为我。”她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但恍惚之间她听见了孩儿的啼哭声,阿至停下了脚步,仔细听着,寻着声音在一破烂的草堆上发现那个孩子,阿至抱起孩子,摸着他的额头,“幸好,未被污浊之力侵蚀。”阿至紧紧怀住孩子,继续寻找着木尧的影子,但最后无果而终。

阿至亲手埋葬了所有村民,抱着那个孩子怀着愧疚与自责开始寻找幸存的人类,并埋葬死亡的人们的尸骨,一路以来,她一直未曾等到某个人的出现....

“阿癸...”阿至念想着,但想起赤风那小子又气不打一处来,“可恶的臭小子,你若有垠癸那样让人安心该多好!”

天色逐渐暗下来,阿至一刻钟又一刻钟的等,终是没能等到赤风的认错,桌上饭菜早已凉了个透,就好似即将被阿至逮回来的赤风一般。

“啊!真是气死人了!”阿至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将冷水舀起扑在脸上,妄图让自己冷静,但很快她发现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可能,只有把那小子打一顿直到把腿打断才会让心情好一点,”想到这里,阿至向门外走去,“不如,再把手折断?不行不行,他还得把碗给我洗干净了。”最终阿至决定只打断赤风一条狗腿。

待阿至离开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而人间也开启了夜市,好不热闹,虽说是寻找赤风打断狗腿,但在进入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闹市后,早被吸引了注意力,找谁,找谁做什么之类的变得完全不重要了。

“这里便是人类的城市么,当真繁华,不过十几年,便能恢复这般模样,着实靠谱!”阿至想着,被这五颜六色的灯光深深吸引,“虽说以前不屑那是没见过,但是要与天界的灯相比还是差一点。”阿至兴奋地在人群之间穿梭,在每个摊位前停留,但想到自己并未带任何银两,又只有不舍地离开,而这时,却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阿至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