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恶魔眼中的世界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4日

《恶魔眼中的世界》精彩章节目录_莎薇妮小说在线阅读

恶魔眼中的世界

作者:莎薇妮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伴随着种族破灭、传承断绝、末日临近、万世浩劫,曾经辉煌的种族危在旦夕。在这没有希望的万世里,就由自己来创造希望。无论是破碎的天国,还是燃烧的地狱,抑或无尽的深渊,都无法阻止她们的前行的脚步。起源于因果,终结于轮回。难逃命运的牵引,却又撕碎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类总是遵从自己的欲望,而当欲望无法满足,自己实力也不足的时候。他们就会恐惧,而恐惧中,为了可以拥有希望,就会让人类产生信仰。

但是无论人类是信仰自然、神明还是个人英雄,都无法掩盖他们是在逃避的事实,只有自己不愿去面对,才会把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信仰或者崇拜可以保护自己的英雄,这样做的最终结果无疑是一种慢性死亡。即使靠着信仰的对象躲过了一劫,但是总有一天也有信仰对象也没有实力保护他们的情况,那个时候就是他们的灭亡了。

所以,人类除了信仰自己以外,其他的道路全是通往失败和毁灭。信人不如信己,只有自己能抗争、能决定、能触及,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活着。

眼前的这些蠢货就是信仰神明的家伙啊,可惜他们的神明这次已经无法庇护他们了。

那么就让末日到来吧!

一位少女屹立在黄昏色的天空下,凌驾在无数废墟残骸上方,看着地面那些怒视着她的人们,或而绝望,或而悲伤,或而仇恨。

“就这样杀掉自己的同族真的好吗?口称着守护世界的大义,却在屠杀自己的同胞,真是可悲啊……”少女望向不远处已经化为灰烬的另一部分残骸,曾经那里也存在着个有天赋的人类,不过被那些作为同伴的人类亲手粉碎。

一个富有神圣气息的领导者站到了前方:“你这个恶魔!不要再蛊惑他人了!那些罪人不就是帮助你们入侵的元凶吗?与恶魔为伍的他们已经不配作为我们的同胞,不配叫做人!”

少女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可笑的说辞,不过是光明神的走狗罢了,因为主观断言黑暗是光明的敌人就将除光明外的势力赶尽杀绝,对于那些牺牲者中有着很多黑暗法师来说,即使他们不投靠我们,也会被你们教会渐渐剿灭。呵!应该是死得更快一些。怎么?在和平时期作威作福不可一世的教会,平时奴役世人剿灭异端这样搞内乱的事情十分擅长,现在在我们恶魔面前就只能联合抗敌了吗?”

“实力也不过如此!”恶魔少女挥手带来一大群的死亡风暴,撕碎周围一切的风暴正在逼近那群绝望的人类,作为这个世界最后的守护者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在几个圣殿骑士出手阻挡却被少女几道红光打成碎片后,有人开始了祈祷,祈求神明能够再次保佑他们。

少女见到这幕,有点厌恶地扭过了头,这些顽固不化的生物不过是神的傀儡而已,连最起码的审时度势都丢失了,这样的蠢货即使收为己用也不会有什么作为的。

嘛,毕竟是神明的走狗教会人员比较多,其余也就是落难的信徒,让他们投靠恶魔也是不太可能的。而且他们的神已经自身难保了,想到这里少女就露出了充满**的笑容。

刹那间天空被撕开了一道口子,狂暴的空间风暴肆虐世间,将周围的一切全部毁灭,从裂口中掉落出一道身影,原本是光明神的守护者失去了耀眼的光芒陨落凡尘。

看到自己信仰的光明神已经连首级都没有了,整个上半身都被不知名武器彻底撕开并消失的光明神现在就倒在教会众人眼前,顿时无数人开始崩溃哭嚎,剩下的不是绝望等死,就是无比愤怒地冲向恶魔。

少女知道光明神之死是必然的事情,可惜眼前这些可笑的人类还真是无可救药啊。

挥手将眼前的这批毫无价值的傀儡粉碎后,少女转身面朝扭曲的虚空和空间裂缝,半跪着对天空行礼。

“恭迎吾主!萨格拉丝大人!”随着少女尊敬的话语,在狂暴空间乱流中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却丝毫不受空间风暴的影响。宛若天神的少女持有着巨大的武器降落到了地面,与眼前的恶魔少女对视。

“世界本源已经到手,我们可以撤退了。莎琳。”萨格拉丝面无表情地说道。

“正好这里的人类也已经扫荡干净了,这次的收获足够下一次远征的消耗了。击杀光明神对于你的好处也不小吧?”莎琳起身对萨格拉丝说,却不再保持之前严肃的氛围,反而是好友之间的轻松问候。

“不,光明神不是我杀的,我进入神界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不过是把尸体保存后带了下来,希望有点威慑力。”萨格拉丝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回身对着虚空一指,那个巨大的空间裂缝就自动收缩,最后合拢不见了。

“这就有点奇怪了,不过先放在一边不说。先说说收获问题吧!”莎琳皱了皱眉,似乎在光明神这个细节上和她预想的有出入。

“人类信仰剥夺百分之八十,剩下的被神明们最后死前一搏给自爆掉了,无法收集。虽然没击杀光明神,但是神界还是有其他神存在,所以我就把他们干掉了。”萨格拉丝也没有对错过光明神这块肥肉感到什么可惜。

“我这里人类归降的不多,一些丧心病狂的我已经处理掉了,剩下的精英也就数百人吧,有些还不太理解我们的还抱有一些敌意,不过我可以解决。只不过可惜了一些优秀人才被教会提前屠杀掉了,不然投靠者会更多。”

“这是自然的,听说无论什么世界只要是教会就会清剿异端。”

“呵呵,明明给了活命的机会,但还是抱有原本对恶魔的固有思想顽固不化,最后鱼死网破有何意义呢?不知道生存才是第一重要的吗?要死了还抱着信仰不放,还真是被教会洗脑洗出的一堆废物啊,反正这种蠢货是不可能对我们有益处的,还是灭掉比较好。”

“一般都是你来出谋划策,所以这方面就由你决定吧,我还是像平时一样负责战斗比较好。”萨格拉丝点点头认同莎琳的说法。

“真是的!说得好像我战斗力很弱一样,我的法术可是能秒掉所谓的神啊!”莎琳撅起了嘴不满地说道。

“但是你还是无法否认我比你强一点的这个事实,而且我战斗比你方便很多。”对于萨格拉丝的说法,莎琳也只好无奈的承认了。

“是是是,我的主!你是首领,我当然要听你的。不过说起来,要组建军团还是差很多人手啊。”莎琳有点头疼地说。

萨格拉丝疑问道:“少多少人?还有我们需要那么多军队去远征吗?难道仅靠我的战力还无法解决战力问题?”

莎琳严肃地说:“这可是很关键的事情啊。对于我们组建的燃烧军团,如果没有足够的军队就名不副实了啊。而且你认为仅凭你一人就可以对抗整个泰坦族了吗?你前不久被泰坦追杀着逃出来的事情不是忘了吧?”

“或许我现在打不过他们,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萨格拉丝坚定地发出承诺,“我会粉碎掉所有被泰坦规则束缚的世界,把被泰坦伪装的真相展露出来的!”

“我相信你会在未来成功的,但是你总不能每次战争都亲自上阵吧?除了打打神明外,其他比这弱的对手你和他们打不觉得很掉身价吗?好吧,或许你不觉得,但是作为首领的威严可是不可或缺的,所以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手下去做比较好,比如为你的到来铺平道路之类的。所以现在至少还缺两个核心人物的管理,至于像指挥官先锋官领主什么的更是几乎没有啊!”

“有你不就行了吗?”萨格拉丝自信地说,她表示她对于莎琳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是莎琳叹了口气:“唉,可是我不可能一直和你走到最后的,总要有人来继承我的地位的吧?”

萨格拉丝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莎琳会死?不!我绝对不允许!”

莎琳拂过萨格拉丝的脸颊:“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掉的,但是能帮助你的人还是越多越好的。泰坦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四处树敌,所以联合许多种族推翻他们并非不可能出现的事情,现在就有一些候选呢。”

“比如说……”

“艾瑞达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们应该就是古艾瑞达的延续吧。我已经派琪雅过去探查情况了,应该很快就会给个消息回来。还有我的种族纳斯雷兹姆也要正式加入了,那个时候主就可以有很多人手办事了。”莎琳看着萨格拉丝,“也能更快地为消灭泰坦做准备。”

萨格拉丝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的确是需要可以帮助我的人,那么放手去做吧!莎琳!”

“当然,毕竟这是我和你一起做出的承诺。”莎琳和萨格拉丝对于这片废墟一般的世界没有了兴趣,于是就开启了空间传送门离开了这里。

途中,莎琳问道:“对了,那个杀掉光明神的存在你有头绪了吗?”

“似乎是光明神在平行世界里的另一个自己吧?”萨格拉丝也不是很确定地说,“好像叫耶和华,自称灭世之上帝。”

“你不是和他打过了吧?”莎琳瞳孔急剧缩小,似乎熟悉这个名字一样。

萨格拉丝歪了歪脑袋:“有一点不对,灭世之上帝是女的,所以应该叫‘她’。另外就是交过手了,很强……不!非常强,她绝对可以灭世。”

“啊……这样啊……”莎琳也有点无奈的样子,“那就没办法了,因为上帝是个女孩啊,这么看来她也应该杀掉不少平行世界和多元宇宙的上帝和光明神了吧?以后还是尽量避开她吧。”

“毕竟只有上帝才能杀掉上帝啊……”

——————————————————————————

琪雅轻轻喘息着看向前方地狱火坠落的地方,在剧烈的爆炸火光闪现后,她缓缓坐到地上,放送了下来。

在接受莎琳大人的命令后,她被选作前往这里的探查者,为燃烧军团的到来做准备,顺便探索这个世界的情报。

不过顺利收集半个多月的情报后,琪雅离开一座艾瑞达城市,在前往下一座城市的途中,也就是这里,巧遇了两个来路不明的艾瑞达少女。

因为琪雅附带的混乱气息,驱赶掉了周围的野兽,所以即使有着魔烟这样的障眼法也骗不过那两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艾瑞达少女了。所以琪雅在她们警觉的时候不得不出手了,自己来到这里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回去肯定又要受到莎琳大人的惩罚了。

一想到莎琳的惩罚,琪雅就不禁全身颤抖了几下,似乎对那种特殊的惩罚很是恐慌的样子。

可是,琪雅没想到那两个少女的能力虽然不强,但是运用地十分到位,这让她开始的几次突袭全都无功而返,仅仅擦破了她们的皮肤而已。琪雅使出了浑身解数迅速发动近身战,结果是被对面两个少女打出一套漂亮的配合,反而自己负了伤。

然后,在自己的肢体变形和腐蚀蜂群都被破解后,琪雅心里就急了。发现两个少女开始移动战来不断消耗自己时,琪雅不想再等了,要是让她们逃掉的话就麻烦了,那样的话至少自己必须要立刻撤离这个世界。

而地狱火这个底牌,其实琪雅自己都没有掌握熟练,光是那个长时间的施法过程就被莎琳批评了很多次,而且提供地狱火召唤的能量也十分巨大,基本等于开启一座小型传送门的总量了。所以琪雅不得不使出这招去消灭那两个艾瑞达少女后,她也几乎因为这招的消耗进入了虚弱状态。

“毕竟是莎琳大人教给我的,威力是有保证的吧。”之前战斗一直没有说话的魔王少女琪雅开了口,声音带有一些轻灵。琪雅擦了擦自己无意识中流下额头的汗水,准备起身离开。

虽然地狱火已经追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但是琪雅还是隐隐看到那个红发少女的身影淹没在了火焰之中,而地狱火已经把巨大的石壁挥向了另外一个蓝发少女,不出意外的话,战斗就该结束了。

不过莎琳说过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所以还是还是过去看一看比较好……

边想边走的琪雅没有注意到危险早已经到来,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无形波动散开,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琪雅的身边,同时席卷而来的是艾瑞达巫系的四阶法术奥术风暴。

琪雅反应极快地招出一个护盾勉强挡住了一会风暴,在混乱色彩扭曲的环境中,那个让琪雅头疼无比的红发少女带着杀意的目光贴住自己杀来。

“这不可能……根本没有任何波动……”在灼热的焚烧下琪雅艰难地吐出几个字眼,虚弱的身体完全挡不住这个可怕的风暴,很快琪雅和红发少女一起被奥术风暴吞噬,没想到红发少女是如此果决为了杀掉琪雅把自己也一起列入了法术攻击范围。

也因为这样,琪雅被少女死死抓住无法逃脱,连瞬移也被能量乱流干扰而释放不出来。琪雅看到少女露出了骄傲的笑容,大声说道:“那是你小看了我们艾瑞达的实力,纳斯雷兹姆!”

原来她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吗?琪雅惊讶后眼露凶光,那就不能留下她了啊!

可是,事与愿违,在琪雅准备全力反击前,一把附带法术的匕首深深刺入了琪雅的胸口,红发少女死死握着匕首推进,慢慢逼近琪雅的能量核心。同时,琪雅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她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核心吗?琪雅震惊无比。所以才会开始用声势浩大的风暴作为掩盖吗?

如果核心被刺穿的话,就会真的死吧……琪雅有点绝望,这次难道连对莎琳报信都来不及了吗,居然死在一个不知名的艾瑞达少女手中,太讽刺了,亏自己当初信誓旦旦地对莎琳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琪雅在定格的瞬间思维快速运转,眼角似乎湿润了起来。

在不愿失去再见莎琳的机会和不甘的意念中,琪雅掀起了真正的王牌。

————————————————————

在匕首刺入魔王少女的胸口后,我知道我已经得手了,可是下一刻剧烈的光芒充斥了视野。然后我就出现在了陌生的地方。

姬尔嘉丹看着四处的环境,思考着:很有人类风格的房间,外部看起来是有点阴森恐怖的牢狱一样,但是房间居然透着淡淡的温馨。

而且这不是空间转移,那么就只可能是精神世界了,我的身体还是定格在原处吧?那么在这里的时间也和现实不同,现实的时间现在应该已经暂停了。

这里应该就是那个魔王少女的精神世界无误了。为了避免核心被破坏不得不把我和她一起拉入这个精神世界里。

姬尔嘉丹起来走动了一下,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那个少女一定也进入了这里,不然我早就**掉了,所以她只是藏起来了吗?

姬尔嘉丹试探着去打开一个柜子的门,伸出手的同时快速朝后方跃起。同一秒,上方天花板塌陷下来,魔王少女的利爪刺在姬尔嘉丹面前几公分的地方。

“原来是藏在天花板的夹层中间啊!”姬尔嘉丹躲开攻击后挥散了空气中飞舞的灰尘,带着自信的笑容说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了。”

琪雅明白自己又输了一筹,不过这里是精神世界,不受物质束缚,只需要维持规则就可以了,所以自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实力。于是她不说话再次冲向了姬尔嘉丹。

“败家的哀鸣罢了。”姬尔嘉丹挥手浮现一个法术护盾,下一刻就被琪雅的爪刃撕裂。然而在琪雅与她近在咫尺的时候,一道荧光闪过,琪雅锋利的利爪全部被斩断落到了地上,琪雅流着鲜血的拳头打在姬尔嘉丹的身上一点威力都没有。

然后感到剧痛的琪雅顿时蹲了下来,捂住了手部的伤口,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那把散发光芒的细剑——正是砍断了琪雅利爪的元凶。

然后姬尔嘉丹就掐住琪雅的脖子将其举了起来,琪雅扭动身体挣扎着。

“可惜你和我都在精神世界里面,你以为我对精神领域的研究很少吗?科技武器是绝对适用精神世界的规则,所以这把光剑就是我给你的‘谢礼’了,当然是谢幕了。”

琪雅咬牙又是一脚踢向姬尔嘉丹企图用体术搬回局势,姬尔嘉丹挥手把她丢了出去,然后不等琪雅爬起来,一阵阵火光闪过,然后琪雅全身都被打击出了很多血孔,被称作子弹的东西贯穿了她的身体镶入了后方的墙里,而琪雅则血淋淋地倒在了地上。不过这一次姬尔嘉丹没有再解释了。

走到彻底失去反抗能力的少女跟前,姬尔嘉丹看着地上不住抽搐的琪雅想到:差点忘了这里精神世界是没有杀伤的,所以那魔王少女倒下不过是忍受不住痛苦,不过就此制服她问出她的幕后主使人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么就开始种下精神烙印吧。姬尔嘉丹展现了残忍的笑容,准备动手。

似乎是知道了姬尔嘉丹的想法,琪雅奋力地反击。姬尔嘉丹没有想到完全瘫痪的对方还能使用肢体变形的延伸攻击,猝不及防下被琪雅的利爪刺穿。

“啊!”姬尔嘉丹顿时感到全身上下的剧痛,撕裂般的痛楚触动着姬尔嘉丹的神经让她不自主地叫了出来。

在精神层面上感觉会被放大吗?姬尔嘉丹心里想到。那么就用这个方式对付你吧!

姬尔嘉丹狂笑着拔出了身上被镶入的尖刺,然后猛地插到了琪雅的四肢上,鲜血如柱地喷涌而出的同时,琪雅也彻底被封锁了行动能力。而姬尔嘉丹则在神经摧残后还能坚忍地撑了下来,琪雅知道自己翻盘无望了。

看着琪雅倒在地上无力挣扎,面带微红的诱人样子,姬尔嘉丹脑海中浮现了一些在司盖那里看到的事物,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不和谐产物。

不过那或许会有效,所以还是试试看吧。姬尔嘉丹扬起了她的嘴角,一看就没有安什么好心。

看着缓缓靠近的姬尔嘉丹,琪雅狠狠地瞪着她,决定死也不开口。反正对方看起来实力也没有达到可以直接看到她记忆的程度。

那么,即使输了,至少也要维持尊严,不要给莎琳丢脸啊!琪雅咬紧了牙关,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折磨。

可是当姬尔嘉丹的纤细手指探入了琪雅下方的幽谷时,琪雅顿时不淡定了。

“你……啊~嗯……”琪雅刚刚开口就被那种感觉刺激地呻吟起来,她死死忍住没有屈服,但是琪雅颤抖的身体已经暴露了琪雅的深深恐慌。

居然对这种事情会有恐慌感?姬尔嘉丹感到有点惊讶,但这不会妨碍她继续探索这种方式的成效。

当姬尔嘉丹的舌尖也轻轻触碰到琪雅的脖子上后,敏感点被发现的琪雅再也忍不住地扭动起来,希望摆脱那种**,同时用最后一点力气把手指点到面前姬尔嘉丹的深谷中。

姬尔嘉丹也晃了一下,全身在触电般的冲击下差点软倒,这样倒是体会了一下琪雅之前的感受。但是姬尔嘉丹只是笑了笑,忍受着这种轻微地不适然后把双手附上了琪雅的粉色“蓓蕾”之上,整个人都贴紧了琪雅。

在姬尔嘉丹消除了琪雅最后的衣物后,琪雅对于姬尔嘉丹的手指和舌尖开始招架不住,迎来了高*潮,泛出隐隐红晕的娇躯不停地喘息,展现出诱人的画面。而姬尔嘉丹则对自己的首次尝试十分满意,似乎这样使对方露出羞耻的样子也不错呢,当然仅限女性。

就在姬尔嘉丹微微有点走神的时候,琪雅因为忍受不了**和束缚,猛地一口咬在了姬尔嘉丹的肩膀上,刺痛瞬间惊醒了姬尔嘉丹。然后意外发生了,姬尔嘉丹深入花瓣中的手指不留神地过度用力刺了进去。

姬尔嘉丹似乎感到自己手指戳破了一层膜,然后有温热的液体流动到了她的手上。伴随着琪雅因为剧烈痛苦而发出的惨叫声,琪雅的眼泪流了下来,整个人像坏掉了一样。姬尔嘉丹也呆在了原地,看着手上并不是自己的血红,姬尔嘉丹第一次认知到了似乎她破坏了一个少女美好的事物,尽管是从精神层面上。

随着这个意外举动,琪雅似乎已经崩溃了。所以这个精神世界也破碎了。

在恍惚中,姬尔嘉丹也回到了她要破坏琪雅核心的那一瞬间,刚刚回过神来的她立刻就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然后飞了出去。

在昏迷的琪雅身后浮现出了一个黯淡的少女身影,但这不能掩盖她所散发出的强大威压,虽然这只是一个化身,但是姬尔嘉丹毫不怀疑现在的自己会被对方一招击败。

这已经不是实力可以解决的问题了。姬尔嘉丹抬头看向了不远处充满着毁灭力量的身影,心里也有点战栗。至少也不能让她小看了我!姬尔嘉丹站了起来,面对着那个黑色身影。应该是刚才的破坏核心的举动触发了保护措施,把魔王少女背后的存在给逼出来了。

暗色的少女怒视着姬尔嘉丹,没有开口却传达了一个愤怒的意思:【小姑娘,你刚才做的事情还是有点过分了,对于你对琪雅做的这一切,总有一天会加倍奉还你的……】然后身影就带着琪雅一起消失在了开启的空间门中。

姬尔嘉丹之前一直硬撑着抵抗威压,现在放送下来,立刻软倒在地,大量的汗水从体表流下,染湿了地面,现在姬尔嘉丹也表现出了一幅诱人的模样,但是周围无人可以观赏。

好可怕的力量,即使本体身处不知道几个世界外的空间阻隔,仅仅化身就可以散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吗?恐怕已经不只是力量,还带有一些更高层的概念吧。姬尔嘉丹躺倒着望向天空,心里也是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她只是保护措施,所储备的力量只可以在杀掉我和救下少女间选择一个的话,那么我就一点存活的机会都没有了。还好对方还是认为拯救核心有危险的少女更加重要,所以放过我了。

不过,居然是对我刺破了少女的那层膜才万分愤怒的吗?姬尔嘉丹也自嘲地笑了笑,看来这次确实是做了错事啊。另外那个魔王少女的名字是琪雅吗?挺好听的名字呢。

在这次危机度过后,姬尔嘉丹之前偷偷在攻击核心时,对琪雅的能量体系进行了小小的入侵,盗取了一些琪雅可以使用的能力,比如那个绿色能量冲击,甚至连地狱火也被学来了。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吧,可惜姬尔嘉丹发现地狱火消耗太大,得不偿失,所以先只有放弃这个杀器了。而且地狱火使用动静太大,不适合姬尔嘉丹现在需要潜藏的处境。

另一件让姬尔嘉丹在意的事情就是精神世界,有了琪雅的先例,让姬尔嘉丹进入精神世界提供了办法,所以在姬尔嘉丹静下心感受自身的内心,将自己的意识融入精神,一段时间后顺利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睁开眼看到光线,很真实的环境,但是姬尔嘉丹已经知道这里是自己的精神世界了。

周围是姬尔嘉丹最熟悉的自己的房间,除了阿克萌德不在外,可以说和自己原来的房间没有任何区别,足以以假乱真。

坐到了自己的床上,姬尔嘉丹开始细细体会精神世界的作用,在精神世界里练习可以加深记忆,然后逐步提升自己的法术能力和能量运用,这些都是珍贵的经验,对于加强巫系能力很重要。所以对于这次的收获还是进入精神世界最有价值了。

在练习许久后,姬尔嘉丹感到自己这次的进步可以比上之前几个月取得的成果了,心里十分高兴的姬尔嘉丹感叹精神世界的便利:精神世界期间外界没有时间流动真是太好了,以后在这里训练会事半功倍。对了,已经知道方法了,回去后就教给妹妹学好了,而且能够两个人一起在精神世界里练习。

一直停留在精神世界是很耗费精力的,所以姬尔嘉丹准备离开了。突然她想起了琪雅,对于自己对琪雅做的事情姬尔嘉丹有点愧疚,这样折磨女孩子也是迫不得已,虽然姬尔嘉丹认为这种方式只要不过分还是可以为己所用的,这样以后遇到审讯女性的时候也可以加强效果。至于琪雅的意外事件姬尔嘉丹也只好表示抱歉了,尽管是精神世界的伤害对现实没有影响,但是留下的心理创伤还是很难消除的吧。

想到这里,姬尔嘉丹居然有了一丝好奇,因为对现实毫无影响,所以姬尔嘉丹也没有了顾及,可以主动尝试。她把左手轻轻伸到了自己的花瓣上,轻微的**迅速传来,但是姬尔嘉丹要的不是这个,这种**很容易迷失自我,不过算是个放送的好办法,或许和妹妹一起的时候可以两个人试试。

姬尔嘉丹要探求的是她一直不了解的事物,她继续深入她的幽谷,难受的涨感让姬尔嘉丹很不舒服,同时摩擦造成的奇怪感觉让姬尔嘉丹不仅自己开始了娇吟,满脸泛红的她还是决定继续,她要准备迎接那种痛感。

随着自己下定的决心,姬尔嘉丹咬牙猛地刺进自己的手指,然后撕心裂肺的痛感如洪水一般席卷而来。瞬间姬尔嘉丹就倒在了床上,尖叫起来。染红的手抽出时带出了大量的血渍,洒在了白色的床垫上。

好痛……真的好痛!痛死了!这是姬尔嘉丹此时唯一的想法,除了痛什么都忘记了,不断在床上翻滚挣扎的她想要摆脱那种钻心的痛苦,但是无济于事。

没想到这种痛苦比起身体被贯穿还要难以忍受,姬尔嘉丹不一会儿就精神恍惚了起来,大片大片的血涌出,把床垫染红了一大片,然而姬尔嘉丹坚持着不让自己晕过去,死死盯着天花板,不断大口地喘气,过了很久才缓过颈来。

事后,姬尔嘉丹再也不想体会到这种痛苦了,这是姬尔嘉丹唯一一个不想去感受的东西,在刺破自己的那层膜的时候,自己心里泛出的失落和空虚甚至带有一些迷茫。现在她已经理解了这是少女极其珍贵的事物了,那么她就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至于惩罚,她刚才不是就亲自体验了一次吗?

这次的自我破*处让姬尔嘉丹的精神坚韧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是精神世界里会加大所有感受,痛苦远远大于现实。可这不意味着姬尔嘉丹愿意在现实体会一次,幸好是精神世界里做这件事,从而让姬尔嘉丹有了准备也了解这些事情,不然在现实发生姬尔嘉丹不能想象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绝对不能让人触碰,男人更是绝不允许!姬尔嘉丹想起了司盖那些不和谐物里,似乎描述过男性的某个器官拥有刺破这层膜的能力,那么就要对男性提高警惕。

现在男性被姬尔嘉丹列为最高等级的危险生物,她已经不愿意再想和男性任何有关的事情了。这一番折腾后极度疲惫的姬尔嘉丹实在是撑不住了,在下*体依旧疼痛的情况下退出了精神世界。

想起司盖在有的时候对自己和妹妹不怀好意的眼神,姬尔嘉丹突然想到司盖或许也会找机会这样对待自己吗?猛然惊醒的姬尔嘉丹眼中闪现了危险的光芒,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和司盖就是势不两立了,因为我绝对不会让男人碰我的,我妹妹我也不会允许任何男的碰她!既然我知道了这件事,我就要保护好妹妹才对!

回到现实后,姬尔嘉丹感到自己幽谷中的膜完好无损,但是她并没有感到欣喜,在精神世界失去过一次后,现实中却给她带来了很大的负担。

或许总有一天会因为意外而破碎的吧?所以……至少不要让一个男人来刺破吧……

姬尔嘉丹叹了口气,一个瞬移消失在原地,然后开始寻找妹妹。

妹妹她不知道有没有事呢?放心吧!妹妹我绝对会保护好你的!

————————————————————

当琪雅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那个她熟悉的房间,身边则是一脸担忧她的少女依靠在床沿。

“唔,是莎琳啊……”琪雅心里感到一阵高兴,可是马上她就惊慌了起来,“啊,对……对不起,我……我失败了……”

看着琪雅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莎琳叹了口气,抚摸着琪雅的背脊,微笑着说:“小琪雅没事就好了,这次还真是有点危险呢,琪雅你差点就失去核心了啊。”

琪雅想到这次自己的失败,就羞愧地想找个角落藏起来,她不知所措,躲避着莎琳的目光。

莎琳把琪雅搂入怀中:“小傻瓜,你可是我的弟子呀,我不会怪你的哦。”

琪雅有点感动,但是想到之前精神世界自己受到的摧残,就沉默了。

莎琳也看出琪雅的心态,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呵呵,琪雅你放心好了,那个欺负你的家伙我不会轻易放过她的,等到时候一定让她好好地‘回报’一下自己。我的小琪雅除了我以外可不能让其他人欺负呢!”

虽然是安慰的话,但是琪雅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她了解莎琳的脾性,所以琪雅还是忧心忡忡。

果然下一刻,莎琳微妙地抱住了琪雅,柔声地说道:“这次失败不怪你,你的精神承受力还是不行呢,连一个未知的敌人都比不过,如果你能忍受住开始的**而反击,就可以占据主导去调*教那个艾瑞达少女了。所以,你要继续接受特训哦!”

“不要啦……”琪雅不情愿地轻语,“我想休息一会了,能不能不要特训啊!”她想到马上会被莎琳在按在床上调*教,琪雅回忆起那熟悉的感受,不愿中却透露着些许期待。

“不行哦!”莎琳对着琪雅耳边吹气,“这可是为琪雅好呢。”

“呜……莎琳欺负我……”琪雅呜咽又弱气地说,“像恶魔一样……”

莎琳缓缓拉上了帘子:“我们可就是恶魔呢,其实小琪雅也很期待吧……”

“呀!”感到嘴唇上的触碰,琪雅闭上了眼睛,开始主动迎合莎琳的动作,在**中她忍不住地湿了,自己精神世界被破*处的痛苦也减轻了不少。

房间中传出了粉红色的无形气息,暖味的氛围中一幅惟妙惟肖的甜美画面在不知名的地点开始上演……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