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银魂·改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4日

《银魂·改》精彩章节目录_liuyan小说在线阅读

银魂·改

作者:liuyan分类:同人小说类型:热血

看到银魂·改的那一刻,你们就都给我觉悟吧!那寻找七个球的动漫绝对是史上第一!别说什么男人喜欢比克,女人偏爱贝吉塔!魂淡,你们把我钟爱的卡卡罗特置于何地?全都给我切腹去!废话不多说,沿袭传统搞笑风格,银魂轻小说华丽开篇!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允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已经进入后半夜,浓云遮住暗月,星光逐渐隐退,船头的男人也转身走进舱内。

正在修养的冈田似藏几乎是在瞬间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过招,如今已经是红樱的操纵快于他大脑的指控,星火间挡住来人杀气腾腾的攻击。

“修养吗?数据采集到了?”高杉晋助收刀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的关怀。

“这次我私自带红樱出门实在有错,但是为了收集最好的信息,我也尽量赶了回来。”

高杉晋助转身,紫衣上的金蝶漾起,语气平淡:“在天亮之前解决。”

“是。”

锻冶坊。

“所以说,终于要对我说实话了?”

面对银时的平淡口吻,铁子更是羞愧俯身道歉:“事到如今,再不说就来不及阻止了。”

“说那把妖刀的真正来历吗?”

铁子又是鞠躬道歉,将茶水推向银时,“那把红樱,其实是以我父亲打造的一把刀改造而成的。”

“我的哥哥铁矢,他不仅专长打铁,也投身机械行业,如今他所打造出的那把红樱,是能控制人的机器。”

银时眯眼,放下茶杯。

“在很久之前我就看到哥哥和那些人往来,虽然知道,但也一直没有说破……现在的他,恐怕正在和那位大人谋划着用红樱进行一场武装政变,请你务必要制止!拜托了!为了江户人民!”

“到现在才用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先让我试刀不说,还伤害了我最重要的朋友……”银时起身,铁子赶忙拉住他,“求你!”

银时只是看着门外远天游弋到暗夜里的新月,按住腰间的洞爷湖,喃喃说:“要走趁快,还有人在等我。”

铁子抬头,泪光闪落。

在伊莉莎白的领导下,原本在池田屋大本营的攘夷志士全都卯足了火力开着船舰而来,高杉晋助倚着船舱看戏,冈田似藏手执红樱上了个人飞船,“事到如今,你可以砍个痛快了。”

“我一定会的,这点毋庸置疑。”

高杉测仰邪笑,转身走进船舱。

冈田似藏奔向前来营救桂的同伙,发出承受不了的嘶嚎,尽管船舰向他开火,他却依旧像不要命了一样,只听从红樱的控制和内心的渴望,全力冲刺过去,红樱横过,如同狂风席卷而来,破船只需片刻,一把红樱已经将船底切割,飞离一瞬爆破声连同尖叫声四散在凌晨过后的夜空。

昏暗的储物室,闪烁的红光映在两个人的脸上。

“想要利用一把刀操纵人心,只怕是奢望。”高杉仰头看过实验中的红樱,一旁的铁矢目光坚毅:“只怕是想要在这高科技时代还用冷兵器武装政变的人,才算是奢望。”

“我从不奢望,奢望也是因为我能够做到。”

高杉侧眼看过铁矢,露出一点高深莫测的笑。

奔驰在星夜下,抬头浩瀚的星空就能让人迷失方向。

铁子从包裹里拿出一把刀来:“其实哥哥的红樱也绝非没有能力打败,兴许用这把刀可以一试。”

银时顺手接过,打量过去问到:“这是你打的?”

“……嗯。”

“为什么刀柄上像盘着一坨大——”

铁子一拳把他打到车下,夺过刀说:“是盘龙!盘龙你懂不懂,才不是什么大便!”

“不,我是说,你已经完全意识到这么一回事了,而且我刚刚也没说到底,你就动手了。”争吵的时候一侧头,就看到一艘战舰在空中爆破成壮烈的火花,场景惊心动魄让人恐惧。

“那就是……红樱的力量吗?……已经不能再等了。”

从攘夷志士船舰上飞跳下来几人,乘着个人飞船盘旋在空中。

“果然这些人靠不住,还以为能借他们的战舰一用,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秒杀了,还好我们真选组的应急能力比较强。”冲田一边扛中炮一边埋怨,吊在船尾的土方破口大骂:“只有你一个应急了好不好!近藤局长刚才掉进海里的嘶吼你听到没有啊!”

冲田这边已经转身把大炮瞄准土方:“土方你不去陪局长的话,他一个人肯定会伤心的。”

土方咬牙松手,掉下去的时候还不忘大吼:“混蛋!你给我记着了,回去让你写检讨写到手残扛不起中炮!”

带上远视镜,冲田自言自语:“总算解决了,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

本以为攘夷志士全数被消灭,但看冲田总悟驾着飞船过来,武市和来岛连忙架出十字架绑开的神乐,要挟喊道:“你要是胆敢开炮的话,你的同伴可就死定了!”

话才说完,大炮已经迎面而来,巨响之后一阵浓烟,两人都变成了粗犷的爆破头型,神乐没风度的大笑起来:“都说了我跟他们不认识的,还不信……哈哈哈!”

等到看见迎面攻来的不是什么攘夷志士而是冤家路窄之后,神乐这才大喊道:“啊!快松开我,是那个臭小子,我死定了!可恶!”

武市和来岛莫名的看着冲田总悟装上第二枚炮弹,向着神乐的方向腹黑的微笑起来:“一点也不痛的,刚才土方就是被我这样打下水的,chinagirl。”

眼睁睁的看着大炮飚来,却是一下打落着地点,神乐连着十字架一齐落向海里,惊悚得刚要放声大叫,一个瞬间却是被人凌空扶住,稳上甲板。睁开眼的一瞬看到的就是银色的光辉,黑夜里这么耀眼,神乐大喜:“银酱——”

银时三下五除二劈开她的束缚,另一边的冲田总悟也靠近船舰,下了小型飞船,遗憾说:“没打到啊,果然老板才是最碍事的。”

“臭小子!我跟你拼了!”神乐一个勇猛飞扑上去,把冲田按倒暴打,冲田只是顺手擒住她说:“抱歉,现在没有和你打架的欲望,我是有任务在身的,”起身拍拍衣服,向着目光严峻的银时,“是吧,老板。”

来岛又子首当其冲:“凡是找晋助大人麻烦的人,都给我下地狱吧!”神乐一早就想报仇,现在更是求之不得跟她对上,武市还想上前,冲田总悟的刀已经挡住他的去路:“那个女人送china下黄泉,你就由我负责好了。”

武市严肃审核冲田:“看起来的确有萝莉的潜质,但是——男人的本性实在太让人厌恶了,我现在就解决你。”

银时回顾一下已经投入战斗的两个人,仰望逐渐放亮的天空,冈田似藏还在船舰上肆虐,眯起视线。

拼着全力奔赴过去,绝不让过多的血腥染上清晨的天空,银时转腕拔出别在腰后准备的刀,瞬间擦上红樱的刀身,撞退百米,眼神坚忍:“已经不容许再破坏了,管你是红樱还是人斩,一切在清晨到来之前截止!”

得知红樱遇到对手,高杉偕同铁矢也走出船舱,目睹银时与似藏的对决。

眼神擦过的时候,神乐只觉得灵魂一颤,分心的瞬间已经被冲田一脚踹开,才要绷脸开骂的时候就见原地N枚子弹打穿,硝烟漫起。

高杉讪笑的看着远天的对战,事不关己的说着:“看来天亮之前是不能解决了,不能看到昔日盟友的结局,也算悲事一桩。”

铁矢瞪大眼睛看着银时手里的刀,继而又恢复平静:“不,80%的可能会在天亮之前解决,我对红樱有信心。”说着又是左顾右盼,到处寻找铁子的身影。

高杉晋助吐一口烟,转眼看冲田神乐二人锐不可当,向着远方的战舰投去目光,原本在高处听音乐的河上万齐,眷恋不舍的摘下耳麦挂到脖子上,扭一下颈项说:“还真是麻烦啊,两个小孩也要我出马。”

河上俯冲一瞬,快得没法预料,手里的刀直刺越战越勇的神乐,肩胛被砍上一道的时候,神乐呸一声:“你这家伙,难道不懂在同一个伤口捅人是很痛的吗?”纸伞对准河上,数弹齐发,不容分说。

来岛又子来势汹汹喊道:“这个丫头交给我,她刚刚莫名瞄了晋助大人三次,绝不原谅!”

“就是因为太多话才这么慢,你们俩退下,我一个很快的。”河上站直甩剑,冲田和神乐也是提高警惕,靠近一起面对共同的敌人。就在这时,从船舱猛地冲出来一个人,蓝发飘逸,健步如飞,一击挡下河上的攻击,向后喊道:“这里交给我。”

神乐惊讶过后随即阴沉下脸:“不可原谅。”

桂也认真附和:“伤害leader的人不可原谅,全部交给——”神乐一脚飞踹,桂惨叫一声飞身划地,神乐抹过鼻子冷眼说:“欺骗leader的人才是罪不可恕的。”

“等、等一下,leader!现在关键时刻,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现在就要解决阿鲁!”神乐一个坐冲,把桂压得半死,左勾拳右勾拳毫不犹豫,冲田面无表情的看着:“话说昨天他果然是在你们万事屋咯,chinaleader。”

“这种事情现在不要问我,我很忙没看见吗?”

高杉回头看一眼狼狈的桂,盛气凌人的打起招呼:“这么久了,你还是没变多少,假发。”

桂起身整理衣服:“不是假发,是桂。”

“我还以为你死了。”

“就那种程度,要是死了话,也不配当年了。当然,我是考虑到诈死之后更好办事才这么做。”

“原来这么多年你不仅习惯了逃跑,必要时连诈死也会了。”

面对高杉晋助的冷嘲热讽,桂显得格外平静:“这样说的话,我倒是想起了当年你宁可忍着伤诈尸也不敢让辉夜治疗的场景。”

高杉晋助的表情顿时冷却。

神乐看着他们多年未见的样子,表情疑惑。高杉晋助回头看逐渐放亮的天空,声音放低一点:“假发,东西还留着?”

桂闭眼掏出胸口的书册:“恩师之情誓死难忘。”

高杉转身走来走远,慢悠悠吐一口烟:“时间也快到了。”

桂喊住他:“实在抱歉,你的伟大计划已经付诸东流了!”即刻举起手上的遥控按下,一瞬船舱后方一声爆破,响声震天,“全部的红樱,现在已经都销毁了。”

高杉晋助眼见着火光冲天的地方,随即睁大瞳孔,大步流星的跑了进去。武市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也是想起什么来,震惊说:“糟糕!那个地方是——”

来岛又子往后退三步,“那个死人……不是躺在那里吗?”

“死人?”桂转过身,“这是怎么回事?除了红樱你们还利用死人了?”

连河上的表情也变得扭曲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别说打下去,不打我们也死定了。”

“什么?没人说说清楚吗?”

发话的反而成了神乐:“……那个死人叫吉田辉夜?”

桂胸口的书册落地,“什么?……辉夜,你说……辉夜?”

来岛又子解释说:“虽然很不愿意告诉你们,但是我只知道毁了那个女人尸身的话,我们都死定了。是,就是吉田辉夜,死在五年前攘夷战争中的晋助大人的未婚妻。”

桂反应过来就要冲进去,神乐连忙拦住:“现在进去也没用了,没看到一半的船舰已经坠海了吗?那样的大火,肯定连骨头都不剩了。”

桂颤抖着:“辉夜……辉夜的尸体被我毁了?我是说……那个家伙把辉夜的尸体留到现在?”

“晋助大人用了很多昂贵的方法才一直保持着那个女人的尸身,现在看来,真是走到终结了。别说信仰了,现在连信仰的残念也没了。”

议论纷纷不到片刻,中心人物已经从船舱里出来,带着诡秘的笑,看向的人不是桂却是不知所以的神乐,“已经消失了,所以同样的痛苦也可以让银时来体会了。”

还处在震惊中的人群根本没反应过来,斩刀快得无法言喻,尽管跳离到船边还是被刺个正着,直中心脏,猛然间失重倒下甲板,跌向海平面的时候,只看到收刀时血液喷涌出心脏的鲜艳,有如天边绮丽的朝阳。

冲田微微张开的口,桂怅然若失的神情,最后还有高杉晋助的宣词:“我的世界全部浸入黑暗,而银时的,也将逐渐沉没。”

远天想起一声挣破苍穹的吼声,银发男人不顾一身鲜血沐浴,全力撩开嗜血如狂的红樱,声嘶力竭着“神乐”想要追及拯救的时候,却是被红色的刀身再度拦截,似藏狰狞的面孔看起来让人仇恨:“释放你的能力吧,我好期待啊……”

似藏呼吸急促,整个身体已经完全被红樱操纵,而与他对战的男人也是陷入癫狂,招招致命,防不胜防。

过不去,救不及,就算看着桂和总悟全都跳下水去也觉得这样痛心,自己晚了一步。

杀了神乐之后的男人杵在原地并没有动,河上禀报一句:“高杉大人,春雨的人马上就来了,我们要离开了。”

高杉晋助挪步一尺,注视着泛红的海平面,面色冷淡的命到:“把那个女孩的尸体捞上来带回春雨。”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