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云海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5日

《云海》精彩章节目录_夜慕白先生小说在线阅读

云海

作者:夜慕白先生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那一天晚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终于完全崩溃了,云和海也在父母犯法被捕的同时彻底决裂。为什么他总是用虚伪的面具否定我?为什么她总是无法理解我单纯的心意?为什么他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血泪换来的生活?为什么无论我做什么都得不到她的认可?大海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哇啊!”

我惨叫一声,下意识双手抱住头部,不过,预料之中的撞击并没有出现,甚至连疼痛都没有,我纳闷这坠落过程怎么如此漫长,于是小心地睁开眼睛。

“有必要见我一次就从楼梯跌倒一次吗?”

她居然出现在我身后,一只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就是这个动作,让我没有自由落体。

“你...你刚才不是站在那里吗!怎么突然就...”我惊讶地伸出右手食指指向她刚才地位置,然后划了一个弧线,到她现在的位置,“突然就跑到我身后去了?”

“因为我是巴里·艾伦。”

“不信。”我立刻否决。

“信不信先不谈,你能不能先站好,我扶着你好累。”

“抱歉。”我赶紧站好,她保持这个单手支撑的姿势蛮久的,体力还真不赖。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的容貌与刚才的倾国倾城相比,显得要平常了很多,此时的她,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大姐,当然也是很漂亮的,可是远没有那种刺眼的不可近观之美了。

“你不是还没吃晚饭么,我们去饭厅边吃边谈好么。”她走下楼梯。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晚饭?”

“你肚子的叫声从你进门的一刻起我就听见了,震耳欲聋。”

“真的吗?不会吧。”我尴尬地摸了下肚子。

在饭桌面前坐下不到五秒钟,我就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在几分钟前,我还把她看做邪恶恐怖的江洋大盗,而现在,她叫我去吃饭,我居然毫无违和感地顺着她的意思走了,甚至觉得她很亲切。

虽然她盘腿坐在椅子上双手撑住下巴看着我的样子很是赏心悦目,让我想到了从前和迟云单独在家吃饭的情景,可是这种感觉上的前后反差,让我难以接受,从前在一本上看到一句话,说男人是视觉动物,只要女生长得好看,那么一切缺点都可以变成优点,当初还小,不以为然,现在看来,说得很准确呢。

“吃啊,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她脑袋一歪,对我说道。

“啊...奥...”这句熟悉的话令我一时有些愕然,拿起筷子心不在焉地夹起来吃。

“迟尉去世之后,我希望这里不再住进任何其他人,没想到还不到两年,你就以房主的身份过来了,虽然我没有赶你走的权利,但是说心里话,我是真希望你可以早点离开呢。”她开始说话,像是自言自语。

我吞下嘴里饭菜,说道:“可能会让你失望了,我不但会住在这里,而且是常住,目前,我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这里是我唯一的容身之所。”

“你会赶我走吗。”

“你这么厉害,动作快得跟闪电侠一样,我连你是人是鬼都不清楚,生怕你一个不开心把我杀了,我还敢撵你走?”

“现在你是房主,我留下与否,只不过你一句话,只要你说:滚吧,我立刻就会消失在你面前,没有任何选择,家,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概念之一,具有神圣的权利,这是你的家。”

“哇,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守规矩的贼。”

“我不是贼。”

“那你是什么?”

她举起双手做抓挠状:“狐狸!”

“你要留下大可以找其他符合逻辑的理由,又不是没得商量,但你这样子侮辱我的智商就很过分了。”我生气地放下筷子。

“喂,当初我向你爷爷这样解释他可是立刻就信了哦!”她双手叉腰,很不满地说。

“怎么可能!我爷爷会信你这种鬼话?再说了,凭什么狐狸就该住在我家里呢,这里又不是动物园。”

“首先,你爷爷是个很有德行的先生,他是我遇到过最有修养的人类,我跟他学到了很多知识,我甚至为他的去世守孝三年,这两年内,没吃一顿肉,所以他相信我的话,恰恰体现了他的睿智。”

“恩,你说,你继续说。”

“其次,我确实是狐狸,不过我和大多数同类走得并非一条路,他们遵循自然服从野性,而我对万物之灵的人类很感兴趣,所以选择化形,也就是你们说的狐仙。”

“加油,已经吹得快像是真的了。”

她无视我的嘲笑,继续说:“自古以来,狐狸化形都需要借助人类的帮助,以房客身份借住在平常人家里,食人间烟火,化七窍九孔,褪兽之皮,着人之肤,当初我流落街头居无定所,最终是迟尉接纳了我,我还以为最终会在他活着的时候修为圆满,没想到,他还是先一步去了。”

“那你怎么证明你是狐狸?”这才是关键。

“化形期间不能变回兽体,只有到大圆满的时候才能切换自如,你再等个五年左右应该就可以看到的兽体吧。”她摊开双手。

“哈?”我冷笑一声,“这倒是个好理由啊。”

“你还是不信?”

“你看我的眼神,这是信任的眼神吗?”

“罢了罢了!”她不耐烦地翘起二郎腿,摆摆手,“你过来你过来。”

“你想干嘛!杀人灭口吗!”我警惕地看着她。

“要杀你还会和你啰嗦这么久吗?你过来呀!”

我思量一番,随后绕过饭桌,走到她的面前。

“干嘛啊你到底要。”

她对我低头,然后一指头上的兽耳形状的发饰,说:“摸摸看。”

“这算是什么要求?”我不好意思地说。

“叫你摸你就摸!”

我撇嘴,无可奈何,摸就摸。

指尖触及那毛茸茸的尖尖发饰时,那发饰居然哆嗦了一下,吓得我缩回了指尖,天啊,这是什么感觉?这难道不是发饰吗?我吞了一口唾沫,再次伸出了手,这一次,捏住了尖端。

“麻烦你轻一点。”她发出细细的声音。

“不好意思。”

有温度,毛发的质感简直就像是真的兽毛,而且那毛下的肉软软质感让我想到了狗的耳朵,这是什么工艺的发饰啊,简直巧夺天工,跟真的一样。

我继续往下摸,逐渐摸到了根部,而此时,我说不出话了。

“怎样?有何感想?”她笑了笑,同时,我手中的那温热的兽耳猛地扑棱动了一下子,我整个人往后退了一大步,惊骇地看着她。

这居然是真的兽耳,根部是直接连着她的头皮的!

“你是...”我颤抖着抬手指着她,“你是畸形儿吗!”

“我揍你哦。”她抬头笑着说,额间青筋暴起。

“对不起对不起。”

花了十分钟平复激动的心情,我依旧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兴奋,我在椅子上坐立难安,疑惑一扫而空,这就是最大的证据,无法反驳的存在。

“哇,这简直太酷了,没想到世界上还真有妖怪啊,那岂不是也有神仙咯?那孙悟空也是真实存在的喽!”我激动地说。

“你好歹还是读书人,孙悟空不是小说里的吗,真没常识。”她摇头。

“你的存在已经把我的三观毁得粉碎了,真是激动死我了。”简直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那你还赶我走吗?”她眯起眼睛,这倒是像极了狐狸。

“咳咳...”我立刻挺起胸脯,装腔作势地做沉思状,“这个嘛...”

“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人家流落街头...”那种恐怖的魅力又回到了她的身上,这一瞬间,她的形象变得楚楚可怜,大眼睛里泪光闪闪,樱桃色的嘴唇微微地煽动,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

我立刻用手捂住眼睛,叫苦不迭地说:“够了够了!收起你的神通吧,你要住多久都行,只要不打扰我学习,不给我添乱子就好了!”

“嘻嘻,那么以后就多多担待了,房东先生,”她笑道,“我的名字叫颜无玥,你可以叫我颜先生。”

我直直地盯着她,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什么,你叫什么?”

“颜无玥,”她抬起手,伸出食指在空气中写下三个字,“颜、无、玥。”

颜 无 玥。

她的指尖划过空气后留下一道淡金色的轨迹,那三个字用优雅的行书在我的视网膜之上停留,然后开始模糊,最后完全消散。

“怎么,不喜欢这个名字吗?”她疑惑地问。

“不,这是个好名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