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离逝的风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5日

《离逝的风》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默写华年小说

离逝的风

作者:默写华年分类:青春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拿什么来祭奠,那已逝的青春。拿什么来歌颂,那无奈的成长;为此,我翻遍了词典,也没有一个文字能够表达。只是偶然翻出,那躺在书页中微微褶皱的枫叶……我想,这便是答案吧……初秋的夜,透着淡淡的忧伤,一直在静静等待着风起,为了借着风去慢慢回忆,也一直倔强的的侧耳倾听,为了乘着落叶悄悄感动……一群对青春充满向往的少年,在人生最美好的华年相遇相伴相知,度过那段做梦都会笑醒的中学时光,纯真的故事,就这样渐渐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聚 首

1

这是一个普通的北方小城,北临黄河,南眺东都,有着浓郁的黄土高原的气息,一半是丘陵,一半是平原,城南有座不大不小的山岭,城北有条不宽不窄的峡谷,城东有个不近不远的渡口,城西有条不长不短的小河,小城就依偎在这空间之中,安静的度过每个春夏秋冬,历经千年……因为这里曾是英雄会盟聚首的地方,所以这里的人亲切的称她为“盟城”。

盟城一高就坐落在城南,南依山岭,北眺小城。

2005年的夏天有些酷热,知了不知疲倦的嚷着,树上的叶子也无精打采的,蔚蓝的空中几朵白云懒懒的飘着,没有风,也没有鸟,想必它们也受不了这盛夏午后的骄阳吧。

今天是盟城一高高二开学的日子,漫长的假期,却转瞬即逝。面对开学,陈浩宇很兴奋,充满了期待,毕竟,高二,他们文理分科了,而陈浩宇选择了他喜欢的文科,要知道,文科班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男女比例的差异实在很惊人,正因为他的特殊,也注定会有很多传奇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因为盟高是省重点高中,来这求学的不光有县里的,市里的,甚至临市、邻省的学生都有,报到的时间也比较有弹性,作为本地人的陈浩宇,并不着急去,他更想珍惜最后几小时的假期,在家里好好和爸妈待着。

下午2点,整装待发的陈浩宇,告别了爸妈来到了学校……

人好多,2号文科楼下,挤满了看分班名单的学生,他站在圈外苦笑,想着这就是他未来的文科同胞,他笑了。

“得!等会吧,不着急。”他一边自嘲的说着,一边走到一片树荫下,准备乘凉。

“浩宇!浩宇…”远处听到有人叫他,声音洪亮,确切的说是嘈杂,在喧嚣的校园,显得格格不入,陈浩宇转眼一看,竟是他的初中同学张文丰,正朝他跑来,胖胖的身躯还是没变,陈浩宇笑笑,朝他招手。

“呵呵,不用去…去挤了,我替…替你看过了,嘿嘿…”张文丰一边喘着气说,一边露出坏坏的笑

“你怎么也在这啊,也报文科了?我哪一班的?”陈浩宇着急的问。

“呵呵,咱俩在一个班,高二一班,听说这班综合成绩是文科最好的,这回咱哥俩要重塑辉煌了”说着,张文丰揽着他朝三楼201班走去。

路上他们谈了很多,才得知,高一期末理科成绩考砸的文丰,决心学文,要知道,很多男生是不愿报文的,除非文丰这种情况,或是自己这种情况…陈浩宇耸耸肩,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呢。

盟城是一个不大的县城,城里的孩子大多都是在一小、一中、一高里上学的,所以只要是父母在县城工作的孩子,很多都是同学或是朋友,就像他和文丰。在他的记忆里,文丰和他是在小学认识的,初中后才在一起的,而文丰却非说他们在幼儿园就是同学,陈浩宇看他不依不饶认真的样子,也只能默认了。

他们很快来到文科楼三楼,201班就在走廊的尽头,很快就找到了,班主任在门口,登记并安排寝室,他俩很快办完手续,一切都很顺利,唯一不顺的就是他们没分到一个寝室,为此,他俩都郁闷了好半天!

“你们是这班的?”

走廊里,一个中年妇女同他们说话,看样子是个老师。

“是的,我们刚报完到”张文丰抢着说。

“哦,我的办公桌在对面的理科楼上,你俩帮我抬过来吧,谢谢啊”

说着就准备下楼带路,都不听他俩的回答,看这架势一定是个“好”老师,浩宇和文丰相视一笑,吐了个舌头,急忙跟上老师,后来才知道,她是一班的历史老师,叫李慧。

文理楼距离不远,桌子也不大,可是我们敬爱的老师啊,你为什么放那么多书在抽屉啊,我们的胳膊都断了……浩宇埋怨着,文丰拍着他的肩,笑而不语。送完桌子,告别老师,陈浩宇和张文丰去看寝室,201班的男生寝室在三楼,分别是304、305和306,陈浩宇在305,张文丰在306。

还未上楼,就有种臭袜子和洗发水味道的混合气体扑面而来,陈浩宇想,“我是习惯了,不过这种大杀气,曾经影响到过,几百米外的女生宿舍!!呵呵”

寝室里,乱糟糟的,门敞开着,没有人,几个床上,已扔着铺盖,但没有打开。陈浩宇整理好床铺,打扫完卫生,坐在那休息……

这时,一个皮肤黝黑,略显瘦弱的男孩,看了门牌,走了进来……

“你好!”陈浩宇连忙打招呼,接过他的行李,行李很简单。

“谢了,木事,我一个人中”男孩很麻利的铺好了自己的床。

闲聊中,才得知,男孩叫郑涛,是盟城鹤镇人,当然,当他说出名字时,陈浩宇已知道了几分,郑涛是盟城的高材生,中考以全县第一的身份考入盟城一高,高一也多次考取全级第一,曾经只是听说,这次算是见真人了。

他们聊得很投机,直到文丰来叫,他们仨才一块去食堂吃饭,并慢悠悠去教室开班会。

走出食堂,太阳已经西沉,晚霞很美,风很柔,夹杂着阵阵凉意,将白天的酷热吹散,陈浩宇不经意的伸了个懒腰,偷偷看了看身旁的张文丰和郑涛,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脸上, “呵呵,这算是我高二最早认识的朋友吧,我要好好珍惜,毕竟是缘。”陈浩宇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着。

2

教学楼,灯火通明。

有些失算了,来到教室,已经坐满了人,放肆的相互聊着天,老师不在,估计是去开会了,他们仨的到来,打压了这种喧哗,但瞬间之后,又继续着……他们来到教室的最后一排,因为也只有这里还有空位了,坐在这,浩宇四周巡视着,希望能找到一些他的同学和朋友,果然有不少,很快的,他们仨也融入了这种喧嚣之中……和老同学续了会旧,便也无聊了……

他看了看张文丰,正在和几个女生攀谈着,说得挺来劲,有说有笑的……

转身又看了看郑涛,他在角落那,和一个男生聊着天,这男生圆圆的脸,文质彬彬的。

“得!不扫人家的兴了”陈浩宇本打算过去凑热闹,看他们正在兴头上,也不想打扰他们,索性随意翻开一本新书,一页一页漫不经心的的看着。

没多久,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原来是班主任回来了,他疾步走上讲台,开始按部就班的开班会,班主任姓邓,叫邓东东,貌似大学毕业不久。其他老师也悉数亮相,两个小时的班会有些漫长,但也听的陈浩宇心潮澎湃,正如张文丰所说,201班是文科的尖子班,成绩在各个档次都是最好的。

“额——我说呢,我的入班名次排得那么靠后,看来我要努力奋斗了。”

陈浩宇暗暗地下着决心,毕竟,高一的失落,让他不想再落于人后了,虽然半年的努力,使得他的成绩进步不小,但他始终认为,他的潜力不止这些。

今晚的张文丰有些兴奋,他告诉浩宇,班上70个人,男生20人,女生50人,狼少肉多……浩宇无语了很久!!

下自习,浩宇有点累了,在这种时候,睡觉是他最幸福的事情。

张文丰让他先回,说要去前街买东西,但他知道文丰要去干嘛,就先回了。

走在路上,身后有人叫他,是郑涛,还有那个圆圆脸的男生。

“浩宇,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董诚,和我们一个班,家是市区的,我们刚认识。”

“董诚,这是陈浩宇,和我一个寝室的”郑涛很郑重地互相介绍着。

浩宇和董诚握了手,算是认识了,很友好,路上得知,董诚和文丰是一个宿舍的,浩宇心想,这回可热闹了,回去介绍给文丰。

盟城一高是全省有名的名校,说它有名,不光是因为它是省重点,更是因为他的全封闭军事化管理,三星期放次假,还不允许你随意进出,寝室限电,睡眠限时,所以有师哥师姐戏称它为“盟城第一监狱”,但浩宇始终认为,没有这么严重,要知道,高一的他们可是四周才放次假的,现在的待遇算是好的了,当然,如果没有高一他们艰苦卓绝的暴动斗争,也不会有现在的胜利果实。

回到寝室,不久遍熄灯了,高二的第一夜,有些清冷,或许因为不熟知吧,大家早早睡了,没有自我介绍,没有卧谈会……浩宇的床靠着窗,他望着皎洁的月光,听着低声的虫鸣,想很多事情,做很多打算,定很多的计划,渐渐地,睡着了……寝室一片寂静,只留下室友的鼾声和查寝老师的脚步声……

这时的郑涛没有睡,只是静静地望着天花板,此时的他,想的最多的,还是家中身体不好的父亲,以及远方的哥哥。

隔壁寝室,董诚和张文丰天南海北的聊着,渐渐熟识了,不顾查寝老师几次的警告与提醒……

月,静静地游走在天际……沐浴在月光下的小城,安静祥和……

3

进入高二已两个星期了,起早贪黑,披星戴月,陈浩宇渐渐习惯了这有别于高一的生活,和郑涛、董诚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但对于陈浩宇,最想念的还是他的床,因为他老是爱打瞌睡。

高二的生活丰富了许多,因为有很多高中的活动都是在这时举行的,功课也很轻松,毕竟少了理科的课程,同学们渐渐活跃起来,干着自己的事情。

对于陈浩宇来说,这段时间有两件大事发生,第一,自己当上了一班班长。第二,张文丰当上了306寝室长……

其实,若不是文丰和寝室几个人在起哄,浩宇是不愿当的,毕竟,这是高中,不是大学。但似乎邓东东更喜欢用本地人,“入朝为官”的也大多是盟城人。就连一向默不作声的郑涛也做了个“翰林大学士”(学习委员),但想来,这也当之无愧。不过班主任说,这只是个“过渡政府”,过段时间,还是要选举换届呢。

星期一早晨,5:05,不想起床,半昏迷状态的陈浩宇赖在床上,听着寝室的动静,一片乱糟糟的洗涑声过后,寝室渐渐安静,他迅速爬起,以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冲向教室,作为一高学生必备本领,在五分钟内,洗涑并到教室,对于此,他还是很自信的。

教室里,张文丰已经到了,他双手抱头,眯着眼,低着头看一本英语书,没有动静,也注意到浩宇从他身边经过,因为他在“补觉”!

……

早上要开学典礼,学校出于对学生的关心和体贴,特意让早操跑了三圈,但两圈过后,已是溃不成军,陈浩宇在前带队……

男生在文科班,是个特殊群体,因为少,更要起到带头作用。这是邓东东早读说的,所以今天是男生在前,女生在后。

班里的女生被大步流星的男生带的跑不动了,纷纷抱怨……

“你们男生…不能慢点啊!!…没看见…跑不动了!!”一串银铃般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着。

浩宇转身,寻找声音的来源,一个高挑的女孩,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清秀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清澈的大眼睛,半长的披肩秀发。因为跑步的缘故,喘着大粗气,但即使如此,也是楚楚动人。

“班长,你怎么带的队,跑那么快,你赛跑啊?!”陈浩宇问声,急忙来到女孩身边,仔细打量这抱怨的女孩,眉目间竟也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呵呵,男生步子太大了,你们女生跑快点不就行了吗?革命同志要相互体谅吗。”浩宇开玩笑的说

“什么?体谅?太过分了,你班长怎么当的,女生步子小你不知道啊,还让我们快,哼—”说着女孩遍不理陈浩宇了。

看到女孩生气的样子,浩宇竟有种从未有过的紧张与尴尬,还好他灵机一动笑着说:“呦,别生气啊,开玩笑的,别生气啊,我这就让他们放慢速度…”说着他朝排头喊:“排头放慢速度,压住步子。”

“就是嘛,早点干嘛,当班长的都不懂兼顾,还让我们体谅!哎——”被她这么一说,浩宇竟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语无伦次了。

“可…可是…恩恩……下次…我注意……”他心想,这小女子,挺厉害的,几句话说的他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升国旗,校长讲话,学生代表讲话,回顾下过去,展望下未来,似乎开学典礼都是这些程序,无聊的陈浩宇在发呆,想着跑步时的女孩……

身后有人推他,是张文丰,“咋了,让驴踢了,呆什么?”

浩宇若有所思,并没有理会他……

早晨最大的惊喜,就是明天开始军训,刚入高中时,因为“非典”和天气原因,军训取消了,这回,算是补偿了。对于陈浩宇来说,早期待已久了,作为铁杆军迷,军训是感受军队氛围最好的机会,想来,每个铁血男儿,内心都会有种保家卫国,报效国家的情怀吧。

上午大课间,闷热的天想下雨,男生都在走廊乘凉,浩宇、文丰和董诚也在闲聊着。

“早上那女孩挺厉害啊,你也太腼腆了吧。”张文丰打趣的说。

“你们都看见啦?!真的假的?我哪有啊!”浩宇辩解着

“呵呵,别装了,就差把你吃掉了,一点不给你面子,早上男生都在笑你呢”董诚也见缝插针的说

“她是谁啊?怎么没啥印象”陈浩宇看着张文丰问。

“怎么会啊,她也是我们的小学初中同学啊,叫穆文心,家也在县城,我记得小学4年级还和她一班过呢……”听张文丰这一说,浩宇竟有些隐约的印象,好像,自己和她也曾在某一年是同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