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黑少答话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5日

《天黑少答话》精彩章节目录_后街茶小说

天黑少答话

作者:后街茶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惊悚

记住,怪谈,往往不是凭空出现;而现实,也只是我们能看到的。少年半夜回家,遇上一个要求送她回家的女孩,少年没有理睬,结果第二天那个女孩却跟到他家。随后各种少年想不到的现象发生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警察来了,救护车也来了。

后来,路被堵上了,警戒线被拉开了。

后来,无关的人都被赶走了,人流被搁在了外面。

我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什么时候又站在这里?

最近的距离,家的楼下。

“终于到了。。。。”

仅仅是迈开脚的距离,60秒的倒数。

头痛已经到了境界线。右手按住额头,轻轻的咬着嘴唇。之后慢慢地伸出手。抓住了门把手。伸手拉出了钥匙。

在看到钥匙的时候,这边却愣住了,之后慢慢地。笑了出来。。

一个人的笑着,片刻却归入平静。眼睛却盯着钥匙不放。

”搞神马啊。。。。。。今天怎么了啊。”

回想了一下,不知为什么一股恶心感传到胃里?头痛更加厉害。

没有时间想这些别的,慌忙的打开门冲了进去。鞋子摔在了门口,直冲向厕所。胃里的东西便倾斜而下。

缓了好长时间。才找个什么地方坐下了,这才发现母亲不在家。好像之前提到过了。这样想的时候脑子又开始疼了起来,便往床上躺了下去。

中饭没有吃。如果母亲在家的话。一定不会让我这样的吧,不过现在没事。

就这样一觉睡到了下午,当我起来的时候已经3点了,啊,下午上课时2点。

躺在床上的我看了下手机,也没有什么电话,是说明老师没来吗。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迟到了。现在去的话大概路上要耽搁20分钟,估计我到了第2节可都下课了。

“。。。。还是算了吧。”

这样说着慢慢躺下,多睡一会吧,我这样想着。

今天的事太乱了点,早上的女孩,中午的车祸,我怕下午一出门又要遇到什么是。

嘛,也就这样说说,我也没太在意。只是。

这些对我的精神负担太重了罢了,当时的头痛比这些事的映像都要深呢。

话说回来,我是为什么头会这样疼啊。昨天我上被雨打了?有这可能,话说昨天我还是醒了一次吧。我有模模糊糊的映象,我记得当时是想关窗户来的。但我还是成了落汤鸡。嗯,估计是做梦了吧,我昨晚的确做了关于什么的梦,只是不记得类容的了。。。。

回想了这么多,总而言之,没有什么需要关心的东西。

为了赶跑头痛,我默默的闭上眼。

。。嘀嘀。。。。

“!!!!”

恐怖的映象划过,黑色中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

为什么。一闭眼就是这些?热风,火焰,喇叭声,警笛。这些挥之不去的东西围绕,盘旋在脑海里,。

一开始估计是太累了。没有时间想这个。到现在擦释放的压抑使人轻轻的抖动。

那时,死亡已经伸出手来。就在我脸上摸了下就走开了。而我还不知道。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然而如果就这样,我活下来了,是不是幸运呢?

那么那个白色车主呢。是不是不幸呢。

。。。。。。那些人怎么了。。。。。

那些不幸的人的结局是怎样?

当然这不关我什么事,我也可以什么都不管,当成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或许我该感到侥幸,或许我该为他们默哀。是的。只能做这些。我无能为力。

但只有我这么幸运吗,车子转过我冲向另一辆车子,眼睁睁看着车子爆炸了啊,这只是我幸运吗?死亡和我擦肩而过,冲向了另一个人。如果是我的幸运导致了别人的不幸呢?

。。。。。就像我的责任一样。。。。。

所以不能这样放着不管。

抖动了一下的手抓紧了。

即使什么事也做不到,总该关心一下吧,可能对与谁来说是多余的东西,不过我能这样安慰我自己了,那是我多少会有点心安的吧。

于是翻身起床,往门外走去。

头也不回。

在得到所谓的结局之前。

。。。。。。。。。。。

我去了网吧,是的,虽然家里也有电脑,不过还是选择去了网吧,原因呢?气氛。

我比较习惯网吧的那种气氛,不管是缭绕的烟雾还是不知何时会被大声吼出来的呐喊。

总结一下。。。就是乱。

我还没变态到喜欢往这种地方跑的程度,只是,那种气氛能让人的懒散消失,相比在家干点正事就想玩游戏,不如在网吧,虽然周围的人都在玩,但也因为如此才有的抵触心理,不想和他们一样。

憎恶。厌恶。负面感情反而能成为动力。

不是去否认善意的力量,只是相比善意的条件,恶意更容易实现。

以前就这么认为。。。。。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了吧。

但是。

这类事就如估测一般的,随心情波动的是很大的。心情好的时候看路边的狗和心情不好的时候看是不一样的。

“啊,狗先生你好。”与“这是谁家的野狗?”

当然我的心情满足条件到爆表。现在是看谁都不顺眼的情况也不一定。这样就简单多了,只要在满足一个微不足道的条件就好了。

关键就在这里。。。。。。。。。。

。。。。。。好安静。。。。。

这是停电了吗?完全没有人啊。

灯还是亮的呢。这样想着也和往常一样的刷了下生份证。看着什么也没说的网管。这边发问道

“今天怎么没人啊。”

带着眼睛的女孩抬头看了我一眼。之后眨了下眼睛。

“啊,好久没来了呢。怎么有功夫了?”

“喂,你能先回答我吗?”

“哦哦。”女孩笑呵呵的摘下眼镜。“刚刚升级系统呢。都下机了,在后面等,那边好像在玩什么手机游戏吧。嘛,就是不让我看。”

她摆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之后把手一摊”刚刚升级好,过会你帮我叫他们一下吧。”

我叹了口气“我一上机他们就会冲过来的啊。”说着抓着身份证往后面走去。

如我说的一样。

“哎。能上了?”

对于这种问题我只是点点头。慢慢地吧身份证号打进电脑。

周围终于吵杂起来,我咋了下舌。

那么开始吧。

。。。。。。。。

这种事情在我们市也算是大事,所以下午已经被报道了,算是今天的头条了。

与本市相关的网站,论坛都报道了这件事,关注度还挺高的。

随便找了几个网站看了下报道。现在那两个车的司机都在医院。似乎伤蛮重的,也暂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这的为他们捏把汗吧。

只是,在我看来当时又是爆炸又是起火的,没有当场死亡已经是奇迹了。

虽然我不愿这么想,但这是事实。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周围。

尽是些打游戏看电影的家伙。所以我不想和他们一样啊。

我关闭所有的网页,把电脑重起了。

这样做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一种强迫症吧。

在这段时间里,我好好回想了一下当时的经过。当时晕晕乎乎的我所知道的全部。

我不是侦探也不是推理小说家,说实在的我的脑子并不好。成绩也很差。

但有些事不去想的话,什么结果也没有。有些事是只要给你条件你立马能想到结果的。

。。。。习惯性推理。。。。

也就是依照条件按套路出牌。这种事我还是办得到的。只要有条件,我能和警察得出一样的结论也不一定。

看着电脑由蓝变黑。回想展开。

“。。。。总觉的当时我漏掉了点什么。”

。。。。。。当时。。。。。就是看到车子相撞之后。我好想思维突然跳出去了一下,在意识到车祸并大叫之前。。。。。有什么刺激了我。

没有印象,只是,违和感。

看着已经打开的电脑。默默的把手放了上去。

鼠标,键盘,视线跳跃在显示器上的各种窗口。

图片,文章,论坛,视频,邮件。各种东西,交杂在一起。混乱的屏幕。

电脑都开始卡了。由于我没有关掉那些跳出来的广告网站。

看这些东西,头晕死了。毫无新意的报道。几乎是粘贴过去的。

这就是普通的事故啊!

话说我到底在找什么啊。违和感?那种东西或许只是我自己才有的,我想我应该和这次事件有一点关系,但是,并不是说我就能读出不同的答案。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呢?那么这是违和感?可能是我自己对自己的庆幸吧。

喂,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在干吗?让自己安心的理由?难道要我瞎编吗?

忽视事实的话,就只是自己在玩幻想游戏了啊!

”。。。。。。。不是吧。。。。。“一下子懒散下来。

一下子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啊。这样想着瘫进了椅子里。

“喂!”我的耳边传来一阵热风。

“哇啊!!!!”我做出反应时一下子跳了起来。

对面看了我的反应后呵呵的笑了下。“你至于吗?”

我捂着像是受伤的耳朵回过头。

“你他妈!!!”

“好久不见,都跑到哪去了?”

夏阳,高一的同班同学,外号阳少,是个开朗过头的家伙,在学校都是个人物,简简单单的就能和别人搞好关系。同时也是当时班上的班草,不过缺点就是在于对谁都一样。

“你不会对谁打招呼都是在耳朵边上吹气吧?!”

“不是啊,有时候也是从后面抱。”

这边尽量保持淡定地坐下来了。他则把在我椅子的靠背上。

“。。。。。上个受害者是谁?”

“上个这样做的大概是学习委员吧,她反应比你还厉害。。。。等等,受害者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她有没有回身给你一巴掌?”

我再次握住鼠标,准备把界面都关闭。

“呵呵,又一次猜中了,这种运气为什么英语猜不到?”

“这是推理,再说就连我都想给你一巴掌。”

“啊~~,喂,我好心跟你打招呼的啊。”

“好心被谁给吃了。”

“你这家伙,2年没见本想给你个惊喜,结果却热脸一下子撞到冷屁股,你丫。。。。。。”

所以这种人怎么会成为班草的,我想不通啊。慢慢吧脸转向另一边。

吵死了啊。。。。。看着杂乱的屏幕。

“我说啊。。。。。要不要来一盘?”

。。。。。。。

“怎么了?”感觉到他的变化我侧脸问道。

“没。”对面笑着回答“还是老样子啊。”

我没说话默默的打开某个对战平台。点了进去。

灰色头像已不再跳动。。。。。

曾近的好友已经不知去了何处。头像以是尘封的死灰色。

在这些头像中只有一个是亮的。是的。边上的好友坐下了,慢慢地伸了个懒腰。

“拉我!”

慢慢地,再一次侧脸看了他一眼。

”好吧。“

已经多少时间没玩过了?为什么不去玩呢?不知道,及时家里的电脑断了网,及时没时间,即使才刚刚成年,也不是理由。

不熟练的敲打键盘,不熟练的操作,笑什么啊,你是白痴吗?不要大喊啊,吵死了!告诉过你,网吧最2的事就是唱歌没人搭理你,不长记性吗?

结果输了。反扑没有成功就结束。输了,但没有那么失落,因为对于现在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他还在哈哈大笑着。说着谁谁完全不会玩的话。对于此我以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着。

“只有你没变啊。”

对面笑了一下,像是听到了一样,害我下了一下,他却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之前看到了一个可爱了萝莉哦。”

我摆出一副那有怎样的表情,看他接着说道。

“当时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想多看一眼啊,之后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他男友?”

“呵呵,你想多了,不过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从位子上站起来,拿起身份证晃了一下。我知道他准备下机了。

“中午我在楼下吃面条,无意间的往窗子外望了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小孩,很可爱的家伙,多看了一眼,便看到了另一个家伙。”

走到转角出的他旋转了一圈后用身份证指了指我,轻轻一笑,接着,像是开枪一样吧手往上一抬。

“就是你哦。”

“咣!!!!”以他为主题的背景炸裂开来,

。。。雷。。。。突入而来的的雷雨将天色拉暗。

雨声落下,黑色的窗子,一条条闪光划出,使室内的光线显得无精打采。

“!!!!!!”

这边慌忙的站起来,但是因为太急了结果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就保持这个角度,他说了。

“对!车祸之前哦。”

告诉我这个,难道当时她在场?难道他猜到我要来查事情?

他有一个外号,虽然是以前他自己说过的,却没有怎么放在心上,现在看来。

。。。先知(prescience)。。。

作为引导事情的发展的人物。

“夏阳啊啊啊啊啊!!!!!!”

对于我的咆哮他却淡定的转过身,这个角度看不到脸

“接下来就要自己处理了哦。”

衣角被风吹起,就这样头也不回,只是轻轻的抬了抬手。

如同曲终谢幕一般的华丽,闪电的伴奏,雷声的呐喊。

即使追过去也没用,就如同那个外号一样,他已经不会被我发现了。

站在雨泊中,看着天,黑色而且压的非常低。

我猜到,多少页感觉到了一点,那场车祸中有什么还不清楚的东西。

没有就这样结束。

随着一声响雷,昏暗的空间失去了他的光芒,停电,一条街的店面都黑下来,这一瞬间,我想起了什么。

发生过同样的事!!等等,在哪?想不起来。

然而却有什么在眼前挥之不去。

雨水,停电,短信,还有那句话。

“送我回家吧。”

!!!!!!

忽然间,我又感觉到了什么,压抑的感觉。

以此为契机,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发现自己不知觉得站在天桥上。

四周延伸开的马路上没有一辆车,昏黑的夜空,不知哪来的光,是我不是什么都看不见。

死寂。。。。。或许是荒芜,以这个回字形的天桥展开了。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或许已经来不及了。

桥上传来某种声音

“。。。。。。。意识到了。。。吗?”

眼前有什么矗立在那里,声音从那传来,那东西估计要比我高一点,以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到的身影从昏暗中凸显出来。

我不认定这是个人,不敢下着定论,要说的话那东西从感觉上更加接近怪物。

黑色的怪物,以黑布一样的东西盖满全身,然却在肩膀的地方留了空,从那里露出暗色的皮肤。

那是灰白色的皮肤,头上盖着风帽,我很庆幸没看到他的脸,但就这样也让我冒出了冷汗。

与我的惊慌相对的。他轻轻的笑了笑。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怪物吗?”

。。。。。呵。。呵呵。。。。

悠远的声音刺激着耳膜,我觉得我的脚在颤抖。

“你。。。是?”

“关键是你是什么?”

”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能触碰鬼人类有三种。”

他伸出手张开手掌,灰白细长到过分的手指在空中摆了摆。

“以道具与语言召唤和消灭鬼的术士,传导神意志的牧师,以及特殊体质的小孩灵育童(Son of the devil)。”

说着将手缩回了黑色的包裹中,之后轻轻抬了抬头。

“你一种都不是啊。”

“你说什么。。。鬼?”

那边对我的疑问似乎感到很惊讶。晃动了一下上身之后回答到。

”难道还你不知道那东西的本质?”

我听不懂,说以没说话,也不敢动,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抓着我的腿一样,想移动一点都不行。

“看来我和你接触还是太早了啊,咯咯。。。。。。不过!“

接着,眼前的事物发生了变化,可能是我因为紧张而发生的幻觉,但是,即使这么认为,我的神经还是受到了很严重的冲击。

那家伙的肩膀动了动,那里没被黑色不遮盖的地方大概有一个手机那么大。可以看到他灰白色的肩膀。

“可别死了。。。。。。。!”

说着从他肩膀上的洞里有什么凸了起来,灰白色的凸起,完全想不到人身上会有这类东西。

“你对我们还是很重要的!”

接着,肩膀上那两块凸起从下面开始分开,凸起微微的往他背后靠了靠之后,靠外的一边继续从空洞出**。到此我仍不知道那是什么。

最后,伴随着恶心感看到了结果,分开的一半的末端,长着我们熟知的事物。

“。。。。。手。。。。”

“真是有趣的表情啊。”

他将那长的奇怪的手臂就这样张开。

“天生异象,不只是遗传学问题,像我这样就是灵育童哦!”

不只是长,前臂比一般人长的多,而上臂则只有一个手掌的长度。

“知道刘备吗。他也是灵育童哦。”

“。。。怪物!”

“嘛,也是啊,希望你能了解,这世界上,不只是教科书上说的那么简单。”

像是结尾宣言一样,周围的压迫感消失了,他一下从天桥上跳了下去。在桥下,只是后头看我一眼就走掉了。

不久,我听见了车子的声音,低头一看,交通再一次顺畅起来。

结束了?

我一下子靠在栏杆上。如果不这样做。我想,我会倒在地上。

深吸一口气。吐出的时候还在抖个不停。

貌似没有什么特别的恶意呢。应该是特意来告诉我这些的。我这样想着。

。。。。。。灵育童。。。。。

桥下的车辆开始穿梭。就这样听着,以没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怎么做到的,那个怪物!”

抬头看向天空,伸出颤抖的双手,因恐惧而煞白。

人类对未知充满恐惧,和看不见事物的慌张一样,是人的本能。

但是,因为是这种本能才会去创造火,人类才能走到现在。

恐惧,颤抖,慌乱,在黑暗中哭泣,挣扎,从而摆脱过去,重新站起来。

没有摆脱恐惧,颤抖依旧,泪水未干,及时这样还是要去面对。

本能,求生。。。。。。。

我将右手伸向天空,寒冷使我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以至于手指开始扭曲变形。

“里世界。。。。。。。。。。。"

压住寒意,用力握紧拳头。

。。。。。给我看好了!!!

第二天就这样结束。

只是,我还不知道某个网吧到现在还在停电中。。。。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