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爱的日记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爱的日记》精彩章节目录_黛子夫小说在线阅读

爱的日记

作者:黛子夫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因为精神病的爱意,一切疯癫和荒诞都有了存在的理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人皱眉,出乎本能地瞧了瞧脚下。一滴一滴暗红色的血迹从精神病院的铁门里排列到了路灯下,并继续延伸向前着。血迹的每一滴大小都差不多相同,从地面上渗透的痕迹来看,出血量并不大。她低着头循着血迹一步一步往前走,大概十来步路的样子,被迫停了下来。血迹消失了,没有前进的迹象,同样没有折返的痕迹,干净利落。

女人四下里环顾了一圈,周围寂静无比,连原先来时的猫叫都没了声响。她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将视线移向左边的矮墙。果然。这里的矮墙比别处短了一截,似乎之前坍塌过,一堆乱砖破瓦散落在墙脚。女人蹲下身去,扒开了两块砖头,露出一张猫脸。

通体黑色,鼻尖是白的。四肢被绑成了扭曲的形状,一道不深不浅的刀口小心翼翼地划开了脖子。划痕里面的肉向外翻,从切口处不断向外溢着血,血量不大却持续不断。手法熟练而高明,惊得女人倒吸了一口气。她伸出手指探了探小家伙,似乎还没死透,背腹的毛像是经过一番剧烈而痛苦的挣扎,身体还有余热。于是她把盖在猫身上的乱砖全部移开,正要移动到平坦的地面上来,却发现了压在猫身上的一张纸条。

纸条已经被血浸透,女人拿起来凑到稍稍明亮处,纸条上有一行字:

“你应该过来见我,我也许能帮到你。具体时间和地址你等着你女儿的手机里的短信。”

女人瞪大眼睛,像是有人拿锋利的矛刺穿过脑袋。她的心顿时漏停,将纸反复看了三遍。双手抖个不停,将散发着血欲的纸折好装在上衣口袋里。纸上浸着的血透过口袋渗了出来,正好映在衣角的那几朵瘦梅上。白梅变成了猩红的颜色。

摸索掏出女儿的手机,按亮手机屏幕,指示灯提示仅剩20%的电。她用手指再次滑过女儿的脸,一道血痕被抹在屏幕上,像阳明山上满山的樱花子。

女人不知道是怎样回去的,只是记得将女儿钱包里的身份证上的住址信息输在导航里,就跟着弯弯绕绕回了家。这个城市变化迅猛而强硬,让自己不太愿意去主动接纳。她从钱包里拽出钥匙,一个一个**去试着转动,自己怕是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打开房间里的灯,家里完全变了个样,只有那张枕头上绣着白梅的床还丝毫未变。她叹了口气,连鞋子都未脱就把自己摔在床上,脸贴着白梅轻轻的嗅着,一股少女洗发水的芳香还未散去。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七点多了。晨曦从厚厚窗帘的镂空中轻漫进来,在床与窗的空地上打着旋儿。困意如潮水般袭过,一寸一寸舔舐着她的神经。但紧张与不安从另一边咯巴咯巴细细密密啃上来,两种意识相互撕裂着、蔓延着,像被周身的黑白蚂蚁覆体,不管是哪一边都毫不留情地蚕食着她的内脏和骨头。女人翻了个身,把女儿的手机放在枕头旁边,一动不动直勾勾地盯着信息指示灯。当全部精神集中在一个小点的时候,周遭的视野会逐渐模糊,成为幻影。她心里默默地数着,仿佛有数到一个特定的数字指示灯就会亮起的莫大期许。可窗外的玫瑰香气刺激着女人的大脑,让她头痛欲裂,无法集中精神。

她解下红酝酝的枫叶梳子,放松头发想让头痛减轻一些,可似乎没什么效果。于是翻身起来,走到窗前,一把扯开了窗帘。

一片暗红色兀地跳到眼前。女儿种了整整一小花园的玫瑰,它们蹭着略湿的晨风,自顾自地高昂着头颅诡异地咧嘴笑着,将一小片一小片微微的红光反射在了窗玻璃上。女人似乎记起很多年前自己和女儿在这里种过一株玫瑰,后来怕不能成活也就没再管,没想到这离别的时间里,女儿竟将这园子栽满了。

她打开通往小花园的小门跨了进去,一朵一朵仔细地瞧。突然发现靠近窗根儿底下的一块小方地上并没有玫瑰。女人好奇地绕了过去,方地上的土似乎不太适合种植植物,干干细细绵绵的,倒像是坟头埋死人的黄土。这个想法一出,她马上被自己吓了一跳,抚抚额头,可能是这几天精神太过紧张的缘故。

女人往回踱去,可是没走几步,却又犹豫地停了下来。强烈的好奇心啃食着自己,她突然转过身去,拿起旁边挖土的小花铲走到方地前,向下挖去。

似乎并没有什么,只是细细绵绵的黄土一味地漫上来,被搅得空气里全是,与清晨湿漉漉地水汽混在一起,堵住了鼻腔。女人舒了口气,正当为自己的多疑而自责的时候,花铲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果然?有东西么?

女人抿着嘴,飞快的挥动双臂,紧着加了几铲子下去。一具干枯发黑的骨架露了出来,水份已经完全蒸发掉,硬邦邦的肉与骨头融为一体。女人仔细端详,这不像是人骨,而更像是……

一只狗的。

心中的弦稍稍被扭松了些,一只蜜蜂飞到了两扇窗子的缝隙里,“嗡嗡嗡”地撞着。她隔窗瞥了一眼卧室床上女儿的手机,依旧安静。这种安静,尤为可怕。就像你在等待一颗表面安静沉睡的炸弹,总是觉得爆炸就在下一秒会如期而至。

她决定走进浴室,刚刚极其的绵土被潮湿的空气牢牢地粘着在皮肤上和发丝里,像被贴了一张人皮一样让人喘不过气。女人目光扫了扫壁架,洗浴用品出人意料的齐全,第三层右侧还摆放着几瓶男士套装。她不禁想知道女儿已经长成了一个怎样的女孩子,是不是有着像她一样格格不入的性格和不随时间而流逝的韵味,每天做着什么样的工作,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交着什么样的朋友,爱着什么样的男孩子。想着想着,女人不禁为自己没有太多的参与女儿的成长感到愧疚,她拿起壁架底层的一瓶沐浴露,打开盖子轻轻闻了闻,没错,和枕头上的味道是一样的,却和一般被大众所普遍青睐的味道有些不同。像白露蘸着青草,又有些隐隐约约的奶香。也许女儿就是每天以这样的气味在光怪陆离的忙碌的大街小巷中显示自己不太一样的存在。

这一点和自己相似。可是,她也一定过得很累吧。

女人一边想着,一边脱去衣服,躬身拧开放水口,就在转身关上浴室门的那一瞬间,失声叫了出来。

浴室门背后,装满了大大小小的锁。黑色的、紫色的,大部分因为浴室水汽的缘故已经生锈,褐色的锈迹被水浸染的从一个个锁眼中直直流淌下来——像一面钉满了圣徒眼睛的祭祀墙,眼珠已被异端挖去,只留下黑漆漆的眼眶,从中留下些许泪来,哭泣信仰末世的悲哀。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