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始为尔卿歌此歌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始为尔卿歌此歌》精彩章节目录_小可墨宝有何贵干小说在线阅读

始为尔卿歌此歌

作者:小可墨宝有何贵干分类:校园小说类型:现实

简介真的好难写。饿~把麻烦的章节加了0.5,不喜欢跳过也没事(PS:每个带0.5花费的时间是正常章节的一倍)。总之,校园反穿越文,以塔罗牌的结果为框架,不让它太监,起码要写到自己的提纲入主联合国。另外封面为自己用数位板手工刨制,不喜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市中心的人民广场上播放着理查德的星空钢琴曲,对于几个人来讲,这曲子不太适合当做目前背景音乐,但是作为不是播放者而是旁观者的我们,却又无权关闭播放的源头。

  “哥哥,买束花送给姐姐吧。红红的玫瑰花就像姐姐一样,买一朵代表心中只有你,买两朵是世上只有我们,买三朵......”

  一个卖花的小姑娘拦住我的去路,将一束玫瑰花塞到我手中,然后后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这样的故事并不是只会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人民广场九点后的人流依然多,强卖花的故事不停上演着。

  滇市是全世界有名的花市,也有全国最大的鲜花交易市场。昔日有金殿赞歌:冲冠一怒红颜老,满地山茶映夕曛;再有滇市游记:四季看花花不老,一江春月在滇城。

  却不想在这九夏芙蓉绚烂花市的背后,无数的未成年女孩在一个个不明真相的群众面前,默默道着属于自己的心酸。

  “糖宝,别管小孩,这样的孩子这边还不是见多了,你把花放在旁边的台阶上,还怕他们拦你不成?”

  “我不是她的女朋友,我只是一起,只是......”

  正当作为土著的室佬张庚平为我出谋划策时,之前被受邀来买鞋的李惠瑶却意外被小姑娘的话触动。

  李惠瑶为什么会跟过来呢?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李惠瑶同学,你知道今晚刘梦唐有什么活动?”

  “我管他有什么活动,我又不是他什么?”

  张庚平这厮,昨天得到具体消息耐克滇市旗舰店有款新鞋子明早发售一百双,凭身份证限领一双,于是死磨硬泡让我们一宿舍帮他买,好处费是一晚通宵不限零食加一张大红票。

  “不能这么说嘛?大晚上的活动,年轻人火气旺,会干啥?”

  “......”

  “如果骗你,我张某人一辈子当小人!”(心里默默耍赖皮)

  “今晚几点,在哪汇合?”

  是的,抱持看好戏的张姓男子,就是这样把她骗过来的。

  “我只是监督他而已。”

  故事转到现在买花的时候,李惠瑶矢口否认道。

  “那哥哥,你更应该买束花送给姐姐。”

  小姑娘扯着我的衣角,有点稍微用力,我没有生气,远处,好像看见一个监督她的成年人看着我们这边。

  “大哥哥,买她一束花吧。”

  耳边突然飘起一句像是成年女性的声音。

  “你有说让我买她的话吗?”

  “你说什么?我只是来监督你的。”

  看样子不是李惠瑶说的,但是听音色像她这样年龄的人才会发出来的,不像是这些身边的小卖花女。

  我拿出十块钱,递给小姑娘,然后收起这束花。

  “这么晚了,早点回家吧,注意安全。”

  是啊,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虽然市中心灯火通明,远去的市区可曾如此。

  “谢谢哥哥。”

  不是这个卖花的小姑娘的,那个音色又响起来,我注意到一个穿着蓝紫色花衣服的小姑娘注视着我们,手上捧着如同她一样的花束,应该是风信子。

  “哥哥,她是个哑巴,如果你可怜她,也买她一束吧。”

  “我看你们这群小孩还得寸进尺呢?”

  室佬有些不高兴,见我买了花,觉得我非常容易受骗。

  “我也没让你买,不买也行啊。我只是看着哑巴杨可怜。”

  说完,收到钱的小女孩向着张庚平做了一个鬼脸,一溜烟不见了。

  “哥哥,再见!”

  “都什么事,你也太好心吧,你这是愚善,助长那帮吃她们小孩的成年人。”

  在室佬的抱怨声中,那个风信子也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小朋友,你刚才的话是对我说的吗?”

  “......”

  在她不作声的时候,我稍微瞧见她后颈出现的勒痕,那可不是自己可以弄出来的,那是从后向前的拉扯造成的。

  “你,你脖子上的痕迹难道是?”

  “......”

  虽然我注意她的异状,但是她加快步伐离开我们。这才让我稍微注意到远处的成年人向她走了过来,她的腿脚虽然有些哆嗦,但是还是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哥哥,救救我吧!”

  耳边,又回荡起不合时宜的声响,是那种透彻绝望的声音,让我一瞬间慌了神,等我回过神来,风信子和年轻人已经不见了。

  “难道就没有人去管这个问题吗?”

  我有些于心不忍,问了一下室佬,这个老土著人对滇市的故事知道的远远比我多。

  “管,当然管,但是管得来,管得上,管不够的问题吗?”

  室佬张庚平少有的认真,好像短短一句话,里面隐含好多东西,至少我们这些外地人只能看到表面,深入不到里面去。

  “庚平说的没错,梦唐你不知道吗?你知道国内犯罪最多的类型是什么吗?”

  李惠瑶听到这里,也开口说话了,收到花后感觉太多也发生不少转变,大概在她眼中我从一个负心汉地位稍有提高,变成有点好心的愣头青。

  “不是偷盗抢劫之类的犯罪吗?”

  “是的,但是你又知道是哪些人群是高发人群吗?”

  “我......想应该是那些游手好闲的人吧。”我有点语塞道。

  确实,在国内,继续所有的犯罪都有原因,那些偷盗抢劫的犯罪一般都是难以为继生活游手好闲的人才会去做的,新闻播放多是这么解释的。

  “一半对一半错吧。在所有的犯罪中,财产性质的犯罪占据至少四分之三,而财产性质犯罪中,有至少四分之三是流动人口做的,这些流动人口中,至少四分之三是缺少低保的朝不保夕的人群,他们是高危人群,被社会所忽视的高危人群,有钱人讨厌着他们,却又不想想怎么采取措施改变这种情况,生活很多不如意自己确实不想发生,但是实际却又时刻发生着,就是他们的处境。”

  李惠瑶作为法学院的校花,自然对那些犯罪数据分析有些了解。

  “所以,所以这种方式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方式之一,至少会让社会更加稳定些,而在风平浪静的水面上不会产生一丝波澜。”

  李惠瑶说着貌似和自己不相关的话题,一会儿滇市的冷风吹了过来,她也稍微哆嗦一下,我脱下外套,不等她要不要,强行披在她身上,但一想到穿的比我现在还少的那群小女孩......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还是通宵去吧。”

  之前一直不发话的鲁子杰也受不了这滇市的冷风,提议我们尽早先去附近网咖坐坐,等着明早四点再来隔壁的耐克旗舰店排队。

  “好!”“好的,早该出发了。”“......”

  受不了这冷风,大家也想早点终止当前的话题,除了我之外。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