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妖瞳第一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6日

《妖瞳第一后》精彩章节目录_花落少女兮小说免费阅读

妖瞳第一后

作者:花落少女兮分类:古言小说类型:爽文

一代枭雄女总裁,意外穿越,成为将军府的三小姐处境艰难,为摆脱这困境,只得动用母族强大的力量,虐长姐,斗韩氏,铲除太子党,她前进的路上遇佛杀佛,遇神杀神,重新走上人生巅峰,可不想却有这么一个人,以他真心换她倾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索命的梦魇

精致的银色八卦锁盘外圈是乾、坤、艮、兑、坎、离、巽、震是八个字,而内圈却是八只神兽青龙、白虎、玄武、朱雀、黄龙、应龙、螣蛇、勾陈,中间是对阴阳鱼。

慕容晴研究着锁盘在哪倒腾半天都没打开,有些犯愁的一只手托着下颚,一手在锁盘上随意摸着,可怎料这八卦锁盘上不知有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慕容晴的手。

慕容晴快速缩回手低头看去,一滴鲜红的血液滴在了八卦锁盘上,并快速的被其吸收。

吸收了鲜血的八卦锁盘自动旋转,上面的八个字与八只神兽相互对应十几次过后,伴随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原本一丝缝隙都没的锁盘突然裂开,向盒子的四角收去。

“高科技呀!“

这让上一世见惯了各种高科技的慕容晴,也有些不敢相信震惊的目瞪口呆,这东西还滴血认亲是咋地。

当锁盘完全打开时,里面赫然呈现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令牌,繁琐复古的花纹,精工细琢的做工,怎么看都不像凡品。

慕容晴将令牌拿在手颠了颠,入手深沉,正面刻的是一个“令”子,背面却刻着“财神”二字。

此令牌非金非银非木,非铁非玉,到底是什么材质,就连见多识广的慕容晴一时也说不上来。

慕容晴翻看了一会令牌,便将目光落在令牌下的那封信上,她迟疑随手放下令牌。

“当!”

慕容晴惊讶寻声看去,原来是她没放好令牌掉在了地上,当她看到被令牌砸中的地面顿时傻了眼,这……这……令牌得有多重啊!竟然砸坏了一块青石砖。

慕容晴呆愣了很久,这才差异的又重新将令牌拿了起来,确实有点份量不假,可也不至于将地面给砸坏了吧!

慕容晴寻思了一会直接将令牌贴身收好,然后拿起那封信打开一看,是宋氏就给原主的。

信的大致内容是说让原主好好保管令牌,不要让韩氏母女得了去,还有如何与宋家联络的方式,慕容晴疑惑宋家不是消失了吗?还能联系到?

慕容晴继续往下看,下面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宋家掌管的势力,看过信后的慕容晴心中狂喜。

“呵呵呵……这要是让韩氏和慕容华母女知道,她们费尽心机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就在她们所认为的晦气盒子里,心里会作何感想!”慕容晴躺在床上捧腹大笑。

“慕容晴那个小贱人呢?”

“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打我的华儿。”

就在慕容晴脸上的笑容还未退去时,忽听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一个女人愤怒的质问声,慕容晴秀眉微微轻蹙,赶忙将信收好。

心中冷笑:来的真快呀,听声音来的人应该还不少,正好今天闲来无事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砰!”

随着脚步声靠近,房门被人大力的推开,刺骨的说寒风瞬间充满了这巴掌大的小屋。

慕容晴打了个冷颤向门外看去,但见几个婢女簇拥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刚刚被吓跑的慕容华。

妇人乌黑浓密的发髻盘于头顶,金镶玉的头饰与那身湛蓝色锦缎华服互相映衬,彰显此妇人的身份与众不同。而她正是如今慕容家的主母韩氏,三四十岁的年纪,保养的很好,如刀的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韩氏得知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怒不可歇,虽然没被打到,但是吓到也不行,这口恶气一定要为她女儿讨回来。

看着气势汹汹的韩氏,慕容晴的内心深处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看来这韩氏给原主留下的阴影还真是不小啊!这让慕容晴心中怒火再起,今天必定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慕容晴,母亲来了,你还不赶紧跪地迎接!”慕容华仗着有身边的韩氏撑腰,一进门就对慕容晴大呼小叫。

“哪来的阿猫阿狗在这乱叫,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慕容晴瞥了眼站在韩氏身边的慕容华,冷声说道。

“你……”

慕容华指着靠在床头的慕容晴跺了跺脚,赶忙看向身旁的韩氏。

“母亲,您都看到了吧,她竟敢说女儿是猫狗,那……那您又算是什么啊?”慕容华轻轻攀上韩氏的手臂憋着小嘴一脸委屈的说。

“如此没有规矩成何体统?来人,请家法!”韩氏面色阴沉的说道。

“诺!”

“夫……夫人,大……大小姐,我家小姐才刚醒过来,身子虚弱得很,可是万万受不得家法啊,夫人……”

这时出去打热水的芙蓉也回来了,听闻韩氏要对慕容晴动用家法,吓得赶忙放下水盆跑过来跪地求情。

“把这个贱婢拖出去!”慕容华指了指芙蓉,一甩袍袖厉声说道。

“不……不……夫人,大小姐,要打……要打你们就打奴婢好了。”眼看韩氏身后那几个丫鬟就要走上前来,芙蓉慌忙起身,护在慕容晴身前,一脸焦急的说道。

“你们都聋了吗?快点把这贱婢拖出去。”慕容华狠厉的看了眼身边的婢女说。

“诺!”

众婢女赶忙上前去拖拽芙蓉,芙蓉被拖走同时还在为慕容晴向韩氏和慕容华求情。

“夫人,家法到。”婢女秋竹双手捧着戒鞭走了过来。

慕容晴抬眸向戒鞭看去,那是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鞭,二尺长,二寸粗细。

“把她给我拖过来!”慕容华恶狠狠的说道。

“诺!”

当两个婢女伸手去抓慕容晴时,慕容晴冷眼看着她们豁然起身,一巴掌便甩了过去。

“啪、啪!”

这……

这一巴掌打楞了在场的所人,这还是以前被她们随意欺凌的那个慕容家嫡女——慕容晴吗?

“我们慕容家养的狗见了我还要摇摇尾巴,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慕容晴目光森然的看向那两个婢女,她的话带给众人更多的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那是一种与生俱来上位者的威严!

“慕容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竟敢打母亲的贴身婢女!”慕容华葱白玉手指着慕容晴大声说道。

“狗仗人势就该打!”慕容晴说着话一步上前,抓住慕容华那根指向她的手指用力一拧。

“咔嚓!”

“啊……”

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和慕容华的惨叫,她那张倾国倾城的小脸瞬间惨白,泪水夺眶而出,捧着自己的手退到韩氏身边瑟瑟发抖。

“快,叫大夫。”韩氏心疼的看着自己女儿那根断指焦急说道。

“诺!”

“慕容晴,你……你……竟敢伤了你大姐姐的手!”安慰过慕容华后,韩氏瞪向慕容晴气急败坏的说。

“伤了有如何?我这人就是不喜欢被别人指着鼻子说话!”慕容晴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慕容华的断指说道。

“岂有此理,竟敢伤害长姐,以下犯上,忤逆长辈,不知悔改,真是家法难容。”韩氏一脸怒气的指着慕容晴厉声喝道。

随后她又想到自己女儿被扭断的手指,将指着慕容晴的手快速的缩了回去。

“我看不知悔改的人是你,韩氏你在我慕容家为虎作伥,纵容女儿和下人肆意妄为却视而不见,你可知家法难容!”慕容晴眸光犀利的看着韩氏。

韩氏被慕容晴这犀利的眼神看的,不知为何心里却慌了半拍儿。

“你……来人,将她给我抓起来,家法处置!”韩氏狠戾喝道,却是再也敢指着慕容晴说话了。

“诺!”

那两个被慕容晴打脸的奴婢再次扑了上来,眼见于此慕容晴一把夺过秋竹手中的家法,照准二人,劈头盖脸的便打了过去。

“啪!”

“啊……”

“家法,什么是家法?今天我就来告诉告诉你们,这才是家法,以下犯上,该打!”慕容晴的话伴随着戒鞭落在了众人的耳中。 

这一刻,众人才算是体会了慕容晴口中的家法到底是什么。

“你……慕容晴,你……”慕容华的脸,此刻已经痛的完全变得扭曲,妆花形象毁,哪还有刚进门时那咄咄逼人的狠厉。

“我?”

“我怎么了?”

“目无尊卑,视我慕容家礼教何在?”

“以下犯上,视我当朝法度何在?”

“欺下瞒上,大逆不道家法难容!”

随着慕容晴的声声质问,凡是被她看上的,皆逃不开她手中的戒鞭不论是谁。

“哎呦……”

“啊……”

“三小姐,饶命啊……”

“够了!给我住……”

韩氏眼见闹得不像话,快步走向慕容晴,一把便攥住了她那纤细的手腕,可下一刻,韩氏却像是看到了洪荒猛兽般,急忙后退,由于后退速度过快,韩氏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你……你……你不是人。”此刻,稍事缓过神来的韩氏,颤抖的抬起手指着慕容晴颤声说道。

“呵呵,我确实不是人,我是向你们索命的梦魇!”一缕青丝滑落,恰好挡住了慕容晴那带着戾气的半张俏脸。

虽说青丝挡住了她的俏脸,但却挡不住那对如血般的双眸。

双眸如血,散发出的气息犹如那九幽深渊中的厉鬼,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