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庶女贵凰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8日

《庶女贵凰》精彩章节目录_颜小橙小说免费阅读

庶女贵凰

作者:颜小橙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初见他,她权倾朝野,满目尽是苍凉。再见他,她重生归来,看似柔软而致命。从此,他一副风流才子,看似纵横花间,实则朝廷尽在他手。他坑骗世人,她则娓娓利用之谋己利。他背后坑人,她暗自继续谋利。他调戏众女,她以此做美人生意风生水起。赵承瑾:……论青史上最惨相公,非他莫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后,薨。”

随着太监吊嗓子似的声音响起,跪在慈宁宫内内外外的嫔妃、宫女,各个以帕拭泪,哭成一团。

看那哀伤难掩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要让他们殉葬呢。

后宫中的,哪个不是人精,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似的掉下来,哭得却极有节制,不仅妆容如旧,就连声音听起来都是一个调的。

毕竟太后仙逝的时候,可并不是她们“脱颖而出”的机会。

建元帝难过的同时,也悄悄松了口气,毕竟现在海河晏清、天下太平,有一个手腕强势的太后垂帘听政,哪怕两人是亲母子,也带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耳边呜咽之声不绝,他蓦地回忆起来,七八岁时,自己染了风寒,母后那时只是个昭仪,又被人陷害禁足,没有银子,连太医也请不来。

情急之下,母后只能亲自动手,腊九寒天,在内室和院子之间,来回往返,用积雪来给他降温。

折腾到半夜,他体温总算降了下去,迷迷糊糊间,看见母后伏在床头,捂着脸,发出压抑的呜咽声。

那是他唯一一次见到母后哭。

谁能想到,三十二年后,那个不受宠、差点感染风寒而死的皇子,会在最后继承大统,坐拥天下?

而蒲柳之姿的母后,却深谙人心,利用鹬蚌相争的方法,引得四皇叔和安定王争斗不休,以此平衡朝政,给了他们母子休养生息的机会。

记忆中颜若朝华,柔弱却坚定的母妃,眼前躺在床上,满头银丝,死后余威尤烈的太后遗体。

两幅画面在脑海中不断交织。

建元帝上前一步,以后再没有人垂帘听政,给他带来令人窒息的压力,可同样的,那个捧雪给他治病,扶他一步一步坐稳皇位的母妃,也再不会有第二个了。

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突然跪地,伏在床前,拉着太后的手,像是七八岁,还在海棠宫一样,低低叫道:“母妃!”

他不知道的是。

太后就站在他身边。

宋清桐神色复杂,自己生前染指朝政,儿子虽贵为九五至尊,却因为政务上的错误,常常被她训斥,母子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她是知道的。

本以为自己死后,建元帝不欣喜若狂就算好了,却没想到,他的丧母之痛竟然如此的情真意切。

唉。

十四岁选秀入宫,五十八岁寿终正寝,整整四十四年的时光,前半段在后宫嫔妃的明争暗斗中艰难求生,后半段为平衡朝廷势力,步步为营。

对于唯一的儿子,她的确亏欠许多。

宋清桐感慨不已,虽知阴阳两隔,却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碰碰建元帝,然而相触的一瞬间。

眼前浮现的,竟是宋清珠的脸!

两人同样出身将军府,不过三小姐宋清珠是嫡女,是天上飘着的云彩,而她六小姐宋清桐是庶女,是地上任人践踏的烂泥!

当初母亲进府时,曾受宠过一段日子,失宠之后,她们母女,因此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连得脸的下人,都能来踩她们一脚。

记忆中,她在将军府的日子,过的根本就是生不如死。

所以,当大夫人为了不让亲女儿入宫,命令她代替宋清珠参加选秀的时候,宋清桐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可自己的果决,不仅没能换来同情,反而惹来了大夫人的猜忌,甚至特意花了银子,让太监将她打发到掖庭干苦活。

多亏当初选秀时,遇见的太常卿之女,徐岚姐姐伸手帮了忙,才将她换到了另一个比较清闲的宫里。

退让至此。

大夫人仍不肯放过她,第一次出手,在她肩上留下了永久的疤痕,第二次出手,直接要了母亲的命!

也就是从那时起,宋清桐终于明白,一味退让,只能换来得寸进尺,母亲死后,她再无顾忌。

甚至为了得宠不择手段。

皇后、贵妃、还有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妃嫔的手段,她都一一领略过,然后还击回去,最后终于在二十岁那年,诞下皇子,被封为昭仪,位列九嫔之首。

风光无限之时,却遭一同入宫,亲如姐妹的聂采莲背叛,失了圣宠,顿时跌入谷底,好似回到了当初在将军府的日子。

好在当时已经有了儿子傍身,她冷静下来后,分析局势,剖析利弊,最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就是洗尽铅华,暂时伏低做小。

那段看不到曙光的日子,无比难过,九死一生,她赌的就是那一分气运,最终,上天还是垂怜她的。

皇后身死,贵妃失子、失宠,皇上身染重病,随时可能驾崩。

她私下与安定王联手,约定以后让出无数利益,才让他答应扶持自己的儿子上位,支持自己垂帘听政。

坐稳太后的位置后,又将野心勃勃、手段高超的四王爷赵承瑾从封地召回京城,利用他和安定王打擂台。

两边旗鼓相当,最终,如自己所愿,在朝堂上形成了一个平衡。

然而少年时的经历太过坎坷,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哪怕后半生以无数天灵地宝温养,自己体内的暗伤,也不过是略有缓解罢了。

最终在五十八岁这年,溘然长逝。

指尖如风吹飞沙,眨眼间,她的半个手臂已经消失,宋清桐沉默无言,这是要投胎转世了吗?

对不起她的人,早就死了,坟前的草都长了两丈高,而自己,哪怕死后,也会配享太庙,享受子孙的供奉,甚至在史册上留下一笔。

本来毫无遗憾才对。

可宋清桐内心却涌起强烈的不甘,她一生忍耐、等待、反击,从未故意伤害过任何一人,可后来权倾朝野时,却举目无亲,就连恨之入骨的仇人,也早因愚蠢而死。

想回报的人不在,想报复的人也不在。

她不想信什么天理循环,公道自昭,她只想护住母亲,然后亲手报仇!

天空中,电闪雷鸣之后,倾盆大雨“轰然”落下,像黄豆般朝着身体的四面八方砸去。

这感触如此真切,恍惚间,她仿佛又回到了十四岁生日那天,母亲抱着自己,像两只落汤鸡一样,跪在连珠院的大门前。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