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白夜风云录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8日

《白夜风云录》精彩章节目录_陈晚小说在线阅读

白夜风云录

作者:陈晚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惨白之长夜,踽踽而独行。纵堕阴森之宿命,不灭吾心之光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熊熊烈焰向慕辰夜扑来,但他竟然纹丝不动,任凭火焰冲到他身上。艳红的火光撕裂了了苍穹,热流汹涌地扩散开来,从每个人身边刮过。仅仅是被这阵热风席卷,也能感受到这火焰的巨大威力,加上后面那客栈也被一起点燃,即使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热度也令人难以忍受,更不要说处于火焰中心的慕辰夜。

只见他整个人都被火焰笼罩,几乎和这团烈焰融为一体,却毫发未损。更不可思议的是,在烈焰的灼烧下,他的神情反而变得更加自然,似乎正享受着这一切。所有人,包括那施展火遁的男子都惊讶不已。

“怎么回事?火遁竟然对他没有效果?”

施展火遁的人是关纪武队中最擅长火遁的杜贺,此刻他也是惊惧万分,尽管他对自己的火遁威力有足够的自信,对方又显然是被他克制的金遁体质,但眼前的情况却是,火遁确实对他没有产生半点效果,他既不躲闪也不防御,就这么迎头硬生生地将这招吃了下去。

面对着惊愕的众人,这个男子轻蔑一笑。

“火,的确能克金。但是,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金!”

那男子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

还没等关纪武他们缓过神来,慕辰夜便拖着铁手,蓦地冲锋前进,直奔关纪武而来。

关纪武心下一震,想道:莫非他看出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和他硬碰硬,想要先解决我?虽然现在我的战力对他威胁不大,但我毕竟是首领,只要我还没倒下,其他人就不会慌乱,所以他想先干掉我这个领头的,打击我们的士气,让我的部下自乱阵脚?别做梦了!你不会得逞的!

想罢,关纪武立即激发起真炁,头发倒竖起来,刹那间竟将身体周围的空气推开,从他的身体由内而外爆出一股金色的气焰。看来,即使是身处真炁散逸最严重的丑时,他的实力依然不可小觑。关纪武身形一侧,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便立刻摆出了应舵势的防御姿态。

这是一种极为严密的防御姿态,重在以静制动,以逸待劳。只见关纪武一手在前,一手在后,侧身而立,拧腰关裆,这种架势,任凭慕辰夜从何种刁钻的角度攻击,他都只需利用前脚作为轴心,灵活利用腰部的旋转和双手的打击,像船舵般旋转,便足以应付从不同角度发来的攻击。他的动作乍看虽是寻常,但若假想自己要从正面进攻他时,才发觉此式当真是滴水不漏,贸然进攻,不但难以得手,还极易被反制。这种架势尤其适合对付运动中的敌人。因此,表面上看是慕辰夜占据着主动,正冲向关纪武,咄咄逼人。可实际上,却是关纪武牢牢把握着主动权,他就等着敌人来自投罗网,好让自己有机会攻其不备,后发先至。

慕辰夜不是傻子,冲了半程,远远地看到关纪武摆出的这种难缠架势,稍加思索,便改换了目标,转而冲向了关纪武左侧的铁河。

铁河此刻还在犹豫要不要解除铁壁,按说对方已经从客栈出来了,留着这铁壁也无用处,但铁河考虑得却是:只要这铁壁还在,若想办法把对方驱赶到这铁壁内,瓮中捉鳖这个计划不见得就会完全泡汤。若是解除了这铁壁,慕辰夜身后就是一片密林,密林后是荒山野岭,倘若他放个什么烟雾之类的障眼法,蒙蔽众人,再趁机逃入密林之内,往后的抓捕就会极其困难。虽然他们人数占优,但在视线受阻的密林里,难保不会被对方神出鬼没的各个击破。所以究竟这铁壁该不该放下,铁河还真有点拿不定主意。正在犹豫不决间,慕辰夜却已经冲到了他眼前,只见他纵身一跃,抬起铁爪便要贯穿他的脑袋,铁河看到此等光景,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双手,跳到一边,险险地逃得一条性命。他这一走,不再输送真炁,那铁壁便渐渐萎缩,再加上客栈的火还在熊熊燃烧,铁壁消失得就更快了。等到慕辰夜扑了个空,落到地上之时,那铁壁已然没了一半。

慕辰夜正要挑选接下来该攻击的目标时,关纪武却已经突到了他身边,此人不愧是练家子,速度奇快,他大喝一声,一记弓步冲拳已朝慕辰夜面门袭来,这一拳集合了关纪武那淬炼了几十年的腰力、臂力、腿力和脚力,再加上他自身的重量,这些股力量在刹那间合成一股,如同巨山将崩般携着拳风飞将过来,力量奇大无比,连慕辰夜那如冰晶般宁静冷酷的眼眸中都倏地闪过一丝恐惧,他料想这拳势必不能硬接,便要闪身躲避。

可那几个小兵自然不会让他顺了心意,渠颂大喝道:

“竖贼!哪里逃?”

慕辰夜顿觉身后一阵罡风刮过,正挡在他要转去的方向上。原来那渠颂专擅御风,此刻关纪武的出手事发突然,为了与其配合,渠颂也来不及凝聚大量真炁释放强招,但若以随手可发的零散真炁控制气流,依然可以在转瞬之间掀起一阵强风,虽无法对慕辰夜造成什么伤害,但风阻甚强,足以令他在刹那间无法转身。

糟了!慕辰夜暗道一声。

这下无处躲避,只听“嘭!”的一声,慕辰夜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接着,他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笔直的飞了出去,正好砸在还未完全消失的铁壁上,把那铁壁撞出了偌大一个坑凹,发出一声巨响,霎时间,火光与尘土四散飞溅。

哼!这下脑袋估计都被打碎了吧?

关纪武的手下们不约而同的想。

可关纪武却不追上前查探慕辰夜的情况,而是皱紧眉头,注视着自己的右手。

他的右手此刻竟是血肉模糊,正流出汩汩鲜血。他暗道:慕家的钢筋铁骨,果然名不虚传!我这一拳下去,他知道定是无法逃脱,竟然干脆用钢遁硬化了自己的额头,硬接了下来,在瞬息之间,还在额头上造出了几个凸起,所以自己这一拳下去,纵然是有真气护体,再加上几十年苦练而成的坚硬皮肤,还是把自个儿的拳头打的血肉模糊。

看来这个时间,得不到太阳的真炁加持,肉体比平时脆弱许多。不过,就算在千钧一发之际用钢遁硬化了头颅,头部也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料想慕辰夜头上挨了这拳的劲力,此刻也绝不会好受。或许早已一命呜呼。

烟和火都未散去,众人难以靠近,便暂时待在原地,观察着火光冲天的客栈残骸。

突然,黑烟与金色的烈焰中,仿佛有一个人影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还没死!所有人,集中火力,给他致命一击!已经不需要抓活的了!不管这家伙是不是之前那桩案子的凶手,刚才他已经杀死了我们的弟兄,仅凭这一条就足以治他的死罪!立刻将他处决便可!给我集中火力,把他轰成渣!”关纪武大吼道。

“你刚才……说了,两遍,集中火力,对吧?”

众人都是微微一愣,是那慕辰夜刚才说话了吗?听他的语气,似乎受伤很重,全然没有了之前那种嚣张与不屑。但是,众人心如明镜:这根本不用理会,事态十分明显,现在他已是强弩之末,再耍什么阴谋诡计也无济于事!只要所有人一齐使出自己的杀招攻向他,那慕辰夜就是有天大的神通,也断然应付不了!

所有人都朝着火焰里那个人影的大致方位,发出了自己的最强攻击。

“风遁·戚风缭乱!”

“火遁·虬龙入海!”

“铁遁·镔铁狂割!”

“暗器·杨花针!”

“飞龙摆尾风!”

“土遁·岩石抛!”

……

一瞬间,十几种招式汇成一流,招招都是以取人性命之势朝慕辰夜扑去!此番来势甚猛,慕辰夜却处在一个三面环围着铁壁的环境下,避无可避。他现在所拥有的,只有一副刚刚受了重伤的铁躯,以及一双睥睨天下的冷酷眼神,和身后那熊熊燃烧的夺目烈焰。

对了!就是这烈焰!眼下能拯救他的,只有这烈焰!可他应该如何应用这团巨大的火焰呢?

众人的合力攻击,飞至火光中的慕辰夜处,却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给阻挡住了一样,停滞不前。而由于火光的遮蔽,无人可以看清在那火焰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集中火力……你们这些傻瓜,说什么傻话!明明火力全在我这边才对!”

慕辰夜狂妄的笑声从火焰中传来。众人一阵错愕,不解其意。

“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真本事吧!慕家的钢筋铁骨算得了什么?这才是真正的奥义!”

“将这一切烧成灰烬吧!熔遁·怒炎百炼钢!”

突然间,一阵劲风袭来,火光散开,终于得以看到慕辰夜的境况。只见慕辰夜的胸前突兀地出现了一条直径约一尺的金色的柱状物体,这物体弯弯曲曲地延伸出了一段距离后,便骤然扩张成了一张巨型裹布般的形状,将那些招式包拢在内,与其僵持着。对方的招式的威力很大,这物体一时仍是有些抵挡不住。它似乎在吸收火焰的热力,颜色变得就像烧红的铁块,慕辰夜的身体也正放射出恐怖的暗红色光芒!

原来正擎住那些招式的物体,竟是钢铁融化后的铁水!也不见他结印,或者捏什么法诀,慕辰夜只是在体内同时施展火遁和钢遁,配合外部的灼烧,然后让自己体内的先天一炁化作炙热铁水爆发出来,便有了惊天动地般的威力!铁水有几幢高楼那样庞大的体积,如同火山喷发一样,照亮了夜空,几乎把苍天也戳出了一个窟窿,漫天星辰似乎都要倾泻下来。而慕辰夜只是凌厉地将他胸前延伸出的半固态铁水,凝聚成巨龙的形状,然后操纵这狂龙,与对方发出的十几种杀招对抗。

一开始,双方还算平分秋色,但在巨龙成型之后,它们之间势均力敌的态势当即瓦解,巨龙咆哮着张开巨口,将那些招式吞入口内融化,瞬间就将对方集合的杀招击溃!接着,金色的巨龙乘胜继续向前突进,向着众人猛冲而去!

“就让你们见识下我这钢骨金侫龙!”慕辰夜狂笑道。

这变故生的实在太快,渠颂、离萧、以及几个躲闪不及的小兵立刻被席卷其中,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刺耳的“嘶”声音响起,犹如巨龙在消化食物一般,被吞噬的那些人当时便蒸发成了一团热气。就连关纪武也躲闪不及,被烧断了一条手臂。然而巨龙仍不罢休,继续不依不饶地翻腾舞动着,追逐着在场的众人。刹那间,除了身手最为敏捷的关纪武以外,所有人都无一幸免!关纪武在仓促之间,也只能在巨龙的席卷之中勉强寻找空隙逃脱,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毙命!

面对这巨大的变故,关纪武的命运将会如何?接下来是慕辰夜牢牢把握住胜局,还是关纪武发现慕辰夜的破绽,绝地翻盘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