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落烟卿染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落烟卿染》精彩章节目录_苒苒慕雨尽九烟小说免费阅读

落烟卿染

作者:苒苒慕雨尽九烟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他们一朝相遇,天地之别。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俩个人,却因为一面之缘而相知相熟。数年的陪伴,轻柔的描绘着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她伴他。他护她。或许相爱亦是这么简单。可是,所谓的生份立场在他们面前硬生生的插入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无数次的失望与心酸,无数次的绝望与挣扎……楚埝尘,这世间素味平生最多,万事万物皆与缘字相逢。既此生有缘,你又真的舍得与我擦肩而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茫茫的荒野无际的向前延伸着,叶尖儿泛着焦黄枯色的草群一丛连着一丛远远望去,不见尽头。

白落烟娇小的身影在枯草地上飞快的行走,她走的很轻,尽量不发出点声音。就连脚步移动下发出的细少的磨擦声,也不经意的融洽在阵阵微风之中。

不远处,一座破落的木屋静悄悄的座落在荒野上,在夜中散发着寂静而又神秘的气急,另人难以捉摸。

白落烟鬓角的发丝忽然乘风跃起,青丝柔柔的抚着面颊,泛起阵轻痒。

这是……起风了?

风吹散空中的云雾渐渐散开,月光渗透云层,一片皎洁的银光瞬间撒向大地。

地面上的枯草微微晃动,白落烟那似乎早己庞罩在黑暗中的背影被月光勾勒出浅浅的轮廓。

白落烟轻皱了一眉头。本来想着今夜月黑风高,作事成功机率会大一点,不料“人算不如天算”这一阵风竟把月亮吹出来了。

尽管心里怀着的懊恼无处发泄,但她依就向木屋走去,行动的更是缓慢了些,却一直彳亍向前,同时摆出一副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姿势。

白落烟悄无声息的绕到小屋后面,借着月光看到了一片玉米地。

饥黄干燥的土地上,几棵“瘦小”的王米摇摇欲坠的立在那儿。

她默默的咽了咽口水,从腰间处拿下来一把小刀,向那片玉米地走去。

一天没吃饭了,她饿的心里都有点发荒,但手上割玉米的动作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

她真的是饿极了,不然不会趁着深夜,去干这种偷鸡捉狗的事情。

细长却又粘满灰尘的手指紧握刀把,手腕一次又一次的使力。

“嚓”伴着一声轻响,一个巴掌大的玉米滑落掌心。

呼--——终于到手了,白落烟努力屏住心里的饥饿与立刻狼吞虎咽的冲动。将小刀随意的别在腰间,不留痕迹的后退,想尽早离开这片非分之地。

大抵是心虚吧。她作事有点毛毛燥燥的,脚下挪动的步子略微有些不稳。

“咚..……啪!“

一声剧响打破了月夜独有的寂静。

白落烟身子一僵,转头看向脚边倒在地上的木桶。

不妙呀……

果然……

玉米地前的木屋中顿时传出一阵慌张的脚步声,伴随着木板”咯吱咯吱”的响声一并传入白落烟的耳畔。

随后,木屋的木门似乎被人大拉开,老旧的木门狠狠的撞在墙上。整个木门都被震的抖了三抖。一位一脸睡态的男子跑了出来:“妈的!又是谁个?”

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竟然冒冒失失的把房间主人给惊了出来。

白落烟暗叫悲催,却反应极快的回过神来。握着玉米的手无形中的缩紧。然后便撒开像科基一样的小短腿,飞快的向不远处的一片树林奔去。

当那男子看到夜暮中的一抹娇小的背影时,离树林还有一段距离。若是拼命一搏,还是可以拿回被白落烟偷走的玉米。但他并没有再追上去,只是把木门仔细的锁好,随手从身边抄起一个帚把,赶向屋后的玉米地。

他家中只有他一个人,若他追去,指不定会因小失大呢……

因为常年的干旱,林中的树木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勃勃,树枝惨惨的伸向天空。寥寥无几的枝头上残存着几片焦黄的枯叶,明明正值盛夏,树林却露出了冬季才有的景色。月光穿过枝头,地面上印着大片的月影。银色光下只能看见断断续续的枯草与荒地。

白落烟脚下的步子不敢停歇,热风灌入喉咙,使她十分难受,有点儿喘不过气。树林中连绵不断的响起或轻或重的脚步声,久久回荡。

不知跑了多久,她才气喘虚虚的停下脚步,回望一眼,身后似乎并没有人追上来。

白落烟身子有些无力的靠在树上,慢慢滑坐在地。

唉……今晚算是好运,起码忙活了这么久,总算弄到了点吃的。

不过她已经很久没吃饭了,再经这么一折腾,心里弄的一阵恶心,反胃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她用手在胸前轻轻抚了抚,努力的调整了一下息。然后几下便撕下裹在外面的玉米皮。

玉米似乎还没有熟透,个个乳黄色的玉米粒也小的可怜,皱巴巴的十分委屈的缩在一起。

但白落烟从来不会在意些细节。毕竟年头,还是添饱肚子要紧。她默默的啃着玉米,入口皆是无尽的苦涩。

她的家乡本座落在大梁王朝边界地代的一个无名小城里,那儿即贫穷但十分安宁。四年前,大梁与燕国之间的战争逐渐拉开围幕。大梁兵力本弱于燕国,拼死抵抗,但也被燕围攻下不少城池。她的家乡便在其中。战争刀剑无眼,一不小心便会命丧黄泉。为了活命,她与家乡的几十个村民一路南逃。却有不少人死在路上。至今,也只剩下她个活口。

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可以活多久,只能..…活一天是一天……

一年前,唯一陪在她身边的爷爷饿死街头,死前给了她个玉佩,告诉她,她是他捡来的孩子。

她的父母是谁?她无从得知。不过那个玉佩似乎价值不菲。乳白色的玉佩上镌刻着淡黄色的金边,中间刻着“落烟”二字,反面则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做工毫无瑕疵,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绝美的艺术品,绝对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拥有的……

“沙沙沙————”

离白落烟不远处的枯树枝剧烈的抖动,同时发出刺耳的响声。

干枯的树枝纵横交错一层又一层的压在一块。但其间还是会不经意的露出或多或少的缝隙。目光穿过,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藏在下面的人影。

后面藏着人?还似乎是个男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