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陨天之诗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9日

《陨天之诗》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山风亲女儿小说

陨天之诗

作者:山风亲女儿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机甲

一次标示起始的奇袭,一位保留着男性记忆苏醒的少女。渴求死亡的宁静却又向往生命的新奇,拒绝宿命却又屡次被推向信仰与权力的风口浪尖。复仇、探寻、逃避、拯救,漫长的旅途里是否有存在的真意?向星屑伸出的手又能否让自己的祈愿越过天空的尽头,传达到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继续做着梦……

梦境里我会偶尔回到以前,变成那个在母亲温柔目光注视下在草地上玩耍的小男孩。有时会有一两个幼年型雷亚利安从研究室偷跑出来,和我嬉笑打闹。她们活泼又调皮,甚至经常编个巨大的花环从我头上丢下,把我整个人都罩进去,然后看着我吓一跳的样子哈哈大笑。这个时候母亲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被捉弄的模样,丝毫不责怪她们,仿佛这事让她也觉得很有趣一样。

但这些梦仍是断断续续的,有的时候意识会比较清醒,让我知道我仍处于昏睡状态。在梦中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这实在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

偶尔我会听到外界传来的声音,似乎是修女和伊凡特的对话,多是关于我的只言片语。其实不听他们说我也猜到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在那场袭击中,我的身体受了致命的伤,我的灵魂则被那个男人放进了他制造的雷亚利安的身体里。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作为研究禁断领域的雷亚利安教授,整个艾尔·兰得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而当我从修女口中听到承载着我灵魂的这个雷亚利安的名字时,我一下子醒悟了。瑟璃儿——这个沉睡在培养液里六年的雷亚利安一直没有醒来,原来竟是为我准备的!我早该知道那个男人是怎样的人了,可血缘关系让我抱持的微小信任蒙蔽了我的双眼。现在看来,为了研究可以冷血到连亲情都完全舍弃的他早该在六年前就把我丢掉了,没有这样做的唯一解释就是他早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并为此做足了准备,让我成了他的实验品。

或许把我安置在研究所地上的那栋馆墅里,让谢丝塔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把我的灵魂植入雷亚利安的身体都是他计划的一环吧。更甚至,这次教团的袭击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值得利用的契机,藉此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试验他的最新成果——哪怕对象是他的亲生儿子。

恶魔般的男人!

每每想到这里愤怒都会涨满思绪的每个角落,直到最后脑海只留下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告诉我必须复仇,不仅是为我自己,也为了逝去的母亲和谢丝塔。

时间仍在继续流逝。不知过了多久,研究室里多出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有些人来回地走动,仪器发出低低的蜂鸣,一片忙碌的感觉。这其间我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一个是凯特修女的声音,另外的则是一个成熟的中年女人的声音。那个女人的声音里有种对什么都不以为意的感觉,我能感到她的视线正透过保养槽落在我身上。

“我说,长老院是不是无聊到没事做了,这种雷亚利安也要我亲自上门做性能评测,真是越来越弄不懂那帮老家伙在想些什么了。”

“您的意思……是她不够优秀吗?”凯特修女语气谨慎地问。

“这还用问吗?”中年女人不满地抱怨着,“从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她的情况了。体力、精神力、转换率这三项基础指标,你觉得哪一项她看上去像达标了的?你也注意到她手臂上的品质标识了吧,看到没,瑕疵级,这说明了什么?如果不是制作者的纹章在那里,我真不敢相信这是那个拉赛尔·费尔蓝德的作品。”

“那她现在已经渡过危险期了吗,还会不会有事呢?”凯特修女的声音听上去又担心又焦急。

“难说。你也说了她是在精神失控的状态下执行强制休眠的吧,根据我的经验,这种精神状态不怎么稳定的雷亚利安以后大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说不定还会感染上R.S.D,最后的结果不是害死骑士就是自残……唔,能不能和骑士缔结契约都是问题,这么看来被当成残次品销毁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些……。”

“太、太过分了……”凯特修女的声音颤抖了起来。“这孩子明明这么可怜……”

“这只能怪她的制作者了吧。”顿了顿,中年女人仿佛顾及到了修女的情绪,又说道,“其实也只是可能性比一般雷亚利安大点而已,用心照顾的话说不定也能避免。而且单看外貌,怕是那些骑士挤破了脑袋也想要吧,这样貌、这身材、这皮肤……啧啧,那男人不会把重点都花在这上面了吧……”

不多时,研究室里纷乱的脚步声褪去了,那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也移向了门口的方向。

“详细数据我的小弟们已经做了记录,结果稍后就出来。如果你们要结束她的休眠,记得在她醒过来后不要说什么刺激她的话,她的精神现在还很不稳定。真是,为什么我非得做这种上门服务的苦差事……”声音渐渐小下去,最后终于消失了。

研究室里恢复了宁静,许久,才传来凯特修女一丝无力的叹息声。而我则只得出一个结论,那个男人在我身上的的实验失败了,这意味着他再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在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住的眼下,复仇成了一件无比渺茫的事。

未来一片黯淡。

……

中年女人为我做完能力检测后不久,伊凡特解除了我的强制休眠。睁开眼睛的时候,凯特修女一脸担心地盯着我,伊凡特还是那副冷冷的看不出想法的表情。在凯特修女的帮助下我终于坐了起来,身体的那股不协调感有所减弱,但仍然存在,充其量也就让我能转动脖子,还有动一下手臂。凯特修女像怕我无聊似的一直和我说话,从她的话里我得以知道距离我上次苏醒又过去了三天,而我所在的这艘名叫希利伍斯号的战舰即将到达此行的目的地——艾尔·兰得的教团东部总部辛彼得堡,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和其他雷亚利安都将被安置在那里,等候教团的后续处置。

其实这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既然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不能由自己掌握,那知道再多也没用,所以我只是静静地听着,并不说话。对于那个男人的行踪我也不打算问了,修女应该不知道,伊凡特就算知道也没理由告诉我。最主要的,我讨厌听到少女般的嗓音从我口里发出,这是对我的侮辱。

而在这之后我也渐渐察觉出了身体的异变。稍微集中精神的话,就能感觉到房间里物体的大致结构,再认真一点,物体的细节也会渐渐显现出来。这种感觉和视觉无关,因为感知的范围包括了身后,研究室外面的走廊等看不到的地方,闭上眼睛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反而会让这种像是从灵魂散发出的知觉更加敏锐和清晰。我知道了,这是灵识。虽然从未刻意去了解过,和雷亚利安有过不少接触的我早已知道她们有着许多人类没有的能力,灵识也是其中之一。我从没想过这种奇怪的知觉有朝一日会出现在我身上,这让我意识到我已不再是人类,更像是怪物。是的,一只从培养槽里诞生的,非人的怪物。

我迟钝的反应吓坏了凯特修女。她赶走了伊凡特,独自留下来陪我。可我已经不想去听她说了什么,我呆呆坐着,脑袋里一片空白,心里只希望能马上睡去永远不要醒来。我忘了这个身体应该有的感觉,也忘了时间的流逝,记忆里有几次凯特修女把什么东西送到我嘴边最后都无一例外地拿了回去,只剩下夜深时才会在研究室里响起的低声抽泣。

不知多久后终于出现了异变,我的意识从荒芜的深渊中浮起来的时候,灵识里发现研究室的门外已经聚集了一群人,其中有人扶着已经晕过去的凯特修女。一阵躁动之后,两个男子被从外面推进了研究室,猛烈的力道让他们双双扑倒在地上,抬起头时他们的视线正和我对上。

一个红发的年轻男子,一个褐发的年轻男子,我的眼睛只传递给大脑这样的信息。

研究室的空气凝固成厚重的一块,门外那群人的呼吸也感受不到了。半晌,褐发男子猛地拍了一下红发男子的后背,后者浑身一抖,赶紧哈哈笑了两声,说:“啊,真不凑巧!我们刚看到修女,她就摔倒了,真是太不小心了!”

后面的褐发的男子快速地点着头,附和着:“是是,还晕过去了,还好有我们!等下要不要送去医务室呢?”

我的视线无意识地落在两个人身上。他们在说什么?怎么都看上去一脸紧张的样子?

“你叫瑟璃儿对吧?我们是监管会第三作战分队的士兵。我有个朋友,是黛洛梅教授手下的雷亚利安检测小组的成员,就是为你做性能评测的那些人中的一个。额,他说,你是他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雷亚利安……”

瑟璃儿?那是谁?哦,对了,似乎是现在这个身体的名字。

“当时你还没醒。于是他跟我们打赌,说我们要是跟你说上话,到辛彼得堡后就请我们喝湄兰酒……额,所以……”

红发的男子双手互相搓动,急切地说着话,但我有如真空般的思维根本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我静静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由紧张变成期待,再变成疑惑,最后一片僵硬。这时走廊上传来一阵骚动,片刻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扶着凯特修女进到了研究室里,是伊凡特。

红发和褐发的男子立即挺直身体举手行礼。伊凡特没有去管他们,径自把凯特修女扶到角落的椅子上坐下。不多时凯特修女醒了过来,她慌忙把视线转向我的方向,确认我还好好地坐着后,这才看向了房间里的两个男子。伊凡特的注意力也跟着转了过去。

“报上你们的小队番号,级别还有名字。”伊凡特冷冷地开了口。

“监管会第三作战分队,B级士兵,宾塔奇·汉密尔。”这是红发男子的声音。

“同小队所属,C级士兵,华士德·罗列昂。”这是褐发男子的声音。

“从今天起,你们的级别下降三级,半年之内不得晋升。”伊凡特的视线交替落在两人脸上。“现在……”

“滚!”

断喝声中,两个男子和门外那群人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研究室。

沉闷而压抑的气氛笼罩在室内,半晌之后,凯特修女低低地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刚反应过来就……”

伊凡特没吱声。当把目光转向我的时候,他皱了皱眉头,又扭头看向凯特修女,问:“她一直没吃东西吗?”

修女无力地点了点头,目光落向旁边柜台上摆着的一个瓶子:“这是教团专门为拉赛尔制雷亚利安准备的营养剂,可无论我怎么劝说,这孩子都不肯喝下去。已经两天了,虽然雷亚利安的体质和人类不一样,但一直不补充营养,身体也会受不了的啊……”

伊凡特一把抓过那个瓶子朝我走过来,危险的气息让我本能地把头扭向另一边,但马上就被他的手扳了回来。我拼命摇晃脑袋想要甩开他的手,那只手却像铁钳一样制住了我的反抗。在听到凯特修女惊呼出声的同时,我的两腮被猛地一捏,不得已张开嘴的空档,某种粘粘的液体立刻被灌入了喉咙里。

脸上火辣辣地疼,胃部被外物侵入的不适应感让我猛地咳嗽起来,连带着胸口也像窒息了般难受。这个恶魔!我抬起头狠狠地盯着他,回应我的却是他冷冷的注视。

片刻后,一丝冷笑出现在他脸上:“很好,终于不是那个空洞的眼神了。”

“我知道你还在想着你的制造者,但你再怎么恨教团都改变不了你现在是教团所有品的事实。记住,没有力量反抗意味着没有任何权利,包括死都由不得你做主。”

说完这句,他丢掉那个营养剂瓶子走向门口。

“她要是还不肯吃东西,就照我的方法做。马上到辛彼得堡了,你也不想带着一具雷亚利安的尸体去见司教吧?”

凯特修女难过地看着我,随后垂下眼帘点了点头。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