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逆I概率操纵者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9日

《天逆I概率操纵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szswindy小说

天逆I概率操纵者

作者:szswindy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重启的人类文明...信息爆炸的魔法时代这是一个背负着使命与宿命的英雄。人类仍在依靠魔法崛起,旧时代即将陨落,而背负着一切的我,将会见证新时代的诞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他人吗…

博笙张了张嘴,又合上。

帕索斯是有 ‘减刑’这个概念的,但是对于这群来路不明非正规系统的人员,他下意识选择配合了,是因为还未习惯‘死刑犯‘这个身份?还是说帕索斯对这群长袍人的憎恨影响到了自己?

博笙视线转向了别处,身穿深灰色长袍的老人仍躺在地上昏迷着,他想到了第一次见面的黑袍人。

帕索斯记忆碎片之中的大部分记忆是模糊的,但是也会在记忆深刻的地方有着额外清晰的印象,偏偏每当他试图看向那位第一次见面黑袍男性兜帽下的面部的时候,只有反常的朦胧。

记忆中的男子五官每一次回忆都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变化,上一眼还是类似白裔的鹰钩鼻厚嘴唇棱角分明,下一秒再看又变成了类似黄裔的较为柔和的五官。

“他们算是被剿灭了吗?”博笙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他开口问道。

“你倒是问起我来了,”库托抬了抬眉,“如果你指的是他们一整个组织,那倒还没有,这群人自命为新时代的炼金术师,成立塞因斯学派后,致力于研究各种怪诞的实验,你们喝下的药剂便是其中之一,他们命名为‘神之药剂’,这里就是他们的实验场所,而实验主要负责人穆亚已经倒在那里了。”

库托用下巴指了指奥莉娅正在调查的穆亚。

神之药剂?

博笙愣了愣。

这本该是一个陌生甚至多少有些无关紧要的名词,但每当内心重复了一遍,心底的某处就如同被拨动了一般。

他,在哪里听过这个名词,不是在帕索斯的记忆当中,而是在自己的记忆当中。

怎么可能?!

难道曾经的‘博笙’也是这个世界的人?最后穿越到帕索斯身上丢失了记忆?

亦或者只是同样发音与意义的巧合?

还是说自己其实就是帕索斯,只是被药剂篡改了记忆?

博笙闪过乱七八糟的猜想,它们如同化学催化剂一般在博笙的内心催生着一个无法遏制的念头。

无论如何,他也要找回自己真正的记忆。

这个念头就像千年老树,狠狠的扎根在心底,无法抛去。

他对这个世界与自己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他需要弄明白,他,究竟是谁,又来自哪里,如果说来到这个世界必然有着自己的使命,那么自己的使命之一必然就是找回自己的记忆。

明明现在连自己的命都握在别人手中。

博笙自嘲般的想到,双目闪过难以察觉的光彩,当有了目标,便有了方向,而一旦有了方向,一切也变得明朗,与单纯的渴望活下来不同,至少现在的他知道,要为什么而活。

博笙观察着四周,在他正面的是仍旧敞开的大门,门外的过道依然不透光,过道的两角挂着的是比房间里更大一号的灯罩,应该是在一个地下室当中。

他再看向侧边,奥莉娅正整理着自己检索的物品,而被称为队长的褐色头发中年男性则站在一旁翻阅着散落在地上的羊皮纸,两人与库托默契的站在三个点位,彼此之间都没有死角。

看来只能谈判了,博笙闭上双眼整理着脑中破碎的记忆与刚才收集的那些断断续续的关键词,试图找出足够分量的筹码。

他们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假设库托从一开始是在恐吓我,他又在引导我什么?

在思考的过程中,博笙敏锐地发现自己的思考速度比以往更加的稳定,如果说思考一道题目会因为计算与记忆而感到头疼,那么他浑然没有这种感觉。

这些杂乱无章的线索在他的脑中很快就串联起来,但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却仍然没有什么结论,他们,想要什么?

时间在流逝,博笙清楚他不剩下多少时间了,很快这些人大概率便会离开。

“你们想让我做什么。”博笙睁开双眼再次问道。

“我说了,只是让你回答些问题。”库托似乎一直等待着博笙的主动询问。

“真的吗?”博笙望向库托。

“你想说什么。”库托眯着眼,他有些出乎意料,眼前这个刚才有些失魂落魄的青年此时散发着一种让他很不舒服的气质,他很快便发现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来源于何方了——一个原本无关紧要的人突然充满着奇怪的自信,打破了他本应觉得十拿九稳的掌控。

“你们是违法的吧?”博笙抬起头观察着库托,他已然换成一副冷淡,摸不透底细的表情,看起来波澜不惊。

博笙的嘴角勾起了一道并不明显的弧度,紧接着补充道。

“我说的违法,自然不是说你们做了什么坏事,我的意思是,你们的逮捕令,是假的吧。”

库托保持了沉默。

“我不知道你们是佣兵团,亦或者拥有特别官职的人员,但是你们绝对没有所谓的‘逮捕令’,和督法官错开一个时间,也说明了这一点。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们怀疑这群人的背后支持者是基克萨尔大公,你希望我承认自己死刑犯的身份并指认他们对吗,因为你们没有确凿的证据。”

博笙尽量维持着脸部的平静,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推测,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臆测,因为他连基克萨尔是谁都不知道。

但他清楚,只有大公这种级别的人物,才能毫无痕迹的篡改死刑犯的记录并转移,从穆亚最后的眼神上,那是一种不敢相信的情绪,如果要说拥有什么可能,想来便是背叛了。

库托从中途开始便有意无意的诱导着自己,再从他们错开时间提前剿灭,收集现场资料的行为来看,称不上畏畏缩缩,但也不是光明正大。

尽管他不确定督法官的准确作用,但只要沉下心来思考便能得到答案,如果说督法官是属于国家官职,那么这群人目前绝不正当,因此他把话说得模棱两可,不管他们是否和督法官合作也没有关系。

除开这些外,还有一个决定性的因素支撑着他,他眼角的余光显露着一个数字,他想他大概已经摸清楚这个数字的概念了。

100

博笙的心脏因为紧张而加速跳动着,他的脸上仍保持着镇定。

基克萨尔大公也好,督法官也好,亦或者主动说出他的猜测,他也只不过是掌握了零星半点的概念,换句话来说,他实际只是在虚张声势,可是他必须要赌,赌对自己的判断,才能够提出接下来的筹码。

库托脸上仍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他的内心并不平静,以至于身上的动作也有些僵硬。是泄露了什么吗?库托回忆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你说的既对,也不对。”

“队长。”

只见那位褐色头发,绿色眼眸的中年男子拿着一沓整理好的文档走了过来,同时用眼神示意着库托后退。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白昼骑士团的团长,法雷斯.伯格。”法雷斯礼貌性的点头致意。

“骑士团…”博笙眨了眨眼。

“不是那种充斥着八大美德的骑士,如你所见,我们目前行径的确并不正当。”法雷斯温文尔雅的笑着解释着,他举起右手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外圈由银白色不明文字构成的六芒星魔法阵从左手处升起,穿过那沓发黄的羊皮纸后便消散不见。

“不过,我们也不是为了你的证词,老实说,我们并不在意证据,我们尝试性询问的不是被转移死刑犯,而是参与的实验者,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当然,不在意也不代表完全无所谓,我很乐意看到你仍然清醒,博笙先生。”

不在意证据,是指他们有越过法律去清算的能力么,亦或者相比于基克萨尔大公,更在意实验的资料,博笙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博笙低着头装作思考了一会儿,随即冷不丁的问道:

“如果,我想加入你们的骑士团,有什么条件吗?”

这是他经过多方面考虑后作出的判断,他没有忘记自己死刑犯的身份,如果继续再接下来一段时间继续等待督法官,无非就四种结果:

按正当程序调查身份并继续执行死刑、作为实验对象继续被原班或者另类人马研究、某个神官或者律师给他与他的‘同类’辩护,减缓刑期、在两方人马交接的空档期逃走。

听起来最后两种似乎还不错,但都不太可能,前一种是期待着别人主动拯救自己,而后一种,他并不觉得自己能从四肢被捆住的情况下逃出,他没有锻炼过这方面的能力。

博笙目前需要考虑的是寻求某些势力的帮助,也需要一个平台去寻找关于自己的记忆。‘神之药剂’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线索,为此他要查清塞因斯派甚至更复杂的东西,加入白昼骑士团或者请求他们庇护的选择是在他现在看来最好且唯一的选择,前提是他们肯正常接纳自己。

但是很多时候选择并不是单纯的利益至上,库托完全想不到博笙在一系列算不上友好的交涉过后仍有这么一个想法。

不仅仅是库托,奥莉娅和法雷斯大概也没想到博笙会问这个问题。

“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什么,我们不会针对塞因斯学派亦或者是研究这个项目的人展开报复性行为,如果你企图通过加入我们去报复,那我想应该另寻他路”法雷斯深深的看着博笙。

没有直接否定!

“当然不是,虽然不否认我对他们没有好感,甚至称得上厌恶,但我急需一个能保障我人身安全的平台。”博笙看起来泰然自若的回答道。

“我们没道理去庇护一个来历不明的死刑犯。”库托皱了皱眉。

“当然,我是会付‘报酬’的。”博笙看向法雷斯,他似乎早有预料。

“例如说,关于现在躺着的穆亚是其他人的易容这个情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