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大学城怎么可能存在魔法嘛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30日

《大学城怎么可能存在魔法嘛》精彩章节目录_yore南月见小说在线阅读

大学城怎么可能存在魔法嘛

作者:yore南月见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后宫

我亦或是我的大学生活,到底哪个糟糕透了?果然生存的真理是放弃期待!青春喜剧不可能就此展开!我才不会承认自己会慢慢改变!除非••••••还是想多了吧,不科学的大学城怎么可能存在魔法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悄无声息的,窗户上留下了露流的痕迹,雨早已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放慢了行人的步伐,散落的人自是形单影只,但撑着伞独自行走也该有说不出的惬意。今天意外的风不是很大,平日里在这里嬉闹的白色海鸟不知道躲藏在了何处,海湾大绿色的植被在润色后无声的碧绿着,只是部室里稍微有些阴暗。

默默走到沙发边,调了几度空调,随手放在桌上,我迟迟没有回应。

“约定,你还记得吧?”自然的走过来,斜倚在沙发上,许悦突然正经的提问。

“关于我就可以离开的约定是吗,话说你一直没有说清楚吧,到底怎么样才算愿望。”

“你怎么这么想离开啊,这里有什么不好吗?”听到我的话,她无奈的笑道。

“怎么说,不太想受到这样的限制。”

确实是这样,这是主要的原因之一,我不喜欢受到各种各样的束缚,虽然事实上已经妥协接受了很多了限制,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有种说法叫做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吗。

“哦,所以拒绝了约束,也拒绝了羁绊?”

听到这句话我的脸再度瞬间变得通红,这不是我写的东西吗。

“不要拿别人的话说给别人听啊,这都记住了你看得是有多认真啊。”

“因为实在是很有趣啊,哈哈。”

说着话嫣然一笑,好迷人啊这个表情,意志不坚定的男生看到这个可能会瞬间喜欢上她吧,还好我清楚她是怎么样可怕的一个人。

“好了回到正题,快告诉我你所谓的那个愿望到底是什么啊。”

“怎么可能告诉你啊,认真审题,摸索问题的含义也是解题的一部分呢。”

“也就是说我就算得到答案你也会告诉我脱离题意而不让我离开吧?”

“这个你放心好了,找到答案就是找到了,正经事上我不会为难你的。”

虽然谈笑般的说着话,但是我总隐隐觉得她说的是实话,说到底我和她是毫无关系的两人,她没有必须留下我的理由,最多是出于李阿姨的关系自以为是的稍微照顾了我下,而且如她所说,只是因为我很有趣,然后才得到了这份照顾。其实我完全不需要的好吗,不要以为看了我写的那些东西就觉得很了解我了喂!

“那么她说开家甜品店挺好的算是愿望吗。”

“什么嘛,肯定是你或孙兰德说的吧。”

展露着迷人的笑颜,她果断的做出推测。

“呃,确实是我说的。”

“哈哈,果然嘛,说起来你和姚逸儿经常聊天吗最近。”

“偶尔,嗯……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敢撩妹,该怎么说,不愧是你啊。”

她笑得似乎很开心,搞什么啊,我怎么会撩妹啊?而且姚逸儿那种人和她搭话压力超级大的好吗,特别是孙兰德在的时候啊。

“撩妹什么的我完全没有想过好吗,而且什么叫不愧是我啊?”

算了,不要太在意她就好了,我走到门口打开电灯的开关,部室里瞬间明亮了起来,瞳孔还稍微有些不适应。

“开灯干什么,我还想在这里小憩一会儿呢。”

这样一个阴雨缠绵的中午,静静的听着空调呼呼的吹风声,窝在图书馆部室里的沙发上打盹,确实很惬意啊。

“额,抱歉,觉得暗就习惯性的开灯了。”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坐在我旁边搞得我好不自在嘛。

“话说你还要呆在这里啊。”

“我可是这里的部长好吧,待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你不是平常都很忙吗。”

“偶尔也需要一个地方逃离喧嚣静静心吧。”说着,她伸了个懒腰,脱掉鞋子,仰躺在沙发上。

“逃离喧嚣的地方吗?”

的确,这里是个理想的地方呢,静谧舒适,很容易让人静下心来,我不由看向躺在那里一脸安心的许悦。

“咕···”赶紧咽下口水,静下心来个鬼啊,看到这样曼妙的躯体谁能静下来啊,羞红着脸,连忙把视线转移到别处。

哇,孙兰德,姚逸儿,你们快点来啊。

心中,默默祷告,一边我再度拿起空调遥控器。

“喂,你真的要在这里睡哇。”利用话语,我掩盖了关闭空调的嘀嘀声。

“哇,你是不是一直想赶我走啊,欺负一个可怜女孩子好过分。”带着哭腔,把脸转过来做出委屈的表情,哇,那一瞬间我都有点心动了。

是谁惹哭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一定要暴揍他一顿,如果不知道她只是单纯的做作的话。

“怎么会啊,我只是单纯的询问一下。”

“老是问女孩子的动向不是很失礼吗。”

“哦哦,下次我会注意的。”算了,随她高兴,还是赶紧让她睡吧。

“真是的,一点都不温柔。”

“没办法啊,我就是这么粗心迟钝的一个人,完全不会照顾人啊。”

“(ˉ▽ ̄~) 切~~,无聊,不和你玩了……”嘟起嘴,看着我没有和她较劲,她一脸不满的把头转向沙发背。

没办法,她刚才说的是实话,我笨拙而不温柔,总是做错事,也难以改变,所以我没有吐槽反驳。

部室重新回归了安静,雨依旧细细绵绵的下着,窗户上雨滴缓缓流下,或分流交错,或接触汇聚,无声的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最后又抵达共同的终点。

说起来,水就是这样美好没有形态的东西,不管面对怎样的情况彼此间总能尽快适应,互相包容,这是真正的温柔。而有形态的人就大相径庭,期待着理解但总是固执己见,寻求着相似却无法感同身受。形态的存在注定了边角的存在,因此不管看似如何亲密的人,彼此不断相互的接触,摩擦,碰撞,就终究会造成伤害,所以说人会像水一样温柔起来什么的,我无法理解。

人,是难以改变的,是菱角分明的个体,就像没有完美的球,世界上也没有温柔如水的人,倘若人要强行贯彻真正的温柔,那么只有选择脆弱渺小下去。

脆弱易碎的东西,比起碰撞之后伤害他人,它们选择损耗自身,将棱角磨平,不会在下次的同一处伤害到人。

温柔就是不断的牺牲消磨自己,所以温柔的人都是脆弱而渺小的存在,我才不愿成为那样的存在。

······

“呜姆~~~~好舒服。”眯着眼睛,伸张开四肢,许悦一脸享受,似乎还沉浸在午睡的**里。

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孙兰德和姚逸儿也一如既往的来到了这里,部室里难得的有了4个人。

“学姐,你醒了啊。”痴痴的看着许悦,孙兰德发出问候,这个人该不会真的是有百合属性吧?

“嗯?这是谁的衣服?”看着搭在自己身上的淡蓝色外套,许悦问向这边。

“哦,这是我的外套。”露出了稍微腼腆的笑容,孙兰德做出回答“担心学姐你受凉,就给你搭上了先”

咦,什么时候搭上去的,我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啊,也就是说如果孙兰德趁许悦睡着的时候偷偷对她做了什么我也完全没有注意到啊,哎呀,似乎错过了什么福利影像好可惜!

“哈哈,谢了lander。”坐起将衣服递给孙兰德,许悦自然的道谢道。

嘿嘿,谢个什么啊,说不定孙兰德那边才要对你说多谢款待呢。

“对了,lander,上次要说的社团活动报告你们写好了吗?”

“哦,那个交给梁月见了。”

“刚刚写完,还没打印。”利用刚才的时间,我自然是打开电脑完成了这项工程。

“哦?在哪儿,快让我看看。”双眼放光,露出了诡异笑容的许悦不由得让我有些心慌,为什么提到我写的东东西会这么兴奋啊这个人。

不由分说的,许悦拖着没有穿好的鞋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将我挤开夺去了我手中的鼠标和对电脑的支配权。

“喂,不要乱点别的啊,文件明明就在桌面啊。”看到她直接点开了我的电脑对各个磁盘进行搜查,我大声阻止。

“咦?莫非你电脑里有什么污秽不堪的东西?”狡黠一笑,许悦别有深意的看着我。

“污秽不堪的是什么?”耳朵的右侧突然出现纤细弱气的声音,感受到丝丝吐来的热气和淡淡的香味,哇,好舒服,是姚逸儿靠过来了吧。

“变态,你在让学姐和珂儿看些什么啊!”

一边喊着,孙兰德也从我后面用力压着我的背部挤了过来,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被一群美少女簇拥着我会相当开心的吧,但是现在的我却有些慌张,我的电脑里应该没什么吧?

“没有啊,你们在想些什么啊,我的电脑除了游戏根本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啊,话说孙兰德你好重快下来!”

“哦,果然电脑里没有啊,那----网页浏览记录,嘿咻。”

“快停下,学姐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快停下!”突然脑海中想起了不好的事情。

“今天还没有用过,那么昨天……”

……

霸气攻X弱气受,腐女吧……

一条条不可思议的历史记录出现浏览器的界面里!哇,孙皓雨那个腹黑正太用我的电脑做了什么!

“lander,我看不到了。”一瞬间,孙兰德用手捂住了姚逸儿的眼睛,自己则是目瞪口呆的盯着屏幕。

“哦?原来如此……一直误会你了,真的抱歉。”许悦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郑重的看向我。

“为什么要道歉,原本你以为我的电脑里会有什么啊?而且那个不是我搜的啊!”

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明明是个下着雨的清凉午后,我却因这火热尴尬的气氛而心慌意乱。

“没关系的梁月见,每个人的三观都是不同的,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什么,做好自己就足够了,作为学姐我是能够理解你的。”

“不要擅自理解啊,真的不是那样的,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啊,对了,孙兰德你不是一直说我是变态的对吗,快告诉学姐我的本性。”

为了不被误解,我看向孙兰德期待得到帮助。

“哇,不要不敢看我啊,你莫名其妙的脸红个什么劲啊。”

把头低下,孙兰德一言不发的样子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到底是什么啊?”趁着孙兰德的走神,姚逸儿的双眼得到了解放,好在许悦此刻也关掉了网页。

“珂儿,我们一起看看梁月见写的活动报告吧!”

“嗯……”

算了,根本解释不清啊,默默的起身,挪动着没有感觉的肢体向门外走去,此刻我实在无法呆在这里了。

“梁月见,要去哪儿?”即便是姚逸儿这样温润柔软的声音,我也感知不到热度了。

“别管他了,他现在需要静一静,别担心哟梁月见,实在不行我男朋友可以借你用的。”

“谁会用啊!”

话说,你的男朋友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啊,是可以这样借出去的东西啊!

算了,看来她们已经不可能相信我了,被奇怪的误会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早该习惯了才是。这种无所谓的事情迟早会随着时间淡出人们的记忆的。

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停下了逃离的脚步,一脸无奈的坐了回去。

“怎么了,不打算掩饰了?”投向我以不正经的视线,许悦调笑道

“无所谓了,反正我怎么说都没用了。”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的,不管怎么样姐姐我都不会用奇怪的看待你的,lander自然也不会的,是吧。”

“啊,嗯……”

你回答的时候不要用奇怪的眼神偷瞄我啊孙兰德同学!

“差点忘了,中秋节大家一起去吃烧烤吧。”许悦突然提了建议,终于移开了话题,我慌乱的心情暂且稍稍放松。

“好(嗷)!”从开始就没明白发生看什么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的姚逸儿听到这里突然双眼放光的一口答应了,果然是个十足的吃货啊这家伙。

“学姐陪着我们一起没关系吗?”与姚逸儿不同,孙兰德则是关心的提出了疑问。

对啊对啊,而且作为一个本地人,又有男朋友,中秋节国庆节,不管什么节日都是现充的情人节,你应该有一万种花式秀恩爱的方法来打击嘲讽戏谑我们这种卑微可怜的单身狗吧。

“哦,这次放假没什么必要回去了,在学校和大家一起挺好的,而且好久没和你们一起出去玩了嘛!”

自然能听懂孙兰德话语的含义,许悦微微一笑回答道。

“怎么样,大家都有空吗?”

“我自然是没什么事情了。”说着,孙兰德冷不丁的看向了我。

看我做什么?我心中不由得产生了疑问。

事项说明,这个时候如果自作多情的认为许悦口中的大家包括了我,孙兰德看向我也是询问我有没有空的话就输了,遭遇过同样陷阱的我是不会上当两次的。

这样的情况下突然的回答“有空啊,我有空”然后被别人苦笑告知“那个,对不起,我们没有问你”就会陷入极度尴尬的境地。

而且,许悦的提及好久没有和你们一起玩了,才认识许悦没多久的我自然不在这个“你们”的范围,清楚的注意到了这一点的我真是太机智了,天才,没错我就是天才。

“梁月见,你呢?”然而,猝不及防的,许悦直接对我进行了提问。

“我……”看到那迎来的晶莹有神的双目,我条件反射的看向别处。

难道真的是在问我有没有空吗,联系之前的话语“你呢?”一定还有别的意思吧,毕竟没有特地叫上我一起出去的理由,然而,这样的语境下我确实无法将其理解为其他的意思,所以应该是按照惯例的想要逗弄我,得到我有空的答案,再告诉我只是问下我,开玩笑的警告我不要尾随吧?

“刚好那天有事没空啊。”

透过被水痕和雨露模糊的窗户,雨纷纷扬扬的飘洒着,而清晰的大脑作出了正确的抉择,嘴角得微微抽动着上扬,我露出类似微笑的表情。

真是的,想让我再上这种当,太天真了,人可是会成长的,同样的错误在曾经犯过一次就足够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