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双生梦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30日

《双生梦》精彩章节目录_雨愁夜小说

双生梦

作者:雨愁夜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患有精神分裂症并讨厌负面情绪的我加入了幽雷,成为了托克侦探。接触尸体,亲临现场,甚至和一些组织对立,挖掘真相那就是侦探的工作。徘徊在生死之间。只是为了寻找那一丝的可能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场景算什么,不是只会在电影和动画片里出现吗!!!

我确实已经被眼前的场景吓着了。

“唔”我用手捂住了左眼。

左眼好疼,可能是看到这种场面被刺激到了。

不对!!

(要开始了。)

梦涵坐在蒲玲的床上晃着双腿,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我。

这个感觉,我一直在压制着,但是,没想到竟然会因为看到这种场景就解除,这太突然了!

疼痛感像某种电流一样刺激着我的各个脑细胞。

疼痛感只持续了几秒中。

但也因为这种疼痛感,我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

同时,脑子里已经感觉变得异常清晰了。

我……

已经完全变了。

德国精神病学家提出了临床诊断分裂症的"首级症状群":FiRXst RXank Sy mptoms。

简称:FRS

而我就是这种精神分裂症的患者。FRS是可以改变我的思维方式,行动方式,性格,语气,气质的症状。

一旦进入这种状态,我的个性,性格,思想,动作行为等多方面都会与平时的我有所不同,变得像“机器”一样,对任何事都十分平淡,相反,思维,运动方面会异常突出。

我小心翼翼抱起蒲玲。

她还有气,至少现在还不会死。

“她还活着,叫救护车。”我以极其平淡的语气向旁边的夏雪晴命令,之前看见这种场景的慌张已经完全不见了。

或者说把蒲玲的死活看得很淡。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蒲玲被运上担架,这种情况应该会被送到急诊室吧。

因为我从来不知道FRS状态下的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一直压制着,就算有人知道我有精神分裂症,我也不想让那个人看见我这个样子。

但是看来现在不可能了,因为我的状态已经被夏雪晴收入眼中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又多了一个。

我看向梦涵,她也在看我,眼神里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悲伤。我们目光交错时她就像平时一样瞬间消失了。

“咔嚓。”就在我返回现场后,后脑袋被什么东西砥着了。

“别动。”

夏雪晴却站在我背后,枪口指着我。

“你比我早上来,这是你干得吗?”夏雪晴在怀疑我?

“怀疑我的理由。”

被枪指着,但是我却并没有慌张,反而感觉更冷静,因为我还是FRS状态。

因为精神分裂症的原因,我很容易感觉到人的负面情感,在发现蒲玲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夏雪晴对我有点敌意了。

“你的目标是修改过王成钢琴铺的人吧。”夏雪晴用枪逼着我走到墙边。

“朱慧和萧丽,那次打扫教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对方,但她们却都遭到了袭击,再结合她们收到恐吓信的内容,说明是和那次我们修改钢琴铺的事情有关吧。”

夏雪晴说着自己的推理,其实和我想的一样。

“但是那天打扫值日留下的人有七个,犯人却从中准确的挑出了修改钢琴铺人员中的两人,只能说明我们在修改钢琴铺的时候被人看到了,我在门卫的记录本上查过了,那天晚上有一个学生,在晚上八点左右回到过学校,那个人就是你!云天梦!”

从她的话语中来看。她是在朱慧被害之后开始调查这件事的,也就是一个星期以前。已经能调查出那么多东西了。

不过我绝对不是犯人。

“呐,夏雪晴。”

“别乱动!我告诉你,我真的会开枪哦!所以你别乱动!”

GLOCK17近身战的手枪,由于枪身的设计原因,在近身战时不用太瞄准都可以命中目标,更何况是这么近的距离。平时的我估计会和刚才在小巷里一样,被压制的死死的,然而这次却没有……

我用手在墙上使劲一推,瞬间加速,冲到了夏雪晴面前,挡开了用枪对准我的左手。

估计她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反抗,反应明显慢了半拍,还是勉强挡住了我左手对她腹部的肘击。

“你……”

夏雪晴倒退了几步,但我并没有给她机会,还没有等她稳住脚步便开始了第二次奇袭。

抓住了她两只纤细的胳膊,就算经过幽雷的近身训练,但是身为女性的先天条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胳膊上的劲明显不如我。

“唔啊!”

我顺势把她往后推,由于重心的不稳定,她被我很轻松的压制在蒲玲的床上,倒下时的震动,GLOCK17也掉落在床边,被我捡了起来。

“别乱动。”这次是我用枪对准了她。

夏雪晴被我压制在床上,情形大逆转。

“竟然对对手手下留情,你真的算是强攻院的托克吗?”

夏雪晴偏过头不看我。

“其实你根本就没想开枪,不然在我有行动的时候子弹就已经从枪口喷出了。”FRS的我看透了这点才有了反击的机会。

“才不是呢!”

“因为根据你的推理,我是凶手的几率比较大,但是你内心却在否定这个答案是吗?”

“才不是呢!”

夏雪晴在FRS的我面前拼命挣扎。看她的反映,估计和我说的八九不离十。

但是FRS的我不会满足这种答案。

我取掉了隐形眼镜。

“回答我!”

“你的眼睛……”

我并不近视,戴隐形眼镜只是为了改变瞳孔的颜色而已,因为我的瞳孔颜色很奇怪,

就像现在站在卧室角落里注视着我的和梦涵一样。

红色。

红色的眼睛,在动漫里一般都是“死神”和吸血鬼的象征。

确实是这样,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被我用这双眼睛注视的人,害怕的负面情绪会慢慢上升,所以我才会用美瞳把它们隐藏起来。

“……言瞬……不对,怎么可能……”

言瞬?

我竟然没有感觉到夏雪晴害怕的情绪。

“嘶!”

右眼突然的疼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时间到了。)梦涵提醒到。

这是FRS结束的反应。和启动时完全相反的困倦感袭击我的大脑。这就是副作用,FRS状态下,我的头脑会十分清醒,行动也会变得敏捷,甚至五官的感觉都会得到强化。而结束时则会及其的想睡觉。

“变态!你干什么啊!”

头脑的困倦和眩晕让我险些倒在夏雪晴身上,不过我也只是用胳膊苦苦支撑,离夏雪晴绝美的面庞也仅仅只有十厘米左右的距离,少女身上的清香扑面而来。

不能现在倒下啊,不然误会就大了。夏雪晴并不知道我的FRS状态特征。

“拜托,别乱动……”

“你放手啦变态,你以为我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吗?”

拜托了,别乱动了,我的手臂已经快没力气了。在这样下去……

我感觉眼前一黑,随着胳膊的无力,我尽力把头偏开才没有和夏雪晴的头撞上,而是压在了床上,但是我胸口好像压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

我平时不怎么注意这方面,不过夏雪晴的胸部……真的好软。

看上去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只是衬托她女性身份的一个标志,但和这个标志接触后才发现,这个标志及其的柔软。

夏雪晴动作停止了。

噗哧。

在我耳边想起一个可爱的声音,我的耳朵现在和夏雪晴的耳朵是贴在一起的,可以感觉到她的体温在上升。

“又让我收集到了一张人生中难得的CG啊。”

墨禄,竟然站在门口,我都没有察觉。

“墨……墨禄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快给我起来啊!”夏雪晴又开始扭动身子。

“FRS时候的你竟然也会做出这种推倒之类事啊。”

我想都没想过啊,不过我和夏雪晴的姿势确实只能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脸色好苍白,我还是帮你们一下吧,小雪晴先不要乱动。”

在墨禄的帮助下我总算从夏雪晴身上移开,但是身上却留下来少女的气味。

夏雪晴坐在床上,整理着衣服,墨禄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玩弄这手机,总感觉气氛好尴尬。

“我……我想先走。”夏雪晴低着头红着脸。

“哦,那么明天学校见。”

夏雪晴点点头,快步离开了,只剩下我和墨禄。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小声问。

“就在小雪晴把你逼到墙边的时候吧。”

我都没有察觉到。

“怎么说呢……你也太大胆了吧。”

“完全不是啊!是FRS啦!FRS!”我连忙否定。

“我没想过你的FRS会有这样的一面,竟然把女生压在床上。师姐很为你担心啊。”

解释不通了……

“你……刚才欺负小雪晴了吧。”

“哪有啊,如果我没有进入FRS,你只会看到相反的情景。”

“你被她压在床上?”

“不是…………”

怎么感觉越绕越晕了。

“不管怎么样,我可是看见你先动手的,而且还想逼迫小雪晴回答她不想回答的问题,用这种手段去对付一个女生,你不觉得为此感到羞辱吗?”

“我又无法完全控制FRS时我的行动。”

“你认为这种理由除了我们几个人以外,别人会信吗?”

我无言以对,因为我的精神分裂症情况十分特殊,而且我并没有打算让别人知道FRS状态,所以知道我这个秘密的人一直保持在个位数以内。

但是,是夏雪晴先用枪对着我。

“就算是她的不对,但是你不是知道她不会开枪吗?”

墨禄就像能透过我这双红色的眼睛看透我的心事一样。

被墨禄责备的连我也觉得其实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了。

不对,应该就是我的错。

我并没有掌握好FRS,不然也不会把事情弄得那么尴尬。

“明白了就找个机会去道歉吧,不然你才没有资格当我的师弟呢。”

墨禄把隐形眼镜给我。轻轻抚摸我现在已经完全沮丧的头。

“ 要是维尔斯这么做的话,我至少让他写十万字的检讨,感谢我吧。 ”

说实话,我真的有一种被“姐姐”鼓励的感觉,就是因为这样,许多人才叫她“墨禄姐”的吧。

“那么,在警察来之前,给我好好的工作。”

“工作?”

“那还用说吗?这里发生了案件,你是第一目击者,同时是幽雷侦探院E级托克,在这种时候要发挥一下托克侦探的本事了。”

“我从来没有想当过托克。”

“你已经接受了蒲玲的委托,不想承认都不行了吧,而且你不是还有要保护夏雪晴的任务吗?托克守则第二条,绝对完成委托。”

别拿那种规定来限制我,虽然我本身就想解决这次事件。

“知道了,我做还不行吗?”

墨禄说的工作就是还原现场,和侦探的工作一样,在现场搜集证据,还原事件发生的全部经过,然后找出凶手。

但是,这项工作在我之前进入FRS的一瞬间其实已经完成了。

总的来说,线索有一条,疑点有两个。

1.墙上用红颜料写的字:

“人站着在墙上写字时,通常会在与目光水平的地方写,蒲玲遇害时,墙上用红色颜料写的字与地面相距约一米七左右,也就是说那就是犯人的身高。”

2.手机的位置:

“从蒲玲的穿着来看,应该是准备出门时犯人来拜访,导致事件的发生,大部分人出门前都会检查三样东西,一是钥匙,二是钱包,三则是手机。钥匙和钱包我在蒲玲的口袋里发现了,但是她为什么出门时不带手机?当我们赶到时手机在客厅的茶几上。”

“有可能她出门时都不带手机。”

“那是不可能的。”我立刻驳回墨禄的质疑。

“第一次与她在咖啡厅会面时我把号码给了她,她当着我的面把号码输入了手机里,而且那时还是上学期间,既然她上学期间都冒着被学校老师抓到的危险带着手机,那她如果平时出门不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3.蒲玲的行为:

“她被发现时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吗?”

“当然,从走廊的血痕看,当时应该是蒲玲刺后仍保留意识自己爬回来的。如果你被人捅了一刀,这时你会怎么做?”

“求救……!原来如此。”

没错,这才是疑点。

“手机就在客厅,离蒲玲被刺的地方不过两三步的距离,就算她忘了手机放在哪了,客厅里还有固定电话,你想求助时会选择离自己近的客厅,还是离自己远而且还没求助工具的卧室?但是我却并没有发现卧室里有什么特别的事物。”

“不是很好吗?你还没有失去当一个托克侦探的基础。”

被这么夸奖我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随后警察便赶来了,因为这到底是刑事案件,而我们也并没有接受到关于这件事情的任务,从职务上说已经越过了托克的职权,所以我们只能被迫离开现场。

和墨禄分别后我就赶往医院,蒲玲不知道情况怎么了。

门上的灯仍显示在手术中。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向老爸简单说明了情况并且让他明天给我在学校请一个假,因为明天警察说要问一些细节问题,而且我现在也没心情去上课。

是男人就把这件事调查清楚。被老爸这样子的答复了。

杜雨欣也想来医院,听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好像也快哭出来了,但被我否决了,她无论身材相貌还是性格思想都像一个小学生,估计受不了太大的刺激。

我对她说让她完成我交给的任务,也许就能找出伤害蒲玲的真凶,她便不太在意医院了。就是不知道这丫头会不会熬夜。

也许我来医院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夏雪晴还没走,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眼睛已经红了一圈,松拉着脑袋,就算没有精神分裂症的人估计也可以感觉到,她正被害怕,愤怒,伤心包裹着。

刚才的事情,弄得我们彼此都十分尴尬,虽然墨禄让我道歉,见到这个场景我反而更难开口了。

“给你。”我从口袋里拿出之前用来吓她的咖啡,递给她。

“谢……谢谢。”她好像才知道我来了,略显惊讶。

“墨禄姐她说什么了?”

夏雪晴用微红的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还是担心蒲玲给哭了一场,反而让我有点难受。

“也没什么,指导我作为侦探院托克的基础任务而已。”我模模糊糊回答。

真尴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感觉比平时都难和她说上话。

“那个……蒲玲的状况怎么样?”。

“已经通知家长了,不过蒲玲的父母都在外地上班一时赶不回来,医生只说没伤到心脏。”

是吗,没伤到心脏就好,但还是不能确保生命安全。

“你的眼睛……”

红色的瞳孔,果然让她印象深刻。

“原本就是红色的。”我再次取下隐形眼镜。

果然,夏雪晴并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反而十分专注的盯着我的眼睛看。

“呃,会不会太近了。”

我提醒到,因为夏雪晴不知不觉的离我越来越近。

“嗯,抱歉……”夏雪晴转过头背对着我。

“你……完全不记得以前的事吧。”

“完全不记得。”

八年前,我在什么地方,父母是谁,做过什么这些记忆我没有。

只记得下雨的清晨,杜魏青举着伞把我抱回家,和云天梦这个名字。

“父母,喜欢的东西,朋友什么的都不记得吗?”

这些问题我已经被问过好几遍了,回答都是

“不记得。”

“连好朋友都不记得了吗……还是说根本不是你……应该不是吧……”

夏雪晴一个人自言自语,慢慢陷入沉思。

我坐到她旁边。

果然我还是该先道歉。

这个想法还是留在我脑袋里。

“呵呵,总觉得这个场面很熟悉呢。”夏雪晴轻笑着说到。

这个场面?开学的第一天早晨我们俩也是坐在公交站台的长椅上一句话都不说,想着各自的事情,等着3路公交车。

也不光那次,其实许多时候我们俩都会这样干坐着等什么事情发生。

“算是吧。”我无力的回答。“刚才……”

“刚才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夏雪晴突然大喊,让我有点呆了。

“我问过雨欣了,她说那天你去学校是为了帮她拿落在学校的练习册,不是有所预谋的。”

我就因为这件事差点成了你的枪下游魂啊。

“仔细想想,你好像没什么朋友,不可能为了钢琴铺而伤害别人。”

你这句话是多余的,不过她是在十分真诚的在道歉。

“我才是吧,突然就向你出手,我才要求你原谅……”

因为不好意思,最后几个字连我自己都没听清。

夏雪晴在过道里来回走动,和蒲玲的安危比起来,我的道歉对她来说其实是微不足道的吧。

“你很担心吗?”我其实是没话找话而已,因为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确实是一种煎熬。

“怎么可能不担心嘛,朋友遇到这种事,换做谁都会担心的吧。”

我应该不会吧,因为我很少和别人交往,没有交过朋友,不能完全理解夏雪晴此时的心情。

朋友,对于性格孤僻,患有精神分裂症和失忆症的我来说,可能是一个难以触及的词,唯一的朋友,梦涵,也只是我精神分裂后大脑内部幻想出来的而已。

“突然认定我就是凶手也是因为一时的冲动吗?”

因为手上的证据的矛头指向我,而我又有足够的作案时间才会让夏雪晴第一时间误会吧。

心里却微妙的感觉有点失落。

“朋友这种东西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当然了,我不想失去朋友,至少不想还可以在一起的时候分开。”夏雪晴用和她美丽气质毫不相符的样子一口把咖啡喝掉了“因为以前发生过那样的事。”

2003年5月16日,北京朝阳区的一所幼儿园晚上着火了,当时有人及时发现,并报火警,火灾很快就得到了控制,起火原因是电线短路,好在幼儿园里的200名小朋友和老师都没有事,夏雪晴就是其中之一。之后那所幼儿园却不知为何被建成了一个大饭店。

“少了一个。”

“什么?”

“报道上和实情不符,其实少了一个孩子。”

夏雪晴变得很奇怪,靠在墙上,晃动着咖啡罐,双颊变成了粉红色,好像喝醉了一样,但是我给她喝得是咖啡啊。

“少了一个孩子,我知道的,总是在音乐教室里弹琴,和我说话时从来不看我一眼,现在想想就来气,不就是钢琴弹的好吗?拽什么嘛,最后清点人数的时候还不是被漏掉了。”

夏雪晴确实已经醉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喝咖啡也会醉。

“火灾发生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最后还不是被人遗忘了了,连老师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学生。不过在现场听说没有发现尸体,说明还活在哪个地方吧……”

“喂。”

夏雪晴直接靠着墙滑下,我连忙把她扶到长椅上。

怎么会变成这样啊,我明明只是想道个歉来着的。

“言瞬……”

夏雪晴紧抓着我的胳膊,眼泪却从朦胧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之前摘下隐形眼镜时夏雪晴好像也是这样叫我的,言瞬。

应该是她的好朋友吧,但是却离开了。

火灾现场没有发现名叫言瞬孩子的尸体,可能他当天不在幼儿园吧,或者……

那场火灾的背后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黑暗,而言瞬则成了牺牲品。

朋友的离开能让一个人变得那么娇弱吗?

在我看来,夏雪晴也只是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有一点傲娇罢了。

但是现在,她却把我当成了言瞬在哭泣。

“叮咚”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们推着蒲玲从手术室里出来。

“哪位是家属?”看医生们的表情应该还算成功。

“她的家属还没赶过来,我们是病人的……”

那两个字说出来好吗?蒲玲和我只是雇用关系吧,不对,其实连雇佣关系都称不上,我不想当托克,蒲玲也没有正式向幽雷递交委托,应该说我只是在帮妹妹的朋友忙而已。

“朋友。”我还是说了。

“算是奇迹吧,她的心脏长得略偏右,避开了致命伤,但流血过多导致昏迷,可能要过几天才会醒,能麻烦你代替他家属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吗?”

“可以。不过医生,我那位朋友睡着了,估计明天才会醒,今晚能让她也睡在病房里吗?”

“如果只是一晚上的话我想没问题。”

真是通情达理的好医生啊。

我把夏雪晴公主抱式安放在蒲玲旁边的病床上,总感觉好有趣,居然喝咖啡后会变成这样。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唔啊!别突然出现啊!”

(安静点好不好,这里是医院吧,医生同意你们留下来已经很仁慈了。)梦涵掏了掏耳朵表示不满。

和我一样是红色的瞳,却不用遮掩,因为只有我能看到她。

(竟然为了朋友做到如此地步,是传说中的笨蛋吗?)

“我怎么知道,如果我为了你做到这种地步你也会认为我是笨蛋吗?”

(完全不用,在我眼里你早就是笨蛋了。)

打击。

小雪睡觉的时候很可爱哦~。

雨欣经常提起啊。

夏雪晴只要一住我家,雨欣每天一定会早起,而且醒来一定会用手机从各个角度拍夏雪晴的睡姿,不过照片全被醒来的夏雪晴删掉了。

我不否认雨欣的说法,因为我现在也有这种感觉。

和雨欣不一样的可爱。

昨天的疲劳现在反而显得十分平静,看上去很细嫩的皮肤让人有一种想戳一下的从动,眼扎毛微微的颤动,更显得楚楚动人。

虽然平时总爱和我计较,什么不想和你一起坐巴士,不想和你同一时间上楼之类的,当我要帮忙的时候总是“要你管。”的拒绝,在幽雷17岁拿到B级托克执照,枪法,格斗术都很精通,但好歹是一个女生吧,紧张之后的疲劳很容易就显露了出来,所以现在才会睡的那么熟。

我掏出手机,当然不可能是拍照片,我又不是雨欣。把闹钟设定在七点四十,放在夏雪晴脑袋边,她虽然经过昨晚的紧张现在很累了,至少别旷课吧。

“唔嗯?蒲玲?”

夏雪晴说着梦话,这次是和蒲玲有关吗?

“蒲玲没事了,安心睡吧。”我小声回答道。

手上却传来微微的挤压感。

夏雪晴紧抓着我得手没有放开,在做噩梦吗?

也许……当得知萧丽和朱慧遇害时,晚上她也是这么度过的吧。

我双手轻轻握住,像偶像剧里肉麻的剧情一样,但是却很有效,夏雪晴的手放松了。

“梦涵,为什么我有种特别想解决这次事件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存在有一些她的原因吧。)梦涵轻轻抚摸夏雪晴的长发。

“也许吧。”

我讨厌社会上的黑暗,正式因为黑暗在完成自己的所愿后总会伤害别人,而这次,夏雪晴就是受害者。

被伤害的人会产生负面的情绪,悲伤,愤怒,憎恨,怨念……这对拥有精神分裂症从而能很容易感觉到别人负面情绪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种惩罚。

“我……”

私(わたし)の恋(こい)を悲剧(ひげき)のジュリエットにしないで~~~~♪

ここから连(つ)れ出(だ)して~~~♪

そんな気分(きぶん)よ~~~♪

这是我定的闹铃《罗密欧与灰姑娘》。

“嗯?”我揉揉眼睛,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了?”

夏雪晴已经不在床上了,而是坐在蒲玲床边。

“起得真早啊。”

“大概……是因为喝了咖啡所以……有点……”

“所以累了吧。”

我帮夏雪晴接下去,毕竟喝咖啡会醉这种事有点难以启齿吧。

“恩。”

夏雪晴立刻点头。

“昨天的事,很对不起,我不该向你突然出手……”

“你昨天不是已经到过歉了吗?我早就原谅你了,你是因为突然身子不适才到下的吧。”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啊。不过FRS的事应该还不清楚。

“我接受过一个要保护你的任务,这个你知道吧。”

开学的第一天,也是蒲玲第一次找我的那天早晨,不想当托克的我被老爸强按了一个奇怪任务。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需要任何人保护,那个任务算作废。”

“我知道,我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那个任务单的来历。”

“你问这个干什么?”

“为了能正式调查这次的事件,我需要一张幽雷的任务单。”

我紧紧盯住夏雪晴的眼睛,当然没有摘下隐形眼镜,我可能再也不会对他用红瞳的威吓力了。

只是直觉,我认为她是知道那种完全不符合幽雷规格的任务单的来历。

“帮我弄一张,任务内容就写一个抓捕罪犯就行了。”

“所以才问你要干什嘛。”

“我要以幽雷侦探院托克的身份调查这件事。”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我说你们都什么意思啊,上次墨禄以为我主动接幽雷的任务时也是这种反映,我相当托克就那么奇怪吗?

“不是的…但是…你一晚上…那个…有点早了…以托克的身份还是…”

喂!至于混乱成这样吗!

夏雪晴突然狠狠掐了我一下。

“疼,干什么啊。”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会混乱到神志不清了吧,那我可就罪过打了。

“原来不是在做梦啊。”

梦你个头!验梦也不用掐那么狠吧。

“…………”

“有什么不对的吗?”被一个女生紧紧盯着可真别扭。

“没什么,你这个人有够奇怪的,明明很排斥托克这个行业,想什么总是看不出来。”

“那是没办法的吧。”

谁让我是精神分裂症呢。

私(わたし)の恋(こい)を悲剧(ひげき)のジュリエットにしないで~~~~♪

ここから连(つ)れ出(だ)して~~~♪

そんな気分(きぶん)よ~~~♪

手机又响起来。

刚才没把闹钟按掉吗?

“电话?”大早上就来电话可是一件稀罕事,而且还是未知号码。

“喂。”

“喂。ミス アリス(大小姐),mesteRX(主人),ー昨天睡的好吗?”

这个奇怪的语气是……

“墨禄?”

“答对了,怎么样,昨晚和美女同房是不是很爽?”

“唔啊!等一下!等一下!”夏雪晴立刻抢走了我的手机。“墨禄姐,我们什么也没干,真的相信我!”

我说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啊。

“哼哼~~谁知道呢?小雨欣说你昨天晚上没回家,夏凌风也说小雪晴晚上不会来我就觉得有猫腻,没想到啊,你们平时对对方的冷漠其实都是装出来的,其实暗地里发生过什么事也说不定……不过小天梦啊,作为师姐我要提醒一下,避孕是必须的,不然让校领导知道了是会被退学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呃,杀气。

“都是你!昨天非要呆在这里!现在怎么解释啊!!”夏雪晴朝我大喊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整个病房里感觉温度都下降了。

“解释什么啊。”

还有,夏小姐,你能不能先把我手机放下,好像感觉手机快被你捏碎了啊!已经开始支支作响了啊!

“你果然还是一个大笨蛋!就因为昨天那点小事我就对你改变看法真是太傻了!”

唔啊!夏雪晴直接把手机砸过来,正中我脑门。

哐当!狠狠把门一关,走了。

疼。

我捂着被砸的地方,虽然不是什么高档货,但也不能用来砸人啊。

“带修补?噗哧。”

我听到你笑了哦,墨禄,而且日语发音完全走形了。

“没关系个毛啊。干什么。这么早打电话就是为了整我吗?”

我已经很生气了。

“嘛嘛,别那么认真嘛。”

被手机砸的又不是你,都起包了。

“今天中午去学校旁边的肯德基集合,关于恐吓信的事我有情报哦。”

“情报?”

“嗯嗯,对了,你今天不用上课,那么顺便去那个音乐天才王成家里打探一些情报吧,地址我一会给你发过去。”

王成,所有事件寄出恐吓信的落款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叫王成的人在北京可是有很多的,不过我也正有这个打算。

“把电话给我啦。”

这个声音是雨欣?

“好了好了,那小天梦,我现在给小雨欣了。”

“哦。”

“喂,哥,我查到了,你让我去调查的东西。”

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吗?真快啊。

“和你猜的一样,果然事件发生时有很奇怪的地方,而且也检测到了RX反应。”

那么说真的有超能力者介入这件事了。

“干得漂亮,下午给你买一个大波板糖。”

“诶真的吗?就知道哥最好了,哇墨禄姐你别抢啊。”

看来电话那边很混乱啊。

“喂喂,小天梦。”

“我在。”

“怎么了?要是平常的你,你绝对不会对和超能力者,托克有关的事情提起兴趣的。”

你很了解嘛。

“就当我的侦探血给点燃了吧,另外,我这次要以托克的身份解决这次事件。”

“啊是吗?以托克的身份……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就知道你会有这种反应。

“那我先挂了。”

呼,合上手机,真像做了什么终生大事一样。

(耍帅耍够了?)

你怎么又出来了啊,梦涵。

“也就这一次,我讨厌托克这种心情还是没变,只是这次想抓住犯人而已。”

(说不定这次是个转折点呢。)

转折点?好像在哪听过。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