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难道是我攻略男主的方式不对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30日

《难道是我攻略男主的方式不对》精彩章节目录_尹初七小说免费阅读

难道是我攻略男主的方式不对

作者:尹初七分类:穿越小说类型:甜宠

女主李相如因为一场车祸穿越到一个陌生的大陆,还带着一只系统,这只系统的主人是男主。而男主沈积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抱着受伤的李相如回家。之后因为要每天吸收灵气,必须要触碰男主。女主便开始了各种撩男主之路。男主虽然高冷,但其实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沦陷了。文案:李相如想,既然要活命,就算沈积玉再高冷,我要想办法攻略他。李相如:沈积玉,你抱了我,你要对我负责。沈积玉:好。李相如:沈积玉,我想亲亲你。沈积玉很没原则的低头亲了她一下。李相如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怎么和我想象中的攻略不太一样?好像我还没有攻略,男主就自己沦陷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灵气浓郁的梁月大陆,世人都是崇尚修炼,强者为尊。四族鼎立,沈氏、尹氏、李氏、刘氏家族,为首的便是沈氏。

沈氏排名第一,自然是因为族长沈积玉,七年前的外族入侵一役,年仅十六岁的沈积玉即便身负重伤也带领着其他三族成功的驱逐出外族,后来外族入侵口在刘氏的极寒之地,后来沈积玉更是用他的血封印,得以保全里梁月大陆百年安稳。

如今七年已过,传闻沈积玉修为早已深不可测,更是难得的炼丹奇才,是整个梁月大陆不可撼动的存在。

此时的梁月大陆沈族中,护卫巡视四周,玉门灯火通明,景宛的奇珍异草在夜里悄悄的绽放,周围映带着流觞曲水,墙壁雕刻着一条条蜿蜒的青龙。

是夜,一名黑衣人悄然的来到沈氏,而沈氏的防卫森严,才到玉门便机关无数,走错一步便会触动机关。

“什么人!?”

喵~

喵喵喵~

周围的侍卫很快包围过来,看到来人只是地上的这只小黑猫。

“就算是一只小黑猫也不可大意。加强防卫。”徳俊严肃的说道。

“是!副家主。”

徳俊点点头,大步走向青龙堂。

他是来找沈积玉的,近来梁月大陆不太平,外族甚至有为家主的丹药大打出手的,即便现在沈氏只需隔岸观火,但对于他们沈氏虎视眈眈的人实在太多。

他走近青龙堂,看见他们家主头也不抬的看着卷轴。

好吧,以家主的修炼速度根本不担心那些。

“家主,巫师夜测天象,再一月将有连绵不断的暴雨,不知为何今年夏日天象格外奇特,你命我找的药材族中并不齐全,我想前往去格岚之森去寻寻,特来请示家主。”

此刻的青龙堂中,说话便是沈积玉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德俊了,徳俊也算是沈氏的副家主了,两人是下属也是朋友。

虽是说着恭敬的话,徳俊却毫不在意的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嗯,那是和李氏的交界处,格岚地势复杂,你若想去,务必小心谨慎,若遇危险,放信号竹,我会第一时间赶来。”

入耳的是温润如玉的清冽嗓音,如六月清泉。

徳俊抬头看见这人头也没抬,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沈积玉不徐不急的看着卷轴,还是清清淡淡的样子,仿佛什么都不能入他的眼。

“我说,家主,政事是处理不完的,你倒是去外面走走,长老们谏言,我们的家主夫人还没着落呢。”

话音刚落,他叫看见他们家主像他微微的撇了一眼。

徳俊立马噤声了。

沈积玉放下卷轴,走向窗边,负手而立,一身青袍加身,深谙眼底的孤傲,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叹的脸让周身都环绕的气场更加矜贵。

徳俊暗叹,家主这张脸啊,无论看多少年还是很惊艳嘛。

只不过这样的人只喜欢日复一日的处理政务,亦或者是修炼,这样的沈积玉超然物外,好像对人世间的事情都没有兴趣。

徳俊觉得自己家的家主不会再这种话题上答话了,于是又绕回去。

徳俊扬起嘴角,拍拍胸脯继续道:“嘿嘿,家主,你放心好了,去个格岚之森会有什么危险。”

“ 不可大意。”

“是是是,我知道。”说完也没有退下的意思。

沈积玉看了眼徳俊,虽未言,意思却很明显:怎么还不走?

徳俊踌躇了一下,支支吾吾,扯了扯嘴角,终于忍不住测探的问道:“家主,族里长老在为你挑选家主夫人,听说是尹姑娘?”

沈积玉拿起茶杯的手顿了下,完美的侧脸看不出任何表情,茫然的吐出三个字:“她是谁?”

他就知道是这样!

“这尹姑娘不是和你青梅竹马吗?小时候我们和尹少主一起的时候,总有个小尾巴跟着,那个就是尹姑娘。听闻现在整个梁月传闻她美若天仙,家主,你真的不考虑考虑?”

沈积玉想了想:“亦沆的妹妹?”

“对对对。”徳俊很欣慰,家主终于想起来了。

“无稽之谈。”

“这还不是因为尹姑娘是从小到大唯一可以接近你的姑娘嘛?”

“那李长老家的千金长的那叫一个花容月貌,上次我们去他们府上谈事情,你注意那姑娘的了吗?”

“没有。”

“那姑娘全程可都在看你啊,那么炙热的视线家主你没感觉到?一个花容月貌的姑娘心悦你,你也无动于衷?”

徳俊想了想那天的场景,那天谈完事情之后变相的成了一场相亲宴,只有他们家主无从察觉,甚至还淡然的喝起了茶。

“关我何事?”

“哎呀,家主,你如今已过弱冠之年,寻常人家的男子早已妻妾成群,你就没想过娶妻吗,一点点都没有吗?”

“没想过,以后也不会想。”

徳俊听了这话,痛心疾首。

“家主,你知道整个梁月大陆怎么传的吗?近来越来越离谱了,他们说你不近女色,也不娶妻纳妾,是……?”

沈积玉转过身,看着徳俊:“是什么?”

“断….断袖。”徳俊心虚的说道,还一边观察沈积玉的脸色。

“你很闲吗?刘氏那边的极寒之地还缺个人镇守。”沈积玉淡淡的看了看他一眼,无情的说道。

“不不不,您当我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我忙,我现在就要去忙了!”徳俊听到这个极寒之地就发憷。

“咳咳,家主,我就不打扰您了。”

沈积玉满意的点点头。

徳俊走出青龙堂的时候心里嘀咕几句,他家家主真是太腹黑了,他不就是提了几句嘛,他娶妻可是整个族中的大事。

他这样长年都忙政务修炼,别说夫人,连妾室都无一人,这副清冷之态,徳俊都要怀疑家主看破红尘了,哪里会有什么红鸾星动。

他家家主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青云直上的修为,拥有的灵气也是梁月大陆一等一的,按理说,梁月大陆没有未婚的妙龄女子不心动的。

可谁又能想到,沈积玉生人勿近,比高山之巅的雪还要冰冷,而且心思完全都在修炼上,久而久之…..

徳俊想到这,捂着脸,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他给去看看哪家的和尚庙环境好,他们家家主恐怕得当和尚。

青龙堂又恢复了悄然的静默,沈积玉那张宛如嫡仙的脸却让他显得更加的漠然。

似习惯了这样的孤独,他走出房间,来到山间竹殿,这是他平时修炼的地方。他素来有洁癖,一尘不染。

也不容他人近身,不容他人窥探,连殿里的花花草草也是自己亲手照料,不准任何人染指。

因此除了他,便无人敢涉足此地。

沈积玉席地而坐,头上青龙的灵识开始盘旋,他觉得他一直以来缺了什么东西,一直无法让青龙炼化为实体状态。

看过了无数卷轴,古族无一记载完整。

青龙翱于九天,需途经河川,风起云涌。需途经人间,暂收雷电。龙之成型,必需龙魂,必经劫难。

可所谓龙魂,竟阅遍卷轴,再也无从查证。

若说劫难,他生命中唯一的劫难便是七年前的外族入侵,他一夕之间失双亲,还要扛着痛苦平定四方。

可如今年轻家主的灵气在梁月大陆恐无敌手,这个劫难早已是过去式,他甚至怀疑这是他的爹娘留给他的一个虚无的念想。

周围只在月光下开花的向月花在各种花草中尤为惊艳,给它们渡上一层清淡的月光后更是赏心悦目。

沈积玉伸出手指摸了摸,似无所感。

一场劫难导致年轻的家主对生命中的美好一无所知,但是他也一点也不着急。

他的生命里好像就剩了这一点探究的意义,所以即使他知道了方法,也不急于求成。

长夜漫漫,弯瘦的月亮慢慢消失在苍穹。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