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吴芍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30日

《吴芍》精彩章节目录_叁月特别馋小说免费阅读

吴芍

作者:叁月特别馋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吴芍原以为这世界总有朗朗乾坤的时候,尤其是有九王殿下这样的人物。而她自己,只要肯努力,也总能为光复大宋出一份力。事实是,丫头郁儿每天跟在屁股后面苦苦哀求:“姑娘,用弹弓打人并不能征恶扬善啊。”“姑娘,再不回去老爷又要罚你了。”“姑娘,你怎么能偷看九王殿下洗澡呢?”“哎呀好啰嗦,跟个娘们儿似的婆婆妈妈。”然而这世间并不都是非黑即白,总有灰色的角落。也许意识到这一点,一个人才能长大。可做皇后这种事,不不不,万万不可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日的皇宫格外热闹,一大早就有不少车马停在宫门外,两三人一伙儿,三五人一群的进宫门。各宫各院的嫔妃公主也莺莺燕燕地往园子里赶。皇帝在新落成的艮园举办花石赏,有小道消息称,这次的花石赏皇帝亲自安排,别出心裁。一干文臣武将,甚至一些京城富商,都兴冲冲的来看新奇热闹。

今日的皇宫格外热闹,一大早就有不少车马停在宫门外,两三人一伙儿,三五人一群的进宫门。各宫各院的嫔妃公主也莺莺燕燕地往园子里赶。皇帝在新落成的艮园举办花石赏,有小道消息称,这次的花石赏皇帝亲自安排,别出心裁,具体怎么个别出心裁,皇帝成心卖关子。一干文臣武将,甚至一些京城富商,都兴冲冲的来看新奇热闹。

大家一个个入场,人越积越多,都是京中权贵,也都假装相熟,三三两两的打招呼。宫女装扮也格外不同,皆束腰长袖,步伐也是专门练习过,走起来婀娜多姿,被如此娇美的宫女引着入座,男人们心旷神怡。落座了才发现这座位别致的很,桌子都是一块块奇石,有的削去一块当做桌面,有的循着造型搭一块古树木板,古朴又精致。喜好吟酸文的,顺口两句诗称赞一番,不通诗书的喊一声“好,真好”也算是称赞了。一个粗糙的富商一屁股坐下去,发现屁股底下的石凳竟然隐隐传来暖意,不由惊喜,又来一嗓子“哎呀,好呀,暖和。”嫔妃官员们分了男女,按官阶品级纷纷入座,其他人也随宫女引着合适的位子坐下。

只听得一声“大宋神宵教主道君皇帝驾到!”大家才安静下来。那声音不知道使了什么巧妙的法子,飘飘荡荡,仿佛从天而来。

随着这声音逐渐清晰,花园里逐渐起了薄雾。两排模样俏丽的十五六岁"仙女"从一角飘来,说飘来,是因为不见上下起伏,只见她们由远而近。轻纱薄裙,依次挥袖,引着众人向后看。一位美髯长者,身着白色长衣,手执一柄精致的浮尘,一袭黑发前半边束发盘髻,后半边如瀑布般散落在身后,微微有风吹来,发丝、长袖、浮尘皆迎风而动。虽然坐在由“仙童”扛起的轿子上,但也不见上下起伏,仿佛也是“飘”过来的,宛如天上仙飘然然而至。在场权贵看的直了眼。

一位衣着精致的太监领唱“大宋神宵教主道君皇帝万岁”,一众人等才反应过来,皆齐刷刷跪下。

“大宋神宵教主道君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赵佶,中老年后迷上道教,自称“大宋神宵教主道君皇帝”。

赵佶笑呵呵的请诸位平身。问道:“今天这第一个节目,诸位爱卿感觉如何啊?”

谁不会捧皇帝的场?一时间“妙啊”“神啦”不绝于耳,有文采唱一句“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来称赞。

皇帝很满意。

接下来无非是仙女们随乐而舞,仙童呈上仙露之类,在场的诸位,一时间都觉得自己真的羽化成仙了,这样的美景盛况,让人沉醉。

男宾座的各位王爷、权贵推杯换盏,显得后排角落里一个俊朗的少年太安静了些。这位皇九子赵构,年纪轻轻,却对周遭并不太感兴趣,眼底甚至带着不屑,只是慢慢咂么甜酒的滋味,咽下隐隐怒气。所以也只有他能注意到一个内侍非常不衬风景,脚步匆匆,一脸焦急,入了艮园,看看飘飘欲仙的皇帝,原地转了两圈,还是走向內侍童贯。

童贯今日的服饰虽然还是着内侍服,却是镶金带银,衬的脸上的褶子都是金光闪闪。内侍趴在童贯耳边低语,童贯错愕,眼睛四下一扫,安排道:“让李邺即刻动身。”内侍问:“用不用向官家禀报。”童贯微怒:“混账,没看见官家正高兴吗?小心坏了官家的兴致!”内侍应声退出。

年轻王爷肯定听不到二人说了什么,示意身边人:“喝的有点急,头痛,你去向母亲求点药来。”身形利落的侍从迅速跟上去,不久就回来了,附在主子耳边:“不好了王爷,金人到了黄河边,要咱们派使臣过去问罪。”王爷后槽牙咬紧,将酒杯按在桌子上:“果然有这一天。”抬头望望周围的觥筹交错欲仙欲死,自己随便一使力,便得知军报,朝廷松散至此,主上蒙蔽至此,真是可笑。一股愤恨不平的怒气,一股无可奈何的委屈涌上心头。

他朝女宾望去,那里有他的母亲韦氏。父皇嫔妃无数,母亲不得宠,也不擅争宠,年近不惑,熬了许多年头熬到修容的位份。她今日只是为了显得场面宏大才会来凑数的,现在她如自己一样,坐在角落里,小口小口地喝酒,脸上一如既往地藏着淡淡的哀愁。迎上自己的目光时,母亲却开心地微笑,举杯遥敬,赵构连忙双手举杯回敬。

赵构摸摸后脑勺,鼓起一个包来,是真的痛了。连一个少女都知道官员奢靡,百姓辛苦,这样的大宋,如何抵御金贼,心中烦闷,还是真的去向母亲求点药来吧,起身离座,唤了人去请母亲,自己去艮园外等母亲。

踏出园门,不防差点迎面撞上一人,看清了,连忙施礼:“五哥。”

五王赵枢来晚了,正走得急,唬了一跳,皱眉道:“毛毛躁躁的小心撞到本王。”说着十分大度地走进园子不与计较。赵构不理会五哥的言辞,不动声色的挥掉赵枢留下的脂粉味。倒是随从颜照朝五王背影啐一口,被赵构一巴掌拍在脑袋上。

韦氏疾步走过来,拉起儿子的手:“我正嫌闷呢,走,出去坐坐。”

赵构挥手让后面人离远些,跟母亲小声道:“金人已经到了黄河边,若父皇再不拿出些法子,金人怕是明天就到城下了。”

韦氏搓搓儿子的手:“好孩子,娘知道你心系天下,可如今的世道,不是好人的世道。娘不想让你做出头鸟,只想让你平平安安的做个富贵王爷。”

“若是金人当真来犯,我们皇族又怎可能平平安安。”

韦氏抬头望着儿子,儿子早就比自己高许多,合该有自己的想法,知道儿子说的对,也苦苦劝着:“构儿,很多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父亲给你指个康字,娘很喜欢,以后万事都要以自己的安全为首要,娘才放心。”

赵构心里清楚,自己虽早早封了王,却是十五岁那年,因为一篇好字,父皇一时兴起而封的,此后三四年,父皇如往日一样,根本记不起自己。母亲自然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怜爱的摸摸儿子脑袋,赵构却喊痛,赶紧问怎么了,赵构笑着跟母亲讲今早遇到的事:“今天遇到一个小孩,拿我当贪官污吏教训了一顿。”

母亲心疼儿子:“哟,好大一个包,快走,我那有药。”又觉得新奇:“你怎会惹到孩子?”。二人干脆甩掉宫宴回宫说话去了。

赵构有心逗母亲开心一笑,绘声绘色讲与母亲自己挨打的事,宫人见韦氏还未入宫门便被逗的咯咯直笑,便知是九哥儿来了,都笑着迎上去行礼。

外面奢华糜烂,这个小宫门里小有天地。韦氏独居一宫,早年为了得份清净,更为儿子学文习武便利些,找个由头向皇后求来这一处。这是太祖初建皇宫时的了,小一些,旧一些,但胜在自个儿说了算。韦氏摆弄些花花草草,宫人打扫地仔细,赵构就是在这个小宫门里长大的。

韦氏打散赵构的头发,拨开看看,哟一声:“紫黑紫黑的,哪家蠢丫头,这么不知轻重。”宫人端来药,韦氏小心翼翼地涂着,眉头越蹙越深。宫人笑道:“娘娘您瞧,九哥儿生的俊,披散着头发,比您还美呢。”

赵构眸子黑亮,唇红齿白,胡须还未蓄起,一头青丝垂下来,竟添了一些别样的美。

韦氏听了才舒展开双眉,笑骂宫人。

赵构也是被气笑:“娘太和气了,总是骄纵她们,平日多打点板子才好。”宫人赶紧佯装害怕,众人笑作一团。

韦氏仔细地给儿子梳了头发,戴上冠。从内寝里拿出一个盒子:“嬛嬛来过,得了一对儿玉,说做冠也好,做坠子也好。”

赵构打开,白玉上闪着盈盈的光。“只有嬛嬛会想着我。”

韦氏只有这一个儿子,总是疼惜的不得了:“都怪娘,不得你父亲宠,连累了你也不受重视。”赵构赶紧安慰:“娘千万别这么说,养育之恩已经难以报答,现在儿子长大了,自会有一番天地,以后会好好照顾娘的。”

韦氏微笑着,怜爱地拉着赵构的手。

送走了儿子,心里有些惴惴,韦氏叹息道:“这孩子总想出头,是不是一直以来我都教错了,太有出息不见得是好事,倒不如做个游手好闲的哥儿,清闲度过一生。”

宫人宽慰:“娘娘悉心教导,九哥儿能文能武,想不出头都难呢,只是没机会罢了。”

韦氏只得求老天保佑儿子平安。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