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殇烬之琴心岛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殇烬之琴心岛》精彩章节目录_烨洌小说免费阅读

殇烬之琴心岛

作者:烨洌分类:奇幻小说类型:重生

凤凰后裔,本是天作之合,怎奈世事无常,天意戏人。一世虐恋,二世情断,三世恨无常。——《殇烬•三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琴心岛,四灵劫,一战惊心,美人魂消,天下三分。

“我在哪里?我不是死了吗?好热,好热。”

漆黑的山洞,唯见一个大大的火球在空中一张一缩,好似跳动的脉搏。

“喂,醒醒,醒醒,快醒醒。”

稚嫩地童音在身旁吵吵闹闹,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未醒,已泪如雨下。

“我应该,死了吧?”

睁眼,一双大大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那双大大眼睛的主人,是一位软萌的小男孩。他胖嘟嘟的脸颊上有两个小小的酒窝,或许是年龄太小,还未完全褪去兽体,两个毛茸茸的三角形耳朵,耷拉在头顶两侧,一双肥嘟嘟的肉手逐渐向我靠近。

“喂,醒了就快下来,别躺尸。”

小男孩说话可真毒舌,我生气地揪住他的脸向两边拉扯。

“我的手……怎么变小了?”

那双揪住小男孩的手,白嫩而瘦小,比我记忆中纤长的手指短了许多。

“真没礼貌,醒来就动手动脚。”

小男孩拍掉我的手,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逗得我“咯咯”直笑。

我纵身跃下火球,却因力道不稳,扑倒在男孩身上,将他撞得四仰八叉。

“我何时,变得这般,弱了?脚也好像,短了许多。”

我爬在小男孩的身上,抖了抖自己的小短腿,终是发现了自己身上的种种怪异之处,自己竟是变成了幼儿。

“起来。”

软腻的声音从身下传来,我抬头看去,小男孩涨红着脸,见我看来,立马将头偏向了他方。

“他这是怎么了?”

还没有意识到错误的我,一脸无辜地从男孩身上下来。

小男孩略显尴尬地咳嗽了几声,“虽然我们是双生子,但你也不能一来就动手动脚啊,还爬在我身上,这个,这个,这个……揩油。”

“揩油?”

难道是刚才抖腿时,让他误会了。思绪至此,我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双生子,我们是双生子。”

我震惊地看着小男孩,琴心岛的一幕幕仿若昨夜,历历在目。我终是死了,没有消散在这天地之间,或许是上天的怜悯,而今让我重生。

“双生子,真好。”

神兽甚少有双生子。双生子在没有成人前,两人是伴生关系,一伤俱伤,一损俱损,只是这种同时受伤的程度,可以根据一方的实力,或是契约进行调整。双生子成年后,两人可选择独立或是持续伴生。选择独立,两人间的伴生关系解除,但是一方若是遇到危险,另一方会有所感应;选择持续伴生,两人联手,攻击力和防御力会因两人的亲密度,而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

“走吧,我们该去翻天书,测属性了。”

翻天书,实为赐名,天书所显之字,即是所翻神兽一生姓名。

初生神兽虽未完全褪去兽体特征,但因不懂得幻化之术,连本体都无法显现。故而,凡初生神兽,家族前辈必测其属性,一为了解本体,一为日后修炼找寻方向。

我被小男孩拉出山洞,入目之处,一片绿荫,尽是苍翠绿竹。如此多的绿竹,在蓬莱是没有的,蓬莱多是花团锦簇,此地想必不是蓬莱。思及此,我的心没来由的一痛,手掌上传来一股巨力,小男孩正一脸关切,略带疑惑地看着我。

“别担心,我不过是对此地的陌生,感到些微害怕。”

“陌生什么?这里是你的家。害怕什么?我会一直在你左右,保护你。”

小男孩挺了挺自己小小地胸脯,毛茸茸的耳朵一晃一晃的,煞是可爱。我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耳朵,小男孩顿时炸了毛。

“别碰我的角,别碰我的角。你怎么老爱动手动脚,能不能矜持一点。”

角?这分明就是耳朵啊!不会这个小屁孩连耳朵和角都分不清吧?

“记住,这是耳朵,不是角。若是说错了,别人会当你是傻子的。”

我再次捏了捏小男孩的耳朵,并在他的脸上落下了大大的一个吻。小男孩的脸蛋顿时红的滴血,转身,竟慌不择路地跑了。

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吗?我们今天才刚刚出生,还是幼儿,还是幼儿好不。虽然我们是神兽,但是也不至于这么早~熟吧。

山洞外,深幽绝尘,空气飘香。一空地处,百余个萌童席地而坐,似在等着什么。我找到小男孩,忽见一个有着猫尾巴的萌童从身旁经过,想起“猫咪的尾巴碰不得”,一时手痒,伸手向其尾巴抓去。

“啪。”

我的手被小男孩抓住,他生气地大声吼道:“你对我动手动脚也就算了,还去动别人,简直就是一个色~女,色~女。”

小男孩暴跳如雷,一副委屈模样,周遭的萌童都看着我们。我羞红了脸,急忙捂住他的嘴巴。

天空突然下起了花瓣雨,我抬起头,眼见四名绿衣女子扛着一顶轿子向此处飞来,所过之处,俱是花瓣雨落。

轿子落地,一只洁白无暇的玉手撩起轿帘。那手纤细地毫无杂质,却微微泛着冷意。

轿子里,是一名粉末淡扫的女子,她身着一袭白衣,双眸似水,却带着无尽的冰冷,似乎恨不得能将这尘世冻结。

“是她。”

这名女子的出现,让我全身忍不住生出一股寒意,手脚冰凉。

“是她,怎么会是她?”

䜩溪,钟情的弟子,亦是我的半个弟子。

神兽的寿命很长,虽不能与天地同寿,但百年光阴不过一夕。神兽500岁成年,百岁褪去稚体。我还记得初见䜩溪时,她尚不满百岁,还是稚嫩孩童,俨然如我现在一般。

䜩溪的本体是只长尾巧织雀,离情在众多萌童中一眼相中了她,只因她的眼神太过悲伤,他说,和他很像。

䜩溪的属性与我一样同为水,而离情的属性为火。离情教她剑法,而我教她琴,教她控水。比起离情,我倒是更像她的师父。

琴心岛,四灵劫,䜩溪终究还是站在了离情一方。师父终归是师父,而我不过是她名义上的师娘。

䜩溪既在此,我所处之地必是离情的国家,我竟然成了他的子民。

“你怎么了?”

小男孩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我摇了摇头,将悲伤的情绪压下。我告诫自己不能表露太多,这是离情的国家,我必须小心翼翼,不然别说复仇,连我身边之人都会受我牵连。

“青萝,请天书。”

一绿衣女子虔诚地点燃一柱香,香烟破苍穹,萌童们闭上了眼睛,做祈祷状。天空洒下缕缕金光,我抬头望去,只见一本金光灿灿的巨书悬浮在天空上。书页快速翻动,一张张纸片从书中飞出,飘落在萌童身前。我看着自己身前的纸片,微微感到疑惑,上面不是名字,而是一首诗句。

花残依落,碎一地香尘。剩执念,几缕红丝,几许风华?

“这是何意?我的名字了?”

天书似乎知我所想,纸片上的诗句消失,唯剩“依落”。

“依落。我此生之名,便为依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