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盛世荣宠:凰后千千岁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盛世荣宠:凰后千千岁》精彩章节目录_朝雨小说免费阅读

盛世荣宠:凰后千千岁

作者:朝雨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豪门世家

姬千鸟零落之后,与你相遇之前,我从未想过余生亦有形色。白驹过隙,飞鸿踏雪,有你,所以来日可期。千丈崖冰封之后,与你相遇之前,我从未想过缘分亦有表里。岁月斑驳,桃花依旧,有你,所以往日可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永安八十一年三月三,东祾西境震,地裂山崩,楼宇倾覆,河水逆流,所死伤者,不可计数。东祾帝遣军往,欲救民于水火,然疫病突起,军民死者半。帝璟启神坛,欲求先人庇佑,得一先圣预言,曰:天生神女,降之东祾,降而不归,是以灾起,欲平天下,必归神女。帝衍依先圣所言寻得神女,然此女乃忠良之女,帝璟不忍夺之,民怨乍起。

(二)

永安八十一年三月十三,四国东祾。

三月白雪融尽料峭,烟柳迷蒙、杏花微雨初上,国都上京繁华景盛,自有万种风情。

若非灾年,京郊运送粮草打马而过的商队怕是会缓了缰绳,流连几寸光阴,也好让田间人看清商队中央马车里车帘荡起后惊鸿一瞥的绝世容色。

终究是神色匆匆,错付了良辰美景。

夜色未尽,上京城内官道上已有马辚辚之声自朱门大户而来,向的是龙池凤苑那一俯仰之间可动天下之所——帝宫。

卯时,日光始有来意,宣政殿前白玉阶尽头立着的羽林卫整手按剑柄,整齐划一地列着。

偶有奉旨的公公经过,羽林卫皆沉静地笼着视线不曾看上一眼,星河寥落,锋锐的目光与身上的铁甲交相辉映,那股融进骨子里的凌冽劲儿,生生将金碧辉煌的大殿隔离在四方春色之外,徒留殿中人独自向冬。

“皇上,西境危急,微臣恳请皇上下旨,平息天怒,祭神女,保我大祾国泰民安。”

“臣附议!”

“臣等附议!”

首位之上,数日未得安寝的帝王垂眼看着殿下跪着的群臣,拧着的眉头又紧了几分,至始不曾化开。

“尔等此言,是在逼朕?”天子不喜,便是连语气都凉了几分,殿下臣子应声俯倒一片,诚惶诚恐,数息静默之后,唯有一老臣缓缓直起身来。“皇上,臣等,绝无此意。但民心所向,臣等不得不言。西境大震,军民死伤过半,已故军民遗属,怨气难平,暴乱频发,更有公然叛国逃离之人,西境百里之外西渊陈兵二十万,虎视眈眈,扬言神女不祭,必挥师西境。内有乱,外有贼,西境危矣。”

“西境危急,为人臣者,不能为君分忧,却将责任推倒一女子身上,尔等可觉羞愧!”东祾帝大怒,拂袖掠过金几,奏表纷飞散了一地,打乱了众人压抑的呼吸声。他知道若是轻易松口应了众臣,蓝家人的心便再难暖热了。

东祾帝望着金阶下的老臣轻摇了摇头,那目光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渴求,而那人始终躲避着未曾抬眼看他。

“臣愿散尽家财捐赴西境,赈济灾民。陛下若是觉得亏欠蓝将军,臣愿以我姜氏满门之命相偿。”老臣取下头上银冠放在身侧,以额触手,那挣脱了束缚的银丝便如灰锦铺地,倾尽寻常风度。一代帝师,如此这般劝谏,亘古未有。

方才仍畏畏缩缩裹足不前的众臣动容,纷纷效仿。

是以首位上的帝王再垂眼时,满目尽是解冠之人,再落耳时,满耳尽是叩地之声。不是逼宫,胜似逼宫。

东祾帝撤下金案上扶着额头的手,起身拂袖而去,平素的不怒自威只余一声叹息。“准!

“退朝!”

“恭送吾皇。”

压抑的早朝终于以一方退让终结,然而,胜利的一方也无人面上流露出丝毫喜色。先不说爱妹如命的蓝小将军班师回朝之时会搅起怎样一番腥风血雨,忠良之后,他们终究是愧对了。

早朝已了,朝臣自然没有逗留在宣政殿理由,三五成群地散去了。

估摸着众人将将散尽,东祾帝差了近侍高欢唤住姜太傅,引着入了御书房。“太傅大人,请留步。”

“夫子。”

“玉相唤为师留下,可是怪为师?”

“玉相不敢。”

“都退下。”东祾帝屏退宫人,从怀中取出一片竹简小心翼翼地递给姜太傅“夫子,这是青凌子从神坛中启出的第二道预言。玉相不明,请夫子赐教。”

姜太傅虽不知竹简之上写了何种内容,但凭其能够让东祾帝上了十足心意便已可窥探一二,无外乎江山社稷,国祚百年。所以他亦已同样谨慎的姿态接过竹片,竹简年份算不得久远,是以承载的字迹足够清晰,所以足够荒诞无稽。“玉相就当从未见过这竹简,日后切莫与他人提起。至于蓝家与皇家的婚约,就此散了吧。”

“可是······”

东祾帝到底是优柔寡断惯了,在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终究是不如姜太傅果断,“已婚之妇,视为不洁,有约之女,视为不洁。神女不洁,即是辱没神灵。便是玉相铁了心不敬神明,天下也断没有将未来太子妃送上祭台的先例,玉相既然已经应允百官,不如趁早取消殿下与蓝家女儿的婚约,收了那孩子作义女,祭典结束以后,请了她的衣冠入皇陵。也算是对她的补偿。”

畏天敬神是真,不舍社稷亦是真。婚约不解,若蓝雨晞以神女之命格归天,便是淳于铖日后再娶了其他女子,总归是不得薄待于她,这是东祾人对鬼神的敬畏,更是皇室的规矩。再加上淳于铖对她的喜爱,便是让后来之人为继也是可能的。一国太子,如何未娶先继。太庙多一个灵位未尝不可,只要不是太子妃之位又有什么关系。

“多谢夫子提点,玉相茅塞顿开。”辱没神明,左右不过是这天下再起些灾祸罢了,帝王家总是不惧的,但是太子妃之位,辱没不得,大统,辱没不得。这一点,姜太傅明白,东祾帝自然也是明白。

蓝家满门忠良,那孩子自幼也是个聪慧善良的,怪只怪老天偏偏授予她这样的命格,总该是有些补偿。

“为师还有一事相求。玉相可否应允为师……日后,无论蓝家做了何等错事,都会给蓝家留条生路。”

“这本是玉相应做的承诺。玉相答应夫子,日后除非蓝家谋逆,玉相绝不会对蓝家赶尽杀绝。”

永安八十一年,帝璟降旨,昭告天下,曰:蓝氏雨晞,天命神女。今我东祾愿承天意,归神女于天。神女有生,温俭恭良,举世无双,今赐封昭德公主,入太庙,赏黄金万两,良田千顷,邑千户。护国将军蓝靖宇抚育有功,封关内侯,赏黄金万两,良田千顷,邑千户。

“晞儿,入夜了,早些休息吧。”三月晚间仍有料峭意,妇人披了锦绣大氅提着青灯立在游廊前。花窗烛光摇曳,少女的身影便被拓印在窗纱之上,如老道入定一般。

“诺,娘亲,女儿这就睡了。夜凉,娘亲请回吧。”

明日便是三月十五了,少女抬起头与门外妇人隔墙相望,烛光掩映的清眸中不安已满,分外灼人。

妇人停留了片刻,见花窗内烛火暗了些,方才提步渐渐远了。

锦屏后小几前,少女无力的垂坐在织云纹毛毡上,手中握着的狼毫顺着几案滚落滑过衣襟,留下长长的墨痕,消失在她几不可闻的叹息中。

铖郎的信,总是要回的,可如今该回些什么呢?

东祾帝既然决定牺牲她,便断没有放走她的可能,这半生缱绻,终究是错付了。

是夜,月朗星稀,蓝府彻夜未眠。

无极海,清风渡。

海天相接处,日光初上,云蒸霞蔚间,一叶扁舟断波而来,舟上唯一老者,一少女而已。

小舟将靠岸时,老者收了竹篙坐在船头,随手捞过舟中的酒壶打开封口,呷了一口“夕,出了这渡口,顺着江流一直西去,就是东祾了。”

细雨沐风,少女手中握着绘了丹青的油纸伞,撑在老者头顶“那您呢?”

“我便在这里守着阿衍,也省得他孤寂。”

“等我寻到母亲,便回来看您。”

“此处已无挂,你就留在东祾吧,那里才是你的归处。”

老者撑着小船载着少女缓缓穿过清风渡,停在岸边,渡口已然有人候着。

“夕便交给你了。”

“徒弟必护她周全。”

老翁将少女扶上马车,转身回到船上,撑着篙越过清风渡,与苍茫的无极海融成一片,越来越远。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