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战斗相机小姐姐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战斗相机小姐姐》精彩章节目录_daygo小说在线阅读

战斗相机小姐姐

作者:daygo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阎罗王给了我一部神奇的照相机,让我拿着相机来拍照凡是被拍摄入镜的妹子都会成为我的妹子。不~!不~!是成为我的骑士。成为末日降临时能在人造小行星内安然生存的最后一批人类,可名额有限且外敌环伺于是激烈的竞争开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存款馀额...零"

"可用馀额...零"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昨天是发薪日才刚领完薪水的。

连同这半年来辛苦所存下的薪资,在我帐户内应该还有三万多元存款的才对。

为何我的银行帐户裡现在的薪资存款馀额,会是"零"呢?

『不好意思,先生您先别惊慌。』

『您请稍等一下,我马上帮您查询您的帐户状况。』

耳旁几句甜美的声音,绕耳而过,轻轻抚平了些我焦急的情绪。

我拿着存款簿本座在银行的柜檯窗口前面。

两眼的目光视线从被打成"零"的存款簿本裡的金额数目,往前飘移,顺着声音的来源抬头看了眼前这位正为我查询帐户状况的银行柜檯小姐。

是位长相秀丽的好小姐既年轻又端庄。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问问小姐姐有没有男朋友结婚了没?

可惜的是...

我这一会儿完全没那个心思去撩妹。

我只想知道我全身的财产为何会突然的被银行给清空,消失不见了!

我的银子,跑哪儿去了啊??

『先生,您的身分证件方便给我过目一下吗?』

『我需要先为您查核您的个人资料。』

「好~!好~!」

「这当然,请快拿去查个仔细!」

一向注重个资安全的我,平时决不会让自己的个资给旁人知晓。

可这当口我连忙从皮包裡抽出了自己的身分证件,递给了这位能为我解围的银行柜檯小姐。

『谢谢您的配合。』

「不客气,我很愿意~!」

「妳快忙吧!」

『申公慧先生。』

『很荣幸为您服务,申先生,您这帐户我尽快。』

『让我先为您填写一下查询项目和检阅单表。』

「妳请!妳请!」

银行柜檯小姐见我满头的苦逼脸,她先微笑以对给了我一个笑容然后示意我安心这帐是可查清的。

看着这位为我服务的救星感觉很是心安。

这才发觉到她的脸蛋好好看令我不由自主逐步深望进去注视着她的眉目,真是好漂亮的一张脸蛋。

帮我填写完单据之后她的纤细双手敲击着电脑键盘,很专业地进入了查询的程序。

在她为我查帐户的时候银行原本明亮的大厅黯澹了下来,我转头望望四周发现室外的天色突然间的变暗了。

随后听见到由室外传来了一阵怪声响...

咚~!咚~!咚~!

透过整片的落地玻璃窗,我看见外头的大街上正下起了大冰雹。

一颗颗乒乓球大小的白色冰块,倾盆而落自天而降。

大冰雹落在行人的肩头上,打在整条大街的车水马龙上。

不少车辆的挡风玻璃被冰雹直接砸碎,驾驶人们反应不及危急之下导致了小车祸接连不断的正在发生中。

一时间,室外的景象昏天暗日。

天灾製造了人祸...

让这"天门市"的商业闹区马路车阵裡有着好几处的车辆追撞事故。

由于冰雹下的太突然,每个可供遮蔽的屋簷走廊下都挤进了许多从大街上逃难而入的行人。

行人们顾不得礼节人人争先恐后躲入大街两旁的店家,这过程中彼此推挤有些人因此受了点小伤身上正流着血...

那身血,该是被冰雹击中而来的但更多是被人挤人给挤伤的。

此刻在银行的大厅内就有几位儿童和老人家瘫坐在地上,他们大多不是遭冰雹给击中而是身体卡在银行大门的旋转门那裏被突然涌入的大量行人给挤伤的。

那看起来狭小的旋转门出入口,事实上算不上是小。

不过在一瞬间被大量的行人给挤爆下当然是有人会受伤了...

冰雹落起之后才一会儿的功夫,银行的大厅内便挤满了躲进来避难的人潮。

这天是怎么了啊?

真是凶恶的天气。

所幸这家银行是国营的大型金融单位,有着宽敞的大厅刚好能躲着众多的行人来避难。

眼下这情况就算没个一千之众,怕也是已有数百人急急挤入内来了吧!

我是赶在中午休息时间结束前到银行来查询我的帐户异常状况的,没想到会碰到老天爷下起了这么大一场的冰雹。

在冰雹之中还夹着大雷雨...下个不停...

完了~~我没带伞~~~

这等一下该怎回去办公室呀?

我才刚毕业不久,出社会工作了半年多而已。

要是赶不回去上工的话,这可不好...

『申公慧先生。』

『您的帐户目前遭到法院冻结。』

『在冻结的期间,您帐户裡的金额依法不能有任何的活动。』

座我对面的这位银行柜檯小姐刚在她查询时,我看见了她脸上的亲切微笑逐渐变的有些严肃。

最后笑容消失...转为了...不解和哀伤...

她面容挺生动颇有意思的。

起先以为是这整间大厅裡的避难人潮引起了她的恻隐之心,才在她秀丽的脸庞上留下了一丝愁容。

现在看来...她的这份愁容是为我而流露的...

我惊了~!

法院冻结我的银行帐户!

为什么啊?

「请问一下...」

「为什么法院要冻结我的银行帐户啊?」

『是这样的,申公慧先生。』

『我这裡无法看的太清晰但从本行的查询系统上所知,我能晓得的是我们银行是依照法院行文给我们的命令之后,关闭了您的帐户。』

『我们银行遵照法令依法冻结了您的帐户。』

原因是知道了但我不理解,为何会遭此待遇?

我安分工作是个守法的好青年,去年学校毕业之后没机会能和同学们一样去上大学。

因为我爸妈经商失败供不起我念昂贵的服装设计学院,迫于无奈我只好自己先步入职场找份工作,打算等赚到学费之后明年再返回校园读夜间部半工半读的去拿到大学的文凭。

我不能失去这份存款,那是我的未来...

这也是我今日会着急的来到银行,询问自己帐户裡的存款为何会变成了"零"的原因。

「那为什么...我的帐户会被法院给冻结了呢??」

『我目前在本行的查询系统上,所看到的...不仅是冻结而已...』

『申先生...您得冷静的听我说,您的存款金额已经全数被法院给没收了。』

『在我职权之外我刚刚多查了一些资料,法院在之后还会按月没收您每月的薪资,以抵偿你未向政府缴纳的遗产税。』

『申先生...正确来讲,目前您的帐户馀额并不是零而是负五百万元。』

要我冷静!?

好!

我就冷静来算算,这"负五百万元"是个什么意思。

目前我省吃俭用,半年存了三万元。

言下之意...我得过上八十三个年头来偿还这天外飞来的一笔巨大莫名的灾难!

「请问一下...我哪来的"负五百万元"的遗产税需要缴纳啊?」

「法院是不是有哪裡搞错了呢?」

我压低着喉咙,气吼着在提问。

这份语调已经是我非常冷静下的无上极限了。

若不是座我对面的这位银行柜檯小姐长相秀丽,仪态很甜美且还算办事热心...

我当场就要拆了这间银行的招牌!

『申先生...申公慧先生...您冷静下来。』

我不姓"申"。

我家世代的祖先们人人皆是复姓"申公"。

但我没力气与吃我钱的这间银行多费唇舌...

『方才我就说了,本行的查询系统上最多只显示了您的帐户被法院给下了冻结令。』

『关于您的存款金额已全数缴至国库...以及之后会被按月没收薪资的这件事...』

『那是我透过个人的关係请託我在法院任职的朋友去查询的。』

『很遗憾,我只能告诉你这事却无法帮您解决这事。』

『"遗产税"...这事的详情,您必须得自己去法院走一遭才能得知进一步的状况了。』

『法院在我们银行的正对面,对街而已不难找...走几步路...就到了...』

『真是非常的...抱歉...』

有条有理的说明之后语尾全是虚弱的细小声音,这位银行柜檯小姐道尽了她的无力感...

大厅内挤满着躲避冰雹大雨的人们,他们人多,很吵杂。

有彼此互道平安的欣喜声也有小孩的哭闹声。

在如此杂乱的情况下,小姐姐她最后那一句"抱歉"我还是清楚的听见了。

这"抱歉",代表着的是...

我的存款,被吞了。

顿时...

我的脑袋好晕好重,头低低的垂到了银行柜檯前。

『申先生...申先生...申公慧先生。』

『申公慧先生,您没事吧?』

『我这有片薄荷叶,要不...你含在嘴裡,可解热一下。』

薄荷叶?

是的,在这位小姐的柜檯前有摆着一小盆的精緻盆栽,裡头是颗小小颗的薄荷树。

小姐,如果含着这片薄荷叶后便能还我存款来,我整个盆栽吃下去都没问题...

「我没事的但却无法接受。」

「不过还是...谢谢妳的告知。」

「我得赶快到对街的法院那边,好好走一趟去问个清楚!」

起身离座。

我本想转头就出银行尽快到法院裡去了解,我帐户内这笔"负五百万元"的遗产税是怎来的。

可在起身之际眼中一片通红,眼前视界随即迅速翻黑...

整个身体直直跌趴在了银行柜檯前。

『申公慧先生,您快座好。』

『您暂时别起身,你先在座位上歇息一下。』

存款全被吞了...

噩耗当头,头晕目眩差点跌倒的我,还好被这位银行柜檯小姐给冲过身来一把扶住了我。

小姐姐缓缓扶着我的身体让我座了下来。

真够难看的...

我一个大男生被个女孩子给扶着...

『我去为你泡杯凉水,是冰糖薄荷茶。』

『这茶,我自己常喝,可提神醒脑舒缓压力。』

『你座好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好...谢谢妳。」

这位好心肠的银行柜檯小姐离开之前,在她用自己的身体全力搀扶住我之下,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女性柔软。

很舒服...

双眼视力稍微回復之后,我的眼角目光看到了小姐姐胸前挂着的职员名牌。

"仇若萌"

姓仇...名若萌...

带着这个名字,我趴在柜檯桌上,休息了...

头好重...心好累...

趴着的我,不管周遭人声鼎沸的吵杂声。

我静静的...稍作休息...想睡了...

× × ×

【申公慧,你快抬起头来!】

【申公慧,抬起头来!】

【申公慧,抬头!】

【快点,我们的时间不多。迟了的话,你生灵总帐户裡五百万魂魄的遗产税可就清不掉了。】

甚么!?

五百万的遗产税。

能清的掉喔?

一股连续的催促声,不知是谁在呼唤着我。

当我从昏昏的睡意中走出,抬头所见的是...

我这是在哪裡啊???

银行大厅不见了!

我四周围那些躲进大厅内避难的人群们也一同消失不在了。

银行的职员们更不晓得全跑哪儿去,难不成,人人帮我...泡茶去了吗??

我正座在一处宽敞无比的巨大建筑之内部。

怪异的转变让我站了起来,打量着此地。

抬头往上看,望不见屋顶端,但,上空,有浮云...

云竟可浮在建筑物的裡面,可想而知这建物的总楼层极高是一座高塔状的雄伟建物。

放低视野,我原地打转了一圈,环顾这建物的底层大厅。

...这根本无法称之为大厅了。

应该说是一处广场较为合适点...

广场裡有着许多的人影在活动,大家看起来挺忙碌的样子。

这些人影虽多却离我有着一段距离,至少有百米以上吧!

我周围近处没半个人影,除了一个例外...

有个全身烟雾淼淼的澹蓝色光雾人,他悬立在我的上空不远处就飘盪在那儿。

这些...是甚么??

是全息投影技术吗?

是的话,那这家银行的装潢还真是不赖啊!

很肯花大钱在打灯光,营造阔绰的奢豪气息...

【申公慧,抬头,看我。】

厉害!

音响效果也不错,字字分明,我方才就是被这磁性嗓音给唤醒的。

「请问...请问...」

「你们...有个行员,叫做仇若萌,她哪儿去了呢?」

「你们这位行员帮我泡茶去了,可她人呢?」

「我的冰糖...薄荷茶...会出现吗?」

「没有的话,我要走了。」

对着上空的那团全息影像人我说着该说的话,表示出讲完话后"我要走人了"。

虽然...有点可惜见不到那位秀丽的小姐姐...

想想还是...算了...

我目前没那心思看任何的女人...

我得要先去看顾好我的存款,那是我的未来!

「请问...你能告诉我,大门口的旋转门在哪个方向吗?」

看着这大广场的逼真投影,我头转来转去的找,完全搞不清楚银行的大门口究竟是在哪边了。

【申公慧,要走之前把这部照相机给带上后再走。】

「照相机??」

一道光束照亮我前方,随后一部照相机,横空乍现。

浮在我正前方,飘着。

那是一部手掌般大的照相机,有着黑底银边的颜色,作工精緻挺有復古风的。

「你们银行的全息投影技术真是夸张的认真,这解析度好高。」

「是我看见过最棒的了。」

「这是4K还是8K投影啊?太厉害了!好逼真呀!」

【申公慧,你带上这部照相机然后尽速返回人世间上。】

「人世间??」

「你在跟我讲甚么啊???」

原本悬立上方的澹蓝色光雾人,他飘降下来,朝我靠近过来...

他站在我身旁把浮空的照相机给取下然后拉起我的双手,亲自将"照相机"交到我的手心上...

【申公慧,你听着。】

【这部照相机价值五百万魂魄。】

【它是一艘星舰和四座轨道城镇的启动钥匙。】

【从现在起它是你的了。】

澹蓝色光雾人,没有脸孔。

可是...我知道的,在他那团烟雾淼淼裡有着五官。

据我所知这世上还没有实体化的全息投影技术问世,所以他握住我的这双手...绝对是...黑科技...

黑科技,招惹不得!

我得认真与他讲讲话...

「停~~!等一下!」

「你...你...你刚讲的,我那五百万的遗产税。」

「甚么清不清的掉的...」

「难不成与这部照相机有关吗??」

【申公慧,你的生灵总帐户目前正租用了这部照相机。】

【这部照相机是一艘星舰和四座轨道城镇的持有权证明。】

【照相机的租金是每个太阳年2500魂魄。】

【你的租期是2000年,在这整个租期裡你一共会支付出五百万魂魄的租金。】

随着澹蓝色光雾人的解说,更多的全息投影立体影像浮出在了我面前。

这些浮空影像...超级逼真...

那是一艘全长三公里的巨大宇宙船以及四颗直径长达六公里的人造小行星。

再细看下去...还有着他们舰体内各处各部门的缩小模型,很清楚的细部蓝图,我全都看的一览无遗...

「抱歉!」

「你这特效很不错但...我完全理解不了你说的事。」

「我先问问,你是这间银行的员工吗?还是电视台的特效人员呢?」

【都不是,在下是收魂交易塔的魂魄交易员。】

【你目前所处之地这裡不是凡间上的银行大厅,是阴间的世界,亡者之领域。】

「停~~!再等一下!」

「小弟我,就不打扰您了!」

「我有急事要跑法院,得先走了,掰掰!」

一个词,一个抑扬顿挫。

接着我再一个急转身,顾不得银行大门口的旋转门是在哪个方向。

总之,朝着百米以外的地方随便选了一处方位开始拔腿狂奔,逃离此地...

这鬼地方有怪人在一刻都待不得!

我跑着一大段距离后气喘如牛。

都该怨自己平时没在运动,短短百米距离竟然跑不到尽头...

奇怪了,我怎感觉到...跑完一百米以后又多出了一百米呢??

啊~~~

不行了~~!

我腿软,跑不动了!

刚刚这阵狂奔,我前后加总起来少说也跑了一公里以上。

一个软脚,跑不稳,跌倒了。

可是趴往地上时,身体却机警的护住了我手上这部照相机。

搞得我全身都是小擦伤...

为什么啊?

我为何要让自己跌了个狗吃屎也要保护住这部照相机呢??

这太没道理了。

更加没天理的是,我听见澹蓝色光雾人的声音,他突然冒出来站在我旁边说话了...

【申公慧,如果你要返回人世间上的话。你刚刚所座的那张椅子就是大门,只要座回去之后就能离开这阴间的亡者世界返回人间。】

「老兄,那你也早点讲啊!」

【你转身就跑,我没机会跟你说。】

「好,我的错!」

起身,看看身后远处的那张椅子,好小...好小...好远...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掉头,往回走。

这趟就不跑了。

要慢慢走回去,傻瓜才要再跑一趟跟自己过不去...

「老兄,你叫作什么名字啊?」

【阴间的小阎王,无名无姓。】

【若你不觉得喊起来彆扭的话,可以称呼我为"棒球棍"。】

一边走,我一边接受了这位"小阎王"的自谦之词。

「好~!棒球棍老兄。」

「棒球棍老兄,我就确认一件事,怎我会出现在...你这位阴间阎王爷所掌管的亡者世界裡。」

「刚跑这一大段冤枉路这路不断地增长,跑都跑不完,难不成我已死亡进了枉死城了吗?」

【不~!你在未来的2000年之内基本上不会死亡。】

【你持有了我所出租出去的照相机只要照相机不被易主,你拥有这部照相机多久,你就能在人间上活多久。】

「我没死,那我怎会出现在这裡?」

【是我挑选了你进来。】

停下脚步,我看着这位小阎王。

他的说词前后兜不拢...

既然我阳寿未尽,那这位小阎王没事找我下阴曹地府是要干嘛啊?

「棒球棍老兄,你是找我进来陪你慢跑练身体的吗?」

【不是。】

【你是我选中,来将我的照相机给租走的三十个人间黄土,你是这三十个人间黄土的其中之一。】

「人间黄土?那是甚么?」

【女娲造人的民间传说,你该知道吧!】

「喔~~~知道!我有看过电视和电影,漫画小说裡也有人提到过。」

【嗯,很好,你颇有知识。】

【那让我再告诉你一些人世间上所没人知晓过的小故事。】

「好!你有一公里可以讲。」

「我就边走边听你说故事了。」

提起步伐,我往小椅子那方向走去。

至少这一路上不会无聊了。

小阎王,漂浮在我身旁开口讲起故事来,内容通俗不过却让我听得浑身颤抖不已...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