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福至安宁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福至安宁》精彩章节目录_夏晚修小说免费阅读

福至安宁

作者:夏晚修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父亲战死沙场,哥哥下落不明,母亲以身殉夫,她却被接到宫中成为公主。阴谋,陷害,心机,冰冷的宫墙下,她这个空有头衔的公主还能相信谁?孤女无依,备受欺凌,时光难熬,支撑她的,除了等待哥哥的归来,还有谁?他一次又一次的帮她,助她,惜她,怜她,让她心生涟漪,茫然懵懂……她坚定不移的守护,陪伴,姐妹情深,让她感动至深,无以言表……深宫之中,温情难得,看她如何艰难行走在荆棘之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人人手捧明黄色锦缎,目光冰冷扫视众人,最后面无表情的盯着柳锦宁,“镇远将军之女柳锦宁接旨!”

众人连忙到正厅,摆好香案,柳锦宁携众人跪下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远将军之女柳锦宁,聪慧敏捷,端庄贤淑,谨慎居心,率礼不越,克令内柔,安贞叶吉,雍和粹纯。特旨加封正二品竹安公主,赐居永宁殿。钦此!”

“谢主隆恩!”柳锦宁起身接旨,心下疑惑。

锦衣人仍是面无表情,“皇太后口喻,旨到之时,请竹安公主即刻入宫,府中下人只留几人照看门户即可,其余就地遣散。宫中已为公主准备妥当,公主不必带过多行礼。”

柳锦宁手捧圣旨,面露苦色,她不稀罕什么公主,也不想入宫,可是这由不得她。父亲一生尽忠报国战功赫赫,如今又为国捐躯,母亲刚烈殉夫,兄长为国征战至今下落不明,留下年幼的她孤苦一人,无人照拂,皇室要彰显仁厚不落人口舌,接她进宫抚养也在情理之中。况且这圣旨已下,违抗圣命可是死罪。

锦衣人对她可没什么耐心,眼睛直直的盯着柳锦宁:“竹安公主如果没什么需要收拾的就请随我进宫吧,马车已经在门外等候,皇上也等着奴才复命呢。”一旁的下人无权也没资格说话,都看着柳锦宁等她发落。柳锦宁虽小,到底是将军府如今唯一的主人。

柳锦宁小小年纪被这么多人盯着看,心里直发毛,咬着下唇思索半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照太后的意思办吧。”

旁边一位头发微白的妈妈突然跪下,“老奴是夫人的陪嫁,之所以没有随夫人而去,就是为了照顾小姐。请让老奴随小姐进宫吧!”柳锦宁转头问锦一人“可以吗?”

“按例准许带两名随从的。”锦衣人点头。一旁的下人都低头不语,一入宫门深似海,可没有府里这么自由。被遣散还可以得一笔银子,对他们来说更好。老妈妈陪着柳锦宁发了银子遣散众人,只留了几个已经签了卖身契的留下看护门院。偌大的将军府,说没落就没落了。收拾好东西走到大门口,宫里的马车已经在等着了。柳锦宁回头看了眼自己居住了十多年,盛极一时的将军府,如今只剩大门上挂着的“镇远将军府”这块漆黑的匾额了。转眼才十多天,她已经懂得什么叫物是人非了。

马车载着柳锦宁主仆二人,一路直达皇宫。柳锦宁看着随马车颠簸而翻动的窗帘,外面暗红。都说宫内都是红墙黄瓦,应该已入宫了,这一进,要出来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老妈妈看着深色黯然的柳锦宁,不免心疼“小姐不要害怕,老奴会陪着您的。”

柳锦宁闻言苦笑,“王妈妈,只有您还愿意陪着我了。”她不觉得害怕,她还不知道以后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只是觉得迷茫。以前无论发生什么都有母亲和哥哥在,哥哥走后还有母亲陪着她,似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她操心。如今母亲也不在了......

又走了约半个时辰,马车才停下。柳锦宁下车只觉得双腿都麻了,皱着眉头忍不住跺了跺脚。老妈妈在一旁拉了拉她的衣袖,柳锦宁抬头才看到一位衣着华贵的美妇人站在面前,正笑容满面的看着她。身后还有几个丫鬟垂首而立。

柳锦宁正不知所措,旁边有人说话,声音沉闷却尖声细语,听起来很不舒服,“这位是德妃妃娘娘,特地在此等候竹安公主。”柳锦宁心里一惊,德妃娘娘,那就是长辈了,自己应该给她行礼。正要跪下,却听见一声嗤笑,“竹安公主不必行如此大礼,我虽是你长辈,但品级和你一样都是正二品,行常礼即可。”

柳锦宁大囧,脸一下通红,才想起自己如今是公主了,只屈膝福了一礼。身后的王妈妈趴跪在地上,“德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德妃侧眼看看却并不理会。身后的锦衣人走过来单膝跪下,“德妃娘娘千岁!竹安公主已经带到,娘娘若没有别的吩咐,奴才还要向皇上复命。”说罢抬头一脸堆笑的看着德妃。德妃也对他轻笑美目一闭,“你下去吧。”待锦衣人走后,德妃才也不看地上跪着的人,“你也平身吧。”转眼又看向柳锦宁,眼神微眯似带笑意,“随我去见太后吧。竹安公主!”只是这声竹安公主叫的却意味深长,让柳锦宁不明所以。

柳锦宁跟着德妃,抬眼看着周围,参天古树映着高高的院墙,金灿灿的屋顶,气势恢宏又庄重。转眼来到一处宫殿,“寿康宫”几个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光。进去才发现里面站了很多人,都垂首立着,一动不动,鸦雀无声。看到到他们,众人都屈膝行礼“德妃娘娘千岁!”德妃也不做理会,径直走向屋内。柳锦宁只能跟上。到了门口,有一个丫鬟掀开门帘,德妃走到门口正欲进去又突然停下,回头看向柳锦宁,伸手牵住她的手拉着她走进去。柳锦宁一头雾水。王妈妈被丫鬟拦在门外,“下人不能进去。”王妈妈点头退到一旁,心下不安的朝屋里看了两眼,奈何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作罢静静等着。

柳锦宁被德妃带到屋内,低着头什么也不敢看,心里琢磨着太后该不会是个严厉的老太婆吧!该不会比教引嬷嬷还吓人吧!德妃牵着柳锦宁的手下跪行礼,柳锦宁跟着喊“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停了一会才听到一声“免礼平身吧!”声音温和而沉稳,让柳锦宁安心了不少。

“谢太后!”柳锦宁起身仍低头站着。

德妃笑吟吟的道“太后,嫔妾已将竹安公主带到了。”说完侧身到一旁,只留下柳锦宁一人立在正中间。

“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声音依旧温和。

柳锦宁缓缓抬起头,目视前方。才看清面前的太后跟自己想象的截然相反。不仅不是老太婆,反而还很漂亮。皮肤白皙,雍容闲雅,容光焕发,连眼角的皱纹,都让人觉得美。身材丰腴却不失匀称,衣着华贵却不失素雅。柳锦宁一直觉得自己母亲最美,方才的德妃也让她觉得美,可眼前的太后却美的让她惊讶。她竟不知道年过半百的人竟然还可以如此美艳动人。不自觉张大了嘴巴,定定的看着太后。

太后见柳锦宁如此神情,也了然于胸,这样的事她经历太多了。只是别人都碍于她太后的威严不敢表露,只有她表露的如此坦白。看她双眼瞪的溜圆,红彤彤的嘴巴微张着,煞是可爱。

太后还没有说什么,一旁有人却不满了,“柳锦宁,如今你已是竹安公主,一言一行都代表皇家威严,你以后要跟宫里的教引嬷嬷用心学习。”

柳锦宁这才回过神来,暗骂自己太冒失了。转头看向说话的人,一身明黄色吉服,跟德妃差不多年纪,神情孤傲,冷若冰霜,眉头紧皱,瞪得柳锦宁心跳都停了一下。恍惚听有人说了句“这是皇后娘娘”又惊的她小心脏狂跳不止,连忙跪下。

“皇后娘娘千岁。”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皇后只冷眼看着她,并不说话。太后却知道皇后的小心思,不就是没有向她问安行礼吗!明知道这是德妃耍的小计俩,还这般沉不住气,向人家小姑娘撒气。又想到柳锦宁的身世,不由的心疼。

“快起来吧!你初入宫中,自然要学习宫中的礼仪,这急不来。先赐座吧!”太后看了眼皇后,皇后神情微敛,没再说什么。柳锦宁座到德妃下首的圈椅上,脊背挺直。她分明看到德妃笑颜中带着得意。她搞不懂这些,只安静的听着太后的教诲,怕在被皇后训斥。

“你父亲戎马一生,战功累累,威名赫赫,你母亲也是性情忠贞刚烈,出了这样的事,哀家跟皇帝都很惋惜。你哥哥到边关后也屡建奇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边关那边一直在寻找他,不会放弃的。你还年幼,留你一人在外无依无靠,哀家总是放心不下,皇帝也觉得不能亲自照拂你有愧于忠心耿耿的臣子。你在宫中且安心住下,有什么需要或者遇到什么问题尽管跟哀家或皇后开口。如今你是公主,皇后就是你是皇额娘,你要尊敬她。后宫里姐妹众多,你也要要跟他们好好相处。”柳锦宁想起自己逝去的父母,又忧心哥哥安危,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太后的话,如同撕扯她心口还未结痂的伤口。柳锦宁泫然欲泣,不由紧咬下唇。这些都落在太后眼里,让她更加心疼,便轻叹一声不在说什么。

“皇帝定好住哪里了吗?”太后侧头问向皇后。

“皇上定下永宁殿。”一旁的德妃突然开口,皇后的神情愈加冰冷。

太后看了一眼皇后,给公主赐居这么大的事,竟然越过皇后跟一个妃子商定,可是碍于柳锦宁在场,太后也不好说什么。

“你先回永宁殿吧,一路也累了,就不留你用膳了。德妃带她过去吧,我与皇后还有事要讲。”太后看着皇后,美目中带着几分凌厉。

德妃起身柔声告退,领着柳锦宁退了出来。一看到柳锦宁,王妈妈就走过来,小声询问“小姐,没出什么事吧?”她很是担心小姐,怕她年幼无知惹怒了太后。柳天佑少爷只怕是凶多吉少,柳家现在就她一个血脉了。

一旁的德妃听见了神色一凛,“能出什么事!皇宫大内,竹安公主能出什么事?”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