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甜妻驾到:冷傲总裁甘为奴 >

甜妻驾到:冷傲总裁甘为奴 第二十六章 曲向暖和方政的谈话_寄生者

时间:2020年04月06日编辑:木子林

        她猜测韩御晟和许海峰绝对是一伙的,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韩御晟知道丰泽酒店的事情,她不敢去想以后会怎样,如果她把转让合同 交给韩御晟,韩睿琛 一定会知道的,这样他就 成了真正的叛徒,背叛韩睿琛,还会给恒远 集团带来一定的损失,她在这里的处境 也会很不好。         她摇了摇头,她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处境,忽略 杜慕白的生死。         这是最艰难的时刻,她又一次陷入无助的恐惧之中。...

《甜妻驾到:冷傲总裁甘为奴》 第二十六章 曲向暖和方政的谈话 免费试读

韩家主宅。

曲向暖被突然出现的韩御晟吓到了。

她猜测韩御晟和许海峰绝对是一伙的,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韩御晟知道丰泽酒店的事情,她不敢去想以后会怎样,如果她把转让合同 交给韩御晟,韩睿琛 一定会知道的,这样他就 成了真正的叛徒,背叛韩睿琛,还会给恒远 集团带来一定的损失,她在这里的处境 也会很不好。

她摇了摇头,她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处境,忽略 杜慕白的生死。

这是最艰难的时刻,她又一次陷入无助的恐惧之中。

如果三天之后她拿不出 转让合同,又该怎么办呢?

她陷入两难的境地。

韩睿琛已经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他走过来问,“怎么了?”

曲向暖往后退了一步,她和韩御晟见面的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她装作没有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没什么 只是有些不舒服。”

无法说出口的话,变成一条条沟壑,凌驾在他们之间,让他们无法逾越。

她只能沉默以对,避开他凌厉的目光。

“我送你上楼休息吧!”韩睿琛的手敷在她的额头,确定 并没有发烧 以后,才送她回卧室。

尽管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看得出来她的脸色真的不好,可是曲向暖说没什么,他便不再去追问。她不想说,他就不问。

下了楼,他直接吩咐陆安,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暗中保护曲向暖。

他总是觉得不对劲,确实不放心她。

宴会还在继续,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雪,灰蒙蒙的,夹杂着雾霾笼罩在这座城市上空,让人生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仿佛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曲向暖把头埋在被子里,她的心揪成一团。

韩睿琛最后还是打电话给方政,让他过来看一下曲向暖的身体情况。

方政敲响曲向暖卧室的门,她不想回应,默不作声的装作已经睡着了。

方政推门进来,看到蜷成一团 躲在被子里的曲向暖,他伸出手退了退她,“醒醒,我来给你检查身体了。”

曲向暖勉强从被子里露出头,看到一个陌生的人 站在里面前,一时愣住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方政看着眼前 呆萌的女孩子,在心里感叹,“多好的女孩子,怎么会嫁给二哥这种脾气古怪 的人呢!”

他伸出手,自我介绍说:“我叫方政,是韩睿琛的私人医生,我是从小跟着二哥一起长大的,他的习惯我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我实在不知道他居然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女人。”他停顿了一下,上下打量着 曲向暖,“既没胸 又没屁股的……小萝莉……”

曲向暖心里本来已经很不开心,经过方政这么一说,就更不开心了,只能耷拉着一张脸,看着方政发呆。

方政拿出温度计,递给她,“先量一下体温。”

她乖乖的接过温度计。

“你是哪里不舒服呢?”方政拿出单子,准备记录。

“我没有什么难受的 地方,可是我觉得全身都不舒服。”曲向暖垂着头,完全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方政手里的笔敲着桌子,他皱起眉头,这就麻烦了,看样子要到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因为正在量体温,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干等也是干等,不如聊聊天。

“我们聊聊天吧!”

曲向暖不说话,算是答应了。

“你和二哥是怎么认识的?在什么地方认识的?”方政一本正经的样,我想是在聊天 ,倒像是在审问犯人。

她想了想,回答:“正宇会所,他救了我。”

方政的脑袋里浮现出英雄救美的画面, 然后就是曲向暖为感激韩睿琛的救命之恩,然后以身相许,再然后就是两个人滚床单的画面。

他也是 知道韩睿琛有洁癖的,况且以前韩睿琛似乎好像 对这种事情并不是太感兴趣了,不过,看到韩睿琛已经把曲向暖带到家宴上来了,想必,他们两个已经发展到了方政 无法预想的地步了。

“你们两个已经……”因为某些敏感 词是无法直接说出口的方政,看着曲向暖,沉默 一分钟,决定还是先避开这话题。

“我很好奇,你是喜欢二哥什么,他的脾气可是又臭又硬,除了财大气粗一点,根本没有女人看得上他 ,你看上他哪里了,怎么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曲向暖说:“他长的很好看,就像是个明星一样,只是偶尔脾气坏一点,没有 你说的那么夸张。”

方政笑了,“你这是还没嫁给他,就开始护着他了,不过你说的不错,二哥长的就是很好看。”

小时候方政也是看的韩睿琛长的好看 才和他交朋友的,当时都以为他是小女孩,结果叫了一声小妹妹,就被胖揍了一顿。后来两个人也就因此结交。

“我跟你说,二哥以前长的可好看了,我都把他当成小女孩,上小学就有人给他写情书,不仅有女生 还有男生,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方政翘着二郎腿,完全没有正经医生的模样。

曲向暖的坏心情因为方政的出现烟消云散了,她开始静下心来听方政讲韩睿琛的黑历史。

“我跟你说,二哥小时候特别好相处,他特别讨厌吃巧克力蛋糕,因为有一次,我们几个偷偷出去买了蛋糕来吃,接过蛋糕上的巧克力弄到他的衣服上了,回家以后被他爸看到了,就问他,衣服上的是什么,他还一本正经的说是油彩,接过因为撒谎,被罚抄一整本《弟子规》,你说搞不搞笑……”

她本来也不觉得好笑,可是看到方政笑得快要站不住的样子,她突然觉得韩睿琛真是可怜,小时候居然交了方政这样的损友。

“我跟你说 还有一次,我们出去郊游,看到路边有许多油桃树,上面家的桃子又红又大,我们几个决定去偷桃,拉着二哥一起,他在边上给我们望风,结果被看桃树的人发现了,我们都跑光了,他还没回过神来,就被看桃树的人留下,给他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大道理,后来他回去的时候,桃子都被我们吃光了。”

曲向暖也跟着方政一起笑,他没想到韩睿琛小时候会是这么逗。

他说让她多了解他,她没听进去,现在听方政讲起韩睿琛以前的事,完全不像是他会干出来的事。

“二哥因为长的太好看,上初中以后就特别讨女生喜欢,有一次,我们放学回家,有小男生拦着他告白,把他气的不行,好像是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变成冰块脸了,整天都没有好脾气。”

曲向暖从被子里爬出来,完全已经忘了自己还夹着温度计的事了。

寄生者

甜妻驾到:冷傲总裁甘为奴

作者:寄生者类型:总裁小说状态:已完结

他算尽人心却唯独对她奉上真心,命运把她推向他,强制把他锁在他的身边,他温柔,他的冷漠,他的伤痕,他的世界本就不属于她。她是一颗棋子,生死由天不由她,当他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该如何抉择,是接受,或是逃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