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某魔法的空间移动 >

某魔法的空间移动 身体内的真相_九折水瓶

时间:2020年04月06日编辑:山中无所

白井一边对照清单,检查着车上的货物,一边叹着气。“白井同学,这边需要三箱饮用水和两箱柑橘~”充满朝气的男声在呼唤着她。——那是这次志愿者...

《某魔法的空间移动》 身体内的真相 免费试读

————————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想参加这种活动。

白井一边对照清单,检查着车上的货物,一边叹着气。

“白井同学,这边需要三箱饮用水和两箱柑橘~”

充满朝气的男声在呼唤着她。

——那是这次志愿者活动的工作人员之一——赤城

“知道了…”

作为风纪委员,类似于这样的社会建设活动,白井是不可以拒绝参加的。

虽然她真的很想拒绝。

——自从那天在夜里和不认识的外国男人(本来还以为是女性)经历了不明所以的事情之后,白井每天就变得萎靡不振。

食不下咽,寝不安席都是常事。甚至严重的时候,会变得有暴力倾向——

——偶尔想锤一下皮痒的初春,或者看上去一脸无辜的类人猿。

白井用手碰了一下装着水果的箱子,然后噌的一下,它就消失不见了。

——远处传来赤城精力充沛的大喊:

“谢啦!白井同学!空间移动还真是方便呐!”

白井没有回应他。一是因为没那个心情,二是因为自己的嗓门也没那么大。

于是继续回去清点货物。白井就站在那里,数着一个又一个的硬纸箱和铁皮盒子。

——无聊。

——无聊透顶。

——连睡觉都比这个有意思。

这是白井内心的真实想法。

(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啊……)

——————————————————

——————————

结束了。

从早上八点钟开始起,不单单是占据了休息日的时间,还耽误了和美琴共进午餐。

一直忙碌到中午,才算告一段落。

“辛苦了。”

白井正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时候,那个叫赤城的男人又来了。

他向白井递来一瓶水,然后就那样站在一旁。

——看样子本来是想跟白井一起坐下的,但旁边已经没有位置了。

白井接过饮用水,然后又将其放在了另一边。

“多亏了你,才能在下午之前搞定~呀,真是方便啊,超能力。”

他会这么说,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

——这座城市大部分接受能力开发的学生,都是无能力者。

说什么憧憬超能力才会来到这座城市,实际上现实要残酷的多。

无能力者的生活固然没有高等能力者的生活优渥,但其实高等能力者也有许多困扰的地方。

就比如说现在——

“那明天也要请你多多指教啦,哈哈。”

意思就是,这样枯燥而乏味的工作还要再持续一天,至少一天。

“好的……”

赤城挥着手,走远了。

白井继续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沿子上。

视野的所有方向,似乎都是在缩小的。

——因为其他人都在远离这个位置。

…………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能够察觉到,心中的某些东西正在逐渐消失。

提不起劲。

就像是抑郁症一样,但实际上,并没有患病的理由。

只是突然在某个时刻,心中所装载的,那个被称作情感的东西,就被麻痹了。

白井沉着脸,烦闷和焦虑爬满了全身。

————

说起来,那天晚上碰到的——叫什么来着。

那个基本上没有男性特征的男性。

……贝德里赫。

奇怪的家伙。

还说有什么东西,正在吞噬……感情。

如果把这当做白井产生变化的原因,倒也说得过去。

因为描述与现状基本符合。

——白井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心脏的位置。

(比佐天的都市传说还要离谱……)

——不想去相信,但事实却是如同他所说,不得不承认。

——想去相信,但至今以来的经历在提醒自己,这是与常识不符的。

啊……

真难办。

白井出神地望着远方,然后叹了一口气。

“应该不会是食蜂搞的鬼吧…”

“你是说,食蜂操祈?不,不是她。”

熟悉的声音。

白井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果然,那里有一个长发,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那里。

“又是你。”

贝德里赫从拐角的阴影中走出来,然后来到了白井的身边。

他把白井放在一旁的饮用水打开,然后咚咚地往嘴里灌。

“想死吗。”

“有点口干…”

虽然嘴里在说狠话,但白井身体上却没有任何动作。

大概是懒得管了吧。

“所以,干什么?应该不是来自首的吧。”

“我说过,会来再找你的吧。”

“为了…Alfar?”

“为了Alfar。”

贝德里赫将喝完的饮用水瓶置于头顶,然后以投篮的姿势,将其扔向不远处的垃圾桶。

“啊,没进呢…”

——差了一点。

贝德里赫想走过去把瓶子扔到垃圾桶里,一个清理机器人却刚好经过,将瓶子扫走了。

“抱歉,学园都市的机器人。”

“…………”

在搞什么啊。白井心里想道。

“最近总是给这座城市添麻烦呢…”

贝德里赫自言自语着。

“为了找到你,上午我还叨扰了你的同学呢。”

“如果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我会当场把你揍个半死,再移交警备员哦。”

“不不不,反倒是她们,似乎把我当做女性了…所以很轻松就进去了。还被当做客人来着。”

白井捂脸。

——大小姐们的防范意识也太差了吧。

果然开设一些社会实践课程是有必要的……不然在久不出世的环境下,是无法体验到世界冷暖的。

“啊,那都是题外话。我跟她们说要找白井黑子之后,她们就直接把另一个短发的女生叫过来了。我当初还以为自己的记忆出错了,再怎么说,人的身高和脸型也不会在几天的时间里变化那么大…”

白井麻木的眼神中恢复了些许神采。

——姐姐大人…

“那个短发的女生似乎对我有所期许…希望能够从我这儿得到关于你的信息。但是我没有告诉她。”

“哼…”

总算是做了件对的事情——这样说真的好吗?

白井也曾思考过,要不要把自己的状况告诉美琴。

——不为别的,只是和她倒一下心中的苦水而已。

但是,最终白井还是没有开口。

也许是为了不让美琴担心,也许是为了自己。

总之,几次犹豫之后,虽然被美琴发现了端倪,但还是用其他理由搪塞了过去。

“…不过,我和她做了个小约定。”

啊?

白井心中一惊。

——她知道,那个约定十有八九是和自己有关的。

“大概就是,把你治好之类的……那女孩儿把我当医生了吧,还是那种心理医生。”

——让白井惊讶的,不只是美琴和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做下约定。

最离奇的是,眼前这个人,竟然会答应这件事。

(脱线过头了吧。)

贝德里赫并没有留心到白井表情发生的细小变化,他依旧在自顾自地说着自己要说的话。

“嘛,虽然很不想接受,但毕竟,至少要交换等值的东西,才能得到你的位置嘛。”

“切,原来是这样…”

心中还略微触动了一下。

现在看来,只是对这家伙产生了什么误解而已。

“嗯,之前发生的琐事都说完了,现在来说说正事吧。”

“现在开始起才是正事吗…”

“我希望你,能够以个人身份协助我一段时间,来调查这座城市发生的异变。”

贝德里赫用难得的严肃语调说着。

“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创造一个你心中的,理想的世界。”

————————————————————

——————————

——————

是在说笑吧。

这家伙。

呵呵。

——这是白井最直接的感想。

果然还是抓起来吧。以潜入罪和骚扰女中学生罪。

“对了,你体内的Alfar,情况怎么样了?”

“哈?我怎么知道…”

“总之,让我康康先。”

“!你要干什么?!”

贝德里赫直接将手掌伸向了白井胸部的位置。

不过在发生物理接触前几厘米的位置,停住了。

“…Fou ki ra hyear presia reen.(…请聆听我最由衷的呼唤。)”

“Rifaien!(醒来吧!)”

“?”

意料之外。

状况之外。

完全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副模样。

————

颗颗粒粒的光点盈满了空气,在白井和贝德里赫之间闪烁着。

在女孩儿的心口前——男人手掌心的位置,渐渐扩大出一个椭圆。

在虚空中出现的,是类似于课本上见到过的,宗教中才会有的图案。

——白井透过这股无形的光,直直地看着贝德里赫。

他正将眼睛闭上,吟唱着一些听不懂的语言。

(超能力者?…)

记得听人说过,在学园都市以外的地方也存在着开发能力的装置。

不久之前的九月三十日,造成学园都市大瘫痪的罪魁祸首,似乎就是那些境外的能力者们。

至少官方是这样报道的。

而现在,这份奇景正在白井面前盛放着。

——一份无法用科学究其原理的,别致的美感。

就像是在黑夜仍未降临的时候,将星星召唤了出来。

如此近距离的。

四周很安静,除了贝德里赫低声吟唱的声音,就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

光点漂浮在空气中,起起伏伏。

应随着贝德里赫吟唱的结束,白井有一种预感,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唔…唔……啊”

**。

不合时宜的情绪,正在涌窜。

伴随着全身的灼烧感。

白井黑子四肢不安分的胡乱动着。

“会有点小痛,不过就和抽血一样,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听到了贝德里赫的声音,不过……

分辨不清了。

意识产生了模糊。

和那时一样。

(可恶…耍我呢吧……)

白井向自己呼喊着。

——或者说,向自己体内的某个生物呼喊着。

她不相信会有这种事——自己的身体被某种东西占据,之类的。

听起来就像是魔鬼附身一样,太不科学了。

——但是——

——

白井的心脏在发烫。

如同灼烧,如同在被挤压。迷一样的真实感,在刺激着白井。

——真的就如贝德里赫所说,有东西在里面——

————————————

————————

——

“啊……”

那大概是…生物吧?

白井看到一团淡紫色的光球,比篮球大了一圈的大小,在自己的眼前飘着。

“嗯…原来是这个模样的……”

贝德里赫在仔细端详着光球。

“说实话,在Alfar觉醒后,又被压制回体内的情况,你是第一个呢。”

“…什么……?”

白井有些虚弱的回应道。

“一般情况下,Alfar的觉醒会分为两种。”

他伸了两根手指,表示有两个的意思。

“一种就是那天晚上你所经历的,毫无征兆的觉醒…也不算毫无征兆啦,这只应该是闻到我血液的味道了吧——”

“像这样的觉醒,Alfar往往会强行将宿主的意识夺去,然后占据身体的控制权。不过,由于它们这时没有将宿主的智慧完全吸收,所以在占据身体后,会呈现出一种无智的状态。”

“通俗的说,更像是丧尸啦。它们会出于本能的袭击没有被Alfar占据的躯壳。”

“在这段时间里,它们会继续攫取宿主的智慧和记忆,直到完全吸收为止。”

“消化完成之后,它们就会取代宿主,成为外表一样,但内在却有根本性不同的『另一个人』。”

贝德里赫把语速放慢,一点一点向白井解释道。

“还有就是第二种,这种才是正常觉醒方式——”

“Alfar潜伏在宿主体内,像寄生虫一样蚕食宿主的智慧和记忆,在不知不觉中占据身体的控制权。”

“也就是说,Alfar可以在你丝毫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将你最好的朋友『吃掉』,然后再取代ta的位置——”

“而你只能接受这一切。因为你对此一无所知,而且,Alfar在占据身体后,是有生物敌对意识的。”

一边说着,贝德里赫将光球推到离白井更加近的位置。

“一切悲剧的元凶,就是这个小家伙哦。”

——————————————

——————

这里是作者。

本章中出现的不明所以的咒语,实际上是沿用了hymmnos语,俗称塔语的一种语言,是土屋晓为游戏魔塔大陆创造的人工语言。

或许会有读者对这门语言有所了解。我先给热爱塔语的小伙伴们道个歉,擅自拿来用了。

不过…往后应该不会用得太多,我也是初学塔语,语法和单词都不是很熟悉……一部分句子还是从歌曲上摘下来稍加修改的。

九折水瓶

某魔法的空间移动

作者:九折水瓶类型:同人小说状态:连载中

在学园都市爆发了类似于瘟疫的东西。这完全就是生化危机的展开啊。白井黑子不禁感叹道。“怎么办,贝德里赫?”“姑且先穿越回去,找到源头吧。”于是,为了解救这座城市,两人踏上了与届定的世界,截然不同的旅程。哗——是迷你版的姐姐大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