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变成猫的本座依然行侠仗义 >

变成猫的本座依然行侠仗义 第十一章·遇袭_塵封的记忆匣

时间:2020年04月06日编辑:林晓晓

罗浮虫在场地上方缓慢地飞着,却出乎意料地并未停留在任何地方,最终在天花板上空盘旋了一阵后,飞回了盒中。面面相觑着,秋水三人一时有些手足无...

《变成猫的本座依然行侠仗义》 第十一章·遇袭 免费试读

第十一章·遇袭

二层楼更是热闹非凡,只是秋水三人也无心观看比赛。秋水打开一只小巧的木盒,从中放出一只小巧的绿色飞虫,“这只罗浮虫对不夜散的气息极为敏感,可帮助我们寻找此处的不夜散,我们跟上它。”。

罗浮虫在场地上方缓慢地飞着,却出乎意料地并未停留在任何地方,最终在天花板上空盘旋了一阵后,飞回了盒中。

面面相觑着,秋水三人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秋水向侍者要了一间雅室,坐在其中三人开始讨论如今的情况。“奇怪,罗浮虫并没有做出反应,也就是如今这里并没有不夜散,嗯,应该再从哪里找出突破口呢。”,秋水将下颌轻搭在手背上,“你们二人有何想法?”。

“师姐,既然那只罗浮虫曾在天花板处停留过一段时间,可能那不对外开放的三层楼会有一些古怪,我们不如进去一探究竟。”,凌萱仔细地考虑一番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可以守株待兔,从其中的管事入手,套出其中的情报。”,秋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可是秋水师姐,为何我们不亮出城主的铜牌,直接进入搜查呢?”,轻梦疑惑地指指秋水指间灵活转动着的铜牌。

“现在来看,他们这些幕后黑手似乎已经有所准备,否则二层楼不可能不会留下不夜散的痕迹,一定是有人事先多次清洗过事发之处。我们现在不可再引起他们的注意。”,秋水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更何况有些情报不用些手段得不到呢。”。

“我们先出去吧。”,凌萱从怀中取出一张白纸,手指翻动间便将其折成一只纸鹤,将其塞在座位之下后,三人离开了雅室。

子夜时分,赌场送出最后一名醉意醺醺的客人,关上大门,开始了休整打扫。不久熄灭了灯火的流金赌坊便和周边的街道同样回归了沉寂。

一只纸鹤从角落中悄然钻出,黑色的道纹逐渐在其上浮现,沿着墙边,纸鹤悄无声息地缓慢浮上三层楼。到达门前,纸鹤忽而恢复成一张薄纸,从门缝中进入了三层楼的房间中。

坐在屋脊上的凌萱紧闭双眼,专注于操纵纸鹤,手势不断变化,汗水从她的鬓边微微渗出。

“凌萱师妹的情报搜集能力即便在圣地中也是出类拔萃,单论这一点我也是远远不及她的。”,在一旁帮凌萱护法,秋水赞赏地对轻梦说道。特制的夜行衣将秋水丰满的身材遮挡住不少,“轻梦你要记住,如果不是执行夜间的战斗任务,一定不可穿着紧身夜行衣,否则很容易暴露我们的身份。”

“铭记在心,秋水师姐!但是我现在果然还是没有什么差别。”,失落地看看自己的胸前,轻梦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

“没关系,你还没有发育呢。”。

‘还好这原身的笔记心得还算详细……’,抬手擦去缓缓滑落的汗珠,凌萱继续专注于感知纸鹤周边的环境。

小小的风吹来的薄云,遮住了月光,三道黑色的身影也融入了阴影中。“房间里情况如何,凌萱。”。

“灯光还未熄灭,似乎还有人在交谈,可恶!他们的谈话声很模糊,我听不清。”,紧紧咬牙,凌萱进一步提高了神识的消耗,“账本,管事……嘶~。”,长呼一声,凌萱睁开了双眼,“不行,只能确定其中一名灰衣男子正是我们想找的这三层楼的管事,似乎他手中掌握着三层楼的账本。”。

“不好,那名灰衣男子就要从后门离开这里,我们赶快追上去。”,凌萱飞快起身跃下屋顶,秋水和轻梦也紧随其后潜伏在了后门旁的小巷中。

寂静的院子中只有草虫偶尔发出一点声响,天上只有几颗黯淡的星宿,“吱嘎”,后门突然被打开,长相平凡无奇的灰衣男子自后张望了一番,上好门锁,便匆匆离开了赌坊。

秋水三人互相递了个眼色,迅速追了上去。突然秋水打了个手势,三人立时跃上一边的房屋,藏在背向街道的屋顶上。一队夜巡的卫兵剑戟森然地走过前方的街道,将秋水三人与那名灰衣男子彻底隔开。

“凌萱,继续追踪那人的行踪。”,回过头来,秋水低声嘱咐道。

“追踪纸鹤已经跟了上去,他现在刚刚走入一条小巷中。”,仔细感知着纸鹤的走向,轻梦指出一个方向,“我们从那边迂回赶过去,绕开这队卫兵,应该可以在路口截住他。”。

“好,你先走。”,秋水点点头,和轻梦跟在凌萱身后追了上去。

凌萱躲在墙后紧紧盯着灰衣男子的脚步。秋水和轻梦轻轻地落在不远处院落的一棵槐树之上,借着树叶隐住身形,四处观察周遭,确定没有异样后,秋水刚想比出上前抓捕的手势,忽的灰衣男子回过头来,不知发现了什么,突然开始发足狂奔。

“动手!”。

轻梦纤指一点,两团冰蓝色灵气便迅速凝结,先后将灰衣男子的嘴唇和双脚冰冻在一起。灰衣男子身体失衡,却去势不减,当时就向前飞出。凌萱从袖中抛出一根淡金色的绳索,飞速接近着灰衣男子。

就在这时,自十字路口的一边突然冲出一个巨大的黑影将灰衣男子重重地撞在墙上。一只前脚重重地踏在灰衣男子的胸脯上,粗重的呼吸声下,是肋骨逐渐断裂的脆响。灰衣男子如同被按在地上的鱼般剧烈地扭动着,“噗嗤”一声,灰衣男子停止了挣扎,鲜红色的血迹逐渐洇开。

一只通体漆黑的凶兽横亘于路中央,形如巨虎,遍身鳞甲,头生独角,利齿外露,狰狞地咧开大口,凶兽向凌萱骤然扑来。

凌萱瞳孔一缩,身形迅速向后退去,捆仙绳一紧,将凶兽牢牢捆住,同时轻梦的灵气自空中压下,凶兽便变成了一座晶莹的冰雕。

凌萱刚刚如释重负地想转身离开,另一只巨掌却突然间破风而来。秋水乘着飞剑一把将凌萱拽开,险险避开了另一只凶兽的袭击,一堵墙在重击之下轰然倒塌,震起一片飞尘。

眼见一击不成,凶兽纵身高跃,借势将腰身一转,尾部甲胄严丝合缝地拼合起来,宛如一根九节钢鞭,硬是横扫而过。秋水急忙拉升飞剑高度,凌萱眼见避不过去,从天府中祭出一尊青铜小鼎,小鼎飞速涨大,硬撼住凶兽的铁尾,挡在自己和秋水面前。不料那铁尾势大力沉,虽然没能破开青鼎的防御,却是将二人径直抽下飞剑。

张开血盆大口,凶兽就着落势向秋水扑来,“该死的硬甲畜生。”,秋水右手在胸前打出一个法诀,飞剑闪电般转过剑刃,自口中直直穿透凶兽的头颅,之后急转直下,将其死死地钉在路面上。一个翻身,秋水悬浮在空中,手中手势变化,绿色的灵气瞬间包裹住凌萱,缓缓减去凌萱的落势,将其拉到身旁,“铮”,一声轻响,长剑便重新回到秋水脚下。

此时方才的冰雕在剧烈地抖动着,一道道裂纹不断出现,终于,原先被困住的巨兽挣脱开来,失去光泽的断绳轻落在满地的碎冰之上,苛嚓苛嚓,凶兽不断顿足,血红的兽眼紧紧盯住秋水三人,月光重新洒下,照清了这一片狼藉,凶兽墨色的鳞甲幽幽地泛着微光。

秋水将隐蔽在高阁楼顶的轻梦接到自己的飞剑,凌萱单脚踏在鼎耳之上凝重地看着这只凶兽,“没办法,只能一战了,否则这只猛兽必将造成诸多平民伤亡。”。

低沉的号角声自城外远处呜呜地响起,凶兽动作一滞,转过头望向号角响起的方向,驮起早已断气的同伴迅速跑进小巷,向东城门奔去。

“师姐,我们要追过去吗?”,见状凌萱看向秋水

秋水咬咬银牙,恨恨地说,“不行,我们不知那里的深浅,不可贸然行动,你用符纸且试一试能否追踪到它的去向,再做计议。”。

一张白纸从上空极速追向正在奔跑的凶兽,悄然钻进鳞甲的缝隙之间。

“希望不会被发现。”,施完法术后的凌萱轻舒气息,脚尖一点跳进鼎中,懒懒地坐下,和秋水一同飞向旅店。

回到旅店后,待秋水解除了隐蔽阵法之后,轻梦才发现墙角浮光笼原本锁住的笼门已经被打开,空无一物。轻梦连忙抓住秋水的手,心里想说着什么,却一时哽噎住,结结巴巴地不知说些什么。

“师妹,你别着急,这笼门似乎不是强行打开,屋中也没有其他痕迹,肯定是你的灵兽自己打开,你先暂且等上片刻,师姐我去去就回。”,说罢,秋水一拂衣袖,又走了出去。

轻梦坐立不安地等着秋水的消息,凌萱则是并没有过多在意,‘反正大人肯定是有着自己的用意了,不用过多担心。’,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凌萱走进了浴室。

不多久,秋水手中拎着一只白猫走进来,轻梦立刻跳下床边迎了上去。秋水将逍遥放回笼中,轻弹逍遥的额头,“以后不可再擅自行动。”。

“秋水师姐,这是怎么回事啊?”,心中如释重负,轻梦赶忙询问秋水事情原委。

“还好我早在这小家伙的身上施下了简单的追踪符文,否则还真不好找到它。我发现它时,它尾巴正卷着这本书向旅店赶来。”,秋水从袖中取出一本有些破旧的深蓝色簿子,“似乎它趁着我们离开后用爪尖自己开了锁,这个小机灵鬼,然后它就跟着我们去了赌坊,这本账簿应该就是从三层楼拿到的,姑且算它这次将功补过吧。”。

刚刚洗浴完毕的凌萱身上散着淡淡的白汽,正用棉布轻轻擦干头发,此时也围到秋水身旁。“师姐,赶快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重大发现。”。

三人紧紧地凑在一处,轻咳一声,秋水翻开了账簿。

补充:

1、

陆秋水、凌萱、容轻梦三人现今的境界分别为——明心境后期,铸魂境巅峰,炼体境中期。逍遥的肉身直接战力接近炼体境巅峰,元神强度在金身境初期,但限于身体限制,只可施展一些中低阶幻术和较弱的神识冲击,但知识就是力量!

2、每一境界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大成,巅峰五小境界。

塵封的记忆匣

变成猫的本座依然行侠仗义

作者:塵封的记忆匣类型:古风小说状态:连载中

曾经为了最初的信念重回凡间,却最终在守护下界的大战中与敌人同归于尽。残魂在轮回中游荡了千百年,终于重见天日,却变成一只小猫,全新的经历,万般无奈也只能重走修行路,再次历练当年的信念,为了需要守护的人。“这个世界最冷酷的事实,莫过于有些人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