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黎少新婚好温柔 >

黎少新婚好温柔 第35章 家法_浅浅童谣Y

时间:2020年03月30日编辑:木子林

“事情?”她拧起眉毛,语气刻薄,“难道我没事就不能过来?”上官宛白对她的专属杠精毫无招架之力,干脆将嘴巴闭上,眼神低低望向别处。庄素一见她这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就来气,她多半经常在黎子安面前装无辜,迷得他鬼迷心窍,竟敢和自己的母亲对着干。...

《黎少新婚好温柔》 第35章 家法 免费试读

“庄素夫人,请问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上官宛白刚开口就后悔了,因为她不管问什么样的问题,庄素都会有一百种理由与她针锋相对。

“事情?”她拧起眉毛,语气刻薄,“难道我没事就不能过来?”

上官宛白对她的专属杠精毫无招架之力,干脆将嘴巴闭上,眼神低低望向别处。

庄素一见她这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就来气,她多半经常在黎子安面前装无辜,迷得他鬼迷心窍,竟敢和自己的母亲对着干。

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将怒气压下去。

“我听说他是为了救你才被玻璃扎的?”她眼底闪过一丝阴狠,“是这样的吗?”

对于这桩意外,上官宛白正在愧疚中,也确实是她害得黎子安受伤。

“是,都怪我不好,我走马路不小心,黎子安为了救我,倒在一片玻璃渣中。”

庄素脸色微变,手中的茶杯砰得砸碎在桌角,上官宛白往后退了一步,被她吓得不轻。

“庄素夫人……”

庄素扬起唇角,眼底泛着怨毒的光,“你知道黎子安是什么人吗,他是黎氏唯一的继承人,身价能排进世界富豪榜,身边有多少保镖保护着,却因为你这种女人受伤!”

她说话向来难听,更何况是面对伤害自己儿子的女人。

上官宛白实在无力反驳,只能低头认错:“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想到他会伤得如此严重。”

庄素冷笑连连,“我看你不是没有想到,你是根本不在乎黎子安的安危,以为他出意外后,黎家就是你说得算吧,别忘记黎家还有我呢。”

她这番话实在是莫名其妙,上官宛白辩驳道:“夫人,我一直都希望黎子安能好起来,你能否对我消除如此深的偏见呢。”

“偏见?我看你就是冲着黎家的财势来的,”她阴阳怪气地说道,“他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铁石心肠的女人。”

上官宛白简直心累,这对母子的脾性实在太古怪了,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相处。

“夫人,无论你怎么说,我都是黎子安的妻子,一定会照顾到他痊愈的。”

庄素扬了扬下巴,背后突然出现两个强壮的女佣,像极了一对沉默的雕像。

她冷笑道:“你恐怕没有机会照顾他了,伺候不了丈夫,还让他因为你而受伤,我得好好教育你才行。”

上官宛白紧紧皱起眉头,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教育我?”

庄素拍了拍手,声音残忍而冷酷,“给我上家法。”

家法?上官宛白愣愣地看向两个女佣,这种封建词汇只会出现在民国电视剧里,怎么会从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富太太嘴里说出。

庄素显然是生在现代社会的女性,但骨子里的传统做派一点都没少,在面对上官宛白的时候,恨不得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她身上。

上官宛白只觉得头皮发麻,“什么家法?”

庄素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位女佣抽出一根木质戒尺,狠狠地打了几下手心,响起的啪啪声,听得她心惊胆战。

“这就是家法?”她表示不可思议,“这都是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还有家法,就算是黎家也不应该。”

庄素冷嘲热讽,“你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女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这种大家族的规矩。”

上官宛白扫了一眼戒尺,打在手心上非得皮开肉绽不可。

她不卑不亢,露出笃定的目光,“夫人,你是典型的大家长专制,打着家法的名义,报私仇的行为,才是真正的上不得台面。”

两个女佣悻悻地对视一眼,听说这少奶奶不是小白兔吗,竟然也敢和庄素夫人这样的狠角色顶嘴,待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庄素眼底闪过一丝刻毒,压根不把上官宛白放在眼里,别墅里只剩下四个人,其中两位还是她的打手,她对付这女人,完全是小菜一碟。

“真是没家教的丫头,竟然敢和婆婆顶嘴,给我狠狠地打她!”

上官宛白警惕地盯着两位女佣,她虽然在体型上一点胜算都没有,但是也不会让人白白欺负。

庄素咬牙道:“我今天非得代替沈婉瑶,好好教育你不可。”

“我看谁敢。”

大门打开,一股冷飕飕的风刮进客厅,让庄素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沉稳醇厚的男声,比大提琴的奏响更加具有磁性,此时此刻却透出冷酷的质感,听得人浑身都紧张起来。

黎子安双手插进裤袋里,站在门口,他的眼神扫过两位女佣,那种惊悚的冷意,吓得她手中的戒尺应声坠地,发出啪得一声巨响。

他慢条斯理地走过来,搂过上官宛白的纤腰,将她护在身后。

她有点僵硬地移动步伐,只听得他低低的一声,“别怕,有我在。”

上官宛白就像是一艘在大海上漂泊的船,在暴风雨的夜晚,看到了安全的港湾。

她悬起的一颗心,立刻落回到胸腔中。

有黎子安在的地方,两个女佣怎么敢猖狂,交换了一个胆怯的眼神,马上退下去了。

庄素嚣张跋扈的气势,如泰山崩顶,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你……你不是受了伤……在住院吗……怎么回来了……”

黎子安在发完脾气之后,坐在床边想了一会,还是放心不下上官宛白,立刻拿起车钥匙开车回到别墅,本来怕她伤心,还想和她说几句软话,结果打开门就看到这一幕。

他抿唇,冷声道:“我还不知道母亲,有这种折磨人的爱好。”

他的皮鞋停在戒尺边,猛地抬起脚一踢,戒尺飞起撞得玻璃窗砸出一个洞。

庄素脸色顿时苍白如纸。

黎子安扬起唇角,笑容里降到零度,“母亲,以后我和宛白的婚姻,就不用你费心了。”

庄素狠狠剜了上官宛白一眼,气得恨铁不成钢。

“黎子安,我看你是被她迷得鬼迷心窍了!她害得你伤成这样,你居然还敢护着她!”

“母亲,她是我的妻子,我出手救她,是丈夫的职责。”

黎子安一字一顿,语气里透着不容置喙的霸气,堵得庄素哑口无言。

浅浅童谣Y

黎少新婚好温柔

作者:浅浅童谣Y类型:总裁小说状态:连载中

她是落魄千金,杀人犯之女,为找到母亲,不得已回到他身边,谁知昔日情人,对她只剩下恨。他是豪门骄子,叱咤风云的集团继承人,嘴上痛恨她当年的不告而别,心里却爱之入骨,把她养成金丝雀,禁锢在身边。终有一天真相大白,他才明白她隐忍下的苦衷,从此展开漫漫追妻路。她依偎在他怀里:“如果那时候我没回来,你会怎么样?”“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扛回家,藏起来,让你一辈子,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男人说完,霸道吻住了她的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