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黎少新婚好温柔 >

黎少新婚好温柔 第90章 自取其辱_浅浅童谣Y

时间:2020年03月30日编辑:水中知音

黎子安身边也有漂亮女人,试图和他搭讪,他全部置若罔闻,全场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问尹西,现在几点。尹西没忍住问:“总裁待会还有安排?”黎子安凉凉回答:“答应她要早点回家。”这个她自然是上官宛白。...

《黎少新婚好温柔》 第90章 自取其辱 免费试读

看秀的标准向来是越前排地位越高,黎子安此时就坐在秀台的第一排。他长腿闲闲,即使是面对台上穿梭而过的许多美女,眼神也是冷淡的。

不少媒体偷拍了许多照片,黎子安鲜少出现在这种场合,今天居然会来捧场。明天又是头版头条。

黎子安身边也有漂亮女人,试图和他搭讪,他全部置若罔闻,全场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问尹西,现在几点。

尹西没忍住问:“总裁待会还有安排?”

黎子安凉凉回答:“答应她要早点回家。”这个她自然是上官宛白。

心里还是牵挂她身上的温暖,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药,那个女人最喜欢阳奉阴违。

尹西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太太。

只是这场秀才刚刚开始呢。

上官宛白身上披着一件白色披肩,手上的香奈儿包包是在衣帽间里随手拿的。此时她站在门口,仰头看着伫立的宣传海报,精修下的相诗晴更加美丽。

并且有才华。

上官宛白突然就,有些自卑了。

简茂勋停好车后才过来,“宛白,我们进去吧。”

她点点头,心如擂鼓。

简茂勋的票必然也是前排,到时候见到的人怕是会有很多熟面孔,上官宛白突然很期待,等一下见到黎子安,他会是什么反应。

“看你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吗?”简茂勋带着她一边进场一边问,场内灯光昏暗,伴随悠扬的曲目,他伸手替她挡住边边角角。

“没事啊,就是突然想来了。”上官宛白解释道。

位置果不其然是在第一排。

这里不同小众的地方,她和简茂勋一同出场必然会有非议,而她这会想不得许多了。

相诗晴的服装设计很优秀,不然也不会让上官宛白也多加青眼,说来好笑,如果不知道yuki就是相诗晴,她说不定还会定制几件场上的衣服。

人多眼杂,简茂勋不好多问,绅士的替她拉开座位,她落座了,他才在身边坐下。

而在上官宛白一坐下的时候,坐在台子对面的黎子安就认了出来——

一瞬间眸光翻涌,潜藏的暴力似乎马上就要露出爪牙。

他不可思议,看着简茂勋身边优雅的女人一字一句:“上官宛白!”

尹西也意外至极:“太太怎么会在这里!”

更意外的是,太太为什么和简茂勋一起来看秀!

上官宛白明明看到了黎子安,却像只是看见了陌生人一样,轻飘飘看一眼,然后专心看秀。

台上美女比他有吸引力。

好样的!

黎子安突然站起来,转身往出口走去,裹挟强大的男性气息,周遭都闻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

尹西连忙拉住自家总裁:“先不要激动总裁,这是诗晴小姐的秀,闹大了不好看。”

更重要的是,让这么多人看到两夫妻闹矛盾,实在太容易被当成话题了。

但黎子安并未走到上官宛白那边,直到这场秀谢幕,相诗晴牵手压轴的模特出场,她笑容满面,可爱俏皮。

她手握话筒,开始致辞自己的灵感和要感谢的人。

说到结尾,特别提到,“尤其谢谢我的子安哥哥,谢谢他在百忙之中抽空来赏脸,给我面子,以后我会和黎氏有密切合作,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我接下来的作品。”

这话其实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听在上官宛白的心里,只注意到了“我的”这两个字。

所有人纷纷看向黎子安,他不仅面无表情,甚至非常阴沉。

这是怎么了……

简茂勋意味不明的望向身边反常的上官宛白。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秀终于散场。

黎子安是携带重重怒气走到她面前的,抬腿直接踹向旁边的凳子,哗啦一声响,“上官宛白,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今天的行为。”

他让她在家里等他,她竟然跟一个男人出来看秀,还是看相诗晴的秀!

她到底有没有把他这个丈夫放在眼里。

上官宛白不紧不慢的站起来,用尽所有勇气去直视他,“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可解释的。”

简茂勋皱眉,试图劝解,“宛白……”

叫得好亲密啊。

黎子安沉着声,声音里已经染上了警告,“我们夫妻之间的事,简少爷还是不要插手来的好!”

是尹西上前制止了简茂勋的更进一步。

黎子安怒视面前这个女人,几乎要被气笑了:“好胆量,是我最近对你太温柔了,让你觉得,可以挑战我的底线了?”

在上官宛白听来,这句话赫然没有将她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她永远是他的小白鼠,而非像相诗晴一样,可以和他并肩而站!

她一笑,很平静的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可以,我不行,只许州官放火吗?”

黎子安听明白了,她这是不相信自己和相诗晴,是觉得他们有什么,于是来这一出。

他一把抓起上官宛白纤细的手腕,上面还戴着相诗晴送的手镯,一字一句道:“我在跟你说一遍,我拿诗晴当妹妹,不是你想的那么龌龊!”

她知不知道,相诗晴甚至说过要邀请她一同出席!而他心系她的身体……

上官宛白耳尖红透了,“那我也跟你说一遍,我和简茂勋是朋友,你也不要乱讲!”

黎子安这会是真的被气笑了,“你觉得,两者性质是一样的?”

上官宛白奋力挣扎,“你松开我……疼……”

相诗晴听到声响从后台赶出来,见到这一幕捂住嘴,“子安哥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此时的他完全是一个强硬的,不容抗拒的黎子安,他非但不放手,还粗暴的摘下上官宛白手上的那个手镯,举到半空中,似乎是要让她看清楚。

上官宛白泪眼盈盈望着他。

黎子安丝毫没有心软,猛的将手镯砸在地上,砸的粉碎,“你不配戴它!”

全场震惊。

连相诗晴都愣住,从没见过黎子安发这么大的脾气。

被他扣住的手,红通通一片,火辣辣的烧,应该是破皮了。

上官宛白陡然感到一阵心寒,也许她今天确实不应该来的,不应该来自取其辱……

其实这个手镯,是上官宛白特意戴来的,“妹妹”送的礼物,怎么能不戴呢……

周遭还有许多没有走干净的人,亲眼目睹了这个在外界向来不动声色的黎子安,难得发怒的场面。

“这个女人是谁啊?”

“我怎么看着像是黎太太啊……”

“上官宛白为什么会在这里……捉奸吗?”

稍微联想一下更刺激了,“我怎么看着她是带了男人一起来的……”

难怪黎子安这么凶这么狠,在外面尚且如此,那在家里,他们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至少今晚的上官宛白是狼狈的,想不通,在裴家宴会上那么聪明自信情商高的黎太太,今天为什么会犯傻砸这个场子!

黎子安猛地将上官宛白甩开,满脸的厌弃。

相诗晴率先上前扶了一把,“嫂子你没事吧。”

上官宛白红了一圈眼眶,直直望着她,只见她真情实感的解释道:“是我邀请子安哥哥来的,我还想邀请你一起,可子安哥哥说你需要休息……误会了嫂子。”

你看,多么的大度温柔,一下显得上官宛白小家子气,高下立判。

相父相母也还没有走,见这个场面直摇头,还以为黎家娶的少奶奶有多风光,竟然是个爱争风吃醋的小女孩,跟他们家诗晴比起来差远了!

“真是上不得台面!”

一下子千夫所指的竟是上官宛白,她被围观被指点,而她的丈夫就站在她的对立面。

简茂勋胸膛急促的起伏,挣脱尹西上前将上官宛白拉到自己的怀身边:“照我看,黎总裁对自己的妻子未免太苛刻了些!”

黎子安就站在面前,这个黎氏的最高执行人在这一刻,眼神里分明有了血光。

这是一种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误解他、敌对他的心寒,很快这种心寒转变为一种绵长的心伤。

他淡淡掀唇,“上官宛白,过来。”

过来他身边!

上官宛白没有动,甚至没有直视她。

黎子安再次开口,加重了语气:“过来!”

全场紧绷,明明他们不是当事人,但都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上官宛白竟一把抓住简茂勋的手腕,往场馆外面走出去。

在黎子安的眼皮底下,她这一走,走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荡气回肠!

黎太太,脾气好烈啊!

如果说刚刚黎子安还在给她解释的机会,那现在他已经一个字都不想听了,他对这个背影单薄的女人一层一层堆积起来失望。

失望是什么样子的呢?他甚至没有再像刚刚那般发怒,只是启齿:“诗晴,我们走。”

于是今日的秀场里,许多人看到了,黎子安和上官宛白背道而驰的一个画面。

上官宛白是决绝,黎子安则是不屑。

浅浅童谣Y

黎少新婚好温柔

作者:浅浅童谣Y类型:总裁小说状态:连载中

她是落魄千金,杀人犯之女,为找到母亲,不得已回到他身边,谁知昔日情人,对她只剩下恨。他是豪门骄子,叱咤风云的集团继承人,嘴上痛恨她当年的不告而别,心里却爱之入骨,把她养成金丝雀,禁锢在身边。终有一天真相大白,他才明白她隐忍下的苦衷,从此展开漫漫追妻路。她依偎在他怀里:“如果那时候我没回来,你会怎么样?”“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扛回家,藏起来,让你一辈子,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男人说完,霸道吻住了她的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