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九尾萌夫上位史 >

九尾萌夫上位史 第四十章出山找媳妇_清风钰泽

时间:2020年03月30日编辑:林晓晓

    “师父怎么苦着脸?”    柳柳愁眉不展,“炎笙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你师父我快要死了~”    阎罗蹭的一下凑到她跟前仔细查看着她,“师,师父哪里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满眼的担忧之色。...

《九尾萌夫上位史》 第四十章出山找媳妇 免费试读

阎罗竟然真的信了,“毛毛的名字是我起的,师父也给我起个名字可好?”

柳柳愣了下,心里有些怕怕的,等阎罗清醒了他会不会杀了自己。自己这般戏弄他是不是有些过分,不过被阎罗殷切的目光看着柳柳有些发毛,硬着头皮说到,“炎笙,就炎笙吧。”

“炎笙,我喜欢,比阎罗好听了许多。”柳柳笑笑,我的大哥你啥时候能清醒啊,我不想陪你做傻子,我想回家。

“师父怎么苦着脸?”

柳柳愁眉不展,“炎笙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你师父我快要死了~”

阎罗蹭的一下凑到她跟前仔细查看着她,“师,师父哪里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满眼的担忧之色。

柳柳不禁有些愧疚但是一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才形成的,柳柳瞬间黑了脸,“对,我快死了。”柳柳摇晃着阎罗,“阎罗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呀,我快要疯了。”

阎罗神色沉下来,“师父也不喜欢炎笙想要离开炎笙不要炎笙了吗?”可怜兮兮的模样。

柳柳竟然心软了,摸了摸他的头,也是个可怜人这应该是阎罗生前的记忆吧。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陪伴,丫的那也不能因为这样便有仇恨心里,以至于是个变态,是变态也就算偏偏看起来只对她一人变态,她了没有那么圣母玛利亚。敢惹她,哼哼……趁你病要你命!瞅了瞅阎罗的样子,柳柳在心里已经腹排好了无数个可以折磨他的办法,但是……怕的就是但是,她要回家呀还得靠他。无精打采的依靠着山洞,这里不同于湖泊之外只是微微凉,还算舒坦。

柳柳恶趣味地挤压着阎罗俊美的脸蛋,阎罗任由她揉捏,“师父叫什么名字?”变了形状的骏俊脸此时惨不忍睹。

柳柳想了想,“百里寻,为师的名字。”

“那以后炎笙一直陪着师父可好?”眼里隐藏着祈求。

“那可不行,俗话说的好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我的缘分……”柳柳抬头看了看天,“还得上天来说,阎,炎笙呀外面都说你有特殊的能力,可是几日观察为师一点都没发现你哪里特殊了。”

柳柳放开他,阎罗有些失落。伸出手抓着柳柳的手摩擦着,“外人都怕我,我也从未见过自己地模样。听它们讲我是被一个男子扔进了林子里而我也是由它们抚养长大的……”

“他们?谁,我怎么没见过?”柳柳可疑地看向周围。

“师父见过的,瞧它来了。”远处的毛毛欢快的飞奔而来,柳柳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你,你~”结巴道,“你是被猴子养大的。”

阎罗点点头神色悲怆,“是大毛二毛抚养了我,毛毛是它们的孩子。它随我修习法术,才长到如此的年纪。”毛毛蹦到他的怀里,阎罗轻轻的抚摸着它的肚皮,“毛毛自小便聪明,我教过的东西一学便会,只是不知道为何还不能修成人身。”有些可惜“不过尽管如此,这方面它笨了些我还是不会嫌弃它的。”毛毛听了开心的在他怀里撒娇。

柳柳看了看毛毛肚皮下面,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这猴子怕是早就已经修成人身了,到底为何不现身……看着他们欢快的玩闹,柳柳心里有了结果。

“师父也愿意同毛毛那般永远陪着炎笙吗?”

柳柳脑子里转的飞快,想来阎罗后天的性子肯定是于之前做人时的遭遇有关。倘若她用心打动他,那回到现世后他会不会不在为难她,找她麻烦。越想越觉得可行性百分百,柳柳拿出自己最灿烂的笑容,“炎儿可还有其他想要的东西?”

阎罗见她这般心里有些发毛,摇摇头。“我只希望师父永远陪着我。”

柳柳敲着手指头寻思着,“能永远陪着你的只有你的老婆,哪怕是孩子也终归会有他自己地家庭,而我~”柳柳拍着胸脯说道,“我,你的师父最后也是要结婚的,有自己地家庭,除了你自己的老婆可以永远陪着你,哪怕入了土也是要跟你一起葬在同一个穴位,其他人哪怕是我也是不能替代的。炎笙明白吗?”

阎罗摇摇头,那么大的男人如同孩子一般撒着娇,“我只要师父,倘若只有这一种可能,我便将师父娶了,这样谁都不能替代了师傅的位置。”

柳柳目瞪口呆,急忙摇晃着手,“不行,这可不行。我们这是,这是……哎呀,你懂不懂,是受别人唾弃的,更何况我是男的,两个男人怎么可能结婚?”柳柳怕怕地离开阎罗远远的。

阎罗满脸受伤的样子,“可是我就是想要师父陪着我,还有什么是女子?”观阎罗模样柳柳看不出任何虚伪模样。

“你不知什么是女子?”吃惊有没有,惊诧有没有,嘴里能塞进一个鸡蛋有没有。

“师父有这么奇怪吗?难道这是我应该必须知道的吗?”阎罗歪着头,那语无伦次的脸上满是可爱。

柳柳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妈呀,她实在受不住这样的阎罗,那个冷酷没有一丝感情的阎罗哪去了。“师父?”阎罗再次开口,伸出手擦了擦柳柳的嘴唇,“师父是饿了吗?”

“咳咳……”柳柳被自己地口水呛到了,“没事没事,就是觉得我家小徒儿可爱极了,好萌好萌……”见阎罗又有问题柳柳赶紧堵住他的嘴,“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柳柳挠挠头,交流起来太过去麻烦。

阎罗喏喏的揪着柳柳的衣袖,“师父教我好不好,炎笙不笨。大毛二毛教过得东西我一学便会,师父~”

柳柳被摇晃地感觉天旋地转,“好,好,好~我教你便是。”阎罗开心的像个孩子。柳柳动了一下身子坐在他对面,“炎笙你告诉我,你的这身本领是跟谁学的?”

“天生便会。”

“天生的?”阎罗点点头,“我去,果然大多数成功厉害的人物,都是天生的聪明才智再加那一丢丢的努力,唉~”

“师父教我好不好?”

“教,教,我在想要从哪一步教你?你想要学什么?”

“我看林子好多动物没到春天都做奇怪的动作,我也想要。”

“噗~”柳柳简直要喷出一口老血,“那个等你娶了媳妇自然会清楚的,咱学些别的。”柳柳观察毛毛一直在竖着耳朵听他们交流,心思一动,“你可见毛毛那般做了?”小猴子竟然瞬间不友好呲牙裂嘴的想要去抓柳柳,幸好被阎罗一把抓住了。

“毛毛她是师父,不可无礼。”柳柳仔细看着阎罗,他在撒谎。他绝对在撒谎,明明他懂很多东西为何要装。无礼,一个礼貌性的词语他为何吐露的如此明白。莫非他只是逗弄自己玩,想到这个可能柳柳想到了一个办法。“炎笙来,近一些。”

阎罗放开毛毛,威胁到,“毛毛你若敢伤师父,我便将你炖了吃肉,一边玩去。”毛毛失落的一步一步不情愿的离开了几米远。蹲在那委屈巴巴的看着他,柳柳观察着他们的互动,阎罗绝对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阎罗靠近几步,“师父怎么了?”

柳柳看着他的眼睛,“阎罗~”

阎罗眼里有丝疑惑,“师父味道总是唤我阎罗,阎罗是谁?”

不像装的,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柳柳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整个身子靠近他几分,阎罗使劲嗅了嗅,“真香。”

“啊?”

“师父真香,”阎罗指着洞口不远处的花丛,“那里鲜艳的花朵师父看到了,就是它们,师父的味道同它们像极了。大毛说那是曼珠沙华是冥界的彼岸花,引导着亡魂走上奈何桥,去往下一世的征程。师父的味道同它像极了。”

这不像是傻子该懂得东西,阎罗我一定要揭开你的真面目,双唇触碰的那一刻阎罗的身子僵住了。双目瞪圆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柳柳窘着眉头,为何还没有消失。之后阎罗竟然紧紧的抱着她,热烈回应着,撬开贝齿所感之处皆是柔软香甜。像是品尝到了禁果,阎罗打开了新的大门。

“唔唔……”毛毛在远处气愤的尖叫着。最终是柳柳咬破了阎罗的唇瓣,两人的嘴唇满是鲜红。“啪,”阎罗的脸偏向了另一边嘴角有丝莹莹的血丝流了出来,阎罗擦了擦,“师父太香了,我实在忍不住。”阎罗裂裂嘴,“师父我喜欢这样。”

毛毛像是疯了一样,从不远处飞速的跑过来,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时毛毛一爪子抓了过来。柳柳的脸上迅速见了血迹,从眉头到耳朵一道清晰的血痕。周围的气压瞬间变低了,毛毛恐惧的看着阎罗,之后慢慢的后退,阎罗抬起手并没有接触到毛毛。“畜生不过是个畜生,还想得到什么,敢伤我在乎的人老子便杀了你。不管你是谁~”毛毛痛苦的挣扎着,踢蹬的双腿逐渐显出人形,修长白皙的双腿在往上,汹涌澎湃的饱满,啊~完了完了要流鼻血了。只见阎罗眼睛全程不在毛毛的身上反而一直关注着柳柳,他心疼……

柳柳擦了擦鼻子,身为一个女人真的太嫉妒了,只是现下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眼看着毛毛要憋气过去了,柳柳摸了摸自己地脸,嘶~好疼,移开眼伤了她,她又不是那般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的人。再说毛毛对她的敌意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她可不会好心的去讨好不必要的人。

阎罗见柳柳这般便明白了她的意思,“毛毛~对不起,下辈子……不行,下下辈子~唉!还是算了,不管哪辈子我都想跟师父一人。毛毛你还是去找寻其他人吧。”手一用力,心软了下来看向柳柳,“师父,还是算了吧,这一次饶了毛毛可好?”

“心软了?”柳柳眉头都没皱一下,“倘若你真的杀了她,我还真就觉得你一点心都没有,好歹也是陪伴了你这么久的,真下去手的话,我就要远离你了。”柳柳站起身,脸上已经止住了血,是阎罗在她脸上轻轻一摸止住了疼痛止住了血,至于疤柳柳不担心,回到现世办法有的是。

走到毛毛跟前,蹲下身子,毛毛痛苦的蜷缩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见柳柳走过来,双眼迸发出浓浓的恨意,朱唇轻启却是恶毒只之语。“都怪你,要不是你,小毛只会是我一个人。你该死你该死!”

柳柳抬起她的下巴,妖哪怕在美艳。终归是妖,为何偏偏其他人无碍,还是心性的问题。“毛毛你原本可以做一个天真烂漫的小猴子,永远守护在他的跟前,可是你不该动不该有的心思。毛毛做个猴子不好吗?”

“我虽然是妖,可是我却没有你们人类恶毒的心思。百里寻倘若不是小毛的模样,你还会继续留下来吗?你们人类都是虚伪不堪的废物,看小毛覆着鬼面便称为妖邪之物,可是有谁知道他的苦,怎么如今见他不是那般又有了别的心思。百里寻你他妈的真恶心!你将我的小毛还给我!小毛事我一个人的~是我一个人的!”恨意滔天的恨意。

柳柳呵呵笑道,“毛毛你是不是活的太久了,脑子不好使了?初见炎笙我看到的也是他的鬼面,可是我并没有怎么样。毛毛你是不是傻,还是选择性失忆症?”

阎罗走过去手搭在柳柳的肩膀,“我信师父,毛毛念在往日的情分上这次我便饶了你。”扔给她一只用毛做成的绒球,“这是二毛给我做的,这个可以让你在向我讨一个条件。”

毛毛爬起来,跪坐在阎罗身前,紧紧抓着他绒球,“小毛,你真的这般狠心。”

“毛毛你知道我的耐心,走吧。”

毛毛抓着绒球站起身,又看了看阎罗。“小毛,我走了。”噔噔跑了,身上挂着几乎透明的薄纱。

“好看?”阎罗掰过她的身子,“我吃醋。”

柳柳跳开了,“肉麻~”

“有我好看?”说着解开衣襟,露出八块腹肌,柳柳觉得自己快要成为疯了。她跟慕扬好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男色的,难不成离婚后她解放了某些天性,罪过罪过~柳柳闭上眼偏偏又悄悄扒开一条眼缝,阎罗嘴角扬起那股兴奋之意一点也不加掩饰。也不戳破柳柳,“哎呀好热,”说着将外衣全部脱了下来,柳柳嗖的一下睁开了眼,见阎罗笑盈盈模样又迅速闭上眼,“穿好衣服。”背过身去。

阎罗走上去,从背后抱住柳柳。趴在她的耳边,“师父毛毛可好看?”柳柳点点头,“简直完美。”

阎罗抓住她的胸前,柳柳迅速挣脱开敲打他的双手,“色狼,色狼,混蛋!”

阎罗可怜兮兮的瞅着柳柳,“师父~你我同是男人,你羡慕毛毛,我,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让你也长大些。”

“色狼,刚刚肯定是讲毛毛看了干净,否则也不会这么清楚。”柳柳气愤地吼道,捂着胸口向后退,她施的不过是障眼法,看不到可是却是能摸得到。

“刚刚师父一直瞅着一个方向那羡慕的模样,我以为你在好奇什么,便顺着看了一眼,既然你是师父,做徒弟的自然是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完成师父的愿望。”阎罗说的理所当然,低头看着手,蜷缩着又摸了摸自己地胸前,“怎么感觉不一样。”

柳柳快速上前抓住阎罗的手,“做什么,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猥琐。”生气的甩开他的手。“装~”

“师父你是不是女子?”阎罗挑了挑眉毛。

柳柳噎了一下,“怎,怎么可能~”拉着长长的尾音,明显是心虚。

赤裸着上身靠近柳柳,柳柳向后退。“你干嘛?”

“师父是女子!”肯定的说道。

“呸,老子是男人。是男人,是不是非要给你娶个师娘回来你才信?”柳柳梗着脖子。

阎罗停了下来,“好啊,师父便给我娶个师娘回来~”

“好,好你给我等着。”说着走了出去,阎罗怕了,匆忙赶过去,“师父会冷,穿好衣服再出去。”拿出衣服给她穿上,“师父去哪必须带着我,才可以,否则……哼哼我是不会让你出去的吆~”

赌气似的甩开阎罗的手,穿好衣服。“好,老子带着你去找美娇娘。”眼神示意他,阎罗赶紧穿好衣服。“面具就别戴了,这样才能找到漂亮的媳妇。”阎罗抓着柳柳的手,“这样可不能答应师父,面具是必须要带上的,否则真的有人要抢走我,师父岂不是会伤心。”

“随你吧~”话赶话,阎罗一直追着自己生猴子,那她在这里给他找一个媳妇,又刷了好感嘿嘿到时候肯定不会再纠缠她。想到这些心情瞬间美好了,阎罗见柳柳开心他也开心。伸手捏了捏面具,“怎么了?”

“为什么只有师父可以摘下来?”阎罗不懂为什么。

柳柳有些心惊,我去千万别露馅,她可不想成为唯一……

清风钰泽

九尾萌夫上位史

作者:清风钰泽类型:总裁小说状态:连载中

柳柳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仿佛是命运的捉弄她被选为圣女,献给神灵。柳柳父母连夜带着她逃离了柳家村去了城市生活。一晃二十余载柳柳父母在她结婚之际突然提出回村,而不久后柳柳婚姻造变,心灰意冷之际也回到柳家村“养伤”,却不想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光离古怪的事情……也遇到了那个所谓的“神灵”白凤锦……

小说详情